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情人节
情人节
第一话
我从来就沒保证会爱欣龄一生一世。充其量也不过是在情人节时,俩人一块儿到一家情调不错的法国西餐听吃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将她的衣衫褪下,不是在浴室中跨上她,便是在餐桌上将阳具送进她那湿润的阴道中。
往往在过了几十分兴奋刺激的运动后,便双双宣告投降,而倒在地毯上昏昏入睡,这七年来差不多都是如此。有时二人玩得太入迷,我偶尔还将精液毫无防范的射入她那飢渴、热情的阴道中。当然这令得欣龄非常的生气,怕会因此导致身孕。
然而,在几天过后,我俩便又在一场更狂暴的交媾中,中止了冷战。
我们是标准的享乐主义者,都认为生育是幼稚的行为,结婚更视为愚蠢的。我经不起婚姻失败的刺激,更痛恨被他人牵扯鼻子走着。而欣龄从小便目睹母亲被父亲视其为洩恨工具的惨状。沒钱时就殴打她妈妈,性慾来时甚至还当她的面强暴母亲,所以她恨透了婚姻的约束。
今年却有些不同,在情人节那天,照例欣龄在那西餐厅等我,但我却迟迟未到。都已过了大约半小时多,她渐渐感到不耐烦甚至逐渐生起气来。原先她想转身就走,但心中不知为何竟又有些焦虑,开始担心着我是否出了什么事。
等着、等着,最后气愤还是战胜了理智。欣龄有种被遗弃的感觉袭上心头,拿了手提袋起身便走出餐厅,头也不回。此刻,距离和我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有一个半钟头。
欣龄驾着刚买来的BMW宝马汽车在滨海公路上奔驰着,心中越想越气,想起我们过去的欢乐,乃至于亲热的种种,委屈地流下眼泪。
「是的,阿庆从未保证会跟随我一生一世,也许他此刻正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搂在一块儿做爱呢!」欣龄哀恨地自我想着。
欣龄一向来喜欢我双掌自她背后伸过来爱抚她双乳房的感觉。也喜欢我用舌尖触弄她身体每一部份,包括她湿润润的隐私处…
她一想到这种情状,脑中便一片空白。她甚至想到几天前我们缠绵时的情景,她紧搂着我,口中喃喃地低唿要我不要停,便感到自己为何会如此的贱,怎么会和我这种男人同居!
欣龄想到要回去时,已经是凌晨二时多了…
第二话
欣龄拿了锁钥一打开门,倏地有一只手伸延出来摀住她的口,硬硬把她给拉了进门内。
深夜的关门声听起来略是吓人。
她尚未明白情况时,就被我用烈唇给封上了嘴。欣龄是由那熟悉的舌头和动作明白是我。
「你怎么哭了?这么晚回来我可担心死了! 」我微声问道。
然而,我并未给她回嘴的机会,便又把她给拉进餐厅。餐桌上有几样令欣龄惊诧的东西。她清楚地看到桌上精緻巧丽的牌子上写着「我爱你,嫁给我吧!」的几个小字。
「你能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吗?」我微笑地手指着那牌子。
欣龄的眼泪突然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好感动,最近的日子,当她下班时,都有着一种年少时未有的空虚感,不知是否已经到了三十岁,生理转换的因故。对婚姻的看法也沒过去那样的极端了!
欣龄缓缓点了一下头,幅度不大,但我瞧见了!
「万岁!我美丽的新娘,万岁!」我抱起了破啼为笑的欣龄,二人互相凝视的目光就停在这一瞬间。
我把她轻轻放下,嘴唇覆盖上去,舌尖抵着她的舌头,缓缓地让她的津液流入口中。然后,右手伸到她背后,把衣着给褪下,白晰晰的滑嫩身躯美丽动人。欣龄的乳房是那种不很大,却又令人颠倒的挺坚半圆型。
我和她这些年来虽然作过不下数百回的干爱;肛交、口交、在厨房、在浴室、在大厅、上宾馆、在夜深无人的花园。然而,却沒一次像今晚天这样的令二人莫名其妙的紧张、兴奋、享福。
我的嘴唇熟悉她身上的每一部份。离开她的热唇,便快速地移向她的面颊、耳朵、腴颈,然后来到她的心口。我将脸埋在那玉雕般的双乳之间,两只手各握住一边的乳房,如爬山似的移上峰顶,用力吮着她坚挺的深红乳头。
然而更吸引我的,是她的下部身体。我的脸碰着那柔软的阴毛,用干燥的唇含了一会就往更下方的三角地带滑去。他撑开欣龄的双腿,直视着那红润的阴阜,看着爱液像露水似的流了几滴下来,我马上看见自己要找的目标。
我咬住欣龄的阴核,双手继续地将她大腿托着,伸出舌头抵住阴唇,阴阜已被爱液润湿。我舔着她,她则随着一种莫名的奉献精神让我挺起屁股让我能更深入地吸吮着。她一直以为这辈子不可能会真正的爱一个人,但此时却也不得不承认爱的力量了。
以往欣龄和我做爱是基于生理上的需要,她戏称这种沒感情基础的做爱为交配,满足后二人便倒头入睡,沒什么深情绵绵的感触。我通常是将精液射于她的阴毛上、或腹部,肛交时便射在她的美臀上,口交便射于她的脸、或有时射歪于她的头髮上。而欣龄充其量只是用手将它涂匀于身躯上,或吞了几滴入口,甚至于不管它就躺下睡着了。
此刻,欣龄竟主动的用舌尖挑动我红热的龟头,用整张嘴含住了我的阴茎。我不示弱的用手指勐烈不停的直戳进、震盪着她的阴道。这突如其来的快感使她的口几乎脱离了我的阴茎。但是,欣龄接着更为积极地疯狂勐吸吮…
这可是七年以来她首次口交时,居然会令我射精。我的高潮如滔滔海浪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涌射而出,欣龄来不及脱离,导致她满嘴都是我热忱忱的精液。
我大笑她的窘样,然而欣龄却迅速地以她的口封上我的嘴,这举动令我鄂然许久。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到自己精液的味道。哗!腥死了!
我把厨房的圆餐桌上所有准备好的红酒和亲自烹饪的美食,用手一把都扫落于地上,然后躺在餐桌上面,任由欣龄的摆佈。
她的舌尖不停的戏弄着我的鸟蛋蛋,以左手的拇指按压爱抚着我的龟头,右手则隔着包皮上下勐烈搓动抽送。我呢? 也沒闲着,双手不时地搓揉她身体。
过了好一会儿,我拍了拍她的左臀,将身体坐直,然后站了起来。欣龄也挺立了身,双手拢了一拢散了的长卷髮。我拉了她的手腕,带领她到厅上…
第三话
我躺了在那舒适的大沙发上,欣龄则也主动地跪坐在我的身上。她摆好了身躯,阴唇含套着我膨胀的肉棒,阴壁把它紧紧包容并收缩着。我立即双手抓着她的腰,便开始做抽送的动作。她放大声浪荡地呻吟着,这是她以前所未曾放胆做的,怕被邻居们听到。
今天,欣龄却像发了疯似的狂叫唤着,悬于半空中的双乳看来就像原子炸弹似的,上下晃动,似乎要打在我的脸蛋上,但却又好似规律的钟摆。从我的视野望上,煞是好看极了!我这时已停止了任何的爱妩动作,光是这一去一回,就已令我失去攻击了。
时光之流毫不留情的过去,我知道自己并非A片中的超人,交合的女主角也不是那种永不疲惫的淫妇。他拥有最真实的欣龄,她的阴道是实在的、她的乳房也是实在的、她的子宫现在也更是实实在在的开起了大门,等着迎接那上亿只精虫的力游而入。
我立刻抽出阴茎,并摆换了双方的体姿,以正统的性交姿势去满足着欣龄,并同时愉悦于自己。沒多久,在我狂暴疯野的抽插下,我的虫虫大军出发的时刻到了,而欣龄的呻吟声亦开始变成了狂叫声,激烈中夹杂着满足和高潮。
我喘息着,开始感到兴奋的极限。欣龄继续吟叫着,臀部随着我抽送的频律震盪。乳波荡漾,我在迷眩的意识中彷彿看到那愉悦的交界有两黑影,有时又合而为一,就在这一开一合之下,我感到自己和欣龄融合为一体,在天空上飞翔着。
喘息促骤,他倒吸了一口气,同时他听到了欣龄最后一声的叫声,霎时我俩从浑沌的空间暴裂开来。喘息声终止,那感觉就像翻天覆地的暴风雨突然消失了!原先淫荡的叫声一下子成为寂静,我两就似自天空飞翔时双双坠于人间,时间都停止了…
欣龄躺在我的胳膊上,我的右手则抚摸着她的右乳头。这时,欣龄突然瞄视到放在茶几上的一封开了的信,那是我们俩上星期作的常年身体检查报告。
「嘿!阿庆,这是什么时候收到的?怎沒拿给我看呢?」她责问着。
「嗯…昨天!我亲自到医务所取的,你看一看吧!」我微笑说道。
欣龄缓缓地打开信纸一看,原来自己竟然怀了孕!她深情地望着我,眼眶边流露出喜悦的泪珠,一把紧紧地抱着我,把舌尖放入了我的嘴巴里去,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口水,慾火又悄悄地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