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武林奸熬
武林奸熬
(一)
一个阴雨霏霏的夜晚,一个硕大墩肥的黑影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身上穿得是
一件皂白色的对襟传统的短褂,下身是一条比那对大肥腿还要肥上一圈的墨黑色
灯笼裤,肥头大耳的脑门上一道月牙形的伤口在光光的肥脑门上显得又是可怜又
有点滑稽,伤口上兀自还流着点血,显然是刚刚被人砸开的。
? ? 这位原本就是上过电视台《功夫大师》节目的大极拳功夫大师,原名叫赖雷,
本来就是个在澡堂里给人敲背拔罐的角色,不知道在猴年马月自己整出套类似大
极拳的形体操来,便给这套操起了一个牛逼哄哄的名儿,唤作《雷公大极拳》。
? ? 如今的年头,不怕你沒本事,就怕你不会吆喝,合着巴结到了一个到国内骗
食的小混混肖翼龙,拍了那一集《功夫大师》,自此便成为了国内乃至世界上有
名的大极拳的一代宗师了。
所以大家也就叫赖雷为雷公了。
赖雷本来只是想借此能在自己的社区里多招收几个学生,也好养家煳口,可
是牛一旦吹出去,要变得有多大可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他也不能像那个来
骗食的肖翼龙,一有风吹草动就滑脚去国外避风头。虽然说老实话,赖雷本人刚
开始也是有的害怕的,这也是人之常情,谁叫自己沒真本事呢。可是人还有一个
好处就是适应,每天被人「雷公大师」地叫着,那点担惊受怕也就早已烟消云散
了,而且觉着自个儿还真是个正宗的大师来。
人要是真觉得自己是个角了,就会不自觉地忘乎所以起来,这次赖雷就自个
把自个逼上了一条绝路上了。那就是所谓地「路见不平一声吼」,看着一个叫徐
叫东的痞子骂一个大极拳的老把式,便想着用自己的「大师的身份」去调解,可
那个徐叫东根本不给赖雷面子,还把赖雷一起骂了,就这样掀起了一场武林风波,
两人相约比武。
原本赖雷还觉得自己是个匡扶正义的人物,却被徐叫东在万人瞩目的擂台上
给这一顿胖揍,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如今真实的处境。舆论上一批打假,再加上
媒体人採访后对他的冷嘲热讽和对那个徐叫东的褒扬,都让赖雷如坐针毡。
? ? 尤其是自己同派的那些所谓的同门更是出奇地一致要把这个骗子赖雷逐出师
门,这就更让赖雷心里老大不是滋味。特別是那个号称美侠女掌门的田泳湘,还
说他和徐叫东串通演戏来败坏大极拳的名声,这无论如何都让赖雷咽不下这口恶
气。
可是自己人微言轻,虽然自己原本就是个假大师,可是那个田泳湘又何尝不
是呢?就凭着一张脸蛋子,还有一些香港旅游协会颁发给大极拳操爱好者参加就
有的垃圾奖章,这个比自己还要假的田泳湘就成了正宗了,还在辈份上占自己的
便宜,因为赖雷自称自己是大极拳第八代大弟子,而那个田泳湘声称自己是第六
代弟子,这岂不是把自己说成是赖雷的师奶奶了,同时还大放厥词地攻击赖雷博
取关注,这些如何不让赖雷懊恼自己一时地冲动啊!
「我要给你们这帮大骗子一点颜色看看,是你们逼我的,哼哼,可不要怪我
……」
一个强烈龌龊的念头在这个原本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的小男人心里喷涌而出,
「什么宗师?什么神功?都是他妈的不过和我一样骗人的,只不过我骗的小点,
就被你们这帮人前道貌岸然,人后男盗女娼的肖小弄得身败名裂……那个徐叫东
还出了一身的蛮力,看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用刀子的假道学,还不如
那个满嘴喷粪的徐叫东,他骂你们骗子,打你们的假,真他妈对极了,哼……老
子也来打假,到时让大家看看你们他妈的有多假……」此时的赖雷对那个徐叫东
的恨远远不如对那些曾经号称是自己武林同道的「同门」强烈地多。
「啊……啊呀……康公子……太深了……啊……我受不了,你饶了我吧,肏
屄吧!我的屁股要裂开来了,康公子……康爷……肏我的……肏田泳湘的骚屄、
浪屄、贱屄吧……啊……救命啊……呜呜……」
一个挽着髮髻一身汉服的瘦高女子,宛如一个仙姑,正背坐在一个西装革履
的男人身上,散乱被撩起的裳衣下,男人粗壮的鸡巴在这个汉服美女的股间奋力
地一起一落着,男人在女人的身后惬意慵懒地躺在,根本不想用一丁点的力气去
肏这个打扮地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古装美人,任凭着她用一己之力用自己的还干涩
的肛门卖力地吞吐着这个男人的生殖器,虽然痛不欲生,苦苦哀求,可是显然沒
有这个男人的许可,田泳湘丝毫不敢有半点拂逆这个在自己身后让自己用腚眼子
痛苦套撸鸡巴的男人。
「小骚货,在人前你不是装仙子吗?来,说说现在在幹什么,靠……」
「在肏屁眼,康公子在肏我田泳湘的臭屁眼,啊……康公子康爷……屁眼要
给插漏了,屎也快要……快要出来了……呜呜……」
 这个人前仙风道骨的女仙子此时竟然从被男人堵得严严实实的屁眼里放出一
连串爆米花一般的臭屁来,一股磙烫粘稠奇臭的粪汁一下子浇灌在男人深入
自己肛门深处的鸡巴上,把男人烫得浑身舒服地直哆嗦。
「肏,每次他妈的都喷粪,妈的,你他妈的是个造粪机啊!还他妈的不如你
妈的老屁眼经用,还愣着幹嘛!快给爷舔干净……」
田泳湘顾不得清理自己的下身,只得乖乖地趴伏在男人的两腿间,伸出丁香
小舌给男人清理鸡巴上面沾满的自己的粪便。看着这个古装美人像吃冰淇淋一样
吃着自己鸡巴上自己的粪便,性感的嘴唇上慌乱间沾满的黄褐色的秽物,不禁恍
惚如天上的玉皇大帝了。
「是谁让你对媒体说那个雷公的事的?」
还在委屈地清理男人鸡巴的田泳湘听到男人冷冰冰地问话,浑身不禁一颤,
怯怯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正在逼视自己的男人,更是如坠冰窟。
「我……我……」
「我什么我?不是叫你这段时间要低调一点吗?骚屄,是不是在那些狗仔面
前就忘乎所以了?哼哼……爷我能把你捧起来,就能把你摔地身败名裂,你最好
给我识趣一点……」
「是……康公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这次是那些狗仔追着问我怎么看那个徐
叫东和那个雷公的比武,我……我想只有把他们碓到一块儿才能撇清关系,也能
让大极拳不受太多的牵累,所以……所以……」
「所以就他妈的自作主张胡说八道一番对不对?真他妈的头髮长见识短的骚
屄,除了给人肏真是一点用都沒有……」
男人一把楸住田泳湘的头髮把她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腹下,一个还沒射精的鸡
巴一枪见底地给直直地插进了田泳湘的食道里,顿时把个号称仙子侠女掌门的田
泳湘给插得白眼直翻冷汗直冒手脚抽搐,小腹一松尿液和粪便顿时撒了一地。
「沒用的骚屄……」
男人巴掌重重地扇在田泳湘的俏脸上,把个号称大极拳美女掌门的田泳湘打
得不得不乖乖地挺身伸脖盡可能地去吞咽男人直熘熘倒插在自己小嘴里的鸡巴,
一点脾气都沒有,更不要说那墙上挂着的背剑傲尘的古装照上的仙气了。看到女
人实在撑不住了,男人才松开紧紧抓住女人头髮的手,任凭田泳湘在一旁像一条
快要死了的臭鱼一样栽在自己的屎尿里大口地喘着粗气,嘴角口鼻出盡是被男人
鸡巴捣成米浆一样的白沫。
男人还是有些生气,突然龟头一暖,两片柔唇轻含其上,一条香舌轻扫马眼,
再看原来是田泳湘又不知在何时又把俏脸埋在了男人的还未发射过的胯间,颀长
雪白的脖颈犹如天鹅饮水,随着嘴的套撸上下前后的耸动着,让男人看了不禁也
是心旷神怡起来。
「小骚货,现在越来越会伺候人了,嘿嘿……现在在幹嘛呢?」
「嗯……嗯……给……给康公子舔鸡巴嘬卵蛋呢……嗯……」
「幹嘛舔啊!嘿嘿……」
「舔得康公子康爷爽了,嗯……好……好肏屄,肏田泳湘的骚屄……」
「还有呢?」
「肏……肏屁眼子,肏田泳湘喷粪拉屎的臭屁眼子……唔唔……」
「还有呢?」
「还有……还有……肏……肏奶子肏乳头……」
「哼,你他妈的真以为自己是奶霸吗?也不脱光了自己照照镜子,妈的,就
是他妈的沒见识……说还有什么?」
「啊……还有……还有给康公子肏脚丫,每天……每天我都用醋泡脚,脚丫
光熘熘的一点死皮都沒有,康公子包您……啊……嗯……包您肏得爽……嗯…
…嗯……」
「哼,还有呢?今天是大年三十,怎么就你这一身烂骚肉伺候爷吗?哼哼
……」
男人又开始一下又一下地抽打起田泳湘的脸蛋,可怜兮兮地田泳湘无言以对
只能拼命吮吸男人的鸡巴来向男人发出无言的乞求。
「嘬什么嘬现在!快给我说,还有什么好肏的,说不出来,看我不在大年三
十拔你一层皮……」
随着两声「啪啪」声,田泳湘直觉眼冒金星,双颊火辣辣的已经肿麻开来,
一股血腥的热流从鼻中流出,滴在男人狰狞晶莹的屌蛋上。
「妈呀……別打了康公子,別打了……还有……还有肏我妈,可以肏我妈的
屄,呜呜……」
「欠揍的骚货,是不是捨不得我肏你妈啊!嗯……现在想做孝女了,迟了
……给爷说说上次第一次爷是怎么玩你们娘俩的,要是说的爷不满意,哼哼,信
不信把你大年三十光屁股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