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重逢表姐
重逢表姐
表姐叫珍玉,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说是表姐,其实也不过就是比我早出生
几个月而已。表姐生长在B市,我们只在10几年前见过一次面。那年我们都小
学刚毕业,表姑,也就是表姐她妈带她去W市玩,于是我第一次,也是在此之前
的唯一一次见到了表姐。那时候的第一感觉就是很新奇,我居然还有一个姐姐。因爲叔叔、姑姑,还有舅舅、姨妈家裏,都无一例外的是男孩子。还有,表
姐第一次满足了我对于女生的欲望。当然,这种欲望仅限于感官上而已。那个年代,刚上初中的小孩子,相对现在来说还保守的多(偶尔见到一个避
孕套会当作气球来玩),虽然也开始偷偷和朋友一起弄一些毛片来看(后来我知
道那个级別的充其量叫做三级片)。那时候还沒有VCD,录象带那种画面质量
放到现在来说,根本就粗糙的沒法看。不过就是这样,也让我兴奋的要死。也就是那些东西,爲我们做了啓蒙性教
育,开始渐渐的对女生的身体産生了好奇及兴趣。说实话,凭我的印象,表姐长的不漂亮,眼睛小小的(所以后来那段时间我
就一直叫她小眼),不过到是显得挺精緻的。可能由于是大城市的小孩,还算有气质,反正和我平时见到的那些女孩子不
一样,属于比较耐看的那种。她身材高挑,看起来很不错,当然这个身材并不包
括三围,那个年纪的女生常规来说还沒有那些,而且我那个时候对于女人的了解
还沒有深入到那个程度。表姐来的时候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套装短裙,在那时是属
于很洋气的打扮了,所以我也就不由得想多看她几眼。她的裙子很短,可能是因爲都是小孩子,也沒那么多想法吧,所以表姐经常
都是毫不顾忌的叉开她的腿,或坐或蹲,露出她那粉红色的内裤,而我总会不由
得想往那裏看上几眼。神秘的三角地带,鼓鼓的,当时真的很想搞清楚裏边是什
么样。有时候我看的甚至有些忘神,我确信表姐也一定注意到了,不过她好象也沒
有什么反应。后来的一些事情让我觉得她或许有些故意的成分,大概女孩子真的
比男孩子要早熟。意淫(当然那时候还沒有这个词)的快乐时光很快就过去了,表姐她们要回
去了,走的时候难免有些不舍。回去以后,表姐开始不断的给我写信,虽然很青
涩,但是我确定那个就是情书。而我,也一直很想念她,对于一个小屁孩来说,
当然不明白什么叫做爱,不过我那时候就是很肯定的认爲自己爱上她了。我们一直保持书信往来,还约定等到放假时候要再见面。然而后来给老妈发
现了异常,她制止了这件事情(当然这些事是我多年以后才知道的,当时我还很
奇怪爲什么她突然沒了消息)。在此之后的10几年,我们再也沒有任何联络。成年以后,我相信儿时的记
忆应该早就已经淡忘。大学毕业来到了B市。因爲逢年过节的时候表姑也会往家裏打个电话问候一
下,所以她们也知道了我来了B市。我也知道了表姐珍玉已经结婚好几年,生活
也挺幸福的。她们打电话约我去家裏做客,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或许是刚工作
太忙了,也或许是觉得刚工作自己混的还不怎么样,总之我是找借口拒绝了。后来偶尔在网上有的沒的和表姐聊过几句也就沒有再联络,就这样又5、6
年过去了。一个周末的下午,因爲老婆回去探望父母了,我閑的发慌,又懒得出去,所
以打开MSN想看看有沒人在扯淡几句。我发现表姐在缐,于是我抱着一种很无
聊的心情,双击头像,然后打字:「最近怎样?」表姐:「你小子还活着啊?也不联络,还以爲你消失了呢。」我:「不是怕打搅你么。」表姐:「切,少来。是怕我打搅你吧。你怎样啊?」我:「多谢关心,我还行吧。」表姐:「我是你姐,当然会关心你了,哪像你这么沒良心,来了这么久也不
和我联络。你要怎么感谢我啊?」我:「感谢沒问题啊,你说吧,怎样都可以。不过,別姐、姐的,你又沒大
我多少。」(10几年前她整天以姐自居和我装大我就很烦。)表姐:「你不承认也不行,我就是你姐。那有时间你来请我吃饭吧,这么多
年了,看看你变什么样了。」我:「行。要不就今天吧,我今天沒事。」……(无聊对话不再赘述。)于是我换了衣服,下楼开车就按她说的地点去了。到了地方,我远远的就看到她已经在那裏了。虽说10几年沒见,但是我还
是能认的出来那个就是她。不算漂亮,但依然看起来很精緻的女人。几年的婚姻
生活似乎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印记。一翻寒暄之后,进到饭店。席间,因爲多年沒见,现在都已成人而且各自都
已经结婚,当然免不了相互问候下家庭之类的话题。谈到她老公,表姐说了很多,看的出来她老公很爱她,她很幸福。但是我总
觉得好象她有一丝幽怨。她似乎也不愿讲出来,我当然也不能强求。可是聊到最
后,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还是告诉了我。原来,他老公是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的业务负责人,爲了工作,大多数时间
都是在外出差谈业务。所以,她虽然结了婚,可很多时间还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30岁的少妇,
难免会觉得有些许寂寞。我这时隐隐觉得我们要发生些什么。从饭店裏出来,我也不知该如何,就说道:「我送你回家吧,顺便看望下表
姑。」表姐:「着急什么,你老婆又不在家等你,陪姐走走好吗?」我:「好吧,小眼儿。」(这时我已经沒了刚见面时候的些许拘谨。)我们沉默着走了一会儿,表姐突然说:「今天我不想回我妈哪了,你要不要
去我家看看,认个门,以后有空来玩?」我:「哦,行。」到了她家,表姐问我:「要不要和我喝点啤酒?有凉的。」我:「你平时还喝酒啊?」表姐:「有时候晚上自己无聊会喝一点。」于是我们一边看着无聊的电视一边喝着,不觉已经喝了好多罐。表姐:「我
去洗个澡,你先坐。」我:「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表姐:「明天又不上班着急什么。你喝了酒开车也不好吧,不然今天在我家
睡也可以,又不是沒地方。」我:「……」洗完澡后,表姐穿着睡衣过来继续看电视,裏边的内衣若隐若现,我很不好
意思的悄悄瞅了几眼。因爲喝了不少啤酒的缘故,我要去卫生间放水,浴缸边上
放着表姐刚换下的内衣。该死!居然是粉红色的。我好象一下想起了小时候,老
二变得一柱擎天,胀的我尿不出来。我只好在卫生间逗留了一会儿,好让自己的
情绪平静下来。回到客厅,表姐随意的半卧在沙发上,还沾着水汽的睡衣使得她的肉体隐约
可见,我下边又有了反应。我赶忙坐下翘起了腿,以免给她发现我的窘像。又看
了一会儿电视,表姐忽然对我说:「我后背有些痒,过来帮我挠挠。」我只好过去帮她瘙痒。她还一边说:「往上边点,再往上边点。」我靠,再
往上就是胸罩带了,我怎么挠啊,所以只好在那之下的区域徘徊。她又不耐烦的说:「上边点啊,都结婚的人了,怎么还害羞啊?让你挠个痒
痒又不是幹吗。」我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怕。于是我也沒好气的说:「再往上
有你的胸罩带挡着我怎么挠?叫我给你瘙痒还这多事,不然我解开给你挠啊?」表姐可能给我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沒有讲话。我看她也沒有反对的意
思,于是我鼓起勇气解开了她胸罩的挂鈎。这时我已经确定,今天我俩一定要发
生些什么。挠着挠着,我的手开始在她后背抚摩。同时,我把我已经硬梆梆的老二贴在
了她的腿上,她一定感觉的到,她一直不敢回头看我。表姐的皮肤还算不错,又
是刚洗过澡,棉棉的,摸着很舒服。摸了一会儿,我将身体往上挪了挪,让胀的
难受的鸡吧隔着衣服顶在了她的屁股上。说实话,她的屁股不大,和老婆的差远
了,甚至还不如那双胞胎姐妹的大,但是这依然无法打消我的欲火。我还是不断抚摩她的后背,另外一只手隔着她的内裤,顺着她的屁股沟摸了
下去。看来她老公经常不在,在这三十如狼的年纪,她真的是很寂寞。只是给我
摸了一会儿后背,表姐的下边已经湿润的不得了了。我兴奋了,心裏想到:「小
眼啊,就让我好好安慰一下你这空虚的身体吧!」我的手指顺着她的肉缝不断摸索,她开始淫水泛漤,沾在我手指上粘粘的。勐然间,我将一根手指捅了进去。对于这突然的进入,表姐显然是受不了,
发出了一声闷哼。「嗯……」这种声音无疑是对男人最好的鼓励,我开始加速抽插我的手指,她的屄也随
着我的节奏一张一合。而我另外一只手也不再摸她的后背,绕到了前边开始攻击
她的奶子。表姐的奶子不算大,一只手足握的下,不过很挺,而且可能因爲还沒
有要小孩,所以奶头还是小小的,摸着还是很舒服的。在我的上下夹击之下,表
姐也开始进入状态。「嗯……嗯……嗯……」「嗯……哦……嗯……」弄了一阵,我将表姐转过来和我面对面,然后很快的脱掉了她的睡衣还有内
裤。现在她已经近乎赤裸的展现在我面前了。她不好意思看我,只好一直闭着眼
睛。可能他老公真的是太忙,所以对她的身体开发的还不够。表姐的屄还是鲜红
的,并沒有变暗,毛也不是很浓密。随着她的喘息,阴道裏一股股的流出粘粘的
液体。我不由得弯下腰,将头埋在了她两腿之间(自从有了和姐妹花的经历之后,
我已不再反感爲女人口交)。我不知道她老公是否爲她口交过,但是这种刺激对于表姐无疑是很强烈的。我的舌头不断的舔她的阴唇,顶她的阴道口,还用嘴使劲吸她的阴蒂。表姐
开始抓狂,使劲扭动,淫水将她家的沙发打湿一大片。「哦……別……哦、难受……」「哦……哦……哦……受不了……受不了……」「哦……啊、不……不行、真的不行了……」当表姐开始用腿夹住我的时候,我知道时机到了。我掏出自己那已青筋暴跳
的鸡吧,对着她那湿淋淋的屄眼,狠狠的顶了进去。表姐的身体不是我喜欢的那
种类型,她高高瘦瘦的,尤其沒有我喜欢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不过我想,可能因爲小时候的那些记忆,现在能和表姐做爱,心理上的刺激
可以弥补生理上刺激的不足吧?总之我非常兴奋,用了自己最大的力和能达到的
最快速度,开始狠命的抽插。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回荡在客厅中。「啪、啪、啪、啪……」夹杂着两人的喘息声,当然还有表姐的浪叫声。「嗯……嗯……嗯……嗯……」表姐腰上用力,将她的腿拼命向上挺着,盡
量让她的肉穴把我的肉棒吃的更深。「啊、啊、哦……啊、啊……」「难受死……死了,嗯……不行了……」「快……快……弟、啊快……快、哦……」听她还一直喊我弟,我真是不爽。再加上动作太勐,我感觉自己有点坚持不
住,于是我停下动作,抽了出来。对她说:「不许喊我弟,要喊哥!」表姐羞羞的看了我一下沒有说话。忽然她弯腰低头,张嘴把我的鸡吧含了进
去。虽然沒什么技巧,但是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吸着,像要把我的内髒都给吸出来
一样,牙齿还时不时刮几下我的龟头。看着表姐卖力的爲沾满两个人淫水的鸡吧
服务着,我爽呆了,不由得哼了两声:「哦……哦……」给她弄了沒一会儿,我感觉到如果再下去一定会喷到她嘴裏,于是扶着她肩
膀将她拖了起来。我的手又握住她的奶子一通乱摸,摸了一阵,我躺了下去,让
表姐骑在了我的身上。一只手扶着鸡吧对准她的阴道,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大腿使
劲按了下去,表姐会意的开始做蹲起动作。这次我已打算和她共赴高潮,于是开始心无旁骛的享受下半身带来的快感。
表姐努力的动着,我也盡力向上挺着腰,以便能和她交合的更深。表姐发出胡乱
的叫声和喘息。「哈、哈、哈、啊、嗯、啊……啊……」「哦、哦、哦、啊,难受……哦、难受……」「用……难受快、啊弟……快、用力……」表姐开始胡言乱语了,明明是自
己在动却叫我用力。我知道她快要洩了,于是我盡量的用力上下挺动屁股来配合
她的动作。「嗯……唿……唿……」随着一声长哼和急促的唿吸,表姐不再动了。我感
到她的阴道一阵抽搐,同时龟头上袭来一股热流。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使劲捏
着她的屁股,将粘稠的精液射了出来。激情过后,表姐沒说什么,她蹲到了地上,我知道她是不想我的精液过多的
留在她的身体了。我也沒好意思问她什么,我想她结婚这久沒要孩子应该在避孕
方面很有经验吧。看着那乳白的液体滴滴嗒嗒流出来,我满意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沒穿衣服,身上盖着一张被子,而表姐已经不在身
边了。我赶忙起身穿好衣服,四处打探了一下,表姐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她卧室了。我不知道她是睡着还是醒着,沖着她喊了句:「我先走了,再联络。」然后
我近乎狼狈的从她家逃了出来。最近沒再和她联络,不过我想以后我们应该还会有共享激情的时刻吧,我期
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