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我爱妳
妈妈我爱妳
一开始先介绍我们家,当然有爸也有妈,还有一个爱跟我作对的姐姐。老爸
和老妈都是公务员,而姐姐还在唸大学,至于我啊~~标准的一只米虫,找不到
好工作,只好等兵单。唉!每天日子难熬,又只能待在家里,真是闷死人了……先回到我国二时那一段日子,差不多那时候我开始喜欢看妈妈的裸体,想幹
妈妈了。一回,老妈在浴室洗澡,我也不知怎搞的,突然心血来潮,伏在浴室的
门口偷看妈妈洗澡,喔~~那真是笔墨难以形容的刺激!妈妈赤裸裸的身体全部
沒有遮掩地映入我的眼中。妈妈不高,约155左右,我得承认,我妈身材不像其他恋母小说的妈妈一
样,什么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啦,全都是骗人,只有妈妈有最真实的身体。
我妈就像一般路上看见的家庭主妇,身材吸引不了任何人(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
在家很随便的原因吧),不过我很喜欢妈妈的乳房,好像是32B吧,不大,可
是小小的很可爱,特別是那褐色的奶头,喔~~好想再含入口中吸个过瘾!还有妈妈微微隆起的小腹真是性感毙了!那次不知为什么,还很惊讶地看见
妈妈的整个阴部(因为以为只看得到妈妈的乳房,所以看到妈妈的阴部时差点叫
出来)。那时妈妈正蹲下来沖屁屁,整个臀部朝着门口,而在门口的我当然看到
妈妈的阴部及屁眼。妈妈的阴部好美,两块肥厚的大阴唇夹着小阴唇,不知是不是沖水的原因,
妈妈的阴核冒出头来,还有妈妈的菊花紧紧缩在一起,老爸不知试过了沒?不过
妈妈洗澡都很快,我看妈妈洗得差不多时就冲回房间打手枪了。后来只要妈妈一洗澡,家里又沒別人,妈妈就成了我打手枪的最好配菜了。这一段日子里并无太大的起伏,还是一样上课想妈妈的身体想到勃起,放学
后冲回家打手枪。一直到前年,妈妈的身体因操劳过度病倒了,紧急送到医院,
结果发现妈妈得了糖尿病,但庆幸的是不是很严重,但要控制饮食。这下老爸不
准妈妈再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的养病,妈妈也只好和我一样待在家中了。妈妈第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只知道妈妈血糖太低晕倒
了(有看过《拿妈妈宴客》吗?就是那样),餵点糖就行了。妈妈多半也不记得
自己如何晕倒的和晕倒时发生过什么事,结果日子一久,晕倒的次数一多,我和
姐姐都是救妈妈的高手了。后来有一天,我去找完朋友回家,发现妈妈倒卧在客厅,那天老爸当然去上
班了,姐姐也跟男友去玩了,唉~~只好我来救妈妈啦!首先我把妈妈背到房间
后,就准备去弄糖给妈妈了,当我回到房间时,发现因为刚刚背妈妈的原因,妈
妈身上的衬衫扣子被我给弄开了。当时,恶魔就开始对我呢喃了:「快啊!家里沒人,想做什么赶快做,不然
就沒机会喽!你不是一直想幹妈妈吗?现在正是大好机会!」结果我像似中了邪
般,放下手中的糖,两只手开始不规矩地抚摸着妈妈的乳房……当然,很快地我就不满足了,开始脱去妈妈的衬衫及胸罩,喔~~已经好久
好久沒这么近欣赏着妈妈的奶子了,我迅速用嘴去贪婪地吸吮着妈妈的奶头,另
一只手则是用力地揉捏着妈妈的左乳。也不知是不是太大力,妈妈发出「嗯……
嗯……」的声音,不过我知道妈妈沒有糖就醒不来,所以我也不管她,恣意地继
续着自己的疯狂行为。在一阵疯狂的蹂躏下,妈妈的乳房被我玩得都有点瘀青了,但,我怎可能这
么简单就放过这次大好机会?我开始将手贴在妈妈的胯下,抚摸着妈妈的耻丘,
妈妈却开始有点闪躲的反应,这样一来,反而使我的慾念大增,开始脱掉妈妈的
裤子,露出了她粉蓝色的内裤。这时我却愣住了,开始担心如果真的做了什么,是不是人生就此完了……「真的该继续吗?」「对啊!不趁现在更待何时?快!脱了妈妈的内裤,把你的精液全部打进妈
妈体内吧!」两种不同的声音在我脑子中不断地交战着……最后,疯狂战胜了我最后的理
智,我慢慢地拉下妈妈薄薄的最后防缐,出现了对我来说,是既陌生又熟悉不过
的地方。我从想幹妈妈起时就一直对妈妈的阴部很感兴趣,如今终于美梦成真了,我
举起颤抖的手,慢慢地剥开妈妈肥厚的大阴唇,将鼻头靠了上去,有股尿骚味及
独特的女人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学起A片里面的男星,伸出舌头舔起了妈妈的阴部,
嗯……咸咸滑滑的,虽然是很奇怪的口感,但我觉得还不赖,便开始卯足全力舔
着妈妈那两片肥大的阴唇、冒出头的小豆豆(粉红色,超可爱的),还有妈妈的
尿道口等……而这时妈妈虽然不省人事,但有人不断刺激生殖器的情况下,还是不由自主
地发出「嗯……啊……」等一连串令人酥麻的呻吟声,使我更加卖力地为妈妈舔
着。尤其在我吸吮妈妈的阴核或用舌尖伸进妈妈的阴道里时,妈妈的呻吟及唿吸
都明显地变得急促且沉重,搞到后来,妈妈的淫水不但弄湿了整个大腿根,连床
单都湿濡了一大片。而正当我在想能不能让妈妈在这种状态下(昏迷)达到高潮时,妈妈的身体
突然剧烈地抖动,唿吸也跟着剧烈加速。我见机不可失,想将妈妈推向更高的境
界,于是改以手指用力地插入妈妈的阴道中,并开始将手指在妈妈的阴道中不留
情地快速抽插。此时妈妈似乎也快受不了我暴力般的凌虐,整个身体捲成虾子状,并有闪避
手指的动作,口中也开始发出「啊……啊……啊……」类似哀号的声音。当然我
沒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妈妈,反而更是加强了手指的力道与速度。「啊……不要~~」突然,妈妈似乎惊醒般的大喊了一声之后,我感到妈妈
的阴道内有股强大的热流沖刷着我的手指,妈妈的淫水如A片女星般大量地喷射
出来。大约喷出十秒左右吧,床单马上积满了妈妈高潮时的淫水,我不禁怀疑妈
妈是深藏不露的荡妇,还是平常老爸给妈妈的成绩单太差了。我满意地看着妈妈因到达高潮而沉重地唿吸着,那一对迷人的乳房也随着唿
吸在规律地上下起伏,我开始迫不及待地脱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那是个奇怪
的景像——妈妈赤裸裸躺在满是自己淫水的床上,而亲生儿子也光熘熘并挺着快
涨爆的阴茎朝着妈妈靠近……但是我这次真的退缩了,开始害怕面对真的发生事情的后果,可是都已经做
到这个地步了……我看了看时间,妈妈不知昏迷了多久,至少也被我凌虐了将近
一小时,「再下去,妈妈的身体会撑不住……」我心中如此盘算着,并想开始餵
妈妈吃糖了。不过内心的恶魔却不准我如此简单地就结束,于是我用手沾满妈妈所流出的
大量淫水,涂满自己的整支阴茎,并在妈妈身边打起了手枪;我的左手当然沒闲
着,用食指及中指又插入了妈妈温暖湿滑的阴道中,我的嘴巴也同时吸吮着妈妈
的奶头。妈妈这时候又开始有了感觉,口中再次发出那迷人的呻吟声:「啊……不要
啊……」妈妈的声音虽然微弱,但阴道中的淫水却源源不绝地一直流出。而妈妈
越是如此哀求,我越是想更加虐待妈妈,插入妈妈阴道的两根手指盡可能地朝左
右分开,而妈妈似乎也受不了地扭曲着五官及身体。「嗯……啊……啊……」妈妈越是痛苦地哀号,我的内心却是越来越亢奋,
并试着更病态地对妈妈做出任何变态的事情,但今天妈妈昏迷的时间太长了,只
好等待下次。当我的手指开始感到妈妈阴道正在用力收缩时,我知道妈妈又将再一次到达
高潮,本来我也快受不了想要射精了,但我却放慢右手的速度,全力帮助妈妈到
达高潮。果然妈妈在我手指的疯狂抽插下,又一次喷出了大量淫水。到此我也快不行了,于是赶紧拿了个纸杯,把我喷出的精液全射入其中。嘿
嘿嘿……聪明的人看到这,应该知道我的用意了,沒错!我把妈妈的嘴撬开(昏
迷的人嘴巴都闭很紧),将我刚刚喷出来新鲜精液都倒入了妈妈口中。或许是沒
吞过吧?精液的腥味呛得妈妈像喝到馊水般作呕,不过我倒是很兴奋,因为我让
妈妈喝下了亲生儿子的精液,也算搞过妈妈了。完成心愿后,我飞快地将妈妈因大量淫水而煳掉的下体擦拭干净,并把湿淋
淋的床单丢入洗衣机里,接着后面就是救醒妈妈了。妈妈醒了之后只觉得头很晕
(昏迷的时间过长了),但并无什么大碍,只是问我为什么床单不见了?(因为
沾满妳的淫水啊!)我跟妈妈说:「我不小心打翻糖水,所以把床单拿去洗了。」妈妈也不疑有
它,又躺下休息了……? ? 几天之后,老爸因为痔疮犯了,得到医院开刀治疗,医生评估了一下约要住
院四、五天。后来,妈妈因为照顾老爸还要做家事,医院、家里两头忙的关系,
沒两天,妈妈又低血糖了。那天,我才刚跟朋友打完球回到家,看到妈妈又晕倒在客厅里,我摇了摇妈
妈,结果,妈妈只是看了我一眼,又晕了过去。想到前几天的事,我想机会又来
了,因为今天换姐姐照顾老爸,所以我有充份的时间可以好好地玩弄妈妈……我先将妈妈抱到我的房间,并将房门上锁后,来到床边仔细地端详妈妈。今
天妈妈穿的是普通的T恤加一件及膝裙,因为天气炎热,妈妈并沒有穿内衣,两
颗奶头似乎要穿透衣服般随着妈妈的唿吸激突着,我开始隔着衣服抚摸妈妈的乳
房,比起上一次的紧张,我这次来得轻松多了。我算了算时间,其实也沒能多悠哉的玩弄,于是,我很快地脱去了妈妈的衣
物,妈妈又一次地在我面前全裸。我把妈妈的左乳房含入口中吸吮后,并用舌尖迅速地来回拨动妈妈的奶头,
手也沒闲着,来到右边,一样时而搓揉时而拉扯着妈妈的奶头。接着,我拉开妈妈的双腿,细细地欣赏着上次未能好好观赏的阴部。我掰开
妈妈肥厚的大阴唇,因为被挑逗的关系,阴道口已经有点湿润了,透着让人迷乱
的光泽。然后我开始仔细舔着妈妈的阴部,妈妈似乎有感觉般配合着我舔的节奏
「嗯……啊……」地呻吟着。上次好不容易帮妈妈到达高潮,使她喷出一大堆淫水,但这一次,我开始还
沒幹多久妈妈就抽搐了起来,从阴道深处喷出大量温暖的淫水,我知道妈妈已到
高潮了。妈妈因为高潮的关系,用力地喘气着,整个肉体也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气息,
彷彿在告诉我还不满足似的不断吸引着我。肉棒早就因为勃起的关系而涨得发痛,我再也忍不住想幹妈妈的念头了,手
握住快爆炸的阴茎朝着妈妈的阴部前进,我将龟头顶在妈妈的阴道口,做了个深
唿吸,然后慢慢地将腰向前挺……「滋~~」比想像中顺利多了,我的肉棒就这么整根沒入了妈妈的阴道中。
我不敢相信这么久以来的心愿终于达成了,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心脏剧烈地狂跳
着……妈妈的阴道热热滑滑的,阴道内的嫩肉仍然如章鱼般紧紧吸附着我的阴茎,
一点也不像有小孩的家庭主妇该有的。我慢慢地滑动起我的小弟弟,开始和妈妈
做着交配的动作,妈妈还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趁她晕倒时强暴她,而且还似乎
很舒服地「啊~~喔~~」发出呻吟。虽然我已有过性交的经验,但把妈妈骑在
自己胯下的那种征服感真的是笔墨难容的畅快!之后我开始加速,除了不停地用我的阴茎用力幹着妈妈外,手指还不时地拨
弄着妈妈的阴核。此时妈妈不知是兴奋还是如何,口中不停地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外,有时还会流出口水,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荡妇,被自己的儿子姦淫还产生强烈
的快感。后来我蹲在妈妈的双腿之间,把妈妈的大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将阴茎拔
出,约剩一半龟头留在阴道口时再用力刺入妈妈的阴道,如此不停地大起大落幹
着妈妈、不停地刺着妈妈,不过妈妈似乎受不了,痛苦地扭曲着脸部表情。也不知插了妈妈几下,开始觉得妈妈的阴道在蠕动,慢慢地夹紧我的阴茎,
我猜妈妈快到高潮了,开始更勐烈地抽插着妈妈的阴道、撞妈妈的子宫,妈妈同
时也开始「不要……不要……」的哀号着。接着沒几秒,从妈妈的阴道深处突然冲出大量温热的淫水沖刷着我的龟头,
妈妈的阴道也好像抽筋般紧箍着我的整支阴茎。由于实在是太刺激了,搞得我也
想射精了,但可以射在妈妈阴道内吗?(虽然我很想)妈妈仍然是能受孕的,如
果妈妈因此怀孕了,家里势必会起革命的。看来我別无选择了,我用力掐住妈妈的乳房,用着好像要撞散妈妈的力量幹着她,妈妈也随着抽插的节奏痛苦地呻吟着……沒多久我就再也受不了了,赶紧拔出肉棒,将精液一口气全射在妈妈的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