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辣妈坐腿上
辣妈坐腿上
我妈妈叫春桃,她是镇子里最漂亮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柳叶眉,瓜子
脸,雪白雪白的大奶子和雪白雪白的大屁股。我从小就喜欢偷看妈妈在溪水边洗
澡,所以我知道妈妈的母性肉体是多么性感。今天是江边赶潮的日子,是我们这一带最热鬧的民间活动,这不,一大早,
二叔就开着小轿车来我们家接我们了。二叔是镇子里的党委秘书,权力很大的,
其它老百姓都得自己去江边,我二叔就能调动公家车载我们一起去。老爸出远门了,二叔家三口人,我们娘俩,五个人坐一辆轿车刚好凑合吧。
二叔开车坐驾驶盘,旁边的位子自然要让给二叔的老婆,我的二婶,后面一排就
是我、妈妈,和二叔的儿子我的堂哥虎子一起挤了。这会妈妈和二婶都沒出来,
就我们三个男人在车里坐着等。要说这个虎子,虽然是我叔的儿子,但比我大三岁,长得又黑又壮的。赶潮
的时候女人都穿得漂亮,这小子从今天一进门就盯着我妈妈的身子看呢。我妈妈
可就是他的伯母啊。等了好久,终于出来了,哇塞,妈妈真是个大美人啊,打扮得让我们三个男
人都直了眼。只见妈妈里里外外透着滋润的水气,想是刚刚洗了澡,白白嫩嫩着呢。脚蹬
透明塑料挂带凉鞋,还是高跟的,从小腿往上缐条优美,到大腿雪白光嫩沒有丝
袜。下身穿米黄色软布料的超短裙,一颗肥熟的大屁股在裙下躁动不安,上身是
白色无袖碎花衬衫。整个一大美人,随风一转,哇,好性感,好漂亮。从后面看,咦,我有了一个疑问,怎么短裙下沒看到内裤的痕迹呢,妈妈沒
穿吗?光着大屁股?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汗。二婶和妈妈笑吟吟的走过来,二婶坐到前排,妈妈就往后面挤,我和虎子哥
都已经坐下了,妈妈就要挤到我的旁边。可是怎么挤也挤不进来,大家都看着妈
妈着急,原来是妈妈的屁股太大了,要完全坐进来,不方便呢,三个男人不由得
都盯着那为找位置而扭动的肥屁股出了神,妈妈脸红坏了,羞羞答答的不知道该
怎么办。还是二婶出了主意,「嗨,车子有点小了,坐不下三个人啊,春桃啊,你就
坐你儿子腿上吧。」二婶给妈妈尴尬的性感大屁股解了围,妈妈犹豫了两下,还
是顺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而且是顺着我的方向坐,就是妈妈脸朝前,大屁股坐
在我怀里。哇塞,真感谢二婶啊,妈妈那柔软丰腴的香香的大屁股,一下落到我的怀里
了,我用大腿撑着,感受那臀肉的丰软,闻着那艷母的芳香,真是如临仙境。说着车子就开起来了,一路上路况越来越不好,车子越来越颠簸,我感到妈
妈的肥屁股越来越不老实起来,随着车子上下颠簸起来,柔软弹性的屁股肉一下
一下在我大腿上拍打,随着那屁股的升腾,似乎短裙也乱飞起来,一丝一丝臀部
的香味,就飞进我的鼻孔,哇,好诱惑的味道,一定是从妈妈的屁股缝里飘出来
的吧。妈妈其实是个蛮腼腆的女人呢,但就是和二婶话多,看看路边的风景,都好
高兴的样子,一会子就上身附在二婶的座椅靠背上和二婶私语,还说说笑笑的。
可这前附的动作就更把母性肥熟的大屁股突现出来了,虽然隔着短裙,但儿子腿
上妈妈的浑圆屁股,似乎比赤裸的还诱人。我注意到,虎子这小子也发现了,眼
角不时的瞟着我妈妈的身体看。颠簸越来越严重,我感到小小的肉棒好像也有反应了,在母亲臀肉的间接亲
吻下渐渐硬起来了,隔着我的短裤和外裤顶到妈妈的裙子了。就在这时,忽然对面急开过来一辆大卡车,二叔看到后马上转方向盘,开向
路的左边,左边有一个坑洼,二叔提前喊给我听:「抱紧妈啊,前面是个障
碍,车会跳起来。」我一紧张,刚刚硬起的也忘了,连忙伸出双臂抱紧妈妈。到坑洼了,车
霍的一下落下,又弹起,然后再狠狠的落下,整车人都弹了起来,我一下沒抱紧
妈妈,妈妈飞脱出我的双臂,向旁边倒去。虎子眼明手快,一把接到怀里,一只
手还握着妈妈的奶子,一只手抓住妈妈的屁股。多亏虎子救美人,妈妈沒撞到受
伤,但是惊魂未定,妈妈竟然吓得躲到虎子怀里嘤嘤哭起来。「嗨,小凯,真沒用,让你抱紧妈,你都抱不住,你看看多危险。」二
婶也虚惊一下,转过头来责备我。「嗯,还是咱虎子有劲,敏捷,多亏虎子,要不然小凯他娘可危险了。」二
叔也转回头,看着我妈妈安慰着,也表扬他的儿子。我则灰头土脸,心里直悔恨自己沒用,胳膊沒肌肉,劲太小,连自己的妈妈
都保护不了,我悔恨得头都低了半截,都沒敢抬起来。「虎子,就让你伯母坐在你的腿上吧,小凯沒劲,这路还长着呢,我不放心
啊。」二叔说着,虎子顺势就答应下来,把妈妈的大肉屁股扶正到自己腿上,双
臂环绕着我妈妈的软腰,脸贴在妈妈的香背上,还冲着我直眨眼睛,我心里这个
气啊。刚才还吓得哭啼啼的妈妈,不过一会就好了,车里气氛渐渐轻松起来,虎子
抱得又稳又结实,妈妈又开心的和二婶聊起来。路况还是不平,妈妈的屁股肉也还是上下一下一下拍打着少年的大腿,不过
这回不是我,换成我的堂哥了。我偷眼看他们俩,忽然发现,渐渐的,妈妈的脸
蛋好像越来越红润了,还有汗珠子从脖子边泌出来。原来虎子只穿着大短裤,里面都沒再穿内裤,在妈妈屁股肉的拍打下,虎子
反应得也比我快得多,一根大阳具早就硬邦邦的竖起来,虎子的东西我见过,又
粗又黑又长,像双节棍的一截一样。这虎子一面吸着我妈妈的肉香,一面不怀好心起来,趁二叔二婶看不见,索
性把大短裤拉开,把大阳具挺出来,对准我妈妈的屁股缝,接着车子颠簸的力,
一下就挺了进去。妈妈脖子一扬,一声闷哼,我再看时,那暴怒的大阳具竟然已经深深埋在妈
妈的屁股里。居然带着裙子的布,就这插进去吗?我惊得目瞪口呆,连话都不敢
说一句,就这样看着妈妈被堂哥的大肉棒虐待的痛苦的样子,却看傻了。堂哥插进了妈妈的阴穴,就那样带着裙子的布,然后勐力挺插着。妈妈的嘴
唇边彷彿都吐出白沫,脖子扬着,眼神虚空,成熟女人的肉体在扭动着,想挣脱
少年的施暴,可是又碍于面子,不敢说出来,那种尴尬的样子,心里的痛苦和密
穴的痛苦,看着非常可怜。活该,都怪你那个淫荡的肥屁股,我心里骂道,反而不生气了,更期待刺激
的场面。虎子继续挺插着,一双手在妈妈上下抚摸起来,渐渐把手伸进妈妈的短裙里
面,在二叔和二婶看不见的角度,一把把我妈妈的短裙掀开。我看到虎子的大腿
和座位上都是湿淋淋的水,是妈妈密穴里的爱液吧,这个淫妇,怪不得虎子那么
大的阳具那么容易就插进去,原来妈妈早已为她的侄子调好爱汁了。车继续开,继续颠簸,带动虎子和我妈妈的做爱,妈妈逐渐喘气激烈起来,
二婶看到妈妈的怪状,问妈妈怎么了,妈妈还说是晕车呢,呵呵,我心里暗笑。
随着喘气越来越激烈,忽然又一声闷哼,妈妈虚脱了一样靠到虎子怀里,脸蛋红
润,双目含春,下身一股淫液又泌出来,沾得裙子和虎子的短裤都湿湿的。妈妈到高潮了,可虎子却沒到,大阳具依然坚硬如铁,见我妈妈被干洩了,
虎子索性拔出大阳具来。刚才还激烈挣扎的妈妈现在在他怀里很柔顺,虎子看着
骚熟的美妇,索性一把把我妈妈的短裙全部掀起来,露出那肥嫩圆熟的母性大屁
股。我再一看,啊,原来这骚妇穿的是粉红色蕾丝丁字裤,深深陷在屁股沟里那
种,两片大白屁股瓣完全赤裸,怪不得我开始看不到内裤的痕迹呢。原来是穿着
这种妓女才穿的内裤。骚货,看你平常文文静静的,原来是闷骚,今天出来准备
把肥肥的屁股蛋子露给谁看呢?我心里骂着。虎子和我一样欣赏了一阵我妈妈的美臀,然后一只手勾起丁字裤的带子,狠
狠向后一拽,在我妈妈阴部上勒了一下。妈妈被这一勒,上面又差点哼出来,下
身的淫水却分泌了一股。虎子手指沾起一些淫液,然后勐的扒开妈妈的屁股瓣,
露出里面藏在深闺人未识的那个粉红色娇嫩无比的小屁眼儿来。那是我妈妈的小
屁眼儿!哇塞,真美,真诱人。虎子得意的笑着,然后毫不留情的就把手指插了进去,插进了我妈妈有可能
还是处女地的小屁眼。妈妈终于忍不住,凄美的哼了一声,二叔和二婶都问妈妈
怎么了,妈妈已经说不出话来。虎子连忙替妈妈答话:「我春桃妈沒事,被钩子
挂了一下,沒关系的。」「哦,我说呢,车太颠了,保护好你伯母啊。」虎子这边答应着保护好妈妈,那边手指却在我妈妈的屁眼里肆无忌惮的勾刮
挑弄。妈妈已经忍不住都要哭泣起来,可是小屁眼却彷彿渐渐动了情一般,紧紧
的吸着侄子虎子的手指,还一唆一唆,好像在吸吮虎子手指上的液体呢。看着我
妈妈屁眼淫荡的样子,虎子扒出手指,把他那根大阳具对准我妈妈的屁眼儿,一
下插了进去。「嗯哼,」妈妈沒哭出来,但是眼泪却流出来了。虎子毫不留情,拼命地抽
插我妈妈的屁眼儿。每次大阳具都深深插入最深的地方,接着车颠簸的力量,还
插得更深,肆意蹂躏我妈妈的肚子,把娇嫩可爱的小屁眼儿欺负得好像要哭出来
一样。不一会,我吃惊的发现,妈妈可怜的屁眼儿旁边,已经流出丝丝鲜红,是
妈妈处女屁眼为虎子流的处女红啊。虎子可爽坏了,看来他最喜欢蹂躏女人的屁眼儿,一路上大阳具兴奋得始终
坚挺,就沒有停过,在妈妈的屁眼里射了一炮又一炮,我想妈妈的肥美屁股里,
已经被虎子的精液喂得满满的了吧。终于到江边了,二叔和二婶都高兴的下了车要去看江水,可妈妈却红着脸含
着泪一路向小树林里跑去,看那急的样子,好像憋着什么一样。二婶还以为妈妈
是晕车要吐了,连忙叫虎子和我去照看我妈妈。我俩走过去时,发现在树林的深处,妈妈已经脱掉了裙子和丁字裤,光着肥
白的大屁股,蹲在那里大便呢,从屁眼里排出一片白白又红红的粘液,一团一团
的,我看得心惊肉跳,这是妈妈的处女肛血和虎子的精液混合的东西啊。妈妈边拉,边一个人在那里哭,虎子在一边得意的笑着。虎子对我说:「刚
才在车上,你都看见了吧?」「嗯,你把我妈妈给干了。」「喜欢我,知道吗?让我干她屁眼儿都能幹出高潮,看见沒,的屁
眼儿被我幹得洩身了,哈哈,刺激吧,的大屁股真爽。」我沒回答,看着妈妈拉啊拉的,那红白混合的液体好像都很多,妈妈哭也哭
累了,拉也拉累了,屁眼儿都虚脱了,娇嫩的肛口都阖不住了,就那样可怜的微
微张着,彷彿在告诉虎子:「人家的屁股已经彻底被你征服了。」虎子这时走过去抱住我妈妈,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亲吻着,虎子说:「春
桃妈妈,我爱你。」「虎侄子,我也爱你。」我沒出现,就这样看着两人,心里不胜伤感。被干了密穴和屁眼的妈妈那么
温柔的靠在虎子怀里,两个人亲吻着说着姑侄的贴心话。不一会儿,听见妈妈笑
起来,虎子把妈妈横抱着,抱到溪水边,把我妈妈的大白屁股放到水里,然后虎
子细心的一下一下的替我妈妈洗着屁眼和密穴和大腿。等洗干净了,那小屁眼似乎还激动的张合呢,虎子抱起我妈妈的肥白屁股,
对着那可爱的小屁眼,深情的吻了过去。「春桃妈妈,我爱你。」「虎子,我也爱你。」话说上次我妈妈春桃和我堂哥虎子进树林溪水边缠绵了一天,日头都要落山
了才回来,二叔二婶关心的问怎么回事,虎子就说迷了路在另一处看潮呢,妈妈
就半红着粉面,站在虎子身边低头揉搓衬衣角,乖顺的一声不吭,看起来真想虎
子的女人了。二叔二婶大大喇喇的,也就沒再多问,只有我知道怎么回事,可我啥也沒说
。盛夏过去了,小镇一天一天凉快起来,女人们穿的衣服也逐渐加厚,露的肉
也少了,妈妈也恢復了良家妇女的常态,每天在家里缝针缐,等着男人回来。对了,我妈妈春桃是家庭主妇,是不工作的,我家照常说是父亲打工供养。随着秋天的到来,二叔也收穫了,官运亨通,要调到县里了,县城离我们镇
子挺远的,二叔二婶就商量着要搬家,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虎子却梗着脑袋说
不去。二叔二婶沒办法,只好交代给我家,「春桃妹子啊,我家虎子可就不想去县
城呢,你说这个子是搞什么怪。」嘿嘿,其实我知道,虎子是田里的野骡子,最不爱让缰绳管着,这回他父母
调职,他最乐得一个人留在镇子里自由自在了。可我那傻妈妈就不知道,还说「虎子是恋乡呢,县城里沒山沒水的,也沒朋
友,让孩子在镇子里把中学念完吧。」「那这小子还不放羊了,谁管他啊?!」「你们要是不放心,就让虎子住我
家吧,正好小凯他爸出远门,家里还沒个男人幹活呢。」妈妈柔声细语的说着,腮边飞过一抹霞呢。二叔二婶一贯大大喇喇惯了,就满心高兴的把虎子留到我家了。他爹妈调县城去了,虎子这两三天却不知野到哪里了去,我却一直呕着气,
饭也不吃,脸也不刷的,妈妈就问我「小凯,那天在你二叔车上,你都看见了。
」「是啊,虎子掀起你的裙子,给我看你那大光屁股呢。」我好不客气的说出淫话。「虎子他坏,你別学他。」妈妈羞得脸通红。「我是你儿子,还是他是你儿子?」我急了。「你別喊啊,其实妈妈和虎子早就好了,那天在车上,是妈妈想给他。」「淫妇,在儿子面前露出大肥屁股给別人幹吗?」我怒了。「噫噫噫…」妈妈小声哭起来,「你知道妈妈也很羞吗,都不知道怎么面对
你,可妈妈是被虎子逼的啊。他逼我在你面前让他幹。」「他逼你就答应吗,还是你根本就喜欢他,让他欺负也喜欢。」妈妈仰起头,两行泪水流下来,「小凯,妈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对不起你
爸和你,可说啥都沒用了,女人一旦喜欢一个男人,就做啥都心甘的,妈妈就是
这样,喜欢你虎子哥,真的,就咋也控制不住自己。」哼,我肺都气歪了,索性甩开家门,出去了。浪荡一整天,夜了,秋天的夜蛮凉的,我也饿的心慌,只得又硬着头皮回去
,虽然再不想见到那个女人,但毕竟那是我的家啊,不能就这么让给虎子。还未到门口,只见妈妈屋子里灯亮着,是妈妈盘坐在床头上呢,这时旁边就
还有个高大的人影,那一定是虎子了。我悄悄熘到窗底,偷看他们在幹啥。那确实是虎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大剌剌走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传绸
子睡衣的妈妈,两只手就揉搓那妈妈那一对儿饱满的乳鸽,一边巴基巴基的亲妈
妈雪白的脖子。妈妈像个怨妇一样泪水盈盈的,呻吟着,「坏种,这两天野到哪去了,你爸
你妈去县城都不见你送一下。」「送他们幹啥,我满脑子就是我的春桃妈妈。」「坏蛋!」妈妈发出一种很嗲的声音,「那你咋天不来,到哪里野去了,是
不是找別的女人。」「沒啊,一天到晚就想着你的白屁股。」我听到这心里一哼,虎子这帮小流氓很喜欢玩女人,镇子里招花惹草的事大
概沒少幹吧,这会却在我妈妈面前甜言蜜语。妈妈却就喜欢听,转过身把脸蛋贴在虎子胸口上,「我是大妈啊,你是我侄
子啊,侄子怎么可以想大妈的白屁股,呵呵,羞~」「昨天不行啊…」虎子看妈
妈的骚样受不了了,紧紧搂着妈妈,一只手伸进睡衣下摆里摸妈妈的屁股,「我
的骚货大妈,沒穿内裤,光熘熘的一颗大屁股呢。」「傻样,谁叫你不回来,人家想你,就故意不穿。」「想我什么,是不是想我操你的大白屁股。」「坏………嗯………不是………」「那是什么?」「呵呵,不说,就不告诉
你!」「说,別以为是我大妈我就不敢打你!」虎子已经撸起妈妈的睡衣下摆,
露出那肥美的母性十足的大屁股。「嗯,打啊,侄子打大妈了,我就喊啊!」妈妈撒娇一样的说着,屁股和腰
肢款款扭动起来。「骚货,几天沒见你侄子,屁股发痒了吧,看我怎么打你淫荡的大屁股。」说着把妈妈肚子横放大腿上,让雪白的屁股撅起来朝着天,那两团雪腻丰软
的臀肉,在日光灯下熠熠生辉,光熘熘,颤巍巍,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淫靡味道,
那是来自密穴的淫液和来自屁眼的淫香综合的味道吧。看那若隐若现的密穴穴口,已经是烟遇朦朦湿淋淋呢,那娇嫩可怜的小屁眼,似乎都湿润了一点,感受到男人视奸的妈妈的小屁眼,娇羞的一吐一缩呢。「骚货,母猪,看你的大白屁股,还有你的骚屁眼儿,真是欠打,我今天打烂你这个淫荡的屁股!」虎子狠狠说着,大大巴掌向妈妈的雪白屁股落下去,「啪!啪!」虎子的巴掌又大又粗糙,又有劲,落在妈妈粉嫩的屁股肉干脆有声,妈妈杏眼含情,满靥羞红,屁股上每挨一下,喉咙里就发出淫靡绵长的呻吟。「打打,惩罚你,骚熟的屁股,春桃妈妈的屁股,是我的财产,是我的…」虎子抡起巴掌,更往下打,越来越狠,毫不留情。妈妈的娇吟也越来越浪荡,不一会儿,妈妈原本雪白的屁股蛋儿就变得微红了,再过一会儿,就彻底通红了。雪白的大腿衬托下,淫美的屁股散发着淫慾的魔性。黑夜就这样白了。虎子搂着妈妈在床上睡的很香,不一会儿,虎子先醒了,就舔着妈妈的奶子,妈妈也醒了。「虎子,大妈要做你的女人。」「傻瓜,你早都是了。」「虎子,为了大妈,你会好好学习吗?」「我会的,我要养你一辈子!」「那你要听大妈的话,今天好好去上课,不许再旷课了。晚上回来,大妈还让你打屁股!」妈妈脸陀红着。虎子却坏坏笑着,手里从床边拿出一个注射器,把冰冷的金属口,插进妈妈的屁眼里。「啊,好凉,那是什么?!」「那是我去上课的时候,代替我安慰你的东西啊。」「啊,好凉的液体啊!不要啊,人家的屁眼………」在这个淫靡的清晨,妈妈的屁眼吃着那个冰凉的金属口。妈妈泪水都流出来,但她是幸福,因为她在为心爱的少年付出。「虎子,大妈是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