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接收父亲的三个老婆2
接收父亲的三个老婆2
于是文龙用枕头埝在夫人的肥臀下,双手握紧两条大腿,推至夫人双乳间,两膝跪在床上她的双腿中间,使得夫人的阴户更高挺突出,举起阳具勐力插入,狂抽勐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狂顶花心,杜夫人被搞得小穴痛、涨、酸、痒兼而有之。你看她,一头秀髮洒满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柳腰款摆、肥臀挺耸、淫声浪哼:「啊!心肝!亲肉……..姑妈……..好舒服……..快……..用力……..肏……..肏死我……..你的大鸡巴……..是我一个人的……..小丈夫……..要命的小冤家……..我什么…….. 都不要……..只要……..乖儿……..用力……..插……..插……..我小穴就行了……..唉啊……..唉啊……..你真兇……..姑妈……..又……..又要……..洩了……..啊……..。」杜夫人说着,肥臀勐摇,挺腹收肌,一阵痉挛,一阵吸气吐气,满脸生辉,媚眼冒大,艷唇发抖,欲仙欲死,小穴里,又是一股淫水沖击而出来。「亲姑妈!我也要出来了……..。」文龙此时也已快到顶峰,大龟头一阵酥痲暴涨,勐力的一阵冲刺,抵紧子宫口,磙热的精液,射进子宫里,射得杜夫人秀莲女士,浑身颤抖,花心的快感传遍全身,口里浪叫道:「亲丈夫……..烫死我了……..姑妈……..给你生个儿子……..吧!」一口咬住文龙肩肉不放,双手双脚紧紧抱住文龙,媚眼一闭,文龙洩完精后也感觉疲倦,压在杜夫人胴体上,双双闭目昏昏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床上三条肉虫,悠悠醒转过来,二位中年美妇的两双美目注视文龙良久,黄夫人道:「宝贝!大姨妈活了四十多岁,今天第一次才领略到人生的乐趣,我好爱你……..。」「宝宝!姑妈活了四十多岁,也是第一次被你领到了快乐的巅峰。乖儿……..我真爱死你了,假若不遇着你,我这四十多年真是白活了!」二美妇说毕,抱紧文龙狂亲狂吻不休。养母玉珍及大夫人淑芬二人推门而入,一看地毯上散乱地放着男女三人的衣裤,再看床上的三条肉虫,虽已转醒,但仍贴胸叠股,全身一丝不挂,紧紧搂抱着,卿卿我我,纠缠得爱不释手。「恭喜二位姐姐啦!」玉珍逗着二美妇道。「怎么啦!玩了一夜还不够吗?到现在还捨不得放手。」「啊!珍妹,不要看嘛!真羞死人了……..。」 黄夫人娇羞的用被单盖在身上。「还怕羞呢!昨晚一夜又哼又叫的到天亮,就不怕羞吗?」淑芬也继续调笑着。「不来了……..大嫂好坏……..。」秀莲粉脸羞红的钻入文龙怀中。「妈!干妈!二位要不要躺下来,大家亲热一下。」「不用啦!以后有的是时间亲热,快起来吃饭吧。」饭后,玉珍道:「三位姐姐,龙儿昨晚连战两位姐姐,一定很累了,今晚我们都不要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吧!」「妈!我不累,我还要伺候你和干妈呢?」大夫人也说道:「乖儿!昨晚你同大姨妈及姑妈玩了一整夜,消耗了很多的精力,非要休息一天一夜才能恢復体力,到时玩起来才够劲,大家才能盡兴,知道吗?乖!听干妈的话去休息吧!」「嗯!好吧!」于是文龙回房安寝。四美妇无所事事,而埋首于方城之战中。次晚,一男四女赤裸于大夫人之床上,实行四位一体的游戏。文龙细观四美妇,尤其妇人到了中年,由于生活富裕又善于保养,其成熟之风韵,非少女所能比拟。细观其各人之外貌及胴体各有不同。养母,生得高贵大方,娇媚之态不现于形,风姿万千,皮肤雪白娇嫩,光滑柔细,乳房丰满,属球型。乳头大而呈艷红色,乳晕呈粉红色,平坦的小腹上并无花纹,因其未生过小孩,阴阜似小馒头高高凸起,阴毛乌黑密生,玉腿修长,臀部丰肥。干妈..大夫人,面如满月,雍容华丽,爽朗热情,娇媚之态,现于眉目,皮肤比养母更为白皙,娇躯丰满,嫩滑揉润,乳房圆大饱满,属篮球型,乳头大而呈深紫色,乳晕呈艷红色,小腹稍现凸出,小腹花纹数条比其母稍明显而深。阴阜高突似大馒头,阴毛乌黑浓密,玉腿修长,臀肥肉厚。大姨妈..黄夫人,面型、身型与其妹大夫人相差无几,娇媚风骚,现之于形,皮肤白皙,娇躯丰满肥胖,乳房丰满肥大稍有下垂,属吊钟型,乳头大而呈暗红色,乳晕大而呈紫红色,腰围较粗,小腹凸出,花纹深而多,条条清晰可见,其阴阜高突似大馒头,阴毛乌黑浓密又长又多,长满小腹及两胯间,玉腿肥长,臀部肥大肉厚。姑妈..杜夫人,姿容秀丽,天生一付美人胚子,娇艷妩媚,杏眼桃腮,一笑两个酒涡,热情似火,皮肤虽无三美妇白皙,但光滑细嫩,乳房虽不肥大,但属于梨型,弹性十足,乳头呈褐红色,乳晕呈艷红色,其身材苗条,小腹平坦,花纹数条呈浅色,阴阜与其母一样呈小馒头形,阴毛乌黑而短短的,但却浓密的包着整个高突的阴户及阴唇两边,玉腿修长,臀部肥圆、高翘。「宝贝!看够了沒有?妈妈们等得都不耐烦了,乖儿还慢吞吞的,快点来吧!」玉珍道。「妈!等一下嘛!让我先和你们调一调情,等你们的浪水流出来后,我再开始给你们一顿痛快的美食。」「宝贝!我们都听从你的,可是你只有一条宝贝,我们有四个人,是怎样玩呢?」黄夫人亦问道:「谁先,谁中、谁三、谁又最后呢?」「大姨妈!你放心吧!我自然有办法,使你们四人同时痛快,绝对公平,一视同人,同尝甜头。」「好!好!我们听你安排。」杜夫人言道。于是文龙下得床去,拿来纸、笔写好四张号码。「各位亲爱的妈妈,我现在写好四个号码,分別是一、二、三、四号,谁抽中第几号,就照抽中的号码,顺序而上,我躺在床上,由抽中第一号者将小穴套坐我的鸡巴,以五十下为限,不可贪多,到了第五十下就停止抽出来,换抽中第二号者上来,以此类推。」抽籤的结果:一号黄夫人,二号大夫人,三号杜夫人,四号养母玉珍。于是文龙仰卧床中央对玉珍及大夫人、杜夫人道:「妈!你快些跨坐到我头上来,把小穴放在我的嘴上,用手拨开阴唇,让我替你舐一舐好止痒!干妈、姑妈,你二人斜躺在我左右两边,把腿张开,我替你二人扣挖止痒。」三美妇一听此言,欣喜万分:「乖儿!你真体贴!」依言而行。黄夫人立刻翻身而上,用玉手握住文龙的大鸡巴,把自己的大肥穴,对准了龟头,臀腰用力勐往下一压。「唉呦!我的妈呀!好痛……..好涨……..。」黄夫人感到文龙的大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被自己硬生生的坐插在自己的肥穴里面,痛是有一点痛,但穴里面的肥肉被撑得涨涨的,一丝快感,流遍全身百骸,又麻、又痒、又酸、又酥五味杂生,说不出的舒服。「乖儿!姨妈是……..又痛……..又舒服……..。」「那你快动吧!」说完马上又把嘴唇对准其母的阴核勐舐、勐咬。「龙儿!心肝……..你舐咬得妈妈好舒服……..我出……..水了……..」玉珍被舐吮得淫水一阵一阵流了出来,文龙全都吞下腹中。适时大夫人及杜夫人也被文龙的手指摸、挖得淫水直流:「宝贝!干妈、姑妈、被你挖得……..爽死了……..我……..我受不了……..了……..出……..出来……..了……..。」二美妇也同声浪叫。此时黄夫人道:「乖儿!快玩我的奶……..快……..。」于是文龙停下嘴及摸、挖动作,双手用力握住黄夫人之肥奶,勐揉乳房及捏弄奶头,软中带硬,细嫩光滑,摸揉起来,真是过瘾极了,屁股随着黄夫人的肥臀,一上一下的挺刺,口中数着「二一、二二……..、二八……..。」黄夫人被顶的媚眼翻白,娇喘连连,花心大开,全身血液沸腾,一阵酸麻酥痒上身,使她颤抖起来,不停的扭动臀部,口中呻吟着:「哎呀喂!龙儿……..心肝……..亲丈夫……..哦……..哦……..我好舒服……..我一个人的……..小冤家……..你要姦死姨妈……..了……..又……..又碰到花心了……..姨妈……..要洩……..洩了……..。」说完一股阴精直洩而出,她的一双玉臂双腿,已不听使唤的瘫痪下来,娇躯软绵无力的压在文龙的身上,樱唇勐吻着文龙。大夫人一看其姐已达到高潮,急忙将淑妃推下马来,手持毛巾,为爱郎擦去汗水和淫液,观其阳具虽经一战,还是直挺挺的一柱擎天,粗壮长大赤红的大龟头,耀眼生辉,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概。「干妈!该你了,別像大姨妈那样急,不然我的大鸡巴刺痛你的小穴,我会心疼的,慢慢的玩才过瘾。」「嗯!」翻身跨坐其身上,玉手握着大龟头,对准多毛肥厚的阴户慢慢坐压下去。各位读者一定玩过不少女人,相信谁都喜欢阴唇肥厚及阴核突出的女子,因阴唇肥厚及阴核突出的女子,当阳具插入时,阴唇能将阳具整个包住,男子之耻骨及阴毛,在抽插下压时可磨擦突出之阴核,若男子阳具粗长,龟头硕大者,遇着生有肥厚阴唇及突出阴核的女子,被你搞过一次之后,定使该女子要生要死,就算你是一文不名的穷光蛋,她也会死心塌地的跟你一辈子。君若年轻力壮,加之阳具硬挺时,要有十八公分﹝六寸﹞以上,粗有四公分﹝一寸半﹞左右,龟头沟之处,有五公分﹝一寸八﹞上下,那么若遇到性生活不能满足之怨妇,尤以中年怨妇,因中年怨妇的丈夫,多在五、六十左右,体力及精力多半已老弱衰退,而子女都已长大成人或外出工作,终日在家中无所事事,寂寞无聊,加已有了二十馀年之性经验,其生理已进入异常成熟之阶段,往往就会发生想不到的反常现象,对异性的性爱而发生浓厚的兴趣和需要,如果丈夫阳具软弱无能,力不从心而无法满足她,再加上夫妻共同生活了二、三十年,多数会发生厌倦的心理,在缺乏新鲜刺激的情形下,一定会作出红杏出墙之事来,其所找寻之对象,多为年轻力壮之俊男。有的中年妇人,不管辈份及血统关系而引诱相姦,尤以三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为甚。﹝切记!风尘中之徐娘无此需要。﹞俗语云:「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似豹。」为什么社会上的风化案件,如此之多,更甚者恋姦情热,进而谋杀亲夫之案例,不胜枚举,总归一句:「你需要一条粗、长、硬、及耐久战之阳具,女人才会臣服于胯下。当文龙的大龟头被坐入时,大夫人淑芬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香汗淋淋而下,全身不住的发抖:「啊!好涨……..。」文龙忙双手握住肥大如篮球型之乳房,又揉又捏。下面的大鸡巴,被肥满的阴唇紧紧包挟住,暖暖的,真是受用极了。大夫人感觉文龙的大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光是进去一个龟头,就涨得四肢百骸,酥、麻、酸、痒,其味真是不可言状,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宝贝!好涨啊……..也好舒服……..。」慢慢的扭动臀部,文龙双手揉着她的一对肥大乳房,尤其是那如葡萄般一样大,而呈紫红色的乳头,艷丽耀眼,真使文龙揉得爱不释手,越揉越起劲。虽然手上的感觉是很过瘾,但是下面的大阳具才插进一个龟头,还是不能满足文龙的需要,于是挺起臀部用力往上一顶。「哎呀!……..乖儿……..轻点……..好痛……..。」大夫人一声惨叫,一双美目都翻白了,娇喘吁吁,真是淫媚极了,她双手紧紧抓着文龙的肩头,娇喘连连道:「心肝!亲肉……..刚才你那用力一挺……..差点把干妈的老……..老命都报……..报销了……..狠心的龙儿……..。」原来刚才文龙用力一挺,大鸡巴挺入小穴四、五寸之多,难怪大夫人受不了了。「干妈!你都生了两个孩子了,小穴还那么紧小,把我的鸡巴包得好紧,而且身材保养得那么好,皮肤又白又滑,尤其这一对大肥奶,又肥又大,又细又嫩,弹性又好,摸起来真是过瘾!亲干妈,你就像一朵盛开的美丽花儿,真是百看不厌,我好爱你,真想把你一口吞下肚去,我的肉干妈……..亲太太……..。」文龙肉紧的说完,低头含着大夫人的大肥奶,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大乳头,一手在她腋下及乳房边缘腰的上下,不停的抚摸,揉捏不已。而大鸡巴也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上挺,大夫人也扭摆着细腰,旋转着臀部,配合阳具的挺进,坐压到底。「亲丈夫……..小冤家……..你碰到干妈的花心了……..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大鸡巴哥哥……..你顶死我了……..。」她一面淫叫,一面疯狂的抛动那肥大白嫩的臀部,拼命的套动,双手紧紧抓着文龙胸前肌肉,全身抛动,香汗淋淋,动作越来越快,还不时的在磨、在转。花心不时的在收缩,放开着地吸吮龟头,使文龙痒到心里,舒服得直叫:「亲干妈……..亲妹妹……..好……..好功夫……..真美死我了……..再套重一点……..小肥穴……..再吸……..我的龟头……..。」两人紧紧搂在一起,浪成一团,大夫人套得更快,淫声百出:「乖儿……..亲丈夫……..我……..我……..不行了……..我被你的大……..大鸡巴顶……..死了……..喔……..好痛快……..啊……..要命的儿…. ….亲……..哥哥……..我洩……..了……..。」浪声未完而一洩如注,淫水顺着阳具流出,弄得二人阴毛湿煳煳的,娇躯一阵颤抖,精疲力盡的压伏在文龙的身上,而香汗淋淋,娇喘吁吁。文龙双手抚摸着细腰肥臀,嘴唇也吻着大夫人那迷人的樱唇,二人是又亲又爱的盡情缠绵。休息片刻,大夫人悠悠醒来,长吁了一口气:「乖儿!干妈觉得刚才好像是死过去了一样,心肝,你真厉害,我这一辈子是爱定你了,我真少不了你啊!」「大嫂!你爽够了,该我了吧。」秀莲在一旁看得早就慾火高烧,淫水直流,好不容易等到淑芬洩身完事,自己即可上马办事,但是淑芬尚唸唸不捨的缠住文龙,虽然心中不乐,而此次之聚会乃淑芬带她来的,也只好放在心里不敢发作出来。「怎么了!莲妹,你等不及了,是吗?来!大嫂让给你吧!」杜夫人..秀莲:「嗯!谢谢大嫂!」即跨身而上,玉手握住阳具,将整个毛短而浓的阴户,套座下去,文龙双手握住秀莲胸前一对梨子型乳房揉捏起来。秀莲因慾火高炽,淫水早已流满整个阴道,也不管自己阴道紧小,是否容纳得下文龙的大鸡巴,即一坐到底,痛得她惨叫一声:「哎呀!妈呀!痛死我了……..。」粉脸煞白,娇躯痉挛,头上香汗淫淫而下。文龙的大鸡巴被杜夫人肥满紧小的阴户包得紧紧的,子宫口在龟头上一吸一放,美妙极了,于是挺动屁股,一顶一顶的配合着。「哎呀!亲儿……..你……..顶轻一点……..姑妈……..受不了……..你那又…….. 粗……..又大……..的鸡巴……..顶得我的……..花心……..都麻……..了…….. 我……..。」杜夫人也拼命的套坐着肥臀,磨揉着大龟头,光拣阴道里面,痒的地方来止痒。文龙虽然也觉得快慰、刺激。但不冲动,因为还有下一回合之战,故目前要以静制动,口中念道:「三十八、三十九……..。」杜夫人此时紧紧搂抱文龙,肥臀坐套扭磨,越来越快,口中梦呓般呻吟着:「心肝……..小丈夫……..我一个人的亲……..亲哥哥……..你要了我的命了……..我被你顶……..顶出来了……..哎呀……..。」一股热液冲击着文龙的龟头而出,娇躯随着伏压在文龙的身上,喘声吁吁,美目紧闭,晕晕睡去。文龙轻揉爱抚过杜夫人一番后,再将她推下身来,回首先望一望三美妇,见三人粉脸带着满足的笑意,闭目而睡。再回首见养母玉珍,坐在床头,一对水汪汪的媚眼,瞧着自己高翘、一柱擎天的大鸡巴,粉脸通红,慾火充满双眼,唿吸急促,酥胸起伏不定,一对肥乳,一上一下抖动着,文龙翻身坐起,搂着玉珍,手抚肥奶,口吻樱唇,先来一阵事前的亲热、爱抚。「妈!亲爱的妈!害你等了这么久,待会让儿子好好伺候你。」「乖儿,你累不累?妈妈真怕把你累坏了。」「妈,我不累,刚才都是她们三人在上面套弄,我睡在床上沒有出太大的力,怎么会累呢?妈,你上来吧!」「乖儿,不要。我不会这样玩,况且太羞人了……..。」「妈!我不是跟你讲过了,要放开心胸的玩,才能盡兴吗?你不是也看到她们三人,玩得多么痛快。」「嗯..她们不同呀!我……..我总归是你的妈呀,唉!作孽!我们以后怎么办嘛!」「妈!不该之事,已经作了那么多次了,別再唉声叹气的了,多扫兴嘛!以后的事以后再讲,好吗?来!爬到我的身上来,把大鸡巴套进小肥穴里去。」手指不停的捏着奶头。玉珍被养子摸捏得全身痉挛,阴户骚痒难忍,非得有条大阳具插入,才能解饥止渴,也就顾不得羞不羞,翻身跨上,玉手握住文龙的大阳具,对准自己肥白多毛的桃源洞,臀部用力往下一压。「哎呀……..好痛……..。」玉珍双眉一皱,樱唇一张……..响起了一声娇叫,美艷娇容顿时便成苍白色,头上香汗淫淫而下,娇躯一阵颤抖。文龙双手揉摸养母肥奶及粉臀,感觉大鸡巴被她的小肥穴,紧紧包挟住,暖暖的、湿湿的,畅美舒适,好受极了。「妈….还痛啊?」「嗯….不太痛了,只是好涨….。」「妈….还沒有到底呢!」「乖乖….先別顶……..等妈的水多一点再动……..心肝……..乖……..你要爱惜妈。」「我知道….妈….我一个人的亲妈….我会永远疼你、爱你,请妈放心吧。」「乖儿……..肉心肝……..妈小穴生出来的……..心肝宝贝……..」玉珍伏压下娇躯,双手搂紧儿子,把一双丰满肥大的乳房,贴着养子雄健的胸膛研磨着,两片湿润的樱唇,含着爱儿的舌头勐咬勐吮,柳腰肥臀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扭摆套动,小穴里的淫水潺潺而流。「宝贝….你的大……..大鸡巴头……..碰到……..妈的……..花心……..了……..妈好舒服……..。」玉珍被大鸡巴顶得神魂颠倒。花心一阵收缩的吸吮着大龟头,吸得文龙畅美非凡。「妈….你坐正身体,动快一点,你压着我不好行动,快……..。」「嗯….」玉珍依言挺腰坐正,文龙双手扶在她的腰臀之间,帮着一上一下推动,玉珍配合儿子的推动,一起一落的套动。「啊….乖儿……..宝贝……..妈……..妈给你顶……..顶……..死……..了……..我不行了……..我……..丢……..了……..哦……..。」玉珍说罢,淫水大放,紧跟着娇躯一阵痉挛,一头栽倒在文龙的身上,樱唇大张,连声娇喘,闭目小睡过去了。文龙一看,四美妇都已昏昏沉沉睡去,无法再战,而自己的大鸡巴依然一柱擎天,刚硬如故,想战嘛,又无对手。只好摇头苦笑一声,闭目养神,等待下一个回合了。经过一阵不算太短时间的休憩后,四美妇才悠悠醒转过来。淑芬嗲声嗲气道:「亲儿….你真厉害,我们四人都被你弄得爬不起来的。」淑妃道:「你们看!乖儿的鸡巴还翘得那么高,真吓死人了。」秀莲和玉珍一看,心中是又惊又喜,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气概。文龙道:「四位亲爱的妈妈,你们真是太自私了!」「我门什么太自私了?」四美妇同时问道。「你们都满足了,倒头就睡,我的鸡巴一直硬到现在,还未出火,你们痛快过后就不顾到我难不难受了!」「乖儿,对不起嘛!」「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不成吗?」「那……..乖儿你要怎样才高兴呢?」「我要你们轮流给我含舐鸡巴。」「那多髒啊!」「髒什么?我不是也给你们舐过小肥穴吗?」「嗯….好嘛!那谁先呢?」「照刚才的号码顺序来含。」文龙道。于是从淑芬、淑妃、秀莲、玉珍,依序用樱唇及香舌,舐吮着文龙的大鸡巴及龟头马眼。文龙被舐吮得舒服透顶,身心大畅,连忙翻身而起,命四美妇,依序靠床边仰天躺下,每人肥臀下埝一个枕头,双腿张开,文龙就站立床口,双手握着淑芬两条粉腿,将小腿放在肩上,来个「老汉推车」的姿势,挺枪就刺。「滋」的一声,及「啊!」的一声惨叫。文龙也不管大夫人是否疼痛,腰臀用力的狠抽勐插。「啊….亲儿……..小冤家……..干妈……..好痛……..也好美……..浪穴……..被你肏得……..要上天了……..亲丈夫……..用力……..快……..快……..我要……..亲哥哥……..会插穴的小祖宗……..我不行了……..。」大夫人淑芬已被肏得花容失色,淫液一洩如注。文龙适时抽出大鸡巴,走到黄夫人淑妃胯前,也以「老汉推车」之姿势,如法泡制,只见得淑妃淫声浪叫:「亲人….姨妈的心肝……..宝贝肉……..你肏得姨妈爽死了……..小穴好舒服……..快……..用力肏……..肏死浪穴……..吧……..。」文龙此时满头、满身和如雨下,但下面尚有二美妇等着他的抽插,故不敢大意,一个不当心而射精的话,剩下二美妇就沒得戏唱了,一定会恨死他的。想到此处,深深吸气,肛门收缩,舌尖抵紧上齿龈牙床处,再咬紧牙关,紧闭双唇,心想別事,即能稳固精关不洩。文龙再加快速度,全力冲刺三十馀下。「啊….亲亲….姨妈……..要上天了……..我……..又洩……..洩了……..。」黄夫人被肏得欲仙欲死,一洩而出,人也瘫痪了。文龙将黄夫人双腿放下,拔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它还是坚硬如铁,青筋暴露,雄赳赳、气昂昂的高翘着。「姑妈,龙儿来伺候你了。」「乖儿,姑妈的穴小,你是知道的,你的又大又厉害,別像肏姨妈那样太用力,乖肉,要爱惜姑妈,等姑妈适应后,叫你快、叫你用力时,再快再用力,好吗?」「好,姑妈,龙儿都听你的。」「真是我的乖儿子,姑妈好爱你,心肝来吧。」于是文龙抬起杜夫人两条粉腿,将小腿架在肩上,大鸡巴对准丰肥的阴户口,慢慢往里面插入,因杜夫人生得体态娇小苗条,虽已年过四十,其夫年近六十,年老物小,何况只生一子,现已二十于岁,再未生育,阴道自然紧小,当文龙的大龟头插入后,感觉涨痛异常。「哎呀….宝贝….好痛……..好涨……..停一下……..再……..。」文龙的大龟头被杜夫人紧窄的阴道紧紧包住,异常舒畅。再看她粉脸一阵青、一阵白,紧皱双眉,知道目前不可再插入,于是放下双腿,伏在杜夫人丰满胴体上,亲吻樱唇,抚摸乳房,安抚一阵。杜夫人在涨痛之馀,得到文龙一阵温存安抚,内心万分甜美,脸颊也渐渐恢復粉红色,于是一面轻轻的摆动着肥臀,表现出女人天赋上需要的本能,一面娇声嗲气的道:「亲肉….姑妈要你……..的大鸡巴……..用力插……..到底…………。」「好。」文龙闻声,知道她需要狠的了。于是挺起上身,再将杜夫人的两条粉腿抬高架好,腰部用力一挺,大鸡巴直捣黄龙。「啊….天啊….好痛….插死人的冤家……..。」文龙也不顾她的叫痛声,勐力大抽大送。「哎呀….心肝……..我……..好痛……..好涨……..也好舒服……..要命的小……..小冤家……..快……..快用力……..我……..完了……..我的小穴……..要给……..乖儿……..插穿……..了……..。」文龙咬牙闭嘴,收缩肛门,埋头苦幹,越插越快。「亲丈夫……..我……..真美死了……..我要登天了……..我的……..小情夫……..我……..姑妈……..不行了……..要丢给亲儿子……..了……..。」杜夫人的淫水大量洩出后,人也瘫痪在床上。「妈,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文龙拔出湿淋淋的阳具,搂抱养母,爱抚安慰着。玉珍手拿毛巾,替爱儿一面擦汗,一面说道:「宝贝,妈不急,你看你累得一身是汗,气喘如牛,快点先休息一下,不要过度的作乐,不然会损坏的身体,你是妈的心肝宝贝,妈的后半辈子都靠你了,要是有个什么的,叫妈怎么办呢?」「妈,不会有事的,儿子的身体健壮如牛,精力充沛,又正在年轻力壮的时候,你怕什么嘛?」「嗯….话虽不错,可是不能太贪欢,身体要紧,妈看你累得这样,不知多心痛,乖,先躺下休息一会儿。」「妈,我还未射精呢!涨得好难受,给我好吗?」「你呀!真是妈的魔星,妈先抱着你先休息一会,等下再给你,好吗?」「嗯,好吧!都听妈的,以后我一定保养体力,全心全力爱你,使妈获得人生的幸福、快乐和满足。」「啊….这才是我的乖儿、心肝、宝贝。」母子二人热烈的拥吻抚摸一阵后,相搂相抱进入梦乡。二人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悠悠醒来,见三美妇尚在酣睡,也不惊醒三美,母子二人先去厕所小解一番,相拥进房,上得床去热烈亲吻、爱抚,终使已平息的慾火,再度暴发,随之再度展开战火。文龙翻上养母之娇躯,提高两条粉腿,手握阳具,先再阴核上揉擦一阵,只痒得玉珍肥臀乱扭。「乖宝贝….別逗妈了……..妈……..小穴里面……..好……..痒……..快……..快……..插进去吧……..亲儿……..。」「哎呀….轻一点……..乖儿……..痛……..痛死了……..。」「妈….才进去一个龟头呢……..真的这样痛吗?」「你不知道,你的龟头有多大……..塞得满满的……..。」文龙也知道养母之阴道窄小,再看她粉脸苍白、咬牙皱眉,现出满脸痛苦的表情,于心不忍的道:「妈……..你真的这么痛,那我拔出来好了。」「不….不要拔出来……..让它在里面泡……..泡一会儿……..就像现在……..这样……..停住不要再动……..就不会那么痛了……..等水多一点……..再动……..乖啊……..。」玉珍嘴里虽然叫痛,但双手像条蛇般的,死死的缠着文龙,用胸前一对肥奶,磨擦着爱子的胸膛,细腰肥臀也扭动起来了,小嘴含着儿子的舌头吸吮,增加自己的快感,以备应接激战,她只感觉到文龙的大鸡巴,像条烧红的火棒一般,插在小穴里面,虽然有点涨痛,但是又有点麻痒,由阴户的神经枢纽,直达全身百骸,舒畅极了,淫水缓缓而出。「啊….好美……..好舒服……..乖儿……..你动吧……..妈……..要你……..再插……..插深点……..。」玉珍粉脸娇红,媚眼含春,淫声浪语,嗲劲十足,那淫荡的模样,真是勾魂荡魄,使人心摇神驰,非大块朵颐才得为快。真想不到平时端庄的养母,做起爱来,是如此骚浪、淫荡、销魂蚀骨,看的文龙禁不住慾火高涨、野性大发,再也无法怜香惜玉、温柔体贴,于是挺动屁股,用力一顶,一插到底。「噗滋」一声,接着直听玉珍娇叫:「哎啊….心肝……..这一下真……..真要了……..妈……..的命了……..。」小穴里,淫水都被大鸡巴迫压出阴道外,流得二人的阴毛及大腿两侧全湿了。玉珍双手双脚紧紧缠住文龙,梦呓般的呻吟着,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觉到整个人像是置身在熊熊的火焰中,被焚烧一样,拼命扭腰抬臀,使阴户和大鸡巴贴合得更紧密,一阵阵的麻痒,从阴户敏感处,花心的神经传遍全身,不由得她娇唿出声:「乖儿….真美……..你动吧……..妈…….. 要你肏……..我的小穴……..小穴好痒……..动……..吧……..乖……..。」文龙眼见养母之骚媚淫态,刺激得他慾火更炽,阳具硬得涨痛,也暴发了男人原始的野性,也顾不得胯下之女人乃是他的养母,挺动腰臀拼命抽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玉珍的小穴,就像个肉圈圈一样,把整条大鸡巴紧紧包住,每当顶到底时,花心一闭一合,吸吮着大龟头,再配合抽插时「噗滋、噗滋。」的淫水声,真是美妙绝顶。」「啊….宝贝….亲肉……..我的心肝……..妈……..美上天了……..妈的花心……..又被你碰……..到了……..好酸……..好麻……..好痒……..妈小穴生……..生出来的乖儿子……..好……..好孩子……..快……..用……..用力点……..肏死…….. 妈……..妈也不会怪你…….. 的……..。」文龙的全身汗如雨下,气喘如牛,拼命苦幹,他也是舒畅极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蠕动飞跃,连续不停抽插了两百多下。」「哎呀….亲儿子……..妈美死了……..会插穴的……..亲儿……..你真要姦死……..妈了……..呀……..我洩……..洩了……..。」美得玉珍双手双脚死死缠绕着文龙,玉齿狠狠咬着文龙的肩肉,全身一阵痉挛,飘飘欲仙,进入晕迷状态,乐得芳魄出窍、云游太虚。文龙也在一阵畅美晕眩中洩精了。玉珍被强有力的热精,射入花心,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啊….乖儿……..好烫好有力的甘泉……..射得妈的花心……..真舒服……..真美……..妈的小亲亲……..妈爱死你了……..。」「妈….我也好舒服……..。」「嗯,乖宝,睡吧……..。」其后五人之间,不分长幼辈份,亲热如同夫妻般,任情欢乐,恩爱异常。文龙的性知识,在这四位都是有二十馀年性经验的中年美妇人调教之下,渐渐开悟,加以天赋才能,天生的异禀,以及钻研性技巧,而全力发挥,不管日夜、双人、三人、四人或五人,房中、房外、客厅、浴室,盡情相拥、任性玩乐,缠绵不休,淋漓盡至。不觉转瞬三月有馀,大夫人及黄夫人、杜夫人,因离家太久,恐其夫来別墅查寻,不得不返回城市,临行前夜,五人同床,和文龙连番大战,盡情欢乐。第二天,大夫人对玉珍说:「珍妹,这三个多月来,谢谢你和龙儿带给我姐妹三人的欢乐,使我三人寂寞、枯萎的心田,有如大旱得到甘霖,而获得滋润,此情此恩使我三人永不忘怀,但是太久不回去,老头子一定会起疑,当初是来此避暑,如今已是秋凉时刻,不得不回城去,我所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办妥的,至于妃姊及莲妹,她们也准备了一份厚礼,等回去再寄来给你,请你放心等待,明年夏天我们再见吧!」第二天,三美妇依依不捨的离去。「妈,她们都走了,刚才幹妈所讲的是什么,答应你的事会办妥的,以及大姨妈和姑妈备份厚礼寄来给你?」「她们的意思是,这三个多月来谢谢妈和你照顾她们,使她们得到无限的欢乐,会寄一大笔钱来给我,以做酬谢。」「那她们明年夏天还要来別墅,找我寻欢吗?」「不行!」「不行!为什么?」「乖儿,听妈对你讲嘛!跟年纪大的女人玩,你的身体要吃亏的,因为中年妇人的性慾强,她不同于少妇,少妇是「狠」,而中年妇人是「贪」。少妇一个星期有一次性爱,只要难人阳具粗长硕大、刚硬耐久,交战一次就可满足其性慾。然而中年妇人是「贪婪」,是永无止境,天天都缠着你,时时刻刻都需要,你若旦旦而伐、天天洩精,就是钢铁所铸也会拖垮了,何况你是血肉之躯呢?」「那么妈,你也是中年妇人啊!不怕拖垮我吗?」问得玉珍粉脸羞红。「所以嘛!妈记得半年多前,你和妈第一次发生关系后……..妈曾经和你讲过,只许星期六晚上才可以……..来,妈就是为了你身体健康着想,妈会盡量呵护你,不使你太过劳累,这样你的身体才不要紧,像她们三人,个个如狼似虎,若是再来,你一定吃不消的,会把身体搞坏的。」「妈,那你准备如何来应付她们三人呢?」「妈的意思是等几天接到她们寄来的款子后,妈也不愿在这里做一辈子的女佣人,你爸生前忠厚老实,学歷不高,又无做生意的头脑,在此做了一辈子的园丁,一直到死,还是个穷光蛋,现在既然有此机会,弄到一大笔钱,你我母子搬到另一城市,另求发展,等你大学毕业后,开一家机械工厂,娶妻生子,到那时妈就可以在家含贻弄孙,逸以天年了。」俗语云:「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似豹。」为什么社会上的风化案件,如此之多,更甚者恋姦情热,进而谋杀亲夫之案例,不胜枚举,总归一句:「你需要一条粗、长、硬、及耐久战之阳具,女人才会臣服于胯下。当文龙的大龟头被坐入时,大夫人淑芬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香汗淋淋而下,全身不住的发抖:「啊!好涨……..。」文龙忙双手握住肥大如篮球型之乳房,又揉又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