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迷失的伊甸园—岳母篇
迷失的伊甸园—岳母篇
“昊天,你今天上班吗”刚下夜班,准备回家,岳母打来电话,“今天休息,刚下夜班」。“奥,那你回家休息吧,明天中午来吃饭」。“恩,好的,我回去跟小雨说一声”刚说完,正准备挂电话时,那边电话传来掉地的声音,只听见一阵呻吟声,艹,岳父还很生勐吗,一大早就办事,还来个电话,尼玛,瞬间鸡巴硬了,一想岳母四十几的人,保养的不错,屁股大,皮肤白,跟老婆看起像姐妹,一阵意淫,挂掉电话,回家找老婆泄火去。先介绍下,我叫陆昊天,是名医生,长大一张小嫩的脸,但身材还比较健硕,最关键,喜欢运动。一回家,打开门,老婆还在顶屁股大睡,艹,老婆是教师,有暑假,一想我们内科医生每天都苦逼苦逼的要查房,一年沒几天休息,心中一阵不爽,悄悄走到老婆床边,老婆身材匀称,遗传岳母,屁股胸大,还是到三角,每次我都喜欢后入式,老汉推车,幸好鸡巴还可以,不至于进步去小穴里,老婆睡觉喜欢穿着丁字裤,我刚摸上去,老婆就醒来,“啊!昊,你回来也不说一声”,”晕,你穿这么淫荡睡觉,不怕入室小偷什么的,“讨厌」!老婆正准备起身打我,两个大奶子在我面前晃荡着,我一口咬住奶头,“啊,不要”我知道老婆咪咪很明感,抱着老婆腰,陪我去洗个澡,好久沒和你鸳鸯溪水了。走的浴室,老婆先把龟头洗一下,接着跪在地上低着头,用大奶把我大鸡巴推胸,结婚几年老婆被我调教的很听话了,还不时用舌头舔几下,被岳母刺激的鸡巴更大了,抱着老婆,走到镜子旁,让老婆趴着梳妆台上,一根手指已经叉进密林里,只听见一阵呻吟,淫水就出来了,低着头,老婆下面保养的不错,虽然隔三差五艹一次,只是稍微黑一点,用两只手拨开大阴唇,舌头稍微一舔小阴纯和阴蒂,老婆就软了,下面就滴水了,溪水渐流啊,再加上灯,那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也不过如此,忍不住了,提起鸡巴,就缓缓推进,我不喜欢太暴虐,除了调情意外,动作还比较温柔,九浅一声,频率建快,老婆,先来三百下热热身,只听“嗯嗯嗯嗯,快,受不了了”刚数到两百老婆就不行了,一阵阴源就打在龟头上,幸好拔了出来,差点射了,节奏抱着扔在床上,刚谢过的老婆仍我摆动,先把小长腿架成M行,摸着咪咪又是一阵沖刺,“大鸡巴哥哥,不行了,不行了,小妹妹要坏了”老婆乱叫这,不知道夜班累的,不到二十分锺就再有射的感觉,突然一阵腰虚,拔出鸡巴就喷在老婆肚皮上,因?还沒打算要孩子,又不想带套,都外射,幸好都沒有重奖。射射完后把老婆丁字裤擦擦还沒软彻底软的鸡巴,宝贝,让一下,我躺躺,抱着老婆就睡着了,夜班毁医生,果然不假,醒来后已经近中午了,听到厨房叮叮当当声音,老婆贤淑的做饭,想起老婆刚结婚处子交给我,这几年被我调教的口交,乳胶都娴熟的很,我不喜欢肛交,作?医生,深知肛交大肠内细菌很多,不戴套,很容感染,对女方造成很多副作用,我讨厌这样,喜欢女人就应该呵护,老婆平时上课也的比较保守,安全裤是必备,也让我比较放心,天蝎的我,疑心还是很大的,我可不想戴顶绿绿的帽子。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妇科的小云,刚工作时同事还撮合我们,小云也对我比较有意思,刚处了一个月,身子就被我破了,但唯一不足的,比较娇小,腿短,不符合我心中完美女性胸大,臀圆,腿长,拖着一直沒给结果,小云家里有催着结婚,虽然她对我很依恋,有一次开放,彻底谈过一次,和平分手了,沒过多久他就被家里介绍对象结婚了,婚礼我也去过,小云不高,但比例匀称,当时还有点后悔我,不过多久,经领导介绍认识岳父,岳父是地?的,对我比较满意,和老婆交往一年多,岳父贊助一套房子,我也少奋斗十年,老婆也符合我的女神要求,也结婚了。有次小云结婚后我们见面有时会尴尬,但久了就放淡了,有时也会酸酸开起玩笑,有次中秋院里聚餐,喝醉了,小云送我回去,推推嚷嚷开了房,从此秘密成了炮友,小云老公在老家,隔三差五来一次市里和小云就,这几年听说想把刚工作转到市里来,还想买房子,一直运作,我也不是很关心,每当小云夜班的时候,我们会约一次炮,小云对我还是很迷恋的,结婚到现在从不帮老公口交,每次都叫我内射,虽然我很少,感觉过意不去,都拔出来,心理有时也会得意一下,但常劝说小云不需要这样纪念,毕竟是你老公,都结婚了,但每次说这样话,她都执拗,像发疯似的,你睡人家老婆,还假惺惺,你去说啊,后来就不提了。“怎么了,”怕老婆听到,我也不感肉麻,“”今晚来我这,给你看,受不了了”“今晚你不是夜班?好吗”“有好东西奥,今天检查时候偷偷拍下的,还有我今晚让你备皮哟”艹,本来软的,腰虚的,瞬间血气旺盛,解释一下,备皮医学术语,就是通常的剔毛,一直想a片里的场景,从来沒实战过,随着手术时常帮病人做,那都七八十做疝气的老头,感觉乖乖的,也从沒有在妹子身上实验过,感觉不尊重,自从成炮友后,有一次干玩会我开玩笑说,以后阴道指检时,有漂亮的偷偷拍下来,给我看看,沒想到小云真的做了,用她的话说,满足我一切畸形欲望,不过这也增加我们情趣,有事角色换演,小云会挑逗我,“医生,块钱,就那,就那,我小妹妹需要打针,医生快”每次都沒忍住,我都怀疑我真有畸形的欲望,虽然一些漂亮的病人,但我真的从沒想过,也沒这欲望,但小云这角色扮演开始让我动摇,我害怕,害怕堕落,毕竟我很喜欢医生职业,神圣的,从来不参假。一想起今天帮小云备皮,不行,仍不不住了,匆匆吃过晚饭,骗妻子说有病危的,要去科里看看。一到小云值班房,小云从门后把值班房锁住,只见小云把白大褂一解,用红绳绑的八字行,把原本c罩杯挤的硕大,像牛乳,贴着乳帖,黑色蕾丝,浓浓阴毛在中间透明的隐约可见,半黑丝丝袜,15高根鞋,看到我鸡血沸腾,瞬间铺了过去,小红帽別跑,大灰狼来了,哥哥別,等一下,只见小云不知从哪搬过做仰卧起坐的器材,给我一个被皮包,主动的戴着口塞躺了下来,因?斜坡,蕾丝紧紧勒的逼形状,我把小云内裤扒在脚跟,露出那一片森林,隐约滴着淫液,我一边刮一边拿我们的秘密手机录下来,以备以后看,骚货,看你还那么淫荡,小云大概受不了,拿下口塞,我以后都是哥哥的,是哥哥的性奴,母狗,母猪,我要替哥哥生宝宝,刺激的我差点手抖,刮错出血了,。当像白虎的小妹妹在我面前时,掏出充血的18cm鸡巴,直到黄龙,激情过后,我搂着小云说今天怎么这么荡,骚比痒了,看你还怎么漏给你老公看,小云把那手机拿过来,调一张图片给我看,艹,一仔细看,只见一个皮肤白嫩的女的坐在阴道指检床上,扩阴器把阴道完全暴露出来,一个鸡蛋在子宫颈处可见,卡在那出不来,只见女的羞的闭着眼睛,满脸通红,不知被刺激,还呻吟着,我一看脸,不是岳母吗,沒发现,我只到岳母奶子大,沒发现木瓜这么大,还挺,躺着和小山似的,腹部平坦,阴部比我老婆还红嫩,毛被刮的干干净净的,我两眼充血,只听小云说这少妇今天来医院取阴道异物,说是做爱时塞进去,这女逼天然神器,东西一进有包裹主,出不来,我废了好大劲才弄出来,不听表述着,我压根沒听到,死死盯着照片,仿佛把岳母看个够。原来沒发现岳母还有这么淫荡一面,岳父真tmd老当益壮,这都玩起来,剔毛塞鸡蛋,瞬间把小云反过来,一阵狂干,同样白妇,仿佛岳母在我胯下呻吟着。中午妻子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回娘家,我心理激动着,从来沒有这么激动想要看见岳母,一想起昨天的照片,艹,有直了,幸好牛仔裤,看不明显,是岳母开的们,我直直的盯着岳母,看的岳母满脸通红,还是老婆扭了我一下,我才缓过神来,“怎么了,昊天,”岳母恢复表情问我的,“沒什么,我好奇,怎么几天沒见,妈越来越年轻,跟小雨在一起完全是姐妹吗”我厚着脸皮说道。“老公,哇塞,什么我时候学会哄俏皮话,怎么,要求我妈啊”“什么啊,老婆,我近说实话”“小孩瞎说什么啊,我去看看汤怎么杨了,你爸出差一星期,明天才回来,尝尝我的手艺”话还沒说我完,我惊的刚准喝水的杯子掉掉掉地上了,不是岳父,那昨天是谁?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