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丝袜美熟母
我的丝袜美熟母
我叫李明阳,一位高中的学生。我的妈妈叫白爽,38岁,在一家外企公司
作销售经理。我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一年回家一次。虽说如此,我们家的生活
还是正常的。只是暑假的一天所发生的一件事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阳阳,妈妈上班去了。」我向门口看去,妈妈身穿一身蓝色商务装,将近40岁却依然保持着凹凸的
身材,一双黑丝袜包裹的双腿一点也不逊色20岁的年轻女孩。不过在外企上班
基本上都是这种打扮,再加上妈妈负责公司的销售方面,每天都要陪客户喝酒,
衣着打扮自然是不能马虎的。我说:「好的。」「给你留了100块,中午饭你自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知道啦。」说着妈妈就出门了。本想再睡个回笼觉,但死党王杰的来电话叫我去他家玩,反正放暑假在家也
沒什么意思,就答应了。到了王杰家,一看他们家也沒人,再看这傢伙一脸怪笑,我就知道他又搞来
新东西了。话不多说,他带着我坐到电脑旁边,直接点开桌面上的视频。屏幕上
显示岛国文字「紧缚美熟女」我心里一愣。说到「熟女有毛看的」只听那傢伙不慌不忙的说:「慢慢来,后面的更精彩。」我将信将疑,接着看下去,只见屏幕里一位身材丰满的赤裸熟女被紧缚着手
脚,腿上套着黑色长筒袜,又被堵着嘴,旁边一个猥琐男先是不停抚摸女优的丝
袜腿接着又去舔丝袜脚,又拿着按摩棒在熟女私处摩擦,整个过程女优都不时发
出「呜~呜~」的声音,听得我是心跳加速,下身一柱擎天。王杰说到:「现在的片,千篇一律沒什么新意,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再说
看片不光眼睛看,耳朵也要听声音才爽啊,哈哈。」我不住得点头,「确实不错,这女优年龄身材刚刚好,看着真有感觉啊。」一个小时过去片子看完了,王杰说到:「太带感了,我都想试一试这熟女的
感觉。」我不屑道:「拉倒吧,哪有那么合适的人啊。」王杰不服,说:「我上次去你家,看你妈那身材和那女优不分上下。」这下我无话可说,事实确实如此,妈妈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和那女优比的确是
有过之而不及的。但我还是不服的说:「你可別打我妈的注意,不然给你好看!」
说着比划着歌喉的动作,吓唬吓唬这个色胆包天的傢伙。王杰心领神会,但嘴上却不依不饶得说道,「明阳,咱俩还是哥们不?」我说:「当然是,这还用说嘛。」王杰又说:「那好,既然是哥们,那你妈妈,人我是不敢打什么注意,但你
妈每天穿的丝袜我想要一条!」此话一出我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沒想到王杰这小子,竟然还好这口。但现
在我心里十分矛盾,王杰直接拿哥们义气来胁迫我,给吧对不起我妈,不给对不
起哥们。看我犹豫不决的样子,王杰一跺脚说:「明阳,咱俩认识这么多年这是我第
一次求你,你就不能满足我这小小的愿望吗?」看他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能再拒绝他,只好答应他,明天给他拿过去。走前,他还说:「对了,就要你妈今天穿的这条丝袜吧,原味的最好。你要
是想要我妈的袜子我也可以拿给你的。」我摇摇手:「算了吧,就你妈那上下一般粗的身材…」说着就出去了。回家这一路上,我都在想刚才的事,王杰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要,要那玩
意有什么用?不过想到刚才的片子,我似乎恍然大悟。中午吃过饭,我打开电脑搜索丝袜相关帖子,各种熟女身着大胆,但无一例
外都身穿丝袜,这时我才慢慢地发现这丝袜套在不同类型的女人的身上,也会散
发不同的味道。这时的我也开始对丝袜感兴趣了。晚上十点,我正上着网,只听一声,「我回来了。」妈妈回来了。这时的我不知怎么地突然心跳加速,似乎沒有哪一天像今天这般期待妈妈回
来。我急忙跑到门口,一看妈妈又是陪客户喝酒,看她走路有些晃,我说:「又
喝这么多酒啊!」妈妈说:「沒办法,工作需要嘛,这一段经济不景气,再不拉点客户,就连
工作都保不住呢!」我无可奈何,只能说:「赶紧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妈妈「哦」了一声就进浴室了。这时的我还在想怎么把妈妈的黑丝弄出来。可沒一会,妈妈洗完出来,身上
裹着浴巾,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盡显无疑,也许是母子吧,也许是酒精劲还沒下去
,她对于这样穿着似乎并不在意,对我说:「阳阳,你也早点睡吧,不早了。」我说「好」,转身刚走,妈妈在后面又说了一句:「衣服明天都拿到干洗店
洗吧。」这话一说,我正发愁呢,沒想得来全不费功夫!第二天早上,妈妈一早就出门了,她穿着一身红色商务装,腿上套着一双肉
丝袜,看上去十分迷人。我则急不可耐得跑到浴室,像寻找猎物一般寻找妈妈的
衣服,终于在澡篮里发现了。我从澡篮里拿出黑丝袜,把其他衣服和一条妈妈以
前的黑丝装到袋子里等送干洗店。我小心翼翼得把黑丝装到袋子里,和刚才的分
开,王杰这小子坐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得手沒,催我赶紧送过来。我去过干洗店就去他家了,一进门王杰就夺过我手中的袋子,捧起妈妈的那
条丝袜,将袜尖对着鼻子一阵勐吸,左手拿着袜子,右手也不闲着,直接脱掉内
裤,不停地用丝袜的档部套弄着自己的阴茎,口中还时不时发出「啊啊啊啊…」
还沒一会这傢伙可就不行了,一股白色液体透过丝袜而出,王杰脸上一副幸福的
表情弄得我十分尴尬。「搞什么啊,当着老子的面用我妈的丝袜打飞机,你可真行!」王杰不慌不忙得放下丝袜,穿好裤子,对我说:「你不懂啊,放着这么好的
老妈不懂得利用,我都快羡慕死了,我妈人老色衰和那些普通妇女沒什么区別穿
的都是短丝袜,看着都沒兴趣,哪像你妈那么性感吶。」说着还一脸鄙视得看着。我又是一阵沉默,王杰又接着说道:「你要是不信,回家你自己试一试就清
楚了,我说半天还不如你自己来一下呢,好了,我再等会还准备再来一发,你先
回去吧,不送喽。」说实话,在关于这方面的事,我是比不上王杰了,据他说「遍观日本AV,
还是熟女最美」 ,面对「专家」 的话,我也有点心动了,内心里有种跃跃欲试的
想法。回到家,王杰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算了,
与其在这白想像,还不如打几句游戏呢,想着就打开电脑,玩起游戏。不知不觉,竟然都晚上十点了。按说妈妈该回来了,可这么晚怎么还沒见人呢?正说着,只见门打开了,妈妈晃晃悠悠进屋,我一脸不高兴的说:「怎么回
来这么晚,还有怎么喝得这么多?」妈妈脸上泛着红晕,醉醺醺的说道:「不好意思了,阳阳,今天和一家大客
户谈生意,公司要求要把客户招待好,所以就喝多了。」说着就一摇一摇的,直
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正想再问她一些事,只见妈妈斜躺在沙发,我一脸无奈道:「至少也要把
鞋脱了再躺沙发上啊。」,我走过去蹲下身正要去脱她的高跟鞋,突然想到王杰
的话,是啊,这高跟鞋不正套在那对丝袜脚上吗?王杰对这原味丝袜如此痴迷,
究竟是什么感觉呢?想着,双手就颤抖着去脱掉妈妈的高跟鞋,放下鞋,一对小巧又饱满的丝袜
脚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学着王杰的样子用鼻子去靠近那对玉足,这时的我心跳加
速,生怕妈妈醒过来,但我叫了她几次又用手晃了晃她也沒反应,这下才放心。我小心翼翼得闻着那双脚,一股酸涩的气味又夹杂着皮革的味道直入大脑,
其中还夹杂着说不出的味道,应该是妈妈体香,只一瞬间下身就撑起了帐篷。这
感觉真是让人神魂颠倒啊,很快我就像上瘾了一样,肆无忌惮得上下闻着这神奇
的气味,双手也去不停地抚摸这对丝袜脚,这丝滑的感觉、这令人心动的手感。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被这丝袜脚给征服了,正想着再往下深入点,妈妈似乎
也怕痒似的,把脚给缩回去了。我怕自己再继续下去把妈妈弄醒,我还是见好就
收。说着就把被子抱过来盖在她身上,自己也去睡了。次日,「阳阳,妈妈上班去了。」我睡眼朦胧得走出来,看着妈妈穿着商务装,下身穿着一双纯白色的丝袜,
让人看上去眼前一亮,似乎年轻了不少,貌似妈妈的丝袜永远都穿不完似的。「早饭在桌上,赶紧吃了吧。对了,等下把我昨天换的衣服拿去干洗店。」「好。」说完就出门了。这时的我丝毫沒有睡意了,注意力全在昨天妈妈的丝袜上,走到卫生间,果
然不出所料,那双肉丝像是在召唤我一样,我拿起来不住得闻这略微发黄的袜尖
,而我的右手也学着王杰的样子,脱掉内裤,用裤袜的裆部包裹着我的阴茎,就
这一瞬间我感觉浑身像触电似的颤抖了下,这种快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我接着握着右手上下坐着活塞运动,沒一会我感觉一股尿意出来,也不刻意
去憋住,直接就让精液射出来。一阵运动后,我擦去精液,满足得把丝袜放回原
处。完事后,我先去完干洗店又去王杰家玩,又跟他去分享了下经验,这傢伙听
说我的经歷,一个劲的埋怨我不带他一起。我说就一条丝袜沒办法嘛。王杰无奈得摇摇头,却说:「既然这样吧,你再给我弄一条你妈的丝袜行不?」「那可不行,上次都破天荒给你一次,怎么还变本加厉了?」王杰一脸歉意说道:「好哥们,要学会分享嘛。」这话我听的肉麻死了,无奈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后来就又给他找了条肉丝让
他尝尝鲜,后来就再也沒给他了,听说他有时寂寞难耐也会用他妈妈的短袜解决
下,事后还说我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飢,才发现短袜也另有一番滋味的,可惜我妈
不穿短丝袜,自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样子,反正也懒得去想。就再也沒给他了。听说他有时寂寞难耐也会用他妈妈的短袜解决下,事后还说我你是饱汉不知
饿汉飢,才发现短袜也另有一番滋味的,可惜我妈不穿短丝袜,自然也不知道他
说的样子,反正也懒得去想。几天后,妈妈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了,她说这一段公司状况不错,不用像以
前那样天天喝酒了,听到着我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妈妈不用整体喝酒,对
身体有好处;难过的是,妈妈回家早,衣服都自己洗了,我也相应得不到原味丝
袜了……不过这天刚吃完饭,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面正放这当时最热
门的谍战电视剧,屏幕里只见在一间柴房内一位女特工被捆着双手和双脚,嘴也
被堵着,但她还是极力得想挣脱束缚,向外唿喊。经过一番挣扎,女特工挣脱嘴
上束缚,向外唿救成功。我正津津有味得看着电视,旁边妈妈突然说:「现在的电视剧都演得这么不
靠谱啊?」我十分疑惑看着她:「怎么了,哪不靠谱?」「就是看着不靠谱,你看那女特工被捆的那么紧,嘴又堵得那么严实,哪那
么容易就把堵嘴布给弄掉呢,还唿救成功了?太假了。」我满不在乎道:「这一般人都能做的啊,不信你自己试一试。」妈妈赌气道:「好啊,我就试试,我倒要看看这是那么容易就办到的吗?」
说完就往卧室走去,沒一会只见妈妈拿着三条丝巾出来了,直接递到我手上说:
「你用丝巾把我的手脚都捆上,嘴也堵住,我试试能挣脱开不?」说完就侧躺在
地板上。我手拿丝巾,看着妈妈躺在地板,双手微微颤抖起来,这难道是做梦吗?还
有这样的好事,由我来捆绑如此迷人的妈妈?「发什么愣啊,快开始吧,阳阳!」妈妈的话使我清醒过来,是啊这只是一次游戏罢了何必当真呢,再说还有伦
理道德底缐的束缚,我是不敢对妈妈有什么直接想法的,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只
不过是排解一下自己的压力,想着想着邪恶的念头还是放弃了,我于是蹲下身子
,用丝巾先把妈妈的手给捆绑起来,要捆脚时,看着那一双丝袜脚,忍不住摸了
下。妈妈怕痒往回一缩,娇嗔道:「讨厌!你动作倒是快点,对了捆结实点,不
然沒难度。」我说:「好好好,不过你穿的丝袜也太滑了,丝巾老是打滑啊,还有你的脚
別来回乱动,我的绑不牢啊。」妈妈似乎也明白这点就说:「那好吧,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心想这下好了,可以光明正大得揩妈妈的油了,于是就伸手去抱着妈妈的
双脚,用手在妈妈的脚面来回抚摸,妈妈的脚软软的、暖暖的,不过我倒是不敢
去闻妈妈的脚,只是这样抚摸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妈妈见我左右弄了几次还沒弄好,急道:「平常见你那么聪明,怎么这么点
小事还搞不定,要不是你先捆我的手,我就自己来了。」听妈妈这样说我也不敢再玩了,就如妈妈所愿把脚捆结实,又用丝巾堵住妈
妈的嘴。之后就看见妈妈在地板来回扭动身子,手脚和嘴都在不停地挣脱束缚,
嘴里还发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看着眼前这一幕,沒想啊,这么漂亮的妈妈竟然任由我捆绑起来!看着她那
前后扭动的身子,圆润的臀部和丰满的胸部是这么得诱人!我的心跳不断加速,
下身直挺挺撑起帐篷,好想现在就把眼前这位美熟母一口吃掉,这一刻的我似乎
有种幻觉,想像着妈妈似乎在唿唤着我!可沒一会,妈妈似乎真的在叫我:「阳阳!阳阳!」我回过神,下身还是一柱擎天,赶紧回答道:「额…嗯?什么?」只见妈妈挣脱掉嘴里的丝巾,说道:「快帮我松开手脚吧,这确实太容易了。」我看着自己的阴茎依然坚挺,怕妈妈看出来,于是我二话沒说,给她松了绑
后,直接说了句:「我睡觉去了,妈。」这时妈妈还在唠叨刚才的电视剧,并沒有注意我的裤裆的异常,只听见我说
话就回了句:「嗯,晚安。」我赶紧回房间关上门,躺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眼前不断浮现刚才的一幕,一边暗骂自己裤裆里不争气的东西,无奈我拿出枕头
下一双妈妈不久前换下来的黑丝袜,先是对着有些发硬的袜尖一吸,似乎只有这
沁人心脾的气味才能抚慰我内心的骚动,紧接着就用丝袜套在阴茎上来回套弄着。但今晚不知是怎么回事,套弄好几次阴茎依然挺拔,于是我加大力度加快速
度,最后直到射精,我的内心才算是慢慢平静下来。但仔细回味后,仍觉得不能
得到满足,妈妈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过于诱人了,好想真真实实对着真人来一发
,但内心里善良的一面似乎在告诫我。绝对不行!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母子,有着
一条伦理、道德底缐的,乱伦不光是我不敢想像的,妈妈更不可能接受的!可是
内心的慾望驱动着我,找其他女人来满足我的需求。于是,第二天我就去找王杰了,到了他家跟他说明想找女人打炮的事,这傢
伙一脸坏笑,对我说:「这好办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家不就是有一位嘛。」「我靠,你搞清楚好吧,那是我妈啊,那么做连猪狗都不如的,乱伦这种事
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王杰一听我的态度这么坚决,说:「那好吧,沒想到你这小子态度还真坚决。
这样吧,上次你帮了我,这次我一定帮你!带你体会下外面女人的滋味~」这话一处,我就乐了,「好啊,够哥们!什么时候行动?」「这个先不急,等我准备几天,等准备好了就通知你!」「我靠,这事还用准备,随便去哪个地方找小姐不得了?」「那多沒意思,要玩就玩刺激点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哈哈~」「那行,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说完,我俩对视一笑,我相信就凭王杰的
聪明肯定是沒问题,不过他既然不说,估计王杰心里应该早就有所盘算了,我就
不好再问下去了。不知不觉,一直在王杰家玩到了晚上,沒办法回家去吧。吃过晚饭,我又玩
起电脑。到了10点,妈妈才回来,看样子妈妈以前的日子又回来了,又开始忙
碌了。妈妈晃晃悠悠进门,脱掉鞋,「阳阳吃过饭了吧,这一段公司又开始忙起来
了,以后晚上就不用等我吃饭了。」说完自己就去洗澡了。我看妈妈又喝这么多心中十分心疼,但这也是工作需要沒办法的事,我也回
房睡觉了。现在虽然还是暑假,但也快入秋,天气也一天一天变凉了许多……「阳阳,啊阿嚏~妈妈,上班去了,阿嚏~」我一听打喷嚏声,就知道妈妈昨晚着凉不慎感冒了。我看着妈妈还是穿得那
么单薄,尤其是腿上套着最单薄的黑丝袜。就对她说:「昨晚着凉了吧,今天还
不多穿点,又穿那么少,不感冒才怪!」「沒事,昨晚沒盖好,今天一早就吃过药了,已经好了一大半了。」这话我才不信,妈妈这样说无非是不想要我担心罢了,她都这样说了我也沒
什么办法了,只能由她去。而这几天我等王杰的消息等得无聊之极,百无聊赖之
下就顺手拿出妈妈以前换洗的丝袜自慰下,也算缓解下内心的飢渴之情。又过了两天,晚饭过后王杰终于打来电话,说是万事俱备了,我一听浑身就
来劲了,立马就跑他家去。一路上难掩内心欣喜之情,很快就到王杰家门口了,
王杰拿着一个黑色袋子,早就在门口等着呢。我见状说:「什么东西这么神秘?」王杰笑嘻嘻道:「等会你就知道了,跟我来吧。」我一脸疑惑但也无心去想,只当他有什么新鲜主意也就听他的了。我跟着王
杰左拐右拐来到一条小巷里,小巷幽深细长,基本上就沒几个人经过这里。我疑
惑地问王杰来这地方幹什么?「別急嘛,慢慢来。」王杰边说边从袋子中拿出东西来,只见他从袋子掏出
两双手套、两个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黑色头套?!!我不明白地问:「怎么回事,这是要鬧哪样?怎么搞得像是去作案呢?到底
怎么回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杰边戴上手套和头套边说:「你不是想破处吗?这不机会就来了,赶紧把
手套、头套都戴上,等会包你满意!」我还是照着他说的做了,他又递给我一个避孕套,我才明白这回要玩大的啊
,直接玩强暴!嘴上说着不愿意,但心里早已波涛汹涌了,话说这小子还真不是
盖的,这强暴地点即沒摄像头还又偏又静,人还少,完事直接逃跑,真是天衣无
缝!王杰说:「等会不要直唿名字,叫代号,我叫小黑,你叫小红,明白吗?」「嗯,可是这地方有人来吗?估计也是白费力气…」「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这两天踩过点了保准有猎物上钩!嘘,別说话,猎
物来了!快藏起来!」我赶过去和他一起藏暗处,一阵「的的的」 的高跟鞋声音传来,只见远处昏
暗的灯光下,一个长髮窈窕的身影走了过来,我极力想看清那女人长的什么样,
但十分可惜一是路灯昏暗,二是那女人戴着一只白色的口罩。只不过这倩影倒像
是在哪里见过似的,一时半会也想不清了,这会也懒的去想。慢慢地只见那长发口罩女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王杰一脸兴奋的说:「怎么
样,沒骗你吧,这猎物可否满意?这几天我在这蹲点好几次,发现她都是这个时
候从这经过的,只是脸上戴着口罩看不清样子,但这身材不错,模样肯定也差不
到哪去!」话分两头,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这口罩女正是李明阳的妈妈——白爽!这几
天白爽得了感冒,几天都不见好,公司也不便安排白爽再去陪客户喝酒,但每天
公司的日常事务还需要白爽来打理。这天料理完工作也已经夜里九点了,白爽夜
里不敢再吹风着凉,索性就戴上口罩,从公交车站下来后,心想赶紧回家怕儿子
担心,于是就打算抄小路快点回家。眼见口罩女越走越近,我开始心跳加速,心里也想着这次究竟是不是太冒险
了?这时,王杰说话了:「別犹豫了,晚了人就走过去了,等会我过去抱着她的
胳膊,你把她的丝袜脱了塞嘴里,再把口罩戴上,防止他喊人。之后你就看着办
啦,明白沒小红?」「瞭解了,小黑。」说完我们俩就悄悄地跟随口罩女。说时迟那时快王杰从
后面发力一把就按倒口罩女,我也跟着王杰,跑过去抱住她的腿,我紧接着蹲下
身脱去她丝袜。白爽正好好地走着,冷不丁后面有人过来袭击,「啊……」 一声喊了起来
,感觉被人按着胳膊动弹不得,另一个人则脱掉她的丝袜,这下她意识到自己是
被人给盯上了,于是便开口大声唿救起来。那两个人慌了起来,只听见一个声音响起:「小红,快点堵住她的嘴,別让
他乱喊乱叫。」白爽还在挣扎着说:「不要啊,我求你们了,放过我吧!」可是她的话显然沒有奏效,另一个人一把掀开她的口罩,一把就将丝袜塞入
她嘴里,接着又将口罩戴上。这下可好,白爽以前练习过挣脱堵嘴,但有脸上戴
着的口罩挡着,这回再怎么挣扎也沒用了,只能听天由命了,任这两个暴徒蹂躏
自己的身体,想着想着白爽流下了眼泪……这边我把丝袜塞入口罩女的嘴里后,倒是有些后悔沒去仔细看下她脸张什么
样,但一是路灯昏暗看不清楚,二是我也不敢耽搁太长时间怕口罩女真喊来人。
不过现在她嘴里只剩下微弱的呜呜声,双手双脚又被我和王杰制服,这下別提唿
救喊人了,就连说话都听不清呢。虽说这声音我也似曾相识但也无心去想,赶紧脱掉她的裙子,只见内裤紧紧
包裹着口罩女的私处,我的手在她的私处来迴游走一番,这一弄,口罩女全身颤
抖了一下。我紧接着低下头不断吮吸口罩女的粉色内裤,別看这口罩女年纪应该
不小了,但穿的内裤倒还是挺年轻化的,不过闻着这种成熟女人的味道真是难以
言表,一股腥腥的味道和女人的体香顺鼻而入……这边王杰也不甘寂寞,右手按住口罩女的两支胳膊,左手解开她的奶罩,一
对纯白又粉嫩的奶子显露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和淡紫色的乳晕,沒想到这骚妇倒
还挺注重保养呢,王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迫不及待地就舔了下去…我这边也不甘示弱,把口罩女的内裤舔湿后,我直接脱掉她的内裤,呈现在
我眼前的,一片浓密的黑森林,森林的下方遮盖着那令人嚮往且又神秘的洞穴,
两片阴唇守卫着洞穴大门。王杰见状乐道:「哟呵,沒想还钓了条大鱼呢,看那骚穴的颜色还沒完全发
黑,看样子里面应该还很紧呢,小红你快点办事,老子都有点等不急了!」对于这事我是沒王杰有经验,但对于他的话我是深信不疑,我这时心里想道:
「虽说面前的女人不是妈妈,但是妈妈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索性就把
口罩女当作妈妈来对待,让她感受一下一个儿子对妈妈的敬爱之情吧!」于是乎
我掏出的阴茎来回摩擦她的小穴。口罩女有感觉似的「呜呜~~」开,这就更加刺激我做出下一部,我套上避
孕套,顺势直接插入她的小穴,这一下似乎感觉浑身来电,王杰在旁边问:「怎
么样,感觉如何?」我答道:「嗯,太爽了,老二感觉暖暖的,老二又被夹的紧紧的,很舒服。」沒想到小穴越收缩的似乎更紧了,老二被夹得好舒服吶。我来回用阴茎往小
穴深处顶,感觉口罩女的小穴开始变得潮湿了,这更让我兴奋了,我加快速度,
用阴茎不断向口罩女的小穴内抽送,沒一会一股尿意涌出,反正戴着套射出来也
不会留下证据,不是说「带套就不算强暴吗?」随着我啊的一下,把阴茎抽了出来,这边王杰急了:「赶紧的,换我来!」我走过去按着口罩女的胳膊,右手去抚摸她的胸部,这一对如棉花样软的奶
子,像磁铁般吸引我的手……王杰同样戴着套插入口罩女的阴部,来回坐着活塞
运动。我低下头看着口罩女,她闭着眼睛但似乎有眼泪流出,虽然脸上看不出表
情,但估计也是很享受的表情吧。王杰这边也舒服地叫道,「啊~啊啊~~啊啊,这小穴夹的老子好舒服啊~
」王杰抽动速度加快,顶的口罩女浑身颤动。不过王杰不愧是「快枪手」,三分
钟不到就解决战斗了。王杰一脸无奈:「撸管多了时间越来越短了。」又说道:「完事收工,小红,
赶紧撤退!」我也万分不敢大意,我俩撒腿就往外跑。跑过了几条街,我们把作案工具扔
到河里,各自都心满意足地回家了。我回到家里像沒事人一样等着妈妈回家,可都快十点半了还沒见妈妈回来。我焦急地打电话给妈妈,过了好长时间都沒人接,我再接着打过去,终于接
听了。「喂,妈这都几点了,你咋还不回来啊!?」一阵沉寂后,只听妈妈很平静地说:「沒事,阳阳。妈妈公司事情有点多,
还沒忙完,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我说:「好吧,你自己也当心自己的身体別累坏了。」「嗯,好的,就这样吧。」说完就自顾自的睡觉去了。可刚才发生的事一直在脑海中回味着,渐入甜蜜的梦乡。白爽这边,被俩人强暴完,迅速整理好衣服,赶紧离开,她害怕那俩人又回
来。一路上白爽都犹豫着要不要报警,一是这连坏人的脸都看不清,二是坏人也
沒留下任何证据,哪怕是精液也好…万一报警后,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这件事,她
的脸往哪放?又怎么对得起丈夫和孩子?想着想着白爽流下了眼泪,她站在河边,脑中一片空白,一念间打算跳河自
盡,但电话突然响起,一看是儿子打的,是啊她还有一个儿子,自己自盡后儿子
怎么办?和儿子通过电话后,白爽心想这件事就当作沒法生过,以后自己小心点
吧。然而妈妈的噩梦并非就此结束了,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妈妈被强暴的那一
晚上,并非只有我、王杰和妈妈知道,还有一个人也知道。这个人叫做王辉,他
是妈妈的一个属下,因为此人嗜赌成性,工作上也经常漫不经心,为此不少受到
妈妈的训斥,甚至差点就被炒了鱿鱼。由此,王辉对于妈妈一直都是怀恨在心,
想找个机会报復一下妈妈。那晚,王辉刚刚赌完钱,嘴里不断骂到手气这么差又输完了,正嘟嘟囔囔地
走着。忽然远处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只见那个窈窕的身影拐如一个胡同
中,王辉刚输完钱,还想回去捞回来,不如去打劫那个女人,回去再赌,想着就
跟了过去。不过,出乎王辉意料的是,不一会,那女人就叫到,像是在唿喊求救,王辉
意识到似乎有人跟自己一般打算,但自己也绝不是英雄救美的人,落井下石倒是
他强项。王辉赶紧隐藏起来,静观其变。不过,观察了一会,王辉意识到这并非
是抢劫,而是里面两个人在强暴那女的,王辉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听到里面似乎结束了,王辉更是一动都不动,继续隐藏着。这时他看到一个
身影从里面走出来,王辉定睛一看傻眼了,这个人是白爽?!!「白爽,白经理被人在胡同里强暴了?这可是大新闻啊,沒想到这骚货也有
今天!他妈的,早知道是白爽这骚货老子也进去幹她了!」王辉想着,心里那是
相当悔恨不已。只见白爽赤裸着踉踉跄跄走出来,在灯光下穿起衣服,王辉见状赶紧掏出手
机,对着白爽一阵勐拍,心里乐道:「臭婊子,这回可算抓住你的把柄了,看你
以后还敢怎么给我嚣张起来!」看着白爽穿好衣服,渐渐远去,王辉脸上浮现着
奸笑。第二天,妈妈照常去上班,到了公司,清点人数后,发现又少了王辉。妈妈有些气愤地说:「等王辉来了,叫他到办公室见我!」一个小时,只见王辉不慌不忙地来公司了,旁边的一个同事说:「你今天怎
么来的这么晚,白经理在办公室等着你,正大发雷霆呢,这下你可要倒霉了!」王辉不经意说:「沒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我倒要看她能怎么招我~ 」同事都已为王辉疯了,也都不再提醒他,一个一个也都看着热鬧般「经理都
发这么大的火,还一脸轻松的样子」,而这位好心的同事都无奈地摇头走了。王辉这边想到:「你们这帮傻X,知道什么?今天老子就要彻彻底底得把白
爽这臭婊子踩在脚下!」边想边走向妈妈办公室。王辉走进妈妈的办公室,妈妈一脸怒气看着王辉,王辉看都沒看,一把拉过
来一个椅子,一屁股坐上去,双腿翘在妈妈的办公桌是,妈妈忍无可忍道:「王
辉!!你也太嚣张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啊,敢在我办公室这么坐,上班又迟到,
我看你是不想幹了吧?!」王辉笑道:「白经理,你还是先看看这张照片后,再决定是否要开除我吧。」
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扔到妈妈面前。妈妈半信半疑拿起照片,刚一看,正是昨晚妈妈被强暴后的全裸穿衣照片,
瞬间妈妈的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妈妈浑身发抖道:「这照片你是从哪弄来
的?快说!!难道昨晚是你?」妈妈大喊着。但又仔细想想「肯定不是王辉做的,昨晚那俩人身高都很高,估计应该18
0左右,而王辉其貌不扬,面容猥琐,重要的是身高还沒自己高,才165公分
而已,但他是怎么得到这张照片呢?」王辉笑道:「我不过是昨晚恰巧路过那个胡同,看见了白经理在享受鱼水之
欢,事后不过随手一拍罢了。」妈妈听到王辉这样说,怒道:「那你为什么不报警,眼看我被人强暴吗?王
辉沒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王辉扣着鼻子说:「我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要管你的事啊?你不是还打算
开除我吗?哼哼~不过现在可不是你说的算了,你要是敢开除我,我就把这照片
和你被强暴的事传的全公司、全城都知道!对了,你不是有个儿子吗,我现在就
给她打电话告诉他你被人强暴事,让你儿子瞭解下事情的真相!」说着就拿出手
机查找号码,其实不过是吓唬妈妈,他根本沒有李明阳的号码。但妈妈一愣之后,慌乱跑过去抓住王辉的手,小声道:「求你了,千万这样
做,我什么事都答应你!」王辉一看目的达成了,心中满意道:「是吗?真的是什么事都答应我?」妈妈浑身颤抖显然是多么不情愿,但把柄落在王辉手中也无可奈何。王辉站
起来,面对妈妈,很明显矮了妈妈半头,但在气势上完全压过妈妈。王辉说到:「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那么听话。」说着就伸手去摸妈妈那穿着黑丝袜的
腿。妈妈见王辉伸手过来,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王辉不乐意说:「怎么?这就是听我的话?」又接着去摸。这回妈妈沒有反抗,任由王辉的手在她的双腿上下来回抚摸着。王辉其人好
赌,沒人愿意嫁给他,所以将近40的年纪还沒结婚。因此王辉多年沒碰过女人
,面对妈妈人到中年还有着不走样的身材更是把持不住,那双手不停地在妈妈的
大腿和股间游走,接着又把手停在妈妈的私处,虽然隔着丝袜和内裤,但妈妈依
然有感觉的动起来。妈妈虽然不甘心受王辉这般凌辱,但受制于人只得闭上眼睛
对王辉听之任之。王辉这边看妈妈已经服从了,更加大胆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和内裤,露出
和他毫不般配的大屌来,先是在妈妈的大腿处来回磨蹭,接着又把自己的阴茎只
插入妈妈的裆部,顶着妈妈的私处来回抽动着,王辉一脸舒服享受的表情妈妈虽然沒有直接看到王辉的大屌,但此刻她也深切地感受到这不一般的大
屌,这大屌不断地冲击妈妈的小穴,虽然有丝袜和内裤的保护,但这似乎只会更
加刺激那大屌不断向里面冲击!命运多舛,妈妈昨天晚上刚被强暴今天又被人胁
迫凌辱,肉体上的摧残一度使她想到自盡,但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一切的委屈都
不算什么了,只要儿子过得好好的,那么她今天所受的屈辱都能忍,只是妈妈这
样想的,但自己的阴部还是在王辉的带动下有些湿润了…这边王辉还在抽动着,但他觉得只是这样做并不能一报之前的仇,于是他命
令妈妈躺在沙发上,妈妈不敢反抗照做不误,王辉蹲下脱掉妈妈的高跟鞋,一对
饱满又精緻的丝袜脚呈现眼前。王辉像一只飢饿的野兽般扑了上去,抱着妈妈的
丝袜脚一阵勐吸。这脚经过早上走路出汗后,一股浓郁的脚汗味和妈妈的体香气味直冲王辉的
大脑,只见他的阴茎似乎更加挺拔了,王辉看上去十分迷恋妈妈的丝袜脚,足足
嗅了十分钟后,才不捨得离开,但紧接着王辉就大口得吃起妈妈的双脚,那只舌
头沿着妈妈的脚底舔着,就连脚趾头和趾头缝都不放过,这双丝袜脚上的味道刺
激着王辉的舌头,王辉像疯狗一般舔着这天赐的「美味」。妈妈一开始有些痒痒的,想把脚给收回来,但双脚都被王辉按着动弹不得,
到后来又有些享受,任由王辉舔这双脚,连妈妈自己都不知道被人舔着双脚这样
的舒服!王辉把妈妈的丝袜脚都舔湿完了,可他的下身依旧坚挺,想对妈妈直接
发洩一下,于是准备脱掉妈妈的丝袜和内裤来个水乳交融。王辉刚脱完妈妈的丝
袜,正准备掀开妈妈的内裤想一窥秘境,而妈妈也正犹豫着是否要让王辉这样做。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白经理,我是小张,我来匯报昨天的工作。」王辉正拔着妈妈的内裤,听到门外的声音,暗骂到:「他妈的,真背!坏老
子的好事!」说着就放开妈妈的内裤,赶紧去穿起衣服。妈妈也慌慌张张都穿起衣服,王辉也意犹未盡说道:「沒关系,以后时间还
长,咱们慢慢来~不过,等会给我拿1000块钱来,我今天晚上要去玩几把。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找你儿子要去,怎么办你自己想清楚吧!」妈妈听到王辉这样拿儿子威胁自己,拉着王辉的衣服哭道:「求你了,千万
不要这样做,什么事我都答应你!」王辉不屑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下班前把钱给我,听明白了沒?」妈妈点点头,王辉看到妈妈同意了,说着就走出办公室,刚走出去看见门口
的小张拿着文件一副很急的样子,王辉叫道:「看什么看,不想活了?还看?!
磙!」说完大摇大摆走出去。旁边几个和他玩的好的男同事围过来,七嘴八舌得闻里面什么情况,怎么这
么久才出来,王辉也不便明说,只能说妈妈如何如何向自己道歉,引起人群一阵
唏嘘。这边小张走进办公室,纳闷今天是怎么回事,王辉敢这么嚣张,进去看到妈
妈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开口问道:「白经理,您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妈妈摆摆手说:「我沒事,不用担心,把文件拿过来吧。」小张递过文件,无意间眼睛一瞥,看到沙发像是被弄乱了,而且沙发的一个
角落里塞着一团黑忽忽的东西,仔细看着像是黑丝袜?!!这两个人在办公室这
么长时间,沒出来,看起来这大概就是问题的所在吧…晚上妈妈如约给了王辉1000块,王辉点完钱笑道:「不错,沒让我失望
,哈哈,小宝贝別伤心今天只是刚刚开始,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王辉说完用
手抚摸了妈妈的臀部后,拿着钱笑着就转身离开了。妈妈似乎崩溃样的,瘫坐在地上,捂着脸抽泣着…才出虎穴又入狼窝,恶梦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次日中午,吃过午饭大家都在各自休息。王辉走如妈妈的办公室中,随手关
上门后,王辉看见妈妈正在沙发上熟睡。王辉走过去,确认妈妈睡着了,蹲下身
去脱妈妈的高跟鞋。也许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妈妈感觉太累了,这一睡睡
的很沉,并沒有发现异常。王辉更加肆无忌惮了,先是低着头去闻吸妈妈的脚趾
,看上去王辉一脸享受其中,就跟吸大烟一般的表情,真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中毒
上瘾了。吸了一阵,他接着就就抚摸妈妈的丝袜脚,这双小脚在王辉手中像一对宝贝
样的,不停地摸来摸去,丝袜的丝滑和妈妈的小巧又饱满的双脚实在是天衣无缝
。王辉见妈妈还是沒醒过来,就更加大胆掀开妈妈的裙子,用手去触碰妈妈的私
处。这下妈妈突然才反应过来,勐地坐了起来,本想发作斥责是哪个狂妄之徒敢
这般大胆,但看见王辉嘴里的话就又憋了回去。王辉失望道:「沒想到你这么快就醒过来,看来那天晚上那俩人给你调教的
这么敏感!」妈妈低下头说:「这件事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提了!」王辉毫不在意道:「也行,只要你听话,我保证这事以后就烂在我肚子里。
不过,今天咱们的活动还沒开始呢。」妈妈疑惑道:「什么活动?」王辉说:「就是这个啊。」说着就拿出一个仿真阳具来,王辉手拿控制器,
假阳具「唔唔」地动起来,妈妈惊唿道:「这…你是什么意思?」王辉平静道:「沒什么意思,我见你这么久都沒和老公团聚了,帮你缓解下
内心的飢渴嘛。」妈妈道:「这是我自己的家事,用不着你关心!」王辉说道:「那怎么行,我不关心你,你儿子还不关心你啊?」妈妈一愣,头向外偏说道:「你想怎么弄,说吧!我会配合你的…」王辉笑道:「沒什么难事,你只需把这假阳具塞入你的小穴一下午即可。」妈妈惊道:「下午还有个会议,这样做怎么行?」王辉脸上立马变色地说:「怎么,沒想到白经理是这么个言而无信的人?你可想清楚了后果!」妈妈立马沒了力气似的,暗暗地说:「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说完就从王辉手中接过阳具。王辉看着妈妈似乎还有些犹豫,道:「別愣着,还不搁进去?」妈妈颤颤抖抖地拿着假阳具,这假阳具一看就是高仿真的,除了颜色,形状大小和真的一般无二!「赶紧的,別磨蹭!」王辉不耐烦的说妈妈褪掉裤袜,撑开内裤,把假阳具一点一点塞入自己的小穴内。只见妈妈的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估计就连妈妈都沒想到这假阳具竟然如此粗大,把妈妈的阴道塞得满满的。王辉看到妈妈的表情暗笑起来「以前的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白经理,如今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了?哈哈,臭婊子,老子玩不死你!」想着就按下按钮,妈妈表情更加不自然了,浑身颤抖起来,瘫坐在地上,妈妈原先想忍着,但怎奈何这假阳具威力如此之大,情不自禁地在嘴里断断续续发出「呜~呜~」声。王辉笑道:「不错不错,就这样戴着一下午,別想着把它拿出来,否则你会后悔的!」说完就走出去了,只剩下独自「享受」的妈妈。下午三点,公司的企划会上,是要由妈妈代表自己的部门上台进行报告。可是,妈妈现在走路都极不自然,阴道内塞入的假阳具时不时地会动起来,这使得妈妈就这短短几步都走得很艰难。妈妈晃晃悠悠,好不容易走上台,翻开笔记本正要做报告,台下的王辉暗中把按钮调至最大档上。就在此时妈妈刚开口说:「大家好,今天下午要进行的报告是关于…唔…嗯…近阶段…嗯…公司销售…呃…状况的报告的。」看见妈妈这样的表现台下一片譁然,众人议论纷纷,坐在台下的总经理问道:「怎么回事,白经理?身体不舒服吗?」妈妈自然不敢说出实情,只能边忍着不适边说道:「沒什么问题的,我继续
报告。」妈妈正想开口讲,只觉小穴内那个假阳具又在剧烈震动开,妈妈紧夹双
腿想减轻不适,但这丝毫沒有作用,小穴内的震动依然在继续,「唔…关于本季
…嗯…」妈妈的表情极不自然,说话也不利索。台下的总经理看见妈妈这个样子道:「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撑着,下来吧,
回去好好休息,报告有时间再作吧!」说完就不高兴地离开了,台下的骚动也越
来越大,同事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阴道内的震动渐渐地停止了,只剩下妈妈黯然地走下台来,交好的同事们都
围了过来,但妈妈并沒有理睬任何人,自顾自的走开了,走进卫生间,妈妈对着
镜子大哭起来,这哭声悲痛凄凉,旁边人都不敢去劝慰。不远处王辉站在人群中
,一个人暗自得意。晚上,公司领导意外地沒有安排妈妈去招待客户,而是换了副经理前去。妈
妈嘴上沒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感到不安。无奈下,只好收拾收拾早点回家,梳理
自己的心情。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来人正是王辉,他笑呵呵地朝妈妈走过来
,说道:「小美人,今天下午舒服沒有?不舒服,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替你的丈夫
来好好疼爱你~」说完手就放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一想到下午的事,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杀了王辉,此时此刻哪里愿意搭
理他,惦着包包扭头就走出去。王辉看到妈妈还不愿顺从,阴着脸道:「做婊子
还想立贞洁牌坊?你儿子要是知道那做了那种事,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妈妈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想告诉我儿子就告诉他去,我会跟我儿子解释
清楚我是被逼的!还有,你以后別来烦我了,不然我就报警了!」说完妈妈头也
不回就出去了。只剩下恼羞成怒的王辉,王辉心里不断暗示「白爽!老子绝不会
放过你这个婊子的,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今天妈妈早早地回到家,这倒是让我感动十分意外:「妈,你今天怎么回来
这么早啊?」妈妈强挤出笑容道:「早点回来陪陪我的宝贝儿子啊!」见妈妈这样说我自然是不信,还想接着追问,但妈妈说自己累了,让我自己
先吃饭不用等她了,然后就自顾自去洗澡了。我只能把想说的话嚥回去,自己去
吃饭了,但自己心中的疑惑一直沒法消去。眼看妈妈的公司就要过週年庆了,公司里上上下下都很重视这场週年庆。妈
妈更是主动请缨筹划週年庆,想藉此重新获得领导的重视。妈妈这几天忙里忙外
,东奔西跑安排表演,自己也把自己的特长——舞蹈也拿了出来。一方面督促演
员联繫,另一方面自己也在加紧训练。然而排练过程中,妈妈总感觉沒有新意,但又想不到什么新点子,正为次而
发愁,一个同事建议搞一场化妆舞会,沒想到妈妈当即就同意了,这样的表演应
该挺別出心裁的。这下妈妈更加有幹劲了,虽然累是累点,但为了能保着自己的
工作,只能这样含辛茹苦了。演出当天早上,妈妈满心期待今天的週年庆,我看这妈妈今天打扮得异常漂
亮,红色的商务装外加下身穿着黑丝袜,不知怎么的妈妈今天格外迷人,我对妈
妈说:「妈,听说挺热鬧的,我能不能去看你的表演啊?」妈妈一口就答应我了,还嘱咐我不要迟到,说完就穿上高跟鞋就出门了。到了晚上,我骑车来到妈妈的公司。在门口报过名后,我被引导到大厅,一
进大厅我就被盛大的场景给震惊了,大厅比半个足球场还大,内部装饰豪华,灯
光璀璨,场内放起悠扬婉转的音乐,人来人往好不热鬧!场内人穿着各式各样的
衣服,化妆舞会嘛,什么海盗装、吸血鬼装、女巫装…看的我眼花缭乱。而我的衣着似乎和他人有些格格不入,可能是看我沒有化妆,场内人员递给
我一件白色面具,示意我戴上。我不想太过特殊,也戴上面具融入其中。突然场
内灯光变暗,演出开始了,演员们出场表演了,众人也都拿出自己的绝活都想在
这大舞台上一展身手。后场内,妈妈一边看着前台的演出一边又催促下面的表演,此刻估计内心真
是焦急万分想到台下不光有领导在还有儿子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可別出乱子啊
。」妈妈内心祈祷道。快到节目尾声了,妈妈的表演作为压轴上场,妈妈一看快到自己的节目了,赶紧跑到更衣室去换衣服,就在妈妈准备换衣服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妈妈这下急了,走出更衣室询问旁边的人员,得到的结果也都是不知道。「这下怎么办呢?」妈妈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时旁边一个人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袋子说:「白经理,这套衣服沒人用,要不你先救急。」妈妈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接过袋子,「谢谢你了…」妈妈话还沒说到一半,突然发现这套衣服不对劲,这似乎是一件兔女郎装扮!妈妈沉默了一会,说道:「这衣服似乎不太合适吧…」就在妈妈还在犹豫不定中,有人来催促妈妈赶紧换衣服,演出要开始了。妈妈还在犹豫道:「这衣服不行啊…」旁边的众人都说:「別犹豫了,节目要开始了,将就将就吧。」妈妈无奈转头拿着衣服走进更衣室,此时室内沒有其他人,妈妈颤颤抖抖地拿起那件兔女郎衣服,这是一件红色的衣服,说是衣服其实和连体内衣沒什么区別,下面还连带着黑色长筒袜,一双红色跳舞用高跟鞋还有那标志性的兔儿朵。此刻,妈妈正像是正站在独木桥上,一边是放弃节目让领导失望,一边是穿上衣服出去表演。犹豫之下,妈妈做出选择,拿起衣服穿了起来,不过妈妈在穿的过程中发现这套衣服似乎小一号,穿上去就感觉浑身紧绷绷的,胸部那似乎有种无形的张力抓着那丰满的乳房,两粒乳头透过衣服隐隐约约可见,但在远处看自然是看不清的,下面的私处也被那薄薄的布料紧紧地挤压着,私处位不太明显的勾勒一条小缝,大腿上的黑色丝袜紧裹妈妈的双腿,袜跟和私处馀留好多洁白如玉的肌肤,让人充满遐想…妈妈穿好后,站起来照着镜子,镜子中的妈妈被这件紧身衣给勾勒的凹凸有致,性感迷人,就算是和那些年轻女孩比也不差什么!可妈妈看了几眼,「镜子中的人是我吗?」就连妈妈都感觉不可思议,这件衣服让妈妈自己都认不出来是自己,但随后妈妈就把头低了下来,摇头道:「阳阳今天也会来,这衣服怎么穿出去呢,妈妈用手捂着裆部,总觉得这薄薄的布料不是那么安全…」就在这时外面又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白经理,该上场了,你准备好了沒?」妈妈已无路可退,打开房门,臀部一扭一扭地走出去,外面的同事们一阵惊唿,几个男同事还起闹吹起口哨,女同事们大多有些脸红沒怎么看,而那些心眼小的倒是沒少数落妈妈的不知廉耻,其他的人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妈妈的身体,若隐若现的乳头、私处的小缝以及那对黑色丝袜腿,似乎只有妈妈才适合这身兔女郎装。妈妈的面容和身材出众在公司一向有不少爱慕者,而如今妈妈竟然穿着如此性感和暴露,一时间男同事们下体也都不约而同各起了反应…妈妈有些不好意思,但事已如此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看着妈妈走向前台,众人也都跟随过去,而此时在一个角落里出现一个人影,他看着前面的人群独自冷笑起来,旁边的垃圾桶中塞着的正是妈妈的演出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