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第15章 自由之军_奴隶帝国
第15章 自由之军_奴隶帝国
第15章 自由之军 第15章 自由之军 柳雨菲、吕经纬、海天青等人细细品味“据珍宝,废奴隶,收百夷,联世族,夺玉龙,逐天下”的十八字方针,众人皆是聪明绝顶之人,先前只是受眼界之限,着眼局部,考虑不周,经华映宏一问一点,顿时豁然开朗。 柳雨菲开口道:“光复会今后便以华大哥之方略行事。”她历来事无巨细,皆由吕经纬安排。似这样毫不犹豫出言自作主张,尚是首次。既因芳心已属,理所当然,也因判明形势,便当机立断。皇室后胄,自有其天生的果敢明断之风。 吕经纬忽然发现这一直受呵护的公主终于有了自己的主见,兼且华映宏天纵其才,与柳雨菲的关系瞎子也能看出,绝不会有不利复国之举,当下亦点头称是。 海天青心念电转:经昨夜一战,又听华映宏适才所言,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身负血海深仇,仇家势力过大,释奴之举,本有蓄练武力以报血仇的私心。见华映宏已得光复会拥护,自己手下人手虽众,有品级能用上的高手却极少,欲报血仇说不得落在华映宏身上。 当下海天青拱手道:“今日起,释奴者连我在内,均听从华兄弟号令!” 华映宏松了口气,非是他贪权,只是乱世之中欲有作为,须得众人齐心,没有制肘方有机会,若是内部先争权夺利,不如早散为妙。他坚持先问清吕经纬和海天青的意图打算再出去,便是虑及此节。虽则仍有一些关节还需调和,大目标既定,事有可为。 于是华映宏当仁不让,与柳雨菲领先向门外走去,吕经纬、海天青随后,霸天、叶知秋和柳兰柳菊、秦仲紧随。 出得门来,就听一声高喊:“华大侠出来了!”顿时,“多谢华大侠救命之恩!”之声震天响起,一千多名奴隶兄弟聚集在地势略矮的营房间隙中,衣服破烂却神情欣喜,齐声高呼,声彻云霄。 华映宏一阵前所未有的激动。面对一千多人高呼向自己致意的场面,多年来熟读历史,洞烛世事养成的冷静也不克自制。一种英雄式的自豪感油然生起。 管它什么异世故乡,好生精彩地活一场才不枉人生一世! 一念及此,华映宏两手高举,再缓缓地放下,作了一个平息的手势,众奴隶兄弟知他有话说,都逐渐安静下来,一时鸦雀无声。 “兄弟们,我当不起大家的感谢,因为大家仍然未获自由……” 华映宏缓缓说道,混元气随意念动处,雄浑而清越的声音清晰地落入每个在场的人耳中,开始了他对后世影响深远的第一次演说—— “若我们就此逃离,仍将处于重重包围之中,官兵、密谍、奴贩甚至海盗,都是我们的敌人…… “为何我们亲手种出了粮食,养肥了猪羊,自己却食不裹腹…… “为何我们亲手织出了棉布和绫罗绸缎,自己却衣不遮体…… “为何我们亲手盖起高楼豪宅,自己却风吹雨淋…… “为何我们忍气吞声,姐妹妻女还要受豪强子弟霸占侮辱… “为何我们苟且偷生,整日劳作,还要受皮鞭加身的痛苦,甚至像猪狗一般被肆意屠杀…… “为何我们…… …… “纵然我们就此逃去,也没有真正的自由!……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我们能堂皇地吃自己亲手种出的粮,穿自己亲手织出的布,住自己亲手盖起的楼…… “我们的姐妹妻女不再受人侮辱…… “我们不再受人鞭打,挺直了腰堂堂正正做人…… “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非一家之天下;万千百姓乃天下之主人,非天下之奴隶…… “让我们共同为自由而战!不自由,吾宁死!” 华映宏在长达一刻钟的演说中,列举了华龙大6种种不平等的现象,引起了众奴隶兄弟的共鸣,一些人不能自控地流下热泪。就连海天青想起血仇,虎目中也不禁英雄泪落。 柳雨菲和吕经纬复国之举大多走上层路线,虽亦知百姓苦难,却从未就此深思。柳雨菲听得动情之处,美目中也是泪光闪闪。 “不自由,吾宁死!”、“不自由,吾宁死!”一千多人高喊口号,连在两处城墙的兄弟也随着应和起来。 听完华映宏充满煽动性的演说,无一名奴隶兄弟再要离开。 多年以后,演说的原话连华映宏也不再记得。而叶知秋当时灵机一动,请华映宏用一张很不雅观的草纸亲手写了下来,一直珍藏。最后,这张草纸在一次拍卖会上竟拍出吓死人的两千万金币天价!叶知秋也因此被冠以“史上最有眼光的收藏家”头衔! ************ 天色已晚,夜色降临。 安顿好众奴隶兄弟各自吃饭休息。华映宏与吕经纬等人商讨下一步行动。 吕经纬加强了两处城墙的戒备,华映宏深以为然。此处奴隶营离西港不过三十余里。安如山等人逃往西港,定会纠集西港驻军来犯。若是夜间突袭,又毫无准备的话,只怕乐极生悲,皆成刀下鬼还不自知。 杀机仍在潜伏中。 有鉴于此,华映宏将十名光复会五品高手分成两人一组,在奴隶营与西港之间每几里便布下暗探,遇有敌情,随时报告。 华映宏等人商讨的重点,放在整合战力和下一步行动上。一队乌合之众是没什么战斗力的。 华龙大6军制,自下而上依次为哨、小队、中队、大队、联队、师团、军团,自联队始设直属大队,师团设直属联队,军团设直属师团,各自对应军力为:哨一百、小队三百、中队一千、大队三千、联队一万、师团四万、军团十六万。各级直属部队人数通常略少于同级正规军,却是精锐中的精锐组成,地位和战力不可相提而论。 华映宏详细问过吕经纬华龙大6军制,以目前奴隶营一千七百人,不过一个中队多点而已,他直接抛出了自己的成军方案—— 目前一千七百人设为一大队,暂分两中队、五小队,十五哨,另二百人组成特战队。在哨以下,华映宏增设了一哨三个排、一排三个班的编制。 海天青和吕经纬等人前面的一些都可理解,毕竟与大6军制相同。但“特战队”和排、班的概念,却是华映宏窃自先进一千多年的现代军队,众人均不能理解其作用。 华映宏解释道:“特战队之意,无非专由特殊技能的高手执行特殊战斗任务而己,比如巧攻城门、刺杀敌将等等。而排、班之设,实为增强小单位军兵战斗力。诸位对昨夜高哨长和黑衣卫一授首,兵丁便四散而逃的情景应有所感吧,如其下有若干排长、班长,必会再形成小战斗单位,便能如臂使指,避免此等情况出现。” 实际上,特战队和排、班的构思,用途不仅于此,不过以海天青和吕经纬等人的认知,如此解释方可令其接受。 吕经纬和海天青点头认可,同时又问道:“军队取什么名为好?”以吕经纬和海天青心下之意,自是应取“光复军”或“释奴军”,只是不好露骨地表达出来。 华映宏似是猜到二人心思,微笑道:“光复会与释奴者结盟以图天下,目标应为再现升平之世,还万民以安居乐业之自由。况且适才众兄弟渴求自由之情,诸位想必深有同感。我之意,光复会与释奴者结“自由之盟”,盟主由雨菲公主担任;军名‘自由’,大队长由海大哥担任……” 吕经纬和海天青同时急道:“敌强我弱,正要靠华兄弟奇谋妙计破敌,大队长自应华兄弟担任,切不可推辞。” 霸天在旁听了半天,这等军务之事,他怎能插得上话,闷了半天好容易逮个机会抢着说道:“就是,除了大哥,换个人当大队长,俺第一个不服!” 柳雨菲也道:“华大哥,你是当仁不让,众望所归。”她在人前不好叫得亲密,然而如黄莺出谷的娇声细语,让华映宏心中一荡。 华映宏瞪了霸天一眼,却对雨菲笑笑,道:“我就不矫情了……那海大哥任第一中队长,辖三个小队,林志为第二中队长,辖两小队;霸天为特战队长……。吕老哥么,设军师之位,紧急时可代行大队长职权”。他的安排考虑光复会与释奴者两方的均衡,提出的人选也为众人接受。 接下来,海天青提出以“释奴者”二头领庞义为第一小队长,三头领张群峰为第二小队长,叶知秋为第三小队长,吕经纬提出以林志看守营率部反正的心腹兄弟、也是光复会三品高手刘礼涛为二中队第一小队长,秦仲为第二小队长,这些建议都获通过。 华映宏道:“哨长及以下排长、班长,可由众兄弟推举武功、威望、能力都比较出众的人担任,各小队长同意即可,一级负责一级。另外,海大哥所属另两部释奴者,可编为游击一小队、二小队,暂受海大哥节制,以后再收编。” 随后,众人又讨论军纪等问题。华映宏道:“现时军纪,不可过繁,当以易记好循为要,其一,绝对服从命令;其二,不得扰民;其三,一切缴获归公。” 吕经纬和海天青等人点头称许。华映宏再道:“军之战力,以训练为主。训练以纪律、武技、功力、兵法为要。自明日起,请海大哥和林志、秦仲主持纪律阵列训练,兵法在实战中训练,至于功力、武技……” 看了一眼众人,华映宏缓缓道:“方今之世,武技功力皆为世家、大族、门派把持,纵有外传也都秘技自珍,是以武风虽盛,普通百姓奴隶却难得一学,武力因而低下。故敢请老哥、海大哥及诸位将平生所学传与自由军众兄弟——” 至此,华映宏顿了顿,再道:“——至于我,凡小队长或三品以上高手,亦有两部功诀任择其一相赠,一为破—虚—诀,一为天—地—诀……” “什么!”吕经纬等人齐人惊呼!先前听华映宏要大家公开练功法诀,有些不情愿,因这样一来,自己的秘密便悉为人知,大为不利。但听华映宏最后几句,连柳雨菲也娇呼出声来,一脸不可思议之状! 吕经纬霍地起立,声音有些颤抖地道:“华老弟所说,可…是刀神…关山月和…剑神…浪青云…两位宗师…名满天下的…破虚诀…和天地诀?你真要广为外传?”他如此激动失态,既为华映宏竟身怀刀剑二神两大功诀而喜,更为华映宏欲将两部参天地造化的盖世功诀广传众人而惊,还为“天下第一神相”鬼谷子曾言柳雨菲复国大计落在“二神传人”身上而狂! 华映宏正色道:“正是。关大哥和浪大哥孤星岛战前,已将二诀悉数传我,并准自处。又言二诀非胸怀浩然正气者不得大成。小弟我得传功诀不过几日,机缘凑巧已能与何宗石之流抗衡,设若将之传与自由军众兄弟,假以时日,何愁自由军战力不足?若秘技自珍,不能用之救民于水火,解民以倒悬,纵是盖世功诀,无敌天下,也不足贵。” 海天青早已惊呆了。将刀神剑神的盖世武功广为传授,这是何等胸襟和气概!望着华映宏淡然自若的脸,他分明感受到一股高山仰止、无法抗拒的王者霸气!尽管此时华映宏武功未必高过他,但他已彻底服气。 终其一生,海天青死心塌地,再也没有过背叛华映宏的念头。 柳雨菲却是芳心大喜,原来爱郎竟是二神传人!鬼谷子之说,只怕真要应在他身上。据刀圣候慕白所言,剑神浪青云的天地诀与惊风泣雨诀大有渊源,其烟雨剑法与惊风泣雨剑法也是一脉相承,自己因功诀不全,苦修再难寸进的功力便有望再作突破——顿时,她念头千转,竟是想到华映宏在石壁和葫芦谷内舍命救己,先前定情一吻的滋味……不由得有些痴了。 华映宏见众人反应不一,轻咳一声,将众人从震惊状态中惊醒,接着道:“今晚我便将破虚诀前四诀和天地诀前七诀抄下,传抄各人依境界功力修练,至于破虚诀后两诀和天地诀后两诀,非为藏私,境界功力若未至,反增其害。待诸位有人境界功力达致,立时相赠。” 吕经纬道:“老哥这烈阳功,自当尽力传授”。 海天青大笑道:“我这几手不入眼的刀法,也自当全部传与兄弟们。华大队长,末将等该告辞了?”他心情从未如此大好,以二神功诀相助,自己的功力不难提升,若再有大批高手相助,仇家势力虽强大,只怕也难逃自己刀下!是以难得地开起了玩笑。 “老哥也该告退了,我还要去看看鲁相。”吕经纬也乘机告辞。 “待我见过候圣,便去拜望鲁相。”华映宏对鲁神工也极为好奇,想了解此世此时最顶尖的机关器械高手究竟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对今后自由军的作战和雨菲的复国大计也至关重要。 霸天正要说话,叶知秋已扯扯他的袖子,在他耳边低语两句。 霸天虽性直,人却不笨,粗声说道:“大哥,俺也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对柳雨菲嘿嘿笑了两声。 一语“你们”让众人会意地笑起来,便各自分头行事不提。 ************ 柳雨菲略带羞意地随华映宏进到室内。柳兰柳菊相视一眼,就守在门外,没有跟进去。 华映宏伸手搂住柳雨菲的纤腰轻轻一带,已将她搂入怀中,口中道:“菲儿,你不会怪我隐瞒吧?”他本无时间与柳雨菲深谈,况且也不可能扛着“二神传人”的牌子四处宣扬,只是总觉得自己抛出这样重大消息未先让雨菲知道,总是不安。 说来这也是他性格使然,只怪对柳雨菲这可人儿着实爱煞,处处考虑她的感受。他还有另一惊天秘密藏在心底,却不知怎样对她说,从何说起。 柳雨菲轻偎在华映宏怀中,闭目享受着温存的滋味,口中喃喃说道:“哥,菲儿相信你。” 华映宏嗅着柳雨菲诱人的体香,心道得美人亲睐如此,夫复何求?想起先前被打断的热吻,不由意动,嘴唇往那双闭着的美目轻吻上去,左右各吻一下,又移往鼻尖轻触两下,在那光滑柔腻的滋味引诱下,再颤抖着贴上那迷人的红唇…… 触电般的感觉再次袭来,柳雨菲“嘤咛”一声,玉手紧紧搂住华映宏的脖子,动人的娇躯紧贴在他身上,两个初涉爱河的男女沉浸在曼妙无比的热吻中,双舌交缠,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华映宏的左手紧搂柳雨菲的纤纤细腰,用胸肌紧紧压迫着她胸前的柔软双峰,右手则轻轻地在她背上抓挠着滑下,直滑到那令人足以魂销魄散的丰润圆臀上,轻轻地抚摸捏弄,虽隔着一层薄衣,入手处却仍光滑细嫩如初生婴儿…… “哥,……不要……”柳雨菲松开紧贴的香唇,出于少女的本能地矜持着,小嘴轻呤,发出低低的喘息,吹气如兰,诱人心动。胸前双峰被挤压处,臀上被抚摸揉捏处都传来令她心跳加速不克自制的奇妙滋味,仿佛有几许娇羞,又有几许期待…… 两人不知不觉间已坐到床边。华映宏将柳雨菲侧搂在左手中,一边吻住那张诱人小嘴,大舌用力地伸进她的口中攻城掠地,一边腾出右手,很突兀却又很自然的放到她高耸傲立的处子双峰上。 “唔!”柳雨菲早已意乱情迷。十八年来从未被异性侵犯过的地方,被华映宏有力的大掌握住,比先前挤压更为强烈的触电感狂涌而来,她觉得全身仿佛都在燃烧,娇羞地挪动了一下身子。 那只大手却以轻轻的抚摸、慢捻、揉捏的手法熟练地挑逗起来,未经人事的柳雨菲何曾受过这样的刺激,逐渐迷失了神智…… 热吻持续,华映宏的右手拨开柳雨菲的胸衣,滑进了贴身的肚兜,轻捻慢扰抹复挑,入手处那凝脂滑玉般的肌肤和双峰,传来无比动人的妙味,身上某处原本已起反应,此时更是肿胀生痛。 柳雨菲已不知抗拒,右手环住华映宏的颈脖,左手漫无目的地在他身上同样游走着。 华映宏有些不舍地从柳雨菲胸前抽出右手,捉住她的温润左手,放到自己的坚硬处。大手却往她的两条美腿上侵去—— “哥!——”柳雨菲如遭雷击,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弄得全身发软,双腿紧紧夹住那只使坏的大手,却心神发抖,玉手握住华映宏坚挺的象征,似迎又想躲,不知如何是好…… “菲儿!”华映宏低唤一声,仍是吻住她的香唇,心中大喜,终免不了男性得寸进尺的想法,大手扯开束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