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第191-193章_奴隶帝国
第191-193章_奴隶帝国
第191-193章 第191-193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破虚一箭 “绷”一声轻响,空中响起一声真气爆裂的巨响,“Zyoooo1”号飞艇上射出一枝劲箭,在二十丈处截住火箭。 两名圣品级高手贯注真气的劲箭在空中相撞,产生了强烈的真气爆炸,气流狂暴飞散,似波涛狂涌,连庞大的飞艇也被冲击得摇晃起来! “徐少鹏好强的功力!”方诗呤英俊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方诗呤以“射日箭”击落“玉面郎君”徐少鹏望空射出的劲箭,看似是平分秋色,实际上方诗呤的功力仍逊色何止一筹! 徐少鹏是以普通太的十石制氏军弓自下而上射出,火箭飞上了近九十丈距离,而方诗呤却是以特制的二十石强弓自上而下,并且在离弦二十丈、最能发挥箭的威力的距离时两箭相撞,由此可见徐少鹏的功力修为之深! 自由一号飞龙战艇上,载乘的是华映宏、方诗呤、十八侍卫及数名自由铁卫。除开操纵飞艇的特战师团战士,飞艇上有三十余人能以射日箭和“魔龙血弹”进行不间断的攻击,加上飞在高空几乎不受攻击的优势,这艘飞龙战艇的战力之强,只怕神品级数的高手单独碰上也要落荒而逃! 在玉龙城一役,“玉面郎君”徐少鹏几乎在阴冥军即将全面崩溃的情况下仍然审时度势,果断攻城而反败为胜,虽有“嗜血魔刀”杨师道借着龙二刺杀鹰飞之机击杀了玉龙密谍的准神品级高手、主心骨“寒冰刀圣”厉星海的巧合、虽有“阴冥神拳”徐陵率阴冥金卫及时赶到抵住玉龙道宗和玉龙老人袁天纲强大攻势的缘故,但徐少鹏的临敌机变和心智计谋令华映宏也十分佩服,存了惺惺相惜之心。 徐少鹏重情重义,智计武功过人,其为人处事令曾经共过事的“桃花仙子”雪纤纤也甚是欣赏,嘱咐华映宏若有可能尽量不伤其性命,以拉拢为上策——若能将徐少鹏如此人才降服收为己用,恐怕对自由盟统一华龙大6、甚至日后征灭倭国、征服欧巴和美斯大6,都将是一大臂助!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诗呤切莫小视天下英雄。”华映宏淡淡地对方诗呤提点一句后,对地上的徐少鹏朗声说道:“少鹏兄,来而不往非礼也,请接我一箭!” 一张二十石长弓,搭上一枝普普通通的箭,华映宏的神念气机牢牢锁住下面百余丈的“玉面郎君”徐少鹏,轻轻闭上双眼,全身浑然与天地融为一体,散发出一股安详之极的意味。 华映宏的呼吸已经停止,心神完全沉入手中的弓箭之上,没有杀气,但丹田金丹流出浪潮般的真气源源不绝地注入手中扣住的长箭上,虚空中的天地元气呈巨大的螺旋状旋涡疯狂地向他身上聚集,仿佛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吞噬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徐少鹏目睹此状,不禁脸色一变,心中猛地一沉! 在自由军、自由盟迅速崛起的过程中,“自由之子”华映宏极少亲自出手。唯有可查的几次记录是从奴隶营刚起事之时,据闻四个多月前甚是低微,其间两度被刺杀均几乎身死,显示出功力不高。 各大势力所忌惮者是华映宏那神妙莫测的用兵之法和层出不穷的新式战争利器,而对其武功如何反倒并未予以重视。 如今与华映宏正面相对之时,徐少鹏却有一种面对义父“阴冥神拳”徐陵时那种高山仰止的感受,或许华映宏的功力比之徐陵仍有不如,但其功力进境之速绝对可谓前无古人、哧人听闻! “破虚一箭!”华映宏陡地睁开眼,将射日心法、凝心诀和破虚诀融合在箭术上自创的“破虚一箭”脱手飞出! 箭出一丈,就消失了踪影,仿佛隐入了无尽的虚空之中。在“玉面郎君”徐少鹏的神念中,却感到那一箭既出,天地色变,时间也在那一刻仿佛一滞——手中的飞龙战戟在间不容发之时挡在大腿之前! “铮!”一声清越的响声迸发,非金非铁、刀砍斧劈也从未留下任何伤痕的飞龙战戟的戟柄竟被那枝精钢长箭射出近半分深的一道印痕! 一道莫可抗拒的破虚真气顺着戟柄袭向手臂,如浪涛一般连续狂涌十三次! 徐少鹏急运阴冥真气相抗,一波波将其化解。最后一次的真气浪涌,却似春风化雨、春雨润物般将破虚真气对徐少鹏手臂经脉造成的损伤之处浸润修复——华映宏对破虚真气和天地真气的转化妙用和控制,已到了一种不可思议之境界! “华兄神功,少鹏佩服之极。”徐少鹏毕竟是有风度之人。虽然华映宏占了居高临下主动进攻之利,但其箭术之神奇、修为之高深确已强过自己! “少鹏兄,此战你已败定。小弟也知道你无法替阴冥派作主,若要你就此臣服太过为难,莫若你就此率军撤走如何?”华映宏朗声道:“只不过如今自由盟粮草紧缺,军需物资匮乏,少鹏兄请率军轻装返回玉龙府,在下绝不阻拦。” 徐少鹏扬声应道:“华兄虽功力高深,兼有飞龙战艇这等利器助战,但要想轻易胜得此战,夺我粮草辎重,怕也是不易吧?” 为对付自由军最厉害的“魔龙血弹”、神机弩,阴冥军特意制作了许多防火巨伞、灭火之物和特制钢盾。一百艘飞龙战艇终究数量有限,能带得多少“魔龙血弹”和军械?只要应付得法,分头缓缓撤军,又在夜色之中,阴冥军的损失未必会太重。 “既如此,在下只好让少鹏兄看一下如何取胜此仗了!动手!”华映宏一声令下,两千枝劲箭如雨点般向着徐少鹏四周高举盾牌的阴冥军将士呼啸着狂泻而下! “轰!轰!轰!……”、“啊!啊!啊!啊!……”不断有真气爆炸之声和阴冥军将士惨叫之声连绵响起! ——令徐少鹏极为痛心的是:那些劲箭像长了眼睛一样,专门攻击身穿红衣、白衣的阴冥派中、高阶弟子和军官,顿时造成数百人死伤! “少鹏兄,你军中将士的那些钢盾挡不住九品级以上高手的射日箭。”华映宏再次高声道:“你也未必能再接下我一箭!” 黑夜中虽不易瞧清楚,但“玉面郎君”徐少鹏是何等眼力?在仔细望空一看之后,徐少鹏突然脸色惨白! 华映宏的手中,出现了一张闪着碧绿晶莹玉色光泽的两尺小弓——高山族名闻天下的护族神器——碧玉弓!有这件可以增加至少一倍攻击力的神器在手,华映宏发出的“落日箭”的杀伤力绝对与神品级高手也有得一拼! 华映宏将心神沉入手中的碧玉弓中,不禁暗叹道术的神奇:高山族护族神器碧玉弓、落日箭和碧玉戒,据传说是上古流传下来之物。无名指上那枚小小的碧玉戒指,是道术炼制出来的储物戒指,实际上其中是一个三尺见方的异次元空间。两尺长的碧玉弓和落日箭,竟可以藏入一个小小戒指之中! 不过,碧玉戒需要强大的精神能才能控制打开存取物品——以曾国忠的修为,在珍宝岛除掉苗铁山之后,无法将碧玉弓和落日箭藏入其中。华映宏初结金丹的修为,才能够勉强使用! 仅从道术这样“纳须弥于芥子”的神奇,华映宏就觉得十分奇怪:大唐帝国曾盛极一时的术宗,为何突然在十余年前衰败? 华映宏的心中,这个异世有太多太多的谜团:神奇的武功和道术,通灵的海龙,欧巴人只闻其名尚未一见的魔法甚至自己为何会莫名其妙地到这个异世来,都是理不清的谜团,不过相信总有一天,一切都水落石出,弄个明明白白! 那些都是今后的事,眼前最紧要的是必须解决阴冥军,否则不利于自由盟下一步的全盘计划。 一枝“落日箭”搭上弓弦,顿时仿佛时间和空间都要凝固一般,以华映宏为中心,“自由一号”飞龙战艇四面八方虚空中的天地元气如百川归海般向他身上聚集,碧玉弓开始闪烁夺目的绿色光芒! “玉面郎君”徐少鹏能否接下这神器发出的破虚一箭? 龙飞扬的旗船“飞扬号”比普通战船的体积要大得多。 除开操纵船只的人员,“飞扬号”还能够乘载三百五十名作战人员。而此时“飞扬号”上的三百五十名战斗人员之中,就有龙氏家族护族的圣品级高手五十人、九品级高手三百人! “魔龙血弹”的威胁对于圣品级高手而言微乎其微。只要以真气柔劲将“魔龙血弹”罩住抛飞到海中,除了损耗真气之外,基本上不构成多大的威胁。而只要不是受到同一时间超过自身承受力的高强度攻击、或是持续不断的猛烈攻击,以圣品级高手吸纳天地元气补充真气的惊人恢复能力,影响也不会太大。 现在龙氏家族的泉港水师直属师团中,几乎每艘战船都配备有一至两名圣品级高手坐镇。 龙飞扬之父——当年“五大家主”之一的“九天神龙”龙城壁当年夺得那株万年雪莲,加上龙氏家族世代搜罗的灵药,请神医门人炼成的增功秘药绝不比秋氏、丁氏家族少。龙氏家族世代经营东海郡,独占南海、韵原二郡十年,积蓄的战争潜力也不比秋氏和丁氏家族为差!这也是龙飞扬不肯轻易投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嗖!嗖!嗖!……”海天青没有再度下令以“魔龙血弹”对付龙飞扬,而是将剩下的一百九十艘飞龙战艇集中起来,以铺天盖地的“射日箭”向龙飞扬旗下水师直属师团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打垮了这支龙氏水师中最精锐的战力,再加上自由军水师四百战船的强大压力,龙飞扬将不得不降! 每一艘战船都要同时承受两艘飞艇六十余枝射日箭的攻击! 不时有龙呤之声响起——龙氏家族的绝学“龙象功”对于大范围的防护还是相当有效的,尤其是龙氏子弟以掌抵背,练有一种连功合击的增功之法,在战船甲板上结成数个简单的长龙阵,以圣品级高手和九品级高手为首挥动兵器,一条条真气巨龙翻滚飞腾,将射来的箭枝多数卷飞! 海天青看到战果不佳,不禁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龙氏还有这样的一套战术,世家大族果真不可小看,各有其独到之处。 “国忠,用猎杀战法!”海天青在华映宏的影响下,早已没有了当初那种真刀实枪英雄式决战的想法—— “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正是华映宏这种战争思维才有了自由盟的今天! “猎杀战法”其实是华映宏将兵法中“集中优势兵力攻敌一点”运用于对付超级高手的战法,亦即年关之夜“猎杀小队”击退五大势力数量众多的圣品级高手突击队的战法。 通常情况下,圣品级高手的护体真气都极为强悍,除非有比其更强的绝对实力,能够一举攻破,否则不断吸取天地元气补充消耗,纵使在多名高手围攻之下也能支持很久。 但华映宏设计的战法是先以超级神机弩或射日箭持续攻击消耗圣品级高手的真气,不给其补充的机会,等到敌手的真气护罩消耗几乎达到临界点时,由一名甚至数名圣品级高手把握时机以超强劲的“射日箭”一击必杀! 这样的战法,就算是神品级数的高手遇上也会犯怵! “是!”曾国忠知道今日之局已很难善了。 龙飞扬已铁了心不降。若不能在海上消灭龙氏水师精锐战力,这仗就会打得一塌糊涂。丢了特战师团的面子事小,误了华元帅的大计和自由盟的大事就是特战师团的大过! 华映宏平时对人和气,赏罚分明,但功不抵过,处理起人来可是毫不手软,谁求情都没有用,连敢于求情的人都会被处理! 天空中,飞龙战艇暂停了攻击。一阵各色荧光的旗语闪动,飞龙战艇相互间不停靠近再分开,一些身影就在飞龙战艇之间飞跃换位。 正在仰头望天的龙飞扬等人不知道自由军在玩弄何种玄虚之时,灾难降临! 八艘飞龙战艇突然停在了龙飞扬旗船上空八个方位,浓烈的杀机紧紧锁住了这艘龙氏水师的灵魂象征! 在指挥塔观战指挥的龙飞扬和船上的三百五十名高手在刚才猛烈的箭雨攻击中并未受到多大的损耗,但此时却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虽正值三九之夜,但对这些修为早已寒暑不侵气的高手来说,寒气有这么浓重么? “射——”空中一阵弓弦弹响,一百枝“射日箭”随着一声干脆有力的命令,带着凄厉的破空锐啸直射指挥塔! “铮!铮!铮!……”指挥塔内,十名负责护卫的龙氏圣品级高手挥出强劲的剑气,将来箭悉数击飞! “嗖!嗖!嗖!”还未等龙飞扬和护卫高手缓过气来,第二轮、第三轮数百枝“射日箭”持续不绝再度破空飞至! 一连串金铁交接之声再度暴响,铺天盖地的“射日箭”如疾雨般向指挥塔狂泄! 八、九品级高手贯注真气发出的“射日箭”好强劲的力道!在勉强挥接下四轮箭雨之后,每名挡箭的龙氏家主护卫高手和龙飞扬本人都被震得气血翻腾,真气大耗! “家主快走!”专司护卫龙飞扬的高手心知自由军已经动用了杀手锏,指挥塔已变成最为危险之地! 第一百九十二章名将之死 此时才想起要逃,太迟了! 数十道夺目的玉色光华从八艘飞艇上飞出,只飞出三丈距离就隐入茫茫虚空,似突然间不知去向! 只有身处指挥塔中的龙飞扬和那十名圣品级护卫高手以神念感应才清楚捕捉到:那数十道光华绝对是晋入圣品级数的高手以“射日箭”发出的惊人劲箭,已将龙飞扬等人紧紧锁住,避无可避! 直到临近指挥塔一丈左右,数十道玉色光华才重新从虚空中现身,在兵器的挥动下,二十多枝劲箭被勉强击飞,但有更多的箭携带无坚不摧的破虚真气,似快刀切豆腐穿透了龙飞扬和十名护卫高手已虚弱不堪的护体真气,摧枯拉朽一般插到十一人身上——其中龙飞扬的胸腹等各处就中了五箭! 在箭已命中目标叫之后,虚空中这才传出一阵接连不断的弓弦弹响——这一轮劲箭显然是特战师团中的圣品级高手所发,速度比声音还快! “轰!轰!轰!” 铁木所制、宽敞结实的指挥塔被真气爆炸产生的气浪掀飞,无数碎肉血雨四散飞溅,落到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的“飞扬号”众大梁军将士身上,其中有一些血肉就属于龙氏家主—— 曾经的一代名将龙飞扬,竟然一言未留,以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死去! 华龙大6历九九五年正月初六,午时。 《自由日报》、《珍宝日报》等媒体头版头条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为标题,报道了昨夜自由军令人不敢置信的空前大胜—— 华映宏和秋水波在昌隆城下的惊世豪赌结果令人震惊:不知道华映宏用了什么密法,曾经强大无比的秋氏家族在新家主秋水波的率领下,未经决战就向华映宏屈服,宣布无条件加入自由盟! 说是“无条件加入”只是名义上好听,其实也就是和无条件投降一个意思,无非照顾秋氏家族各旁支和麾下将士的颜面而已! 秋氏家主秋水波已被任命为自由军上将,并将出动绝大部分秋氏旗下玉龙军配合自由军作战! 一夜半天的时间,茂名府的刘礼涛麾下第四军团已火速开拔东进百江府,向百江府与百泉府边界龙氏家族百泉军团的防线挺进。 茂名府内新募的四个师团自由军预备役已分兵东进、北进,全面接收百江府、湛江府大部分地区各城各镇的军事控制权;老将军秋浩然、“玉面虎”秋水涛奉命率秋氏家族湛江军团、顺德军团直扑梅江府,压制龙氏家族新建的梅江军团不敢丝毫动弹;秋水波、秋水流和“狂虎”凌野率南海军团、清远军团急行军一百多里,已快抵达清远府与茂名府交界线,前锋骑兵已进入茂名府,目标不言可知——直指龙氏家族在玉龙江西岸仅剩下的百泉府和重镇泉港城…… 在珍宝海峡的追击战中,海天青上将指挥自由军特战师团飞艇部队射杀了龙氏家主龙飞扬,击沉大梁水师战船一百八十艘,俘获满载龙氏西部军团将士和粮草的运输船三千三百七十二艘。除龙氏家族少数高手和数千名死忠龙氏的嫡系将领趁夜入水潜逃外,在茫茫大海中无力还击、又无路可逃的龙氏水师和大梁西部军团被飞龙战艇、自由军水师围困,被迫弃械投降者高达三十余万人! 秋氏阳江水师军团八百艘战船换上浴火凤凰旗,解除对珍宝海峡的封锁,向东面大梁王国海域进发…… 天水城外,阴冥军被元帅华映宏亲率一百艘飞龙战艇攻击。“玉龙郎君”徐少鹏被逼放弃粮草辎重仓皇退兵,《自由日报》的战地记者甚至以“运输队”调侃入侵天水府的阴冥军三大军团四十八万大军。只因阴冥军乘兴而来,未曾一战便被逼撤走,留下的粮草物资和军械辎重堆积如山,实在太过丰富…… 石龙镇被自由军特战师团乘坐飞龙战艇神兵天降,轻易夺取。而天水城解围之后,林志中将所率第二军团两个师团正规军、两个师团预备役与常胜秋骑兵独立师团已堵住丁氏大军西逃天水府北部地区折返江汉府之路……丁氏家族的六十多万大军已被自由军包围在石龙镇以南、东莞城以北不过五十里方圆的狭小范围内,被歼灭应属指日可待…… 由于在“绝地反击”行动中,“自由之子”华映宏破天荒地允许经过严格审查的报社派出战地记者,《自由日报》还有一系列关于自由军的战斗场景描写和将士访谈等报道,让从未亲身体验过军队生活的盟内百姓犹如身临其境——这可是亘古未曾有过的新鲜事! 那些茶馆酒楼的说书人就以《自由日报》、《珍宝日报》、《昌隆商报》等报纸上的战地消息进行加工宣传,直把自由军的英勇无敌和元帅华映宏的神机妙算吹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令先前因五大势力数百万大军联手进攻、因缺粮问题而有些忧心忡忡甚至陷入恐慌的自由盟民众简直欣喜如狂! 此时就算自由盟盟主柳雨菲、自由军华映宏元帅发出号令要打到后唐帝都去,恐怕也没有人会怀疑,绝对会引得应者云集,全盟上下影从! 大量训练有素的内政人员、安全人员、军情人员已出发被派往原秋氏家族控制区:昌隆府、清远府的北部地区,顺德府、湛江府、百江府…… 自由军虽然未往秋氏家族的根本重地百羊城派驻军队,但秋水灵已持家主秋水波手令和家族至高无上的“万里悲秋令”配合自由盟进行全面的接收行动,船帮的大批运输车马已从百羊城运出第一批粮食…… 这一切无疑证明自由军在“绝地反击”中一夜之间大获全胜之事,确属千真万确,简直像是不可思议的神话! 如今还有什么能阻止自由盟扩张、有谁能阻挡自由军前进的步伐呢? 以石龙镇为依托,自由军自东向西延伸,构筑了一条二十多里长的紧固防线,许多临时工事正在热火朝天地挖掘之中。冬日的阳光几乎让人感受不到多少热量,不时呼啸而过的凛冽北风却令人感到寒冷莫名。 “二弟,昨夜这一仗,打得很过瘾了吧?” 华映宏面无表情站在石龙镇南门的城墙上,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可怕战场,不知心头在想些什么: 从石龙镇南城门的城墙根下直到远处的高地之间,到处是折断的长枪、砍刀和长剑,到处是损毁的攻击器械,到处是人尸、马尸堆积如山尤其是城墙跟前那两里多的范围内,一片血腥,积尸遍野,一眼望不到边…… “过瘾!过瘾!丁氏家族这些人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疯子!”霸天口中直说着过瘾,心中却是一阵后怕—— 昨夜丁氏旗下玉龙军在少主丁百坚的亲自指挥下,为夺回数十万大军退往江汉府的通道,根本不顾麾下将士的死活,一刻不停地发起连绵不绝的冲锋…… 天上虽有两百艘飞龙战艇不停投下“魔龙血弹”和射下“射日箭”助阵,杀伤了大量的丁氏将士,但如同海浪海潮一般汹涌而至的丁氏家族将士就踏着前面倒下的战友尸体继续前进,甚至在“魔龙血弹”爆炸燃起的大火之前,也没有丝毫犹豫,脚步没有片刻停留! 近三万功力超强的特战师团将士把守一座方圆不过三里多的小镇,还有杀伤力惊人的“魔龙血弹”和前所未有的空中利器“飞龙战艇”相助,原应比较轻松,但霸天却感到比当初在小院镇以一万特战队员力抗倭奴十几万大军还要困难! 丁氏家族派出了三支各由五十名圣品级高手和三百名九品级护族高手组成的突击队,混在攻击的大军之中,在各处城墙上来去如风地冲杀,却并不与特战师团组织的圣品级高手和“猎杀队”正面接战,而是不停地挠乱特战师团的防线,试图将丁氏大军成建制地接应上城墙——以三十万对三万,就是挤也要将特战师团将士挤死! 幸好霸天总算外粗内细:在丁氏家族突击队造成混乱之后及时改变战术,以一百艘飞龙战艇在南门城墙外投下成千万枚“魔龙血弹”,形成了宽达两百步的滔天火海,暂时隔断了丁氏源源不绝的冲锋大军。 而后霸天集中特战师团一百五十名圣品级高手,天上以飞龙战艇载五十名圣品级高手和二百五十名九品级高手配合,在地面上以一百名圣品级高手率上千名九品级高手围攻其中的一支丁氏突击队,将其全歼,接下来是西门、东门…… 石龙镇之役算得上特战师团成立以来最为艰苦、损失最重的一役。丁氏家族超级高手和精锐师团的强大战力,令视打架作战为家常便饭的特战师团将士也心有余悸:城墙数次易手,十数次陷入大规模的混战,连霸天也在与丁百坚的对战中拼着以“抱玉功”硬接了一记北冥枪,负了轻微内伤,斩风刀却也砍伤了丁百坚的左臂! ——直到五百艘飞龙战艇载着两万多名曲清波第十一师团的生力军增援、“自由军花”风嫣然率火凤军团四万骑兵赶到战场从东面对丁氏家族大军的侧翼发起冲锋,石龙镇才重新回到自由军完全控制之中! 石龙镇一役,特战师团三万将士战死一万二千人,轻重伤九千人,其中圣品级高手战死者就高达五十余人!是特战师团成立以来死伤最重的一次。若非有飞龙战艇相助,若非有曲清波师团、风嫣然率军及时赶到,特战师团很可能就被丁氏大军全歼在石龙镇! “过瘾?若非特战师团恃强而骄,此役怎会死伤如此之重!夺下石龙镇有功,逞血气之勇连累无数将士死伤有过。功过不相抵,降你一级军衔,仍暂为特战师团长戴罪立功,可有不服?” 尽管打了胜仗,也达到了战前部署的守牢石龙镇的计划,华映宏的脸色却不太好,对霸天作出了处分。 战前,华映宏已详细交待霸天一定要集中圣品级高手和“猎杀队”的强大杀伤力,充分发挥飞龙战艇实施空中打击的作用,从空中射杀丁氏家族的各级领兵将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丁氏家族大军各级将官等级森严,衣着盔甲颜色分明,正好实施“斩首”战术。若特战师团将丁氏大军的各级军官大批射杀,有再多兵力也会陷入混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 在天水城下,华映宏仅以一百艘飞龙战艇就逼得徐少鹏四十八万大军再也不敢逞强,无奈之下屈服撤军,就有此原因在内。只不过霸天只顾一时杀得性起,把事前交待好的“斩首”战术忘得一干二净,才导致了这样惨重的损失。 “服!”霸天小声应道。他也自知犯了军令,华映宏对他这个结拜二弟虽然极好,在军令面前却从不容半点私情。若非最终仍然守住了石龙镇,就算不砍头,将他免职再调离特战师团肯定在所难免。 “二弟,特战师团的军纪应该好好整顿一下了。”华映宏意味深长地道: “适才传来消息,国忠在海峡中也立下大功,但所部十艘飞艇贪功被射落烧毁,我已下令将他降职降级,仍暂代副师团长领东线飞艇部队。一支军队无论个体战斗力再强,没有军纪都将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二弟切记!” “是!”霸天知道——大哥华映宏作这样处理,已经算是顾念兄弟之情,很轻的了。 “二弟,你随我一起去看看受伤的将士!” 尽管有神医门传人白思思配制的治伤妙药,“天地诀”也有很强的自疗功能,但华映宏仍改不了大战后看望伤员的习惯,并且严令自由军的各级将领都必须在战斗间歇期看望伤员:只有感受到被真正关心的战士,才会不惜一切为自由盟而战! “元帅!我不过是一名小兵,怎能让您损耗功力……”一名负了内伤、左臂被砍断的曲清波师团普通战士被华映宏握住双手输过一道受用之极的混元真气,内伤霍然治愈了七七八八,不由激动得说不出话。 “报告元帅,他以前是司马氏玉龙军靖海军团的玉龙军那边投诚过来的,以前受过伤,司马氏的那些贵族将领从来没有人看望过,元帅亲临前来看望,所以有些激动。”旁边陪同的小队长介绍道。 “不管来自哪里,到了自由盟,就都是一家人;进了自由军,就都是好兄弟。自由盟的大业,是千千万万自由军将士的流血牺牲换来的,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些人的成就。”华映宏拍拍那名战士的肩膀说道:“我会派飞艇送你们回昌隆城好好养伤。” “不要送我回去!”那名战士大声叫起来:“我还能作战……” 这一幕,全数落入随行的《自由日报》、《珍宝日报》战地记者眼中,钢笔不停地在记事本上记录着…… 到处是火热的构筑战地工事的场景……每一名自由军将士都明白:将丁氏家族的数十万大军紧紧包围,只是决战的前奏,真正考验自由军的大决战,即将来临…… 第一百九十三章殊死挣扎 南瓜丘。 “百坚,你的伤势如何?”丁自行关切地对躺在床上养伤的爱子丁百坚问道。 “我的伤不打紧。想不到铁汉霸天的功力竟然如此高强,自由军特战师团和飞龙战艇的战力如此强悍!百坚无能,损兵折将也未能攻下石龙镇……” 丁百坚对昨夜之战也心有余悸——自由军的王牌特战师团与秘密武器“飞龙战艇”的组合,战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两个军团三十二万丁氏家族大军连绵不绝的轮番冲击,一百五十名圣品级高手、近一千名九品级高手加上他亲率一千名北冥卫强势突击,仍被一次次打退,最后三支突击队全军覆没,北冥卫战死过半,另有十二万人死伤! 在“自由军花”立风嫣然率精锐骑兵从东面侧翼冲击本阵之后,丁百坚不得不下令暂时退兵,回到南瓜丘一带依托山势重新构筑防御阵地。 “军粮只剩下五天了!”丁自行叹道:“我们还有五十余万大军,自由军想要一口吃下我们也不容易,但这次的危机确是前所未有。” 在没有亲眼看到飞龙战艇的强大威力前,丁自行还存有侥幸之心。但昨夜劝降不成,华映宏立即率一百艘飞艇专找丁氏大军防备森严的粮草营下手。一阵“射日箭”射死射伤数千名守粮将士,一通“魔龙血弹”烧毁了大量的粮草,加之数十万大军的绝大多数粮草都囤积在石龙镇内,如今已落入自由军手中——这下连一向老谋深算的丁自行也开始没辙了。 “父亲,难道徐少鹏、司马成不知道唇亡齿寒之理么?”丁百坚道:“若我族战败,阴冥军、司马氏都将会被自由军各个击破,自由军挟势席卷玉龙郡、武陵郡乃至整个玉龙王国,除问剑阁外,恐怕连后唐帝国也非敌手,天下将再无人可制。” “我已下令向司马成、阴冥军、龙氏以及司马朗联络,他们应不会坐视自由盟大举扩张。”丁自行叹道: “从来联军都是各怀鬼胎,总算计如何坐收渔翁之利,不肯拿出真正实力来硬拼,这才给华映宏可趁之机,希望这次他们能真正醒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貌似丁自行没把自己计算在内 “父亲,司马朗心机深沉,只怕会对我族另有图谋。北江府不得不小心提防。”丁百坚有些犹豫地道:“若事真不可为,或许……” 说到这里,丁百坚下面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 “百坚,我族仰人鼻息、养精蓄锐这么多年,祖宗基业,岂能说放手便放手。”丁自行摇头道: “自由盟虽然现在声威强盛,一时无二,但其立盟的宗旨从根本上颠覆世家大族的特权和利益,实为天下共敌。先前不过未引起各国各大势力足够的重视,才能左右逢源,占尽便宜。如今自由盟已树大招风,必遭人忌,最终未必能成气候。若我所料不差,问剑阁也会有所表示。” “但凌波仙子水心月与华映宏过从甚密,剑神浪青云与现任问剑阁主缥缈仙子乃是一对神仙眷侣,问剑阁又岂会难为剑神之徒?”丁百坚有些不解地道。 虽是丁氏家族指定的继承人,但有些秘辛却只有一家之主才有资格知道,是以丁百坚都不甚了解。 “百坚,就如我们父子作为家主和继承人也有身不由已之时一样,问剑阁维系着天下气运,问剑阁主和传人也有身不由己之时,其中的玄机以后你自知。”丁自行点到即止,接着道: “我已秘告你祖父,必要时动用春秋无极令。若不能撑过眼前的危机,自由盟得势之后,春秋无极令将再难发挥作用,莫如竭力一战!” “春秋无极令!”丁百坚眼睛一亮——从上次动用至今已是五十年,春秋无极令究竟积蓄了多大的能量? 或许,这将是丁氏家族最后的机会? 顺昌城,品剑斋。 “凌波仙子”水心月美目秋波流转,一字不漏地读着情报系统从当日的《自由日报》摘下、再用“万里灵”传来的主要信息。对于自由盟与五大势力对峙之事,无论于公于私,她都不得不给予最密切的注意和关切。 在不知不觉间,水心月坚不可破的道心上,已经深深烙下华映宏的影子。 华映宏那张平淡普通的脸,随着他一封封谈笑从容的书信,随着一天天更多一点的了解,在水心月的芳心开始变得如此魅力非凡——如同师父“缥缈仙子”凌含烟会爱上相貌平平的剑神浪青云而非雄伟英俊的刀神关山月、风流倜傥的枪神燕南飞一样,问剑阁最杰出的女弟子,选择心上人的标准都是如此与众不同。 顺昌城中,随时可以听到大梁民众甚至上官世家旗下的将士对百羊郡战局的议论。自由盟对上官世家义助军械、派水师从军事行动上对上官世家抗击倭奴进行援助之事已经人所尽知。五大势力对自由盟的联手入侵,已经引起了顺昌府民众的普遍不满——若非如此,战力强悍的自由军水师和6军东进,倭奴军哪能如此嚣张? 上官世家对自由盟的态度也在一个月来悄悄改变:虽未公然宣布易帜,但这些天来不断接受自由盟的援助、接纳自由盟派出的军事训练援助人员、军械改良人员、防御谋划人员……无不显示着一种趋向。 今日,自由军大获全胜的消息已在上官世家控制的顺昌府传开,竟引起了合府军民的震天欢呼,还有人甚至建言上官世家应从顺昌府出兵西进东海郡,迎接自由军的到来,尽早消灭倭奴…… 显然,自由盟苦心宣传树起的抗倭中流砥柱形象已经深入民心,正在发挥着难以估量的影响…… 飞龙战艇的出现,以及随着秋水波毅然决然率秋氏家族无条件加入自由盟,战局出现惊天逆转、一面倒的形势,令水心月相信华映宏“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绝不是一句虚言狂语,也令她看到了两大青年一代的杰出人物那份毅然决然的果决和惊人魄力——如此人物联手,天下英雄谁是敌手? 问题在于:问剑阁应该作出怎样的决策? 出乎丁自行的判断:凌波仙子水心月并没有打算作出任何决断,也未代表问剑阁对百羊郡的战局作出任何表示。沉默——或许是应对当前局势的最好办法。 问剑阁行事,就如问剑阁弟子修炼如意心诀一样,最重要的是顺势而为。当年压制战乱是顺应民心,如今默许决出绝代雄主应当也是顺应民心——若此时与自由盟公然作对,纵是问剑阁有这个实力,又岂能不顾民心向背? “……愿君上体天心,怜惜生灵,少伤人命,心月不胜感激。月圆之夜,心月另有要事,不克分身。冰火洞天,却是魂系梦牵……”水心月一颗少女的芳心,随一封含蓄的信,早已飞向远方…… 华龙大6历九九五年正月初九。 整个华龙大6都在关注着自由盟和丁氏、龙氏之间即将发生的大决战,但情势对自由盟却是一片大好—— 石龙镇一线,自由军这几天来已经部署了包括曲清波第十一师团、赵青思第十二师团和三个预备师团在内的二十万大军,由风嫣然亲自坐镇,深挖沟渠,高筑城墙,广布铁网阵和新式投射器、超级神机弩等重型军械,牢牢地扼断了丁自行大军北归汉江府之路。 南瓜丘西面十里,林志率领自由军第二军团麾下两个师团、两个天水府预备师团加上常胜秋骑兵独立师团二十万大军也构筑了牢固的阵地,阻住了丁氏大军西逃天水府再此返江汉府之路。 南瓜丘东面十余里,古天放率自由军第十师团与昌隆城、腾龙港四个预备师团计二十万人也筑起了坚固阵地。 南瓜丘南面,6达夫率第九师团与张群峰第五军团两个师团、东莞城两个预备师团驻守东莞城,防线坚强无比! 八十万对五十万!不考虑战力和军心士气的差距,仅从兵力上自由军就占据了巨大的优势,更不用说还有七百艘飞龙战艇可以随时载着补充后的三个联队特战师团将士、三千元帅自由铁卫在最短时间内赶到任何一处战场增援。 丁氏大军只有依靠南瓜丘的地形,挖出许多山洞和地下掩体躲避空中攻击,根本不敢往任何一个方向出击。若是粮草充足,这样固守待援或许也是一个办法,但最大的问题也在于此:丁氏大军的粮草已只剩下两天! 每天从天空中洒落的宣传单已经开始奏效,丁氏大军中已经出现“为丁氏家族一家之私而战是否值得”、“加入自由盟也没有什么不好”之类的议论。 江汉郡虽是丁氏家族世代经营、根深蒂固的地盘,却仍然免不了有大大小小实力不等的数十家势力。丁氏旗下百万大军,又哪里能全是丁家子弟?不过是丁家子弟都占据了高位要职罢了! 在丁氏家族得势强盛之时,那些依附势力只能随丁氏而动,大气不敢出一口,屁也不敢放一个!但在丁氏面临目前极端困境之时,那些依附的势力另有异心就不足为奇。加之有自由盟的情报人员蓄意推波助澜,华映宏又公开宣布此时愿意主动投诚加入自由盟者,仍然享有以盟友视之的权利——决心死抗的丁氏家族已经开始被分化孤立起来。 尽管丁自行命令各级军法官严加监视,对出现的逃兵格杀勿论,但数十万大军中仍然免不了开始出现逃兵——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因为有自由军的飞龙战艇和特战师团、“猎杀队”接应,丁自行派出追杀逃兵的人马大都损失惨重,无力控制局面……先是少量零散的逃兵,后来一些非丁氏家族嫡系的小队长、哨长等低层将领干脆率部向自由军投诚! 虽然逃兵的总量还不多,却对丁氏旗下将士的军心士气产生的影响却致命之极!特别是这些人在投诚自由军后立即受到极好的待遇,被安排乘坐飞艇在南瓜丘上空进行宣传,呼吁阵前立功…… 华映宏这一招确实免阴险:只怕到自由军真正发起最后的总攻击之时,死忠于丁氏家族的将士反而要担心会不会遭到来自背后的刀枪弓箭哩! 珍宝岛留守的自由军四个预备师团在珍宝海峡解除封锁之后乘船渡海,在腾龙港登6后,直扑清远府的北部地区。秋水霸、“猛虎”凌统分率秋氏百羊军团、东部军团进入了江汉郡南江府,占领了南江府广大的南部地区,主力缓缓挺进到南江城以南二十多里处。在加上四个增援的自由军预备师团后,北进南江府的自由盟兵力将高达四十八万人! 看华映宏的兵力调度,显然是要在解决丁氏家族陷在东莞府最精锐的四大军团之后,出动一百多万大军将整个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的江汉郡一口吞下! 东线的战局形势也对自由军极为有利:在得知龙飞扬死讯和出征的四十万大军在海峡中全军覆灭后,龙啸天于危难之际接任家主,誓死不降,留下一个师团断后,率百泉军团主力十六万人一路急退两百里,回驻玉龙江入海口的重镇泉港城,以图据城死守,不惜在巷战中与自由军拼个玉石俱焚! 刘礼涛第四军团在曾国忠所率飞龙战艇配合下,轻松吃掉了断后的一个龙氏师团,降者就高达三万人!随后第四军团直逼泉港城下。秋水波、秋水流、“狂虎”凌野率南海军团、清远军团抵达泉港城下与刘礼涛部会师。海天青、云沙浪、秋浩瀚分别率自由军水师第一军团、预备军团、秋氏百江军团共两千战船,切断了泉港城与东海郡的一切联系。泉港城的失落只在早迟,只看自由军何时发动总攻而已! 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自由盟占据了绝对上风,丁氏、龙氏绝对抵挡不住自由盟的攻势! 但出人意料的是:自由军元帅华映宏一改兵贵神速、雷厉风行的作风,迟迟不下达总攻的命令,反而要求军情部门、安全部门与预备役密切配合,全面加强对整个自由盟治下广大区域的控制,不停地派出飞艇向丁氏家族、龙氏家族的控制区空投大量的宣传单——难道他想就凭这些宣传单就令已结下深仇大恨的两大家族臣服? 就在有心人纷纷猜测华映宏的用意之时,答案很快揭晓:初九晚,东莞府的南瓜丘、百泉府泉港城几乎同时升起两朵奇异的烟花,各自凝成四个大字,一是“春秋无极”,一是“龙翔九天”,在夜空中久久不散—— 作为保家护族的最后力量,丁氏家族的“春秋无极令”、龙氏家族的“龙翔九天令”同时惊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