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第194-195章_奴隶帝国
第194-195章_奴隶帝国
第194-195章 第194-195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豪门世家 南瓜丘上空的一号飞龙战艇上,华映宏看到“春秋无极”四个由特制烟花凝成的大字在不远处升起,久久不消散,不由长长地吁一口气—— 在华龙大6千百年的争霸历史长河中,真正的豪门世家在被灭族之后,从此再也无力崛起者不在少数。但敢于下狠手将豪门世家灭族者,大多数的结果都不太好: 在柳随风大帝建起版图空前广阔的大唐帝国以前,曾有一些实力强横、不可一世欲雄霸天下者,在战胜一些敌对的豪门世家后,发动血腥清洗和大屠杀,激起那些豪门世家隐于暗处的潜势力全力反击,原本为胜者的一方实力反被击垮或者损耗殆尽,最终反胜为败或都便宜了第三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绝不鲜见。 五十多年前,一代天骄柳随风大帝之所以能统一华龙大6,建立空前强大的大唐帝国,其实是吸取了以往许多争霸史上的教训,在战胜一个个争霸对手、豪门世家之后大多采取了招抚之策,为其保留了相当多的政治、经济、军事特权,将这些战败者拉上自己的战车。 争霸之道,首重百在“势”。柳随风当时挟万钧之势,也逼得这些豪门世家屈服称臣,不敢轻易发动潜势力作出殊死一搏。 就如当初龙飞扬率大军进攻百羊城若得手,只要提出可以接受的条件,秋氏家族多半会选择在保留大量特权的基础上归附龙氏,而不会轻易发出“万里悲风令”调集家族的最后力量拼个你死我活——那样做的结果极可能是秋氏从此在这豪门世家中除名! 但大唐帝国分裂的祸根也因此埋下:一旦柳氏后人势力渐微,中央政权不再被手握重兵、雄霸一方的王候所尊重,十年前发生“五王分唐”之乱也就不足为奇。 华映宏对华龙大6的历史作了深入研究后,对柳随风统一大6的方式不以为然,对问剑阁总是借势而为处置华龙大6的势力平衡、造成一种虚假和平的方式也不以为然:因为那样做的结果无疑是暂时掩盖矛盾,最终仍然会留下无穷后患! 但是任华映宏胆大包天,在自由盟实力不足之前也不敢轻易触动丁氏、秋氏、龙氏这样源远流长、根基深广的世家大族,否则自由盟脆弱的根基将无法抵御“春秋无极令”、“万里悲风令”、“龙翔九天令”发动起来的庞大潜力! 但随着两项绝密计划的成功,飞龙战艇、超级神机弩、神机弩等先进军械,甚至大量的圣品级高手都被“制造”出来,华映宏自认有了对付世家大族的本钱! 这几天来,华映宏下令对围困在东莞府的丁氏大军、对龙氏控制下的泉港城、梅江府围而不攻,而是对丁氏和龙氏控制区不停加大宣传攻势,对自由盟治下广大地区特别是新占地区加强内政和军事、情报控制……这一切,无不是在为应付“春秋无极令”、“龙翔九天令”的出现作战前准备! 若能干净利落地解决掉“春秋无极令”、“龙翔九天令”发动起来的潜势力,今后再对各大豪门世家施之于威,诱之以利,迫使其他世家大族像秋氏家族一样按照自由盟制定的新游戏规则来获取家族利益和延续,——自由盟今后一统华龙大6的进程将会加快许多! 并且,因消除了豪门世家政治、军事上的许多特权,自由盟的政权基础也会远比柳随风当年建立的大唐帝国更要稳固得多!——这才是华映宏当初在珍宝岛定下“联世家”之策的真正精髓! 秋水波真的很聪明,见机得快,借着一场豪赌顺势加入自由盟,否则第一个被试刀的就是秋氏,第一个被自由盟逼迫发出的总召集令或许就是“万里悲风令”! 敦胜敦败?自由盟与丁氏、龙氏两大家族的大决战就在数日之内定要见个分晓! 自五十年前抵抗大唐军使用之后,“春秋无极令”再未动用过。 这五十年来,丁氏家族对江汉郡的统治一直甚为顺利,不事张扬地默默积蓄和扩张着势力。无论大小事儿,丁氏家族都能通过妥善的方式自行解决,甚至于和玉龙江对岸后唐帝国西南郡的宇文氏、南湖郡的风氏,与东面邻居韵原郡龙氏曾发生过几次战争,都局限于小规模的常规战争之中,不致于伤筋动骨,更不用说需要动用“春秋无极令”! 而龙氏家族的“龙翔九天令”更是已经有上百年未曾动用的历史! 这一次,因为遇到自由盟吸纳秋氏家族之后过于强势的威压,自由盟的政策又不允许丁氏、龙氏保持政治军事特权,两大家族居然被逼得同时动用总召集令,实属华龙大6千年罕见之事! “春秋无极令”、“龙翔九天令”的烟花信号直冲云霄之后,整个华龙大6包括自由盟治下的珍宝岛在内,便似一锅煮沸的汤,冒出烟来、喷出水来……完完全全沸腾了! 华龙大6几乎所有的豪门世家,为了家族的延续,都有一明一暗的两大势力:在明处的负责维护家族台面上的利益。在暗处的则以各种各样的身份蛰伏,自成体系,以各种不同的形式维护家族的安全,通常连家主也不知道发动总召集令之后会有怎样的效果和后果 江汉府与东莞府交界处附近,有一个小山村,村里有一户四口农家,平时日出而入,日入而息,勤于耕作,方圆十数里内无人不知这家人俭朴勤劳,是正当的普通住家。 这家人姓吴。吴老爹已年近古稀,老迈体弱,风湿骨痛,双脚尤然,每日仍弯腰驼背,柱着锄头上山下田地,每次他都要辛苦地咳着、咳着,好像要咳出血来,却舍不得劳作了一生的土地、命根。这样抱命捱着,令周围邻居都看不过眼,隔壁的刘大婶经常对吴老爹的儿子儿媳道:“唉呀,我说你家老爹也真是的,有你们小两口儿在,他老人家还去锄锄割割作甚?……你们也要劝着他点儿呀!” “你们”是跟吴老爹的儿子吴福和儿媳吴章氏说的。 吴福小两口其实对老爹十分孝顺,服侍周至,但吴老爹就是不肯歇下来。小两口子每天也在田地里劳作,瞥见烈日下吴老爹躲得远远的田边拓荒,心里难过却只能心里咕噜:“真是劳碌命……” 但儿子和媳妇都拗不过性情有些偏执的吴老爹,除了摇头叹息外没法子可想。 正月初九这晚,吴福和吴章氏收了工,合着小孩吴宝儿一家子在堂内吃饭,吴老爹在后院休息。只听“咄”地一声,外面一枚火箭烟花爆在半空,冲入云霄,急忙出到前院中,却见夜空中“春秋无极”四个大字显了好一阵子方才隐去。 “好漂亮的烟花!”吴宝儿拍着小手高兴得直叫。吴福却脸色立变,向一旁怔怔发呆、痴望着天空的妻子章曼玉讲:“阿玉,我不能再照顾你们了。” “你要作甚去?”吴章氏痴痴地问道,眼中闪现晶莹的泪花。 吴福是个老实的农民,本就拙于言词,一时间不知何从说起着急的说: “阿玉,我,我,我加入了一个帮会。你们知道吗?那次郭老虎要来抢我们的地,是一个公子来打跑的。那次为我们出头的公子,姓丁。你明白吗?他是大侠客、大好人,我为了报答他,就加入了他的那个帮会。刚才天空中那道烟花,就是丁公子的召集令,表示他遭到了空前的危难。以前我们遇到危难,不去求他们,他们就来帮忙;现在人家有事,放烟花求救,我不能不去帮忙……总之我是一定要去的,这个恩是一定要报答的……” 吴福搔着后脑,给结巴巴,期期艾艾,终于把话说完,然后鼓着极大的勇气,拉住章曼玉的手说:“阿玉,我这就走了,你要照顾好爹……” 这时后院又冲起一道火箭,直冲夜空爆为“春秋无极”四字令,章曼玉的俏脸蛋儿上映出一种健康的红色,忽然说话,其镇定沉着令吴福愕然不已:“笔写春秋。” 吴福一呆答道:“天道无极。” 章曼玉沉声再道:“今古传奇。” 吴福双眼突亮,锐如利箭,口中答道“舍生取义!” 章曼玉看了看天空落下来飘飘扬扬的红炮花,低声疾道:“江汉堂,辰字十九号。” 吴福突地半跪膝行礼道:“江汉堂,巳字十七号拜见香主。” 章曼玉道:“事不宜迟,我们一道儿赶过去。” 吴福忍不住一跃而起,道:“阿玉,真没想到,你……” 章曼玉摇首示意他不要说下去。吴福笑道:“得了,得了,我知道帮规如山,我只说完这一番话,就当你是我上司……” 章曼玉却戚然一叹。 吴福搔首急问:“什……什么事?” 章曼玉幽然长叹:“只是……只是公公和宝儿谁来照顾?” 吴福点头道:“你来,你是妇道人家,我去应令便是。” 章曼玉却道:“不行,还是由你留守,我辈份高,武功也比你强,更何况应召集令那分男女?” 吴福立时便傻眼了! 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们都去。” 两口子一齐转身,只见却是吴老爹伛偻腰身,提着烟杆咳嗽着走来。 “阿爹您……”吴老爹猛“噗”地一杆,烟火“呼”地化作数百十度金星,猛炸开来,在夜色中飞旋乱舞,呼声道:“寅字八号!” 吴福与章曼玉闻言大惊!——“春秋无极门”以十二时辰排序,寅字辈属护法一级,比汉汉堂堂主的身份还尊贵,比章曼玉的香主级身份那是高得太多。 章曼玉问道:“敢问爹爹是那一系的?” 吴老爹哈哈一笑:“我早知你们也是门户中人,但依照门规,纵是兄弟父子,也不能互露身份,除非为门派共同效力之时……我当年是家主的北冥亲卫之一。” 吴老爹身躯一挺,浑身上下哪里还有半分老态龙钟之象?只听他言道:“当年家主因我随他征战无数,准我养老,特赐‘春秋无极’中的‘无’姓,良田百亩……于是我就在这儿生了根。” 原来“春秋无极门”作为丁氏家族的暗势力,组织庞大,门规森严,吴老爹一门三人皆为功力高强、身怀绝技的高手,但妻不知夫,子不知父,一门三杰,都是门中好手。若论辈份功力,却是一直装出老迈残弱的吴老爹最高。 吴老爹说:“总召集令来了,我们就得快去,宝儿就交给隔壁的刘大婶照料……” 忽听一声喝道:“对!丝毫不得延迟!” 吴老爹大喝一声:“照打!”身形已闪电般腾起五丈高,手中烟杆招化“北冥剑法”,出手便是上百道杆影挟强大劲气向声音来处当头罩下! “当!当!当!当!……”一道身影腾起空中,数十道剑光闪动,将满天杆影解去。只见那人落下地来,却是一个四十来岁模样的半老徐娘,口中笑道: “好!吴老哥不愧当年北冥卫排行第八的高手,这些年来修为更深,小妹自叹不如!” “刘大婶!”吴福与章曼玉更加吃惊,隔壁一直对自己一家照料有加、对吴宝儿视同亲孙子的刘大婶竟是一名绝顶高手! “请问芳驾字号,门中何职?……”吴老爹见刘大婶对“北冥剑法”了如指掌,显是同门之人,作了个奇怪的手势并出口询问。 “寅字刑十六号!”看了刘大婶双手也作出的一个奇怪手势,吴老爹脸色一变道:“没想到竟是刑堂护法,失敬失敬!” “旗号已下传。宝儿自有门中弟子照料,我们走吧!”刘大婶笑道:“咱们村可是藏龙卧虎啊!” 吴老爹向吴福与章曼玉喝道:“吴福、章曼玉听令,敝门发‘春秋无极’神令,即往赶赴,全力施为,若有任何违令,罪当斩无赦!” “遵令!” 一夜之间,“春秋无极令”不停地在华龙大6各处接力传递,近到与百羊郡直接相邻的江汉郡以及整个玉龙王国,远到金龙王国、后唐帝国、大梁王国、更甚至远到新宋王国,爱琴海边!在辽阔的华龙大6上,与吴老爹一家类似的情形还不知发生在多少个城镇、多少个村庄、多少个农家…… 有一个数千人口的小镇,一夜间忽然走得干净溜溜,只剩下数百名莫名其妙的残弱老小;有一些不大不小的武林门派和山寨,突然全部出动,一个不剩;后唐帝国南湖郡有一处军营,一个中队一千名将士只走剩下中队长一个,因怕上头怪罪下来要被杀头,连那名中队长也吓得赶紧溜之大吉…… 而龙氏家族“龙翔九天令”在整个大梁王国和华龙大6所引起的震动也绝不亚于“春秋无极令”! 于是整个华龙大6都仿佛在一夜间沸腾起来:上至皇城、军队、官宦,下至贩夫、走卒、市井、豪侠,无数属于丁氏家族、龙氏家族潜伏的暗势力被总召集令紧急召集起来,无数车马、人流向着同样的目标、向着总召集令发布之地——“春秋无极令”的发出地东莞府南瓜丘、“龙翔九天令”的发出地泉港城,以最快的速度急赶而去…… 第一百九十五章空中艳事 昌隆城,自由盟盟主府。时至亥子之交。 柳雨菲娇颜如花,雍容自若,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慌乱,冷静沉着地向内政院首相吕经纬问道:“吕老,各部门都准备好了么?” “已完全准备好了,就等公主下令。”出于对大唐帝国先皇柳清华的尊敬,出于时刻梦想着光复大唐帝国的心理,吕经纬对柳雨菲仍然改不了以公主相称。 但吕经纬的语气中仍有些担忧:毕竟他太了解这些豪门世家的潜势力是何等庞大了:自由盟如今要同时应付丁氏家族的“春秋无极令”和龙氏家族的“龙翔九天令”,实是华龙大6千年争霸史上前所未有之事! 虽然有强大的秋同氏家族新近入盟,华映宏用兵施谋神妙无方,但焉知秋氏家族会不会在见势不妙的关键时刻见风使舵呢? “好!我命令:安全部、军情部配合军方,立即按计划收网,将丁氏、龙氏在我盟之内的潜势力一网打尽!” 柳雨菲却没有丝毫担心,一双美目中闪动着奇异的神光。在没有华映宏在场的时候,这位天仙美人就会展现出果决英武的一面,皇室贵胄天生而来的王者之气尽显无遗。 “遵命!”安全部长雪纤纤、军情部长莫言同时应声,语气中免不了掩饰不住的一丝兴奋:在击败丁氏家族、龙氏家族之后,自由盟的声威将无人可抗! 对于华映宏一手部署的两项绝密计划,雪纤纤和莫言所知道的内情比吕经纬这内政院首相还要多,对于华映宏率军赢得此次空前大战的信心也远比吕经纬还要更足! “哧!——”一道烟火讯号从盟主府升空,随即以昌隆城为中心,天空中炸开无数道烟花讯号,连珍宝海峡的上空也有早已待命的飞艇将讯号接力传递开去! 在华映宏的策划之下,自由盟与发动“春秋无极令”的丁氏家族、与发动“龙翔九天令”的龙氏家族进行的全面决战拉开了序幕! 昌隆府清水峰以北十五里,有一座重龙峰。因山峰形似两条巨龙之首交叠,望之甚具威势而得名。 初九夜间,“重龙峰”自峰顶至山脚万头攒动,人潮如涌,不知道究竟聚集了多少人。 在峰顶上往远处望去,无数快马、火把不停地向重龙峰的方向奔来聚拢。先到的人群中,不少人发现有些是自己至为熟稔的友人相遇,都跳了起来! 一个道:“你也是……”另一个说:“你怎不早说!”这个道:“我们以前还干了一架……”那个应道:“早知如此打个什么劲!哈!哈!哈!……” 由此可见“春秋无极门”无孔不入,无隙不钻,不知道究竟网罗有多少的门人弟子——或许只有门主和少数核心负责之人才知晓罢! 丁克勤修长的身形卓立在“重龙峰”最顶端的龙头巨石上,望着漫山遍野攒动的人头,心潮起伏:作为“春秋无级门”百羊堂的堂主,他公开的身份不姓丁,职业却不过是百羊城中一个小小的布店老板,满大街都是那一种。 若丁氏家族一直顺风顺水,无往不利,丁克勤大约会遵循祖训,就此碌碌无为安然度过一生。 但如今自由盟的强势、“自由之子”华映宏的惊世手段,令从前需要敌人攻到江汉城、宗祠有危时才会动用的“春秋无极令”,在决战伊始就被现任家主丁自行发出——只能说明一点:丁自行已对单靠家族露在明处的力量撑住自由盟的进攻完全失去了信心! 若是东莞府五十多精锐大军悉数被歼灭,再发动“春秋无极令”恐怕就太迟了! “春秋无极门”共设内外两个总堂。外堂共三十六堂,华龙五国之中每个郡都设有一堂,规模大小不一。门中弟子平级之间从不许横向联系,只允许纵向下令或上传情报,是以丁克勤也不知道整个门中有多少弟子。 不过百羊堂的情况丁克勤是熟悉的:截止九九四年底,包括百羊郡和珍宝岛在内,百羊堂共有二十六万七千四百三十八名弟子。其他各堂通常离江汉郡越远,规模人数越少,但三十六堂汇集起来的力量将是何等惊人! 挑选“重龙峰”作为发出百羊堂召集令的讯号是有考虑的:以“自由之子”华映宏表现出的精明,甚至已有“不败军神”之称,绝不可能对“春秋无极令”代表什么一无所知。门中弟子的聚集和形成统一号令需要一定时间。若在百羊城内聚集,立即就会遭到秋氏家族的围歼;若在昌隆城内聚集,虽然自由军主战部队已全数出动,但强大的安全部门、军情部门也绝不会容许超过一百人以上的集结。护卫盟主府的三千火凤卫和数千护卫自由军总参谋部的自由军就足以在“春秋无极门”弟子未完成集结前将其逐一扑杀。何况还有那神不知鬼不觉的飞龙战艇载着的特战师团…… “各位兄弟姐妹们!”丁克勤估摸着“重龙峰”附近大概已聚集了十二三万持刀带械的弟子,就开始扬声讲话。他虽年不过四十,一身北冥神功却已修至大成之境,寻常圣品级高手也不是敌手,是以声震云霄,直透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不虑有人听不到! “堂主发话了,安静!安静!”一些旗主、香主、统领之类的头目开始喝令所属弟子安静,一时“重龙峰”上下一片鸦雀无声。 “大伙都知道,我春秋无极门已五十年未发过召集令,大家相互之间也大多互不相识。”丁克勤对门人弟子的纪律性比较满意: “以前可能大家相互间还有过些矛盾纠纷,但如今聚集到同一杆令旗下,那就都是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有过什么恩怨都一笔勾销!” “同甘共苦,生死与共!”十几万人顿时响起一片呼喝应和之声,震得重龙峰似也在颤抖不止,“春秋无极门”弟子的凝聚力非同一般! “大伙儿按照各自职级区域,找到上司。组织起来先占据各处险要,守住重龙峰。昌隆旗守住南面山头,天水旗守西面,东莞旗守住北面,清远旗守住东面。待更多弟子聚齐之后,门主的行动号令下来就开始行动!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舍生取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一片高呼声响彻昌隆府的茫茫夜空…… 几乎同样的一幕,就在南海郡百泉府泉港城以西三十里处的一座名“荷花峰”的山峰上演: 龙氏家族的“龙翔九天令”在统治多年、根深蒂固的南海郡、韵原郡发挥的影响力更大,“荷花峰”附近很快聚集起超过二十万的“龙神帮”弟子,顺德府、湛江府、茂名府、百江府还有无数的“龙神帮”弟子源源不绝地向“荷花峰”而来…… 而在丁氏、龙氏家族的大本营江汉郡、东海郡,“春秋无极门”和“龙神帮”弟子更是公然在大小城镇聚集。若要估计人数,大约每座城镇乡村中都有约一至两成的民众露出了身分,拿起刀枪弓矢,全副武装地响应召集…… 不知道华映宏是否清楚,他已经捅开了马蜂窝,而且一捅就是两个——麻烦大了! 要知道:仅仅是江汉郡四府就有八、九百万人口,就以一成五计算,“春秋无极门”弟子至少超过一百二十万!而龙氏世代经营的东海郡三府总人口也远超六百万,仅东海郡的“龙神帮”弟子就至少超过一百万! 何况还有响应两大家族的总召集令,从华龙大6天南海北、四方八方源源不绝地涌向东莞府、百泉府的一门一帮弟子? 真不知道华映宏和自由盟要怎样才能应付这样空前浩大的声势? “重龙峰”上空数百丈的高处,华映宏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好整以暇地看着下面十几万人齐声高呼、激动人心的壮观场面,脸上露出轻松的笑意。 一只魔手却将“自由军花”风嫣然的柳肢细腰搂得紧紧,令动人娇躯柔若无骨地贴在他身上,狠狠地在诱人的香唇上吻了一口才说道:“嫣然,你看下面场面多么壮观!风氏家族也算是豪门世家,为何当初宁愿惨遭灭族也不发出风神令呢?” “哥!——”风嫣然将身子软绵绵地偎在华映宏的怀中,似没有半点力气一般,爱郎悄悄渡过的丝丝激情素令她红霞满面,哪里还有半点平时冷酷至极的女将军模样? “当年事起突然,祖父或许未来得及发出风神令,或许是虑及就算将家族势力完全调动,仍抵不过后唐伪皇帝柳飘絮的数百万大军和血衣卫,为风氏家族保留东山再起的一丝元气吧!” “豪门世家,也有不为人知的难处。”华映宏捧着风嫣然业已动情的柔嫩俏脸道:“相信我,风氏会在你和清扬的手中重现昔日荣光,且将更胜往昔。” “我自然相信……”风嫣然迷醉地送上一个香吻,略带娇羞地道:“哥!我们该去看思思姐那里准备得怎么样了。” “好啊!这里到清水峰还有一段距离,正好够时间……”华映宏的一只怪手已抚在风嫣然怒挺的双峰之上,虽然隔着胸甲和一层战袍,却挡不住“激情素”和“催情桃花手”的渗透…… 而另一只怪手已悄然滑入风嫣然…… “哥——”风嫣然受到突然袭击,浑身发软,散发出火一般的热力,声音轻柔得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好好爱我吧!……” 因忙于巡视阵地,风嫣然已经三天未和爱郎好好亲热一番、早已经食髓知味的美少女哪里还忍受得了爱郎的挑逗?顿时有些气息不稳,俏脸上飞起了情欲升腾的红霞 在热吻缠绵中,华映宏熟练地将风嫣然身上的障碍物一件件脱掉,露出了她完美无瑕的骄人胴体。 征战生涯并没有在风嫣然身上留下丝毫痕迹,白晰的肌肤娇嫩柔滑,吹弹可破的雪肌玉肤下隐隐约约有光泽流动,触手富于弹性,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 因风嫣然多年来勤于习武之故,娇躯健美柔韧,在万种风情的柔媚中又流露出刚健婀娜的特殊风味。 华映宏激情火热的双唇从风嫣然芳唇滑下,沿着光洁如玉的粉颈,在怒峙雪峰和平坦的小腹印上连串热吻,那痒丝丝热乎乎的动人感觉令风嫣然轻轻呻吟出声来 华映宏高超的挑情手段让风嫣然情欲高涨到了极点,她感到无比空虚,急需什么来填满,可是华映宏却一直流连于她完美无瑕的娇躯,那灵活的舌头更是在那敏感的红豆上挑逗,而后又重新滑上再度和她深吻,仿佛不知道她心中的渴望已快无法忍受! 风嫣然酥胸急剧地起伏着,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雪峰颤颤巍巍,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的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在难耐的空虚之中,她有些迷乱地探手摸索着爱郎那坚挺之物,将它从武士宽袍中释放出来! 华映宏粗壮的火热龙根已坚挺如钢,风嫣然滑下娇躯,樱红的芳唇和香舌从爱郎健壮有力的腹肌轻轻舔吮着,一路滑下 在清水峰“闭关”的时候,风嫣然已从雪纤纤和柳雨菲这些姐妹那里学到了足够多的技巧,湿滑的香津传遍了火热的龙根,分开的双唇压在上面从底部吻到顶上,在爱郎呼吸变急促之后,她用温柔之极的动作缓缓含到了口里,樱唇张得大大的,火热的香舌与樱唇配合着舔吮起来 华映宏低头看着平时冷艳无比的风嫣然一双晶亮的美目与他的目光对视着,含有一丝丝羞意,那小巧诱人的芳唇紧紧吮吻着充满柔情地服侍着自己,那是一种难以言述的视觉、心理上和身体的多重快感,在风嫣然温暖柔软滑腻的口中,他很快就有一种失去控制想要爆炸的感觉 华映宏把风嫣然拉了起来,把她放到元帅专舱中的特制小床上,轻分雪白修长的双腿,挺枪跃马开始了最原始的运动很快,风嫣然口中就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急促的低低呻呤,幸好华映宏早已放出真气隔罩,不致传到外面去 两人就在飞翔天空的战艇中行云布雨,享受着两情相悦的甜蜜,似将一场已迫在眉睫的大决战忘到了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