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第19章 奇袭连营_奴隶帝国
第19章 奇袭连营_奴隶帝国
第19章 奇袭连营 第19章 奇袭连营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远远地便可看见奴隶营城门大开,四处空无一人。夕阳斜照在奴隶营五丈高的城墙上,上半截是一抹金黄耀眼的闪亮余晖,下半截城墙却隐入阴影之中。 谢战、安如山等人不知自由军此举何意。难道又是诡计?还是不敢正面相抗,已弃营逃走?在犹豫良久之后,谢战还是决定由高手小心地靠近,飞跃上城墙后,确认没有埋伏,方才率大批军兵接管了这座空营。 操场高台上,挂着何宗石和数十名兵丁的人头。一面墙上,不知是用血还是红色颜料写着“自由军必胜!自由万岁!”的字眼,杀气腾腾,触目惊心。 安全接管内谷城墙后,谢战等人安排好防卫巡逻,大大松了口气。对于安如山自内谷搜索追击的提议,谢战一口回绝。尽管好战,他却不想在天色快黑时去群山之间与熟悉地形的敌人捉迷藏,弄不好又让手下兄弟白白死在诡计之下。 ************ 聚宝镇外十里,煤矿营附近的一条山谷中。 在谢战的军队与那些阻道山石和小小机关“血战”之时,自由军在山道中急行军五十里,于两个时辰前悄然抵达此地。 自由军战士能吃苦而劳的特性充分发挥出来,连续两个时辰的行军,中途只休息一刻,竟无一人掉队。毕竟比起奴隶营的重活,行军也确实算不得什么。 但为了今晚的行动,华映宏仍下令休整两个时辰。战士们抓紧时间,按照吕经纬传授的烈阳诀练功,把精气神调节到最佳。 小队长及包括光复会在内的三品以上高手,也根据各人实力得到了不同层次的天地诀和破虚诀,按自己的理解参悟起来。 天地诀和破虚诀,一千个人练就可能有一千种不同的结果,这是两大盖世功诀的神奇之处。 大道无为,殊途同归。吕经纬、海天青、柳雨菲、柳兰柳菊这样的高手,从天地诀和破虚诀获得的好处更是不可估量。 对霸天和那两百名特战队员,华映宏一开始便授予两大功诀,他要把这些人打造成精兵中的精兵。 战场上,多一分实力,便多一分保命的本钱,多一分生机。 华映宏望着远处聚宝镇的万家灯火,想着心事—— 早晨将关山月以手制成的石杯交给候幕白的时候,候幕白信手留给他一篇功诀,“这是当年杀手之王‘一点红’行刺我失败所留,他藏身三丈之内,我竟未察觉,便是这凝心诀之功。想来对你应有所用”。 “我今后当以追求天道为志。华兄弟人中之龙,唯杀性过重,希望这凝心诀能助你上体天心,少动杀机。”候幕白便飘然而去。 “杀性过重?”华映宏不禁苦笑。他向来性情坚毅,不愿做拖泥带水之事。譬如看到贪官污吏误事害民,便道声“该枪毙”,总觉得如此人渣,杀了虽不见得多好,但总不会比不杀差;又如电视里看到那些复仇者明明枪指仇人头、刀搁仇人颈,偏要叽叽歪歪说上一通,结果被倒咬一口,心下便暗骂:愚蠢!一下结果不就完事么!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砍不尽的奸佞头,喝不完的仇寇血”,华映宏平生最喜便是这两句,总觉豪气冲霄。若有机会以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岂不是人生快事! 或许在这异世,才能让自己这样精彩地过一生? “哥,你在想什么?”柳雨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左侧轻轻问道。爱郎身上,总有太多的看不透和神秘,总是出现无穷的惊奇和惊喜。 夜色下,柳雨菲的美目如天上星辰,闪闪发光,绰约身姿临风而立,直如下凡仙子,以公主之尊,偏对自己温柔似水,娇媚无比,真不知何世修来的福气。 华映宏惊觉失神,道:“菲儿,我只是在想能蒙你亲睐,不知哪世修来的福气。”随手搂在柳雨菲腰上轻轻一带。 柳雨菲灵觉所至,方圆十丈内皆无人迹,遂轻轻顺势靠入华映宏怀中。爱郎对礼教大防,似乎从不在意,总让自己既觉羞涩,又觉喜欢。既有些怕他在人前做出羞人之事,又着实心喜他对自己毫不遮掩的爱恋,享受在他怀里的异样滋味,那强烈的男性气息令自己迷醉不已。 华映宏的嘴唇轻轻印在柳雨菲的香唇上,似要用这一吻的温柔之意,减轻这一夜的血腥之气—— ************ 聚宝镇。珍宝师团第三大队驻地。 秋晓云搂着一名美艳妖媚女子上下其手,挑逗得那女子咯咯娇笑不已,嫣红小嘴里吐出娇滴滴迷死人的声音:“秋爷,你坏死了!” 秋晓云淫笑道:“我的宝贝欣茹,我的好茹茹,你说爷哪里坏了?说不出来,爷要罚你!”说着魔手已探进美艳女子的胸衣中揉捏捻弄那柔软之处,让那叫“欣茹”的美艳女子气喘咻咻,双眼媚光四射,惹人爱怜。 “欣茹”不过二十来岁,相貌妩媚,身段娇好,衣着打扮性感入时,虽谈不上绝色,倒因会卖弄风情,颇得秋晓云喜爱,只听她娇声道:“爷的手坏、嘴坏……还有这里最坏!”说话间纤纤小手已在秋晓云的象征之处假作凶狠地捏了一下。 秋晓云故意“惨叫”一声,猛吻了欣茹的小嘴一下,口中道:“那欣茹宝贝你为何总是叫‘我还要’,那时怎不说它坏?该不该罚?” 欣茹左手解开秋晓云的衣带,将那象征掏出,轻轻揉弄,媚眼如丝,娇声道:“爷要怎样罚呢?” “当然要好茹茹慰劳慰劳它,就当赔礼啰……”秋晓云的手轻压欣茹的玉首,示意她伏下。 欣茹自然会意,顺势滑下,半跪在地,故作娇羞地轻启香唇,丁香微吐—— 秋晓云舒服地叹了口气,却耐不住欣茹的挑逗,微一侧身,将那象征送入大半…… 欣茹“唔”了一声,媚眼瞟了秋晓云一眼,香唇微合,丁香弹动,玉首驾轻就熟地轻轻上下运动起来…… “大队长,煤矿营急报,附近有大批释奴者活动,似有攻营迹象。”门外有人禀报道。 秋晓云正是珍宝师团每三联队驻聚宝镇的第三大队大队长,年龄不过二十七八,是秋氏家族嫡系子弟之一。秋雷在直属师团任第一大队长时,他便在秋雷手下任第一大队长,武功才智都出众,只是年少便养成世家子弟常有的贪色好淫习好,因强抢民女,被密谍告发,连秋雷也受了牵连。靠家族之力,秋晓云“发配”到珍宝岛,毕竟与秋雷同宗嫡系,又心思灵巧,懂得投其所好,安排在这聚宝镇独霸一方,倒也乐得逍遥自在。 “唔!”欣茹并未停下,反而香唇紧合,加快了动作,令秋晓云不知是舒爽还是表示“知道了”之意,亦或二者皆有之。 五十里外铁矿奴隶营发生哗变之事,秋晓云已得秋雷传讯告知,并告知已派谢战率第二大队进剿,并嘱咐小心各奴隶营。 “不就一千多奴隶么?几百兵丁便可杀得一干二净。杀鸡焉用牛刀。”秋晓云历来瞧不起这些卑贱奴隶,空有一身蛮劲,逆来顺受,又不会武功,再强壮也不过作苦力而己。秋晓云深知“血战狂人”的能耐觉得未免小题大做。 虽对秋雷的知会颇有些不以为然,秋晓云仍作出姿态,将手下兵力作了些调整,也通知各处奴隶营提高警觉,常常保持烟火信号联系,如遇紧急情况,马上报告。 第三大队三千人并非都驻在聚宝集上,而是分驻在几处,和从地方组织的看守担负剿匪、治安、巡逻等任务。 北边三十里海湾处的珍珠场,每年出产大量的天然和养殖珍珠,无论色泽个头,都是上上之选。普通珍珠磨制成粉、膏,无论服用涂抹,皆有极佳的美容驻颜之功。天然珍珠中的上品,更是历来为华龙大6上流社会贵妇小姐所喜,视为身份地位象征。 珍珠场每年收入金币超过三万金币,是一年多来秋雷活动家族高层和各方势力的重要财源和“土产”基地。珍珠场也因此成为海盗突袭的目标,已出现小股海盗多次侵袭。那些海盗虽战力不强,却战术灵活,骚扰破坏是拿手好戏。珍珠场的五千多奴隶虽然惯于逆来顺受,但自“释奴者”兴起后,却也有些不安分起来。秋晓云深知珍珠场对秋雷的重要性,部署了一个中队一千人守卫。 那些二千多采珠女奴中不乏秀丽美人,也是秋晓云经常藉口“加强守卫”去巡视的原因。 煤矿营距聚宝镇东南约有十里,二千多强壮的奴隶开矿采煤,由一个小队军兵和三百名地方警卫队驻守。 有近三千奴隶的铜矿营却在距聚宝镇南面十里远的地方,不过与煤矿营相距十一二里,与聚宝镇构成一个还算规则的三角形。这里由一小队军兵,加上三百地方警卫队驻守。 聚宝镇以西五里往西港方向,还有一处极为重要之地,却是三千多奴隶在近百名名王国技师的带领下,专门打造各种兵器的奴隶营。有一名中队长带两个小队和六百地方警卫驻守。 真正留驻镇上的,第三大队不过剩下七百人,加上六百名战力低下的地方警卫队。 “不用大惊小怪!”秋晓云禁不住按住欣茹的玉首,快速地挺送起来,口中却对外吩咐道:“让那些跳梁小丑去闹,他们不敢真正攻营的。” “是!”那名亲卫应声离去。 秋晓云实在忍受不住急速冲刺带来的强烈快意,急急地将欣茹放倒,掀开衣裙,里面竟是再无寸缕,泥泞一片,遂拨草寻蛇,往那迷人的桃源秘处穿刺进去,一时间淫声大作,令人销魂夺魄…… ************ 刚过初更,无星无月,岛上的天空却并不特别黑暗,朦朦胧胧之间,也可依稀看出几十丈远。 煤矿营。 海天青手下的另两股“释奴者”本就在聚宝镇附近活动,对周围形势和秋晓云的兵力分布十分清楚。接到海天青的命令后,四百多“释奴者”聚集到煤矿营里许外。 平时他们没有能力大规模攻击玉龙军方控制的任何一处目标,不说坚固的营墙和易守难攻的地形,单是一个小队的正规军和警卫队,加上武器的差距,就是四百多“释奴者”攻进去也是被包饺子,正合敌方之意。 看着绝大多数自由军战士都换上了玉龙军的军服和制式军械,只在左臂缠了一条白布带,作为黑暗中辨识敌我之用,一个个精神抖擞,军容整肃,竟比玉龙正规军毫不逊色,释奴者们羡慕不已。 适才自由军已将缴获的一些兵械给部分兄弟换装,听说今夜要大干一场,战后便可加入自由军,还能得到高明的武功秘诀,释奴者们又兴奋异常,对接下来的战斗充满期盼。 从自由军战士的口中,得知了铁矿营和盘肠道之战的结果,把华映宏吹得神机妙算,厉害无比,几乎没有人怀疑今夜仍会在华映宏的带领下取得另一场大胜。 在两千人的注视下,华映宏下达了作战计划—— ************ 驻守煤矿营的小队长乔汉有些心神不宁,从入晚时分就有大批的“释奴者”一反往常偷偷摸摸行事的作风,大摇大摆地公然在附近活动,似乎不再顾忌。 “莫非第二大队未能歼灭自由军?”他乃历来行事小心之人,得到秋晓云知会西港方面的消息后,便加强了煤矿营的戒备,自己还亲自上了五丈多高的城墙巡逻。 黑暗中,五百步外的大道和两旁的小山丘上,赫然亮起了漫山遍野的一片火把,“自由军——必胜!自由——万岁!”震天喊声响彻云霄,火光映照下,那些人大多穿着制氏军服,持制氏军械,远远地看清人数,看那声势,只怕不下一千多人。 乔汉不由冒出冷汗:一千多全副武装的自由军,加上通报中提到有光复会高手参与其中,若无外援,只怕煤矿营保不住。这两千多强壮奴隶被自由军所用,那后果—— “哧!”乔汉毫不犹豫地按军中秘法发出告急信号—— ************ 几乎同时,十几里外的铜矿营! 小队长廖晓清与乔汉一样,都是小心谨慎之人,得到秋晓云的通知,也亲自在城墙上守巡。铜矿营方圆足有三四里地,周围山势不够险峻,好几处都依托山势建了四丈左右、十余丈宽的城墙,各派了数十名兵丁和警卫队巡守。 “自由军——必胜!自由——万岁!”铜矿营大门前方五百远,突地火光大作,数百火把高举,喊声震天。另几段城墙外也传来高声纳喊,各处加起来,恐怕不止一两千人! 立即,一道与煤矿营相同的告急信号破空升起—— ************ 秋晓云与欣茹激战近一个时辰才云收雨散,此时正满足地躺在床上,享受着欣茹的特别风情。 欣茹刚才被三次送上云端、直似欲飘飞成仙,脸上红潮未褪,使得本就秀丽不俗的一张俏脸娇艳欲滴,云鬓散乱,凭添几分撩人风姿。 最让秋晓云满意的却是欣茹在欢悦之后,仍善解人意地伏到他的大腿处,柔软滑腻的双峰摩擦着自己刚健的大腿肌肉,芬芳的红唇和丁香小舌轻轻舐吮,不时玉颈微动,似在吸食琼浆仙露…… ……而后,只见她又轻轻地再度张唇含入,香舌以极其轻柔的动作舐吮,给予持续、轻微的刺激…… 更要命的是那双充满诱惑魔力的电眼,不时向自己抛送秋波,似要博得自己的鼓励和爱怜…… “哦!唔……”秋晓云觉得雄风又振,顷刻间便又坚挺,塞满欣茹那天鹅绒般柔滑温暖的小嘴,正欲—— “急报!”门外又不合时宜地响起卫兵的声音。 “讲!”秋晓云有些不悦地问道,这时候被打断,真是扫兴。 欣茹却仍旧施展媚功,继续使出浑身解数挑逗着…… “西港快马急报!第二大队午时遭奴隶军伏击,死八百余人,伤一百余人。现奴隶军近两千人弃营不知去向,请大人小心!”秋雷等人自不愿承认“自由军”之称,换以“奴隶军”蔑称。 “死伤九百多人?”秋晓云有些震惊。第二大队以战力论,比第三大队稍强,谢战也非无能之辈,未想败得如此之惨。 奴隶军弃营,只有两条路,一条山路向东南阿郎山进发,一条路向东北便是聚宝镇,虽是伏击,也想不到奴隶军竟有如果战力,那下一个目标便是——。 想到此,心中欲念顿时大减,立时被正埋头用功的欣茹察觉,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加紧施为,意图再撩起他的欲火…… “急报!煤矿营遭千多奴隶军围攻!”被撩拨得逐渐兴致再度高涨的秋晓云正待跃马再战,又被一道急报败兴。 “急报!铜矿营遭千多奴隶军围攻!”再一道急报报匆匆传来。 秋晓云彻底从欲火中清醒过来。他也非等闲之辈,军情紧急,自是容不得半点耽搁。当下一边下令道:“传令!全营紧急集合。”一边断然从欣茹迷死人的小嘴中退出,飞快地穿衣披甲。 欣茹白白辛苦许久,又知秋晓云确有大事,无奈娇声嘱道:“爷可得小心些,奴家等你回来……” 秋晓云却不理她,口中下达一连串命令:“快马传令珍珠场和兵器营加强戒备,各派一小队回驻聚宝镇!发信号通知铜矿营、煤矿营坚守不出,等待援军,里外夹攻!” “是!”外面传令之人去了。紧跟着,紧急集合鼓声响起,整个大营人喊马嘶,信号升空。 秋晓云飞掠到操场,不到一刻,便见自己所属的一个骑兵小队、一个刀、枪、弓箭混合步兵小队、一百亲卫队,共七百人列队整齐,等待命令,心下极是满意——不愧为秋家训练出来的精兵。 而那两个小队六百地方警卫则明显逊色,仍有一些人胡乱跑着,找不到自己所属的长官队伍。 “骑兵小队和亲卫队随我增援铜矿营!邱中队长率步兵小队前往煤矿营增援。警卫队留守,和兵器营回防小队守住镇口各处要道和大营。如有紧急之事,信号联络。” 邱中队长名邱诚,是秋晓云手下得力干将,平日第三大队的事务多由他代为处理,也让秋大队长有更多时间发展“爱好”。 奴隶军加上附近的释奴者,总共不过两千人。秋晓云在瞬间便作出了几乎无懈可击的反应:以四百快速机动的精骑,只需一刻便可前往防守较弱的铜矿营,内外夹攻,击溃甚至消灭彼处奴隶军后,再赶往易守难攻的煤矿营,会同增援的邱诚所率步兵,消灭剩下的奴隶军。 秋晓云也是知兵之人,若是敌军行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进攻聚宝镇,有一小队正规军和六百警卫,总能抵挡一阵。不论哪支部队扑空,以区区十数里之地,也能以急行军之速不过半个时辰就能及时回援,正好从外反包围,瓮中捉鳖。 只要不出秋晓云预料,奴隶军不仅捞不着任何好处,还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惯于制造意外的华映宏,所策划的会仅是分兵攻击两个矿营这样简单吗? 在秋晓云带人马离开大营之后,一条娇健婀娜、身姿美妙的黑影从他房中闪出,四下观察一下,飞快地一掠五丈,往镇中心投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