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第1章 荒岛求生_奴隶帝国
第1章 荒岛求生_奴隶帝国
第1章 荒岛求生 第1章 荒岛求生 第1章荒岛求生 “好痛!” 华映宏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仿佛裂成了碎片。 微微睁开眼睛,华映宏又赶紧闭上了。就一个简单的睁眼动作,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剌激到整个眼部神经,继而整个脸部、全身的神经都发作起来。足足一刻钟之后,眼冒金星的症状才渐渐消去,仿佛失去的神智逐渐恢复,华映宏感觉身上慢慢补充着力量,多年来坚持不懈地锻炼发挥了作用,脱力的感觉总算是离开了。 忍受着全身撕裂般的痛楚,华映宏吃力地翻身。全身的伤痛烙在滚烫的沙子上。没错,是沙子,手指上传来的感觉分辨出了这是沙子。 这是哪里? 华映宏试着站起了身,四周是一片陌生的海滩,金色的阳光照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闪烁着耀眼的波光。海浪汹涌着冲向沙滩,近处的潮水轻柔地拍打着他的脚踝,远处的海潮在岩石上拍击出震耳的声音。沙滩上还长着象棕榈树似的植物,风就象温柔的情人的吻,夹杂着阵阵海腥味。这一切让华映宏想起了南岛,想起和女友菲儿一起在南岛旅游的日子。 嘴角泛起一丝微微的笑意,但很快就僵住了。 不是因为痛,而是他突然想起—— 我不是在汉墓吗?正和菲儿在汉墓游玩,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间乌云遮日,我和菲儿在瓢泼大雨中冲向一座建筑,正在奔跑中,一道电闪雷鸣击下,最后一眼看见菲儿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华映宏的脑海里飘过一片片记忆的残片。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身上连一片布也找不到,浑身上下被海水浸泡得有点发白。 华映宏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好痛!刺痛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但我这是在哪?华映宏一万个想不通。 原地转了个身,他趔趄了一下,开始四顾观察这个地方。 这是个小岛,一眼望去非常荒凉。海风吹到身上,感觉到一种原始的野味。他站着的沙滩是一处下坡,背面是约几十米高的山丘,上面有些绿色的热带植物,暂时认不出来。 “鲁滨逊飘流记”,脑中闪现出一个十分贴切的故事名。 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一响。华映宏很悲哀地发现自己比鲁滨逊还惨。起码鲁滨逊还有些船上的东西,他却什么也没有。 沙子中一点亮光引起他的注意,是玻璃还是什么?他有些艰难地走过去,仔细一看,却是一阵狂喜,小刀!从沙子中捡起的是一把约三寸长的小刀,正是在汉墓游玩时的水果刀,挺锋利的小刀。 手中有刀,很多事就好办了。他实在是太饿了。也顾不得沙滩上颜色缤纷的蛤蜊有毒无毒,用小刀剖开一个个吸进嘴里,味道居然很鲜美,虽然是生吃,但一点也没有影响那种天然的爽口和润滑味道,加上海水的淡淡咸味,更是适口。华映宏一连吃了十几个,身子里的力气也觉得凭空添出了许多。 无论如何,在这个荒岛上生存下去才是首要任务。华映宏开始趔趄着向坡上爬,爬上一段坡之后,出现一片杂乱交织在一起的荆棘和红柳。半个时辰后,好不容易才登上坡顶,华映宏已经累得没了力气,停下来休息。过了小半天才又四处打量起来。 小岛不是很大,华映宏所在的坡顶居然是全岛最高的位置,一眼望去整个岛尽收眼底。一道斜坡下去,还有几座绵延的土丘,低矮的红柳树旁搀杂着不少高大的椰子树和棕榈,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一片说不出的荒凉萧索。整个岛长约不过两公里,宽不过一公里半。华映宏呼呼了一声,趔趄着身子跑到了一棵靠得最近的椰子树下,找了一些石头,想把椰子砸下一颗来。砸了半天,总算有一颗拳头大的石头砸中一颗椰子,“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上,蹦弹了两下,静止住了。 椰子的味道很好,椰子里的椰肉味道吃起来有点象马蹄,很甘美。把椰子啃的只剩一层薄皮之后,华映宏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他再接再励,捡起石头把树上剩下的椰子全给射了下来,用树藤缠成了一串。吃过的椰壳也要废物利用,他带在身上,总会用得着。 拨开丛生的灌木,华映宏目标是不远处的一个土丘,夕阳的余辉已开始在云层里浮现,华映宏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找个地方先安顿好自己,鬼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鬼东西呢!夜里面万一遇到什么状况,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穿过灌木丛之后,是一片红柳树林,华映宏的出现惊起了里面的一群海鸟,灰蒙蒙的鸟群直冲云霄,华映宏被这壮观的景象吓了一大跳。红柳林中堆积厚厚的鸟粪,庆幸的是一些海鸟惊飞后留下的空巢中有不少鸟蛋,华映宏将椰壳装得满满的,这可是好东西! 穿过红柳林,终于了目的地。这个土丘大概有五六米高,华映宏围着土丘转了一圈,发现土丘背后长着一片茂盛的椰子树林。这地方很不错,背风,光线也不阴暗,听着象天籁一般的潮汐声,华映宏身心总算放松了。唯一令他不解的是土丘上几乎没有任何植物,只长了一层青褐色的苔鲜。 华映宏看看天色还算早,赶紧去附近的灌木丛拔了一些柔软的杂草,在地上铺了个床。摘了一些棕榈叶,用小刀割成细条,搓成细绳子,再串了几片叶子在上面,往腰间一围,正好遮住羞处。虽然没有观众,但赤身裸奔真不是华映宏的爱好,满身不自在。 野外谋生并不能难倒华映宏。喜爱军事的他对于现代野外谋生训练的那些勾当还是比较清楚的。用小刀剥了些柳树皮,搓成绳索,做了个简易的拉索,拣了一大堆枯草、树枝,开始钻木取火。做引火的枯草很快就被点燃了,华映宏欢呼一声,赶紧把拾来的细树枝堆了上去,再把几块树上剥下来的琥珀一样的树脂扔进火堆,树脂易燃,火苗越窜越高,令华映宏开心起来。 华映宏挖了一个浅坑,把鸟蛋放进里面,用一层薄薄的土盖上,然后移了些带火的树枝,弄个小火堆在上面烧。埋在小火堆下的鸟蛋发出了一股诱人的香味,华映宏赶紧用木棍挑开小火堆,把鸟蛋刨了出来。华映宏用小刀把椰子扎了个洞,猛灌了几口椰汁,剥开一个鸟蛋的壳,白生生的鸟蛋香味诱人,他扔进嘴里,胡乱嚼了几下就吞进了肚子。真香!他一口气吃掉二十几个鸟蛋才停下来。 据后来熟知华映宏的人说,华映宏在与众人说起最美味的食物时,总会把“鸟蛋”排在第一。恐怕就因此时此境,鸟蛋的味道绝对比一级大厨的拿手好菜更美妙万分。 吃饱喝足之后,华映宏觉得体力和精神都恢复了**分,天快黑了,在这个陌生的荒岛,只有一把小刀防身肯定是不够的。华映宏找了两根两米长左右、拳头大小、比较直的木棍,用小刀一点一点地把皮剥去,再把一头削成尖刺状,另一头削出两处增加摩擦、好用力的刻痕,做成两支简易但是有一定杀伤力的木枪。 哼哼!要是有什么不识好歹的野兽出现,正好有烤肉吃了。天色黑下来,华映宏心中有些发毛,只好自己给自己壮胆提劲。他往火堆中扔了一些大点的树枝,在野外,火堆是保命的东西。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怕火,不敢靠近。 手中抱着木枪,华映宏躺在草床上,脑子里胡思乱想。一会儿想起菲儿巧笑倩兮的俏脸,一会儿想起在乡下劳作的父母,一会儿想起学校……满月从海面升起,柔和的月光如水银泄地般溢满小岛。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遥相望,竟夕起相思。 华映宏喃喃地念着诗,不觉间竟是泪流满面,想得痴了。虽然出身农家,自小经历诸多辛苦之事,性情坚韧无比,但从未像此时这般陷入不明不白的困境,感触过深,朦胧中他迷迷糊糊睡着了。 一夜无事。天渐渐亮了。 华映宏是被冷醒的,岛上的清晨很冷,火堆已经没什么明火了。他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握紧手中木枪,神智清醒后,四下打量,看看没有危险,他松了一口气。赶紧又找了些树枝添进火堆里,让火旺起来。 要做的事情很多。华映宏绞尽脑汁想该干些什么。昨天在坡顶上没有看到其他6地的影子,不知道天上会不会有飞机经过,附近有没有船只经过……一定要发出求救的信号。在得救之前必须想办法在岛上活下去。拿定主意之后,华映宏吃了十几个鸟蛋便付诸行动。 昨天在坡顶看到南边那一片红柳林外,有一片大沙滩,比昨天所在的沙滩大多了。华映宏决定到那里做一个醒目的求救标志。他用了十分钟穿过红柳林,一路惊起大群海鸟。 出得林子,果然是一大片沙滩,有数个足球场大小。他想了想,便割了许多大片的棕榈叶,在树林中找了很多碗口大小的石头。 把棕榈叶依次摆好,上面用石头压住,在沙滩上做成一个几十米大小的“sos”图样。这样天上有飞机经过的话,就能发现这个符号。用了大约两个小时做好这一切之后,华映宏开始考察整个小岛。 岛的确不大。华映宏握着木枪绕着整个岛走了一遍,大约只用了一个多小时。没有遇到岛上的野兽,只有几种不同的海鸟。东面的林中一种鸟大约有一斤多重,不怎么怕人,而有些小海鸟只有麻雀大小。西边是一处约2o米的峭壁,海浪拍在上面发出巨大的响声。 在岛中央一个土丘的一面,华映宏找到一处好地方,一块岩石从两米多高的地方突出来,遮住下面三米见方的一块地方,正好避雨。这里差不多在岛中心,到四面八方海边的距离都差不多只要十来分钟。华映宏赶紧从昨夜“住”的地方把椰子之类的家当全搬过来,火种也引过来燃起火堆。肚子又不争气地叫起来,他弄了些鸟蛋吃了,再加紧建自己的“家”。 在忙碌中,华映宏似乎忘记了伤感。他本不是软弱的人,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只能一心想活下去,才有希望再见到菲儿和家人。 生存永远是第一位的。这是华映宏人生观念中最重要的论点。在日后的征战生涯中,他始终坚持这一点。 接下来的半天,华映宏收获颇丰:他再到南边沙滩上看求救标志时,捡到一个被海水冲上沙滩的海蚌,足足有3o多斤重。用沙子灌外加小刀割的办法,得到了两边厚实的蚌壳,大得足以代替锅煮东西。岛上没有淡水,连水坑也没有一个。华映宏在住处附近找了一处低洼湿润之处,用木棍撬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才挖了一个一尺深、两尺见方的坑,用石头砸实,抹平,然后从住处旁边撬了一条小沟,既防下雨积水,又指望着老天慈悲,让水坑中积起淡水。椰汁虽好,天天都喝也会腻味死人的不是?岩石下三面透风,华映宏寻了大量拳头大小的红柳枝,用柔软的细柳条横捆竖扎成篱笆式样,三面立起稍大的木棍,然后再分别捆在一起。中间留一扇门,再寻棕榈叶捆了几层在篱笆外面,竟有几分像小屋的模样。 做完这些,华映宏累得半死。握住木枪,很快就沉沉睡去。 半夜里果然吹起呼呼的大风,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华映宏被惊醒,听见几面篱笆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心中担忧不己。幸好岩石下竟不积水,免了雨淋水淹之苦。岩石边流下水注,他赶紧用两边蚌锅接住,能多一点淡水总是好事。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巡视“sos”是否完好外,华映宏的时间大多花在了解岛上的情况和建设新家上。他再挖了一个水坑,摘了许多椰子储存,把篱笆加固。吃多了岛蛋,就想着换换口味,在东边的树林中猎杀大海鸟烤来吃。开始没准头,拿着木枪靠得很近也没法猎到一只,幸好那些一斤多重的大海鸟不怕人,多试几次掌握了方法,一枪下去剌中一只。华映宏高兴得快跳起来。用蚌壳锅煮海水,得到的海盐用来调味居然不错。为了吃得更美味些,他在灌木丛中竟找到了花椒、辣椒、孜然之类的调味品,在阳光下曝晒干了,分别捣成粉末状,用来弄烧烤海鸟肉,简直不亚于美味佳肴! 这样的日子若有菲儿在,应该是不错吧?就像一次郊游,一次野营。只要在想起菲儿的时候,华映宏的心就会变得又甜又痛。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每天都到海边,保持“sos”的形状不变,每天还要在最高的山坡顶上挥舞一阵用长木棍和棕榈叶自制的十字形旗子,晚上烧起火堆,希望有经过的飞机或是海船发现营救。但是从第一天开始,华映宏在岩石上刻下正字已经六个,这么多天里连个飞机或船只的鬼影子都没有半个。饶是华映宏性格坚韧,也渐趋绝望。 经过多天的练习,华映宏刺鸟的技术倒是修练得炉火纯青。先是木枪一出,就会分毫不差刺中一只。后来那些鸟变得精灵,不等靠近就惊飞。华映宏便试着远处木枪飞掷,一次不行再次,每天掷上万次之后,手、眼、心灵敏无比,逐渐竟可随心所欲,仅凭感觉掷枪射杀惊飞中的海鸟。改在海边刺鱼,也得心应手。 这晚,月亮升起,银光似水。小岛被笼罩在迷蒙月色之中。 华映宏仍在最高的山坡上烧起火堆,做起拿手的烧海鸟和烤鱼。经过这么多天,技术越发纯熟。两只海鸟、两条烤鱼火候将至时,抹上鱼油和调料,放回火上再翻烤约半分钟,恰到好处。阵阵浓香散发出来,远远飘去,几乎整个小岛都被烤肉的异香笼罩。 突然,一道柔和的声音在华映宏耳旁响起:“月色似水,美景当前,小兄弟好手艺,好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