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干娘与干姐姐
干娘与干姐姐
妈妈有一位和她从学生时代就一直很要好的朋友,算起来还是妈妈的学妹呢!我都叫她张阿姨,她在学校里比妈妈要晚了二届,今年才三十八岁而已,她虽然已是快接近四十大关的妇人,但因嫁了个有钱的老公,生活优渥,所以还是姿容秀丽、风采绰约;又因她平时保养得法,肌肤细嫩雪白,艷丽非凡,望之犹如三十岁的少妇,丝毫看不出是已近狼虎之年的女人。
她的身材该肥的肥,该瘦的瘦,娉婷窈窕,乳挺腰细;尤其那个丰满肥嫩的臀部,相信所有男人看了都想要去摸它一把,由此可见,她在校时必定是个颠倒众生、艷冠群芳的大美人。只是她结婚了那么久,才生了二个女儿,就是生不出个儿子来,她戏称自己是一座--『瓦窑』,只有弄瓦之喜的份儿。
所以她每次到我家来,都跟妈妈说她好福气,有个儿子都这么大了。
前几天她又开始念了起来,因此今天她又来我家时,妈妈干脆叫我认她当干娘,她听了很激动,喜极而泣地忙把我紧紧地拥入怀里,爱怜地轻抚着我的头,道:『我终于……终于……有个……儿子了……』
妈妈见她想儿子想得都快疯了,含着欣慰的微笑在一旁看着她这近乎幼稚的举动。
我被张阿姨,哦!不,现在要改叫干娘了,紧紧地抱在她胸前,她那两个丰满的肥乳密贴着我,觉得柔软中尚带着几分弹性,使我胯下的大鸡巴,涨硬了起来直顶着我的裤子。
妈妈在一旁瞥见了,伸肘轻轻顶了我的腰部一下,又瞄了我一眼,暗示着我不可太过放肆无礼。我赶紧用夹缩屁眼的方法来使大鸡巴软下来,一会儿,才又恢復原状。
又听得干娘对着妈妈说晚上要好好地请我吃一顿,顺便带我回家认识她的两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干姐张秀云和干妹张筱云。
妈妈听了她这么说之后,心里有数地知道这下我一定又想带干娘上床了,说不定连干姐和干妹都要玩上呢!妈妈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答应了干娘的要求,让她带我回家。
我和妈妈已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母子通姦关系,早已灵肉合一,我和她心里在想什么,是不必宣之于口地多费唇舌了,想插幹幹娘一家三个女人的淫念,妈妈根本不必听我说出来,她早就瞭然于心了,有个这么瞭解我的妈妈,而又能在床上满足我的情妇,我想世界上可沒几个人有我这种幸运哪!
干娘要带我回家,这可是我勾引她们母女三人到手来玩的大好良机,于是我便高高兴兴地随着美艷迷人的干娘走了。
干娘的家在一处高级的住宅区里,红瓦白墙,绿树如荫,好个幽静的居家环境。进了她家,干娘随手关上大门,让我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袅袅地走向厨房为我张罗饮料,我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的背影,走路时扭动着腰枝,肥大丰满的玉臀,左摇右摆地性感极了。当干娘拿着饮料,再从橱房走回客厅时,娇艷的粉脸上带着醉人的微笑,她胸前那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也随着她莲步轻移间,不停地在她上衣里抖动着,使我看得是眼花瞭乱,心跳急促,脑子里晕晕沉沉,全身的热度也一下子升高了很多。
干娘陪我说了一会儿话,便道:『龙儿!你坐在这儿喝饮料,干娘要先去脱掉外出服,换上家常服再来陪你聊天。』
我回答她道:『好的,干娘!您去换吧!我自己在这坐着就好。』
干娘起身走到她的房里去换衣服了,我见她进房后,房门并沒有关紧,还留下一些缝隙,心想:何不先去偷看干娘换衣服?那定是一幕活色生香、春光外洩、既紧张又刺激,人生难得一见的美妙镜头呀!
待我偷偷地潜到了干娘的卧室门外,把眼睛凑上门缝往里面偷窥的时候,只见干娘已把她的上衣和裙子脱掉了,全身上下只剩下那乳白色的奶罩和一条月白色的小三角裤了。
干娘此时以背对着我,我只觉她的背影肌肤雪白,玉臀丰满,性感迷人的胴体,尚未全脱光就这么有看头了,那么若是她全都脱掉了,那岂不真的应了『眼睛吃冰淇淋』的俗语了吗?
我窥视的眼光又瞥见干娘正面的墙上挂着一面对着房门的落地镜,恰巧把她前身的美妙风光毫不保留地反映到我的眼前,加上卧室里的灯光很明亮,使我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干娘那白馥馥的肉感娇躯,两粒肥涨的大乳房,被她略嫌窄小的乳白色奶罩包着;下腹部阴阜上的黑色阴毛,也透过月白色的三角裤,隐约可以见到一片漆黑的阴影。
我被眼前的这一幕诱人的春光给震慑住了,不由屏气凝神地专心注视着。
我呆呆地看着干娘后续的动作。『哇塞!』好戏还在后头呢!干娘脱衣服的动作尚未停止,她还继续地伸手到背后解开她奶罩的钩子,脱了下来,又弯腰把她身上最薄的一件遮蔽物--三角裤也脱掉了。站在落地镜前的干娘已是身无寸缕,赤裸裸地被我看个正着了。胸前雪白的乳峰上,顶着两粒艷红色的奶头,小腹下方那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虽然距离稍远而使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远远望过去黑压压的一大片,也真够性感迷人了。
我在门外只觉得口干舌燥、心摇神驰、热血沸腾、欲焰高炙、大鸡巴硬挺高翘,大有破裤而出的危险。真想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拥抱着干娘那性感的胴体,把我的大鸡巴插入她的小穴里,大幹特幹地勐肏她一场,才能消消我那快要爆发的满腔慾火。但我又不敢就此鲁莽造次,万一干娘抵死不从,岂不坏了我那同床一起插幹她们母女三人的大计?还是再忍一忍,慢慢地等待最好的时机吧!
这时,干娘从衣橱里拿出了一袭家常睡衣和一条新的粉红色三角裤,姿态优美地穿了起来,我知道她马上要出来了,于是赶紧坐回客厅沙发上,再勐吸了一口饮料,表示我一直乖乖地坐在这里。干娘开了房门出来了,我见她胸前的一双大乳房在她走到客厅时,一抖一抖地颤动得非常厉害,我心知干娘在她家常睡衣里一定沒有戴上乳罩,因为女人平时在家若是沒有外人在场,往往为了贪图舒服而沒有穿上乳罩。
这件事要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还真是一个好预兆,至少干娘心里已不把我当成是个外人了,那么我下手的机会和成功的把握也因此会提高了许多。
我心中计划着如何把干娘幹到手的步骤,因为我知道女人们就算千肯万肯地想和你作爱,表面上也不敢有所表示,好保持她们的矜持形象,除非男人先有了想幹她的表示,她们还要假意地推拒一番才会让你达到目地,这样她们既维持了自己的尊严,也得到了她们内心里渴望的舒爽,所以若是能突破女人们这层虚伪的面具,那么她们就会心防盡撤,任你予取予求的了。
于是我暗地在心里头拟好了腹稿,打算先用挑情的语言去拨动她的芳心。
我和干娘坐在客厅里聊着,干娘道:『这对死丫头真野,出门到现在还不回家。』
我道:『干娘!现在才六点多而已嘛!她们也许还在逛街呢!』
干娘笑着道:『龙儿!你真是个好孩子,很会体谅別人。』
我见她脸色柔和,趁机故意地把头埋在她的乳沟之间,双手紧紧搂着干娘的纤纤细腰,用我的脸颊拼命地揉搓着她的大乳房,就像是个小孩子般在妈妈怀里撒娇一般。干娘被我揉得一阵颤抖,喘着气道:『好了好了,別再揉啦!干娘都快被你柔散了,我这一把老骨头,怎能禁得起你的蛮力哪?』
我真心地道:『干娘!你不老呀!一点儿都不老,你还很年轻,又很漂亮呢!』
一边说着,一边大胆地在她粉颊上吻着,然后偷袭了她的红唇,干娘被我吻得『哦!……哦!……』地呻吟着,最后竟也伸出娇舌来和我的舌头在空中互相勾吮缠搅着。
我将一只手颤抖抖地伸入她的家常睡衣里,摸到了她真真实实、赤裸裸的大乳房,手里感觉得又滑又嫩、还有极大的弹性,峰顶的两粒乳头被我一摸都硬得凸了起来。
干娘害羞地娇声说:『嗯!……龙儿……不……不要……这样……嘛……快放手……你……你怎么……可以……可以……摸……干娘的……奶奶嘛……停……快停呀……不要……再揉了……干娘……这样……好……难受……』
她忙用手来推拒着我,虽然她的嘴里好像在斥责着我,但脸上并沒有因此而生气的怒色,反而带点娇羞的神态,大概是被我高超的摸乳技巧揉得很舒服吧!
我对她说:『干娘!有奶便是娘,你沒有听过吗?你是我干娘嘛!当然要给干儿子吃奶呀!在家里妈妈也常常让我吸奶呢!』
干娘娇羞满面,一脸不信地道:『不……不行……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能……吃我的……奶奶……你骗我……玉梅姐……才不……会……让你……吸……吸奶哪……』
我认真辩解地道:『干娘!真的嘛!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马上打电话去问妈妈是否真有这回事,妈妈她还让我插幹,和我作爱呢!那才是真的舒爽哪!』
干娘听得张口结舌,结结巴巴地道:『什……什么?……你……妈妈……玉……玉梅姐……让你……让你……插她……这……这怎么……可以……那有妈妈……和自己的儿子……上床……作……作爱的?……』
我见干娘粉脸都红透了,看起来更加艷丽诱人,于是心动地又伸出那禄山之爪,一手继续摸着乳房,一手插入她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扣挖着她的阴户。
干娘被我这大胆的偷袭行动吓了一大跳,大叫着道:『哎呀……龙……龙儿……你……你……』上身闪躲着我揉乳的魔手,又把双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摸到她的阴户。
我怕她逃走,那就前功盡弃了,忙用力抱住她,解开家常睡衣的扣子,把衣襟左右拉开,那一对肥嫩丰满的乳房,顶着艷红的大奶头跳了出来。我迅速地抓住了一只大乳房又揉又捏,用嘴巴含住另一个奶头,吸吮舐咬。
干娘被我逗得又麻又痒、又酸又酥地难受得呻吟着:『哦!……不要……乖儿……不要……咬……干娘的……奶……奶头……別……別舐……啊……』紧合着的双腿也慢慢地张了开来,我抚摸她的阴毛、扣挖她的阴唇、揉捏她的阴核,再把手指头伸入阴道中抽插着。
干娘被我这上下夹攻的招术给刺激得叫道:『啊……別……別挖了嘛……快……把手……啊……拿……拿出来……干娘……难受……死了……哎呀……干娘……被……被你……整……整惨了……哦……啊……我……我要洩了……啊……啊……完了……哦……哦……』
干娘忽地勐然一阵颤抖,两腿上下摆动着,小穴里的淫精也一直往外流,我知道她已达到了高潮,洩了第一次的身子了。
我看她昏昏迷迷地喘息着,干脆抱起她的娇躯,直接走向她的卧室。
干娘突然由昏迷中醒来,惊叫道:『龙儿!……你……你要……幹……幹什么?……』
我抱着她亲吻着,一边涎着脸道:『我的亲亲小穴穴干娘!儿子现在要带你上床去呀!』
接着我把她放在床上,动手去脱她的家常睡衣和那条小三角裤,当然又有一番挣扎抗拒,不过不是很激烈,终于干娘被我脱得全身精光的了。我再脱掉自己的衣服,站在床边,爱怜地看着干娘红晕过耳,羞得闭上眼睛的娇态。我明白她此时正处于慾望和伦理的天人交战中,从以前的例子里,我知道只要把大鸡巴插进女人的穴洞,让她满足就一切沒事了。
只听得干娘抖着声音道:『龙儿!……你……你……破坏……了……干娘的……贞操……了……』
她一边娇羞地用手遮在她阴户上,不让她那羞人的方寸之地被我看到。
我道:『干娘!贞操真的对你很重要吗?还是让我用这条大鸡巴替你通通小穴,让你舒服才是真的。你一生光是和干爹作爱,沒有享受过性的高潮,怎会有什么乐趣呢?还是让我来插插你吧!我床上的功夫是很厉害唷!插得妈妈都会叫我大鸡巴亲丈夫哪!』
说着,抱着她又亲又吻,扳开她遮住下体的手,又揉捏了她的阴核一阵,弄得她又是淫水狂流,洩了再洩。
我见她已是慾火高烧,又是飢渴又是空虚,马上翻身压到她胴体上,干娘此时全身热血沸腾,不得不用一直颤抖着的玉手引着我的大鸡巴,对准了她那淫水涟涟的小肥穴口,浪声道:『龙儿!……乖儿……呀……干娘……好……痒……快……快把……你的……大……大鸡巴……插……插进去……止痒……哦……哦……』
我把大鸡巴头瞄准了干娘的浪屄入口,用力一挺,插进了三寸左右,干娘全身发抖地痛得叫道:『哎呀!……龙儿……痛呀……別动……你的太……太大了……干娘……吃……吃不消……』我感到大鸡巴好像被一个热乎乎又肉紧紧的温水袋包住了一般,里面又烫又滑,根本不像是中年妇女的阴户,倒像是个二十出头,新婚不久尚未生育的少妇哪!
我伏下身子去吸咬干娘的大奶头,又揉又摸,再吻住她的红唇,两条舌头纠缠不清,渐渐地她的阴道较松动了。我勐力一插,大鸡巴全根肏入,直捣着穴心,干娘这时又痛又麻、又酥又甜、又酸又痒,五味杂陈地脸上的表情变化万千,肥突突的小穴紧紧地套着我的大鸡巴。
我使劲插了个盡根,又抽了出来,再插进去,又抽出来,轻送重幹兼有,左右探底,上下逢源,使得干娘的脸上淫态百出;又用力地揉着她那对柔软、娇嫩、酥滑兼有的大肥乳,使干娘浪叫着道:『啊!……龙儿……妈妈的……亲……儿子呀……哎哟……干娘……美……死了……大鸡巴……的亲……丈夫哟……插……插进我……的……花心了……快……乖儿子……幹……干娘……要你……要你……用力……幹我……啊……真好……幹……干娘……爽……爽死了……啊……啊……』
干娘渐渐习惯了我大鸡巴的顶抽干送的韵律,她也用内劲夹紧我的肉棒,让我按着她的丰满娇躯压在床上肏幹着,只见干娘紧咬着下唇,又开始浪叫着道:『嗳唷!……乖儿……有你这样……的……大鸡巴……才能……幹得……干娘……乐……乐死了……亲亲……干儿子呀……你才是……干娘……的……亲丈夫……啊……干娘的……小穴……第……第一次……这么……痛快……捣得爽……幹……幹得妙……干娘……全身都……酥麻……了……乖儿子……亲丈夫……你……真会幹……比你……干爸爸……还要……要强上……万倍……唔……呵……呀……你才是……干娘……的情人……干娘……的……丈夫……干娘……爱死你了……啊……小穴……不行了……幹……干娘……要洩……要洩了……啊……啊……』
我见她不要命地挺动屁股,淫荡得媚人入骨,娇靥含春,淫水大股大股地喷射着,洩了又洩,再洩,弄湿了好一大片床单,大鸡巴肏在干娘的小穴里,紧密又温暖,花心还会一吸一吮地夹得我的大鸡巴直跳动着。
这场床上大战,直幹得天昏地暗,终于在我的大鸡巴顶住了花心,发射了精液,泡在肉洞里,享受着干娘温暖的骚穴,俩人互相拥抱着勐喘大气,昏昏迷迷地躺在大床上休息着。
干娘足足喘了半个小时的气,才算平息了下来,她温柔地抱着我,让我靠在她软绵绵的怀里吃着她的奶子。女人就是这样,有了肉体关系之后,而且能在床上使她极端满足,她就会一辈子死心塌地爱着你,不许你再离开她。
我在干娘身上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又在她全身一阵乱摸,揉得她娇躯扭摆地浪声笑道:『小心肝,乖儿子!別再揉了,干娘痒死啦!』我的大鸡巴又硬了起来,在她桃源洞口一阵跳跃,慌得她忙把我由她身上推下来,还歉声柔柔地安慰着我道:『乖儿!弄不得了,干娘的小穴还有点痛哪!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大鸡巴有些吃不消。你干姐和干妹她们也差不多快要回来了,给她们看到你在我床上也不大好,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来插干娘的小穴,现在就不要了,好嘛?』
说着,还吻了吻我的脸颊和额头,好像在哄着小孩子一样,我见她也实在疲累了,暂且就饶了她这一遭。我们起身洗了澡,干娘又换了新的床单,对着一大片淫水留下来的痕迹,她又是一阵脸红。
坐在客厅,我和干娘眉来眼去地以眉目传情着,她脸上的红晕一直沒退,看起来更是娇艷动人。又过了二十分钟,干姐和干妹终于回来了。甫一进门,她们的那两双眼睛就一直打量着我这个陌生人,我也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端详着她们俩。站在左边那个看起来较大而留着长髮的女生,想必是干姐秀云,外表看来较为美丽而文静;另一个较小而烫髮的一定就是干妹筱云了,个性看来就比较活泼开放。
果然是她先开口道:『妈妈!这位客人是谁呢?』
干娘道:『秀云、筱云,他就是妈常提到的玉梅阿姨的儿子,妈下午已经认他做干儿子了,算起来你应该叫他干哥哥,而秀云则叫他干弟弟。』
活泼的筱云干妹听她妈妈这么讲,竟朝我飞了一个媚眼道:『呵!原来是干哥哥,嗯!长得真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材,体格又蛮棒的,啊!干哥哥,你好呀!』
我一时被这位淘气的干妹妹弄得面红耳赤,吶吶地说不出话来,差点儿下不了台。
干娘在一旁见我受窘,心疼地笑叱着她沒礼貌,又叫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的干姐和我见过了礼,我俩正在握了握手时,干妹竟贴近我身边来,说了一番让我不知所措的话,她道:『干哥哥!你喜不喜欢我?』
我只好道:『当然喜欢啦!』
她接着道:『如果你喜欢我,那你为什么不抱我,吻我?』
我一时呆在那里,就连干娘和干姐也都呆住了。干妹用双手搂着我,在我脸上一阵亲吻,胸前那对虽小而坚挺异常的嫩乳在我心口直磨着,弄得我的脸更红了。
我被她吻得兴起,也在她脸上吻了吻,我抱过了干妹,只好也抱抱干姐,她也被这奇怪的气氛弄得她满面娇红,可是我手一环上她的纤腰时,她的反应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热烈,她竟也用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又是一阵亲吻,那种吻已不像是见面礼了,简直就是情人间的热吻。
干娘在一旁看得吃起了她两个女儿的醋,娇靥上一片捻酸嫉妒的表情,我见她如此,干脆也抱住她,吻吻她的粉脸,干娘在意乱情迷之下,一时也忘了干姐和干妹就在身边,搂紧我的背膀,竟凑上小嘴和我口对口地吸吻起来,又伸出舌头和我互搅,吻了良久,才和我分了开来。
她这时才『啊....』的一声,记起旁边还有两个女儿在场,羞得无地自容地娇红过耳,把她的头直往我的怀里钻。
干姐和干妹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她们母亲与我的舐吻,聪明的她们不难猜到我和干娘之间的关系绝非止于寻常的干母子而已。
干娘羞了好一阵子,才不得已地抬起头来,对她的两个女儿道:『妈……妈妈……情不自禁……你们……你们不要……胡思乱想啊……』干妹满脸狡黠地笑着道:『妈!我们不会怪您的,是不是?姐!妈您平常好寂寞,有干哥哥来安慰您深闺的空虚,又不是什么大事呀!』
我听了她这番大胆又露骨的一番话,实在有点儿坐不住了。干姐也在一旁羞涩地点了点头,默默含情地望着我。看来,干妈这两个女儿对她们母亲还蛮体谅的哪!唉!最难消受美人恩,而且一下子就是三个,彼此之间又有母子和姐妹的关系,实在有些令我穷于应付,想不到母女一马三鞍,大被同眠的梦想如此容易就达成了。
我们四人经过了短暂的开诚佈公之难堪后,不约而同地抱在一起,以我为中心,互相亲吻着,衣服一件件地从我们身上飞走,一会儿,三只白羊加上我这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在客厅的水银灯下裸裎着。
只见,三人之中,干娘的胴体看起来最是高贵雅丽、风姿万千;肌肤雪白娇艷,柔细而光滑;乳房挺耸丰肥,奶头略大而殷红,乳晕粉红诱人;平坦的小腹,微显淡淡的妊娠纹;阴阜似馒头般高凸,阴毛捲曲而浓密,倒三角形的尖端部位,艷红而突起的阴核微微可见;玉腿肥嫩而不臃肿;屁股上翘,左右晃动着。
干姐秀髮披肩,姿容妍丽,笑时两颊旁边现出两个酒涡,娇艷妩媚,樱唇微点,贝齿洁白,软语娇声,悦耳动听;肌肤则是光滑细緻,乳房盈握,弹性良好,乳尖红艷;身材修长苗条;阴毛在小丘上乌黑光亮,浓密地蔓延在小腹下方及阴唇两侧;玉臀肥圆;粉腿硬实。
干妹在三女之中较显娇小,有一头稍带棕色的捲捲短髮,皮肤白皙,鼻樑挺秀;刚发育完成的身躯,有一对虽小但极为尖挺的乳房,和一座稀松的漆黑森林,阴毛柔软蜷曲,因数量较少的缘故,有条不紊地排列成行,环绕于阴阜周围,一颗突出的阴核,高悬于阴缝顶端;细腰盈盈,一双玉腿粉妆玉琢般,细緻可爱。
我盡情地欣赏了眼前这三具娇艷的玉体,原已粗壮过人的大鸡巴更是长大膨胀,我稍经思考后,决定还是由已有过一度春风之情的干娘开始,把她抱在沙发边上,含着乳头拼命地吸吮着,弄得干娘淫水直流,阴户开阖地颤动着,乳头髮硬,全身直扭,媚浪地哼出声音,玉手紧捏着我的大鸡巴,挺起阴户,摇摆肥臀,茸茸黑毛下的两片大阴唇勐地一阵张合,便把我的大鸡巴连根吞噬了进去。
我的大鸡巴便在水声唧唧中不住地在干娘肥美的阴户里幹弄着,直撞得她阴户『啪!啪!』作响,干娘虽生过两个女儿,但阴户还是很窄,挤得我龟头的稜沟麻痒舒爽,真不愧为娇艷的一代尤物。
干娘肥臀直扭、哼声不绝、媚眼半瞇、那种骚态真是淫荡极了,中年美妇的性感和经验,确非初尝禁果的少女所可比拟的。我的大鸡巴连连抽插紧顶着幹娘的阴核四周和子宫口的底部,在她那最嫩最敏感的肉上,轻轻地揉转着,干娘闭着媚眼,品嚐着这刻骨难忘的滋味,美得她赞不绝口地浪哼着,头枕在沙发扶手上,随着我的大鸡巴转动处,两边直摇,淫水汨汨地从她阴户中一直流出,禁不住这搔痒的滋味,不管一旁还有两个女儿督阵,叫着听了令人脸红的淫语道:『好龙儿……我的……亲丈夫……哎唷……你饶了……干娘吧……干娘……要被你……幹死……了……喔……喔……小爹……呀……你就饶……饶……小浪屄吧……不……不能……再揉了……喔……哟……哟……啊……肏穴的……小祖宗……大鸡巴亲爹……呀……喔……幹……干娘……受不了……哎唷……乖乖……別……別动……亲哥哥……喔……小屄又……又要出水……了……』
我的大鸡巴实在把她肏得太舒服了,阴精像开闸似地,被我的大鸡巴带得直往沙发上滴,通体酥麻、全身浪肉都在颤动着;两颊火赤、星眸含泪、咿咿呀呀地淫声百出;阴户痉挛收缩,紧绞着大鸡巴吸,子宫的喇叭口抖颤,大洩了二次身子,软趴趴地伏在沙发上昏迷着。
接着我再找上了娇蛮的干妹,揉着她的玉乳,龟头顶在她早已湿透的阴户口,刚从她妈妈穴里抽出来的大鸡巴沾着淫水,拨开阴唇慢慢地往里送。
咦!干妹的阴户虽然还算窄紧,但大鸡巴幹进去竟然沒有碰到处女膜,这骚妮子不知何时被破了身子,已非完璧了。
她的阴璧紧夹着我的大鸡巴,异常地舒服,刚幹入一半,干妹像赞叹似地『唉!……』了一声,等不及地抛臀上迎『呀!……』的一声,只听她一声惊叫,原来她勐地一抬臀,粗大的鸡巴已藉着那润滑的淫水,顺势直进,盡根沒入,直直顶着她的花心微颤着,干妹羞红了脸望着我一笑,圆臀又在我下面筛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