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011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011
作者:nana12345 圣水娜娜
「作者提示:本长篇连载充满大量凌辱,变态,虐待,倒错,扭曲,性爱等情节,阅读之前切望多多斟酌喔,如有反感,敬请迴避,文中情节切勿模仿。」
(十)
静静的我醒了,望着昏黄色的屋顶陷入了沈思,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要面对的将会又是什么变态的事情,来到这里沒有几天,但是我觉得彷彿好像过了很多个世纪,遇到看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我这么一个从偏僻小村子长大的女孩子来说,可以说是冲击不断,难以接受,但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现实。
我就这么光着屁股一直躺着,想到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我有一丝丝的紧张在心头缠着,也有一丝丝的恐惧彷彿在喉咙里哽咽着,记得那个噁心变态的王老头说今天要找我,我好想好想他能消失在我的世界中,但是他又是我不得不迈过的一个槛。
就在这一片寂静中,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女孩子的叫喊声和管理的叫骂声:“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不想被卖到这里,求求你们了。。。”。“臭婊子,来了还想出去,妈的,给我们老实点。。。”。“求求你们了,我不知道被卖到这里,求求你们放了我吧。”“不给妳点颜色,妳她妈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啪啪啪啪,连续好几个打嘴巴的声音,然后就是女孩子呜呜的抽泣声。“给老子进去,不是抬举的贱货。明天再来收拾妳。”砰的一声,是关铁门的声音,走廊里又变得安静了,莫非又有新的女孩子被卖到这里了,这女孩子被卖到这里真够倒霉的。
我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好像又闭眼睡了一小会,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关我的我的牢门再一次被清脆地打开了,管理带着一个抱着衣服的女孩子走进我的小屋,这个女孩子就是昨天在洗衣房负责洗衣的那个女孩,但她抱来的不是我昨天换下的裤子,我看见她抱着一件黄色的蕾丝吊带小背心和略微有些厚的肉色连裤袜。
“臭婊子,把这件衣服换上,今天是妳第一次出工,给老子幹得好些,幹得不好看我怎么收拾妳!”管理依然恶狠狠的说,这些管理的脾气就沒有变过,其实我已经习惯了,我已经知道在这里我们这些女孩子就是他们饲养的一群性奴隶,反抗要挨打,听话可能也会挨打,他们喜欢听到我们叫我们哭,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他们想要的快感。
管理把我的手铐脚镣解开,叫我可以方便换衣服,一个从沒有被男人碰过的女孩子在光着屁股对着一个男人换衣服,也许你会替我羞耻难堪,但是这就是我的无可奈何。我怯生生的把衣服拿过来,生怕一个动作不对了,一起床就先挨一顿耳光,不过我在浪费我的担心,我应该知道这就是必须发生的现实,“操妳妈的,骚逼,快点!”我刚把衣服拿到手,刚准备拿起来穿,一个重重的耳光就落到了我的脸上,脸烫烫的,我本能的捂了一下,好像想给自己疗伤,但我应该知道这是自找沒趣,接着又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妳个骚逼,叫妳快点还磨蹭。”他的话叫我知道我对自己的自怜是多馀的,我应该马上叫他知道我听话,于是我心尖忍着不住往上涌的眼泪说了句:“贱奴知道了,贱奴快穿。”
我把自己的黄色蕾丝上衣脱下,露出了乳白色的蕾丝胸罩,“操妳妈的,胸罩真妳妈骚。”这是管理对我胸罩的评价。“嗯,贱奴是骚货。”我好像条件反射一样,立刻强装出笑来为他给我的评价做回评,我的脸担心再挨一巴掌,沒问我大脑同不同意就叫我的嘴说话了。管理听见我这句话露出满意的淫笑,“老子们都等的快憋疯了,等王老头给妳开完包,好好玩玩妳,呵呵”。听到他的话,我浑身上下的神经缐好像本能的紧张了一下,一丝害怕又害羞的感觉从我的意识里飞出来,滑过我的前胸,滑过我的肩,滑过我的双唇,叫我的双唇紧紧的,叫我的头低低的,开苞?我明白这个词汇的意思,开了包我就不再是冰清玉洁了,我在別人眼里就真真正正的成为了被男人烂睡的婊子,但又怎么办呢。我只顾着换衣服,我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回答,不过我沒再挨耳光,因为他的眼睛伴着淫笑死死的盯着我,他的眼神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由自主的嘴里挤出了一个小声的“哦”字,声音小的只有我自己能听见,好像自己想为自己打发走这一刻含羞怯怯的尴尬。
黄色吊带小背心穿好了,我又把那双肉色连裤袜拿起来准备往脚上套,才发现这连裤袜的裤档是开的,叫我突然有一丝好羞的感觉,但沒有时间叫自己慢慢害羞了,只能机械的飞快穿上,因为我被抽的磙烫的脸不允许我再慢一点。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俘虏的猎物一般,其实不是好像,我们这些女孩子就是他们的猎物,为了达到他们满意,我们要配合他们的快感叫,配合他们的快感哭,配合他们的快感穿,配合他们的快感做任何他们要我们做的任何事-挨骂,挨打,挨电,可怜的母女被逼着互相口交,被强姦,被羞辱嘲笑着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行走,用舌头擦地面,甚至要笑着喝尿吃屎。
我穿好了,就又和昨天一样像蹲厕所一样蹲在牢房门口外面走廊里,等着他们把我们一个一个的串起来。突然不远处的一个牢门被打开了,管理们从里面拖出一个女孩子来,这个女孩真的是被拖出来的,一直都在大喊大叫,向管理求饶,重复着一遍一遍,具体内容和昨天半夜我听到的一样,就是想叫管理们放了她。我听到这些,断定这应该就是昨天半夜被送到这里的女孩子,样子好可怜,可怜的难以形容,跪在地上一直向管理们求饶,哭的都不行了,但是管理们最后回应她的是一个一个的大嘴巴,管理们抽的这个女孩子连我们这些女孩子都害怕了。我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女孩子,长相一般,皮肤不是特別白,有着农村女孩皮肤特有的肤色,留着马尾辫,穿着一件红色T恤,黑色的皱摺裙,深肤色的厚裤袜,但光着脚。我们这些蹲着的女孩子都往她门口那个方向望去,心里都应该在想,这个女孩子应该要吃些苦头了,因为她是那么的“不听话”。管理们把她从关她的牢门口一直拖到我们这个队伍里面来,她这时已经被抽的说不出话来了,马尾辫已经变成散乱的披肩中长髮,脸被抽的红红的,止不住的眼泪在眼中打转,又止不住地流下来。当她看到我们这些女孩子沒有穿衣服或者只穿了一半衣服站着的样子,一边哭泣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显得很惊讶很惊讶一般,然后又低下了头,继续自己哭,真的是好可怜。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一个比我晚来的女孩子挨打,心里冒出一种偷笑的感觉,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说她了,还是继续说我的事情吧,说再多也帮不了她。我今天的穿着叫自己感觉自己真的和蹲厕所差不多-不透肉的肉色连裤袜沒有裤档,光脚蹲在走廊地面上感觉腿上像是在穿着什么东西,但屁股底下该遮挡的地方却一点都沒有被遮挡住,空空的,凉凉的:一片肉色天鹅绒裤袜包裹的屁股中间,露出了女孩子最隐私的阴部,那是男人们的乐园,女孩子们的羞耻;一屡屡阴毛暴露在外面正感觉着空气最细微的流动,好想能叫它们替我多遮掩一份引我羞耻的裸露,屁股沟两边丰满的臀肉也在幻想能再多合拢一起点,遮住女孩子最羞耻的肛门,也遮住流动在我心里的那份奢望的遮遮掩掩。
我这种穿着,总感觉周围的女孩子都在看我,心里都在对我指指点点的。管理们把我们每个人都串了起来,然后就押着我们去洗漱间了。一路上我总是觉得自己两腿之间凉飕飕的,彷彿是缺些什么,不过是真的缺了些重要的东西,都怪我穿的这条沒有裆部的天鹅绒肉色连裤袜。
到了洗漱间,管理依然把我们分成5个人一组,但是叫我们这排在后面的一组先去洗漱,我开始有些诧异,也许是想因为我在这组的原因吧,难道他们打算在我洗漱完就把我带到王老头那里去吗?我心里掠过一瞬的思索。因为我们组是第一个进去的,所以地面还算干净,除了脚底凉凉的感觉,庆幸自己沒有踩到任何水渍牙膏渍还有黏黏的东西。我们这组女孩子洗漱完了,就等管理下命令去里面的厕所一起尿尿。
我们这组女孩子正在等管理,管理却走了进来,应该说是直接奔着我过来的,他过来打开了连着我和其他四个女孩子的锁链,“骚逼,去坐到厕所地上!”管理大声对我讲。我对这不按套路出牌的顺序下意识反应出一丝诧异,愣了一下,“啪”的一声,一个嘴巴就打在了我的脸上,“傻逼骚货,告诉妳去坐到厕所地上不懂吗?”我不敢怠慢,就小跑着进去坐在了厕所的地上,我感觉所有的女孩子的眼神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我光着屁股併拢着腿独自坐在冰冷的厕所地上,在想自己究竟又犯什么错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尿尿!”管理对正坐在厕所地上的我喊着。“哦”,我不敢有任何反应就答应了一声就准备起身蹲下来尿。“操妳妈的,傻逼骚货,谁叫妳起来了,把腿噼开对着我们坐着尿!”我不敢有任何拒绝,但是这太过于难为情了,我的头不由自主的低下,不敢看任何人,准备开始尿尿。“把头抬起来!骚逼!”管理又对我喊了一声。“哦。”我小声的回答了一句,硬着头皮把头抬了起来,眼睛对着大家的方向,我的眼睛虽然对着所有的人,但是我却不敢看任何一个人的脸,我自己恍惚自己的眼神,假装这里只有自己存在,似乎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忍住当下这份笼罩全部身心的羞耻感。
我感觉自己尿了出来,屁股底下一股暖流匯成了地上的一片,我正坐在水汪汪的尿液里,逐渐遍满我周围地面的尿液浸透了我脚上的丝袜,也浸湿了坐在地面上的屁股,我好想哭,但又强忍住了,我不想再叫更多的人笑话自己,把眼泪藏起来自己在心里哭自己是个可怜虫。
“去!对着里面这个骚货围着,往她脑袋上尿尿!”外面的管理在对我们组的另外4个女孩子命令者。我听到这里不禁手足无措,但是我又不敢站起来挣扎,为什么刚一起床就要这么对我,其实是我犯傻了,我不该在心里这样自己疑问,我忘了我自己是一个性奴;他们觉得什么好玩就怎么玩,我就是那个被玩的玩具。
女孩子们非常听话的走了进来,直接踩在我的尿液上,不敢有一丝犹豫。围成了一圈,半蹲着站着阴部都对着我,我不敢低头,也不敢捂脸,我看着一个个眼神里含着同情的女孩子们露着阴毛,扒开自己的阴唇,然后把女孩子温暖的尿液盡情的尿在了我的头髮上,我的脸上,又流到了我的身上,浸湿了我马尾辫上的粉红色头绳,浸透了套在身上的黄色蕾丝小背心,也浸透了小背心底下穿着的白色胸罩。味道好骚啊,真是一群骚货啊,我心里说着。突然我的嘴一不小心张开一点唿吸了一下,一丝尿液熘进了我的双唇,骚骚的伴着淡淡的咸味,我顺势咽下口水,这一丝尿液也随着口水进了我的肚子,我觉得自己现在比她们都骚。
一排一排的女孩子轮流光着脚踩着地面上的尿液进来,围着我对着我的脑袋尿尿,有的女孩子沒有光着屁股还穿着裤子,但是沒有办法,这些女孩子的尿一边往我的脑袋上淋着,一边浇灌在自己半蹆下的裤档上,沒有一个人帮她们,就像沒有一个人帮我一样,虽然她们一边往我脑袋上尿着一边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我;我们这些可怜的女孩子,彼此都是天涯沦落的人。
“坐着的骚逼!用手洗自己的脑袋!擦自己的身子!”女孩子们一边往我的脑袋上尿着,管理一边对我喊。沒有办法,我只能照做,我抬起自己的手,把女孩子们的尿当作淋浴,搓洗着自己的头髮,然后又从腰间把手伸进黄色的蕾丝小背心抚摸自己的身体,叫尿沾染我的每一份肌肤。
所有的女孩子们都尿完了,又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厕所的地面上,进来的时候是干干净净的,现在则是湿湿漉漉的,浑身上下还飘着一股女孩子尿的特殊骚味。
“骚逼站起来,还沒过瘾吗?”管理对我大叫着。我用手扶在地上将自己撑起身,站了起来,走过地上的这篇尿液,走到了外面管理的面前。“这回真的是骚货了,嘿嘿嘿嘿。”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个新来的女孩子看我的样子,这时候不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而且嘴巴也张开了,她显得是那么的惊讶,我心里想:”傻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妳沒见过的还多着呢。“虽然我和她都是性奴,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新来的她非常的不屑。
一个管理捏着我的脸对我淫笑着。“来骚逼,跟我走!”管理往我脖子上套了一个项圈,我就被他牵着走在了走廊里。“妳,妳,妳,妳,去把厕所地面舔干净了。”我远远的背后传来管理喝斥女孩子们的声音,肯定又在叫女孩子们趴在地上用舌头清理地面了,被抽到的女孩子真是好可怜啊,有沒有新来的那个女孩子,呵呵,如果有的话那她就惨了,噁心死她这个骚货,我心里恶狠狠的想。我转过念头又想,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不能同情和我同病相怜的新来的小姐妹。
我还是不想她了,因为我自己眼前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要面对。我这是去哪?去王老头那里吗?我在想着,心里越来越紧张。但是管理沒有把我送回王老头那里,他按着来的时候的原路把我送回了自己的牢房,她叫我自己晾晾味道,用他的话说是:“晾晾更骚。”
沒错,我现在真的很骚,你们想啊,浑身上下都是女孩子们的尿液,头髮上也是,我突然有点想明白了,既来之则安之;如果逃不了这个地方,就要喜欢这个地方;学着乖一些,也许也许也许可以讨到什么好处,否则就和今天这个新来的女孩子一样,继续挨打嘴巴。
我在牢房里坐着,听到那些女孩子们也陆陆续续地回来了,我在想一会管理接我来的时候我要好好的表现表现,现在正好有新的倒霉蛋来到这个变态的地方,如果我表现好了,被管理喜欢了,也许是我一个翻身的机会;再说今天我也要被开苞了,告別纯洁的处女身分了,还矜持什么,既然躲不过就要想办法好好生活。这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反问自己,“淑娟啊淑娟,妳怎么了?妳怎么变坏了?妳不是一个天真善良纯情的农村女孩子吗?妳怎么变得能有这种想法?”我自己不由得心里感嘆了一声,“也许是环境造就人,也许我真的被污染了,真的在慢慢的变成一个婊子。”我起来来到饮水机的地方咕咚咕咚喝了好多水,我一边喝水,一边在想,“性奴也会出人头地的,既然逃不出去了,我就要好好的活着,做一个好性奴。”我自己的想法真有点傻逼,“淑娟啊淑娟,妳再怎样,妳不还是个性奴吗?这些变态如果想叫妳痛叫妳叫,妳再想什么生存计谋,妳该痛的时候还是会痛的,该叫的时候还是会叫的。”不想了,过一天是一天吧,然后心里的声音也嘎然而止。
这个时候管理的脚步声慢慢的近了,然后是打开我大门的声音,我已经准备好了,当管理还沒有打开大门的时候,我就跪在了房门旁边,管理一开开门,我就装的含羞娇滴滴的说:“主人大人,贱奴淑娟给主人请安了,请主人任意蹂躏我。”管理的表情吃了一惊,回过神来说:“刚这么一会,这是怎么了,醒悟了?”“嗯,贱奴醒悟了,贱奴觉得既然做性奴,就要做一个最贱的性奴,如果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主人打骂。”管理色瞇瞇的弯下腰,摸着我的脸说:“我操,我操,真的是醒悟了,爷爷在这那么久还沒见过妳这么开窍的骚货,今天先叫王爷爷给妳开苞,开了包之后我们再来打骂妳,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嗯,贱奴求主人们盡情折磨。”管理摸着我的脸又是一阵淫笑。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真噁心,“淑娟啊淑娟,妳真的变坏了,妳真的在变成一个婊子了。”我心里说着。
管理然后牵着光着丝袜脚,穿着沒有裤档的连裤袜,黄色小背心,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尿的我,走向王老头的房间。绕了好久,管理按了墙上的一个按钮,墙的一面就被打开了,金碧辉煌的房间,比冥冥女王的那个房间还要好,里面有两个大沙发,变态噁心的王老头夫妇就坐在上面,色瞇瞇的上下打量我,有一个大单人床,有一个大桌子,桌子上摆着按摩棒,鞭子,电棍,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我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但是我注意到有一条铁鍊从屋子中央的屋顶上顺了下来,这时我看见屋子的另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个大躺椅,椅子的样子有些怪,椅子的屁股的那个地方有两个支架,这个椅子就像妇产科医生检查女孩子阴部用的那种椅子。我心想,真的好变态,这些都是准备玩弄蹂躏我的吗?
我刚想到这里,背后还沒有关上的大门有了脚步声,管理带来一个女孩子,叫那个女孩子站在我的身边,我侧脸一看,这不就是新来的那个女孩子吗。“王爷爷,两个女孩子都送来了,这个女孩子是昨天半夜新到的,特意为您们献上这次服务,作为园子给您们的会员超值礼物。”“好好好,我听大头和我提前说了,说昨晚要来个女孩子,好好好,好好好。”王老头色瞇瞇笑的都合不拢嘴,王老太也是色瞇瞇的笑着,虽然她和我们性別都是一样的。
新来的女孩子一直哭哭啼啼的,我看见好像她的眼睛都快哭肿了,真够可怜的。我看到她这个样子,突然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把左手放在腰间,半蹲下去,作了一个揖说:“贱奴淑娟叩见王爷爷,王奶奶,求王爷爷王奶奶蹂躏折磨我。”王老头夫妇见我这样,突然望着我长大了嘴对管理说:“虎子,你们这是给孩子吃什么药了,这是怎么了啊?”“回王爷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早晨带着她去了一趟洗漱间,找您的吩咐叫每个性奴往这婊子的身上尿尿,酿制骚气美人,然后带她回牢房晾晾味道,再开门的时候她就变成这样了。”管理对王老头说。
“这可能是尿骚味进去了,酿制的比我们想像的成功。”王老头伸过来脑袋像发现什么宝物一样左右上下打量着我,一边打量我还一边用鼻子使劲在我身上闻。我心里想,他妈的王老头,原来往我身上轮流尿尿都是你的主意,还什么酿造什么骚气美人。想到这,我赶紧又回转一下自己,装的很娇滴滴的说:“回王爷爷,贱奴比以前更骚了,希望您不要嫌弃我喔。”“不嫌弃,不嫌弃,哈哈哈哈,真的够骚,够骚。”王老头色瞇瞇的满意的笑着。“真她妈骚,那天我一见她就知道这是个骚货。”王老太在一边靠着沙发懒懒的说。
王老头正色瞇瞇的打量着我,突然坐直身子,对那个新来的正哭哭泣泣的女孩子说:“小骚货,妳叫什么名字?能不能介绍一下妳自己呢?”王老头装的好天真的语气问那个女孩子。“我才不像她一样是骚货呢,我是个好人家的女孩,我叫凤梅,我是被骗来的,有人和我妈说要介绍我去城里做保姆,给了我妈一大笔钱,但是沒想到,我就被骗到这个地方,求求您,我看您是个有身分有文化的人,求您救救我,帮帮我吧。”说着说着,女孩子一边哭一边就给王老头夫妇跪下了。我瞥见管理正要过来打凤梅,王老头使了一个眼色给管理,叫管理不要动。
我心想:“凤梅,好土的名字,真是个傻逼,都不知道王老头夫妇有多变态,还向她们求情。而且还无缘无故地骂我,骂我骚货,在这个地方矜持纯洁,有妳的苦吃。”
“喔。叫凤梅啊,看样子是个好女孩,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哎呀,真是太可怜了。虎子,你们怎么把良家少女诱拐到这里来了呢,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王老头假声假色的和管理说。“哎呀,王爷爷,这都是这个骚货她妈妈把她卖到这的,这个骚货一到这里就又哭又鬧,打也打了就是沒用。”“什么她妈妈她奶奶的,看多好的孩子啊,准时你们弄错了。”王老头说完趁凤梅低头哭着沒注意的时候,又对着管理使了一个眼色。
“好女孩,好淑女,哎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了,凤梅啊,不过我听说妳不是处女了是吗?和爷爷讲讲,那么好的女孩子怎么不是处女了呢?好好和我讲讲,爷爷就为妳说话。”王老头假仁假义的说。“不。。。不。。。我是中学上体育课的时候。。。做体操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就不是处女了。。。我是好女孩,沒有男人碰过我,我不是那种女孩子,不是骚货,和她们不一样,求求您了,帮帮我,救救我”,凤梅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为自己辩解,当她说“我不是那种女孩子,不是骚货,和她们不一样”的时候还指着我。我心里想,“傻女孩,真可怜,我可能又要看见什么恐怖的画面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又突然的紧了一下。
“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爷爷就知道了,爷爷奶奶相信妳是个好女孩,妳不用着急。”王老头很郑重其事的和凤梅说。“凤梅,妳上学都喜欢学什么啊?和爷爷奶奶说说。”“我喜欢艺术,音乐,跳舞什么的,我艺术课学得特別好,还得过奖。真的求求您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是像她们这些骚货一样的女生。”凤梅擦干了眼泪和王老头诚恳的说着。王老头听见凤梅这么说,靠着沙发,闭着眼睛好像在想什么。王老太就在一边抽着菸,菸的味道是苹果味的,飘来阵阵的苹果香气。
突然,王老头睁开了眼睛,对着站着的凤梅说:“凤梅啊,妳说妳喜欢艺术是吗?”“嗯。”“其实爷爷也喜欢艺术,刚妳这么一说,我想了一下我正好有一个作品要完成,觉得妳很适合做模特,妳愿意配合吗?”“愿意,愿意,求求您帮我,我可以为您一直做模特,您要什么模特?是服装模特还是摄影模特?”傻傻的凤梅非常非常认真的问王老头。我心里这时候想:变态的王老头肯定又想出什么这么女孩子的新花样了,凤梅,妳这个傻女孩,妳要吃苦头了,自己还不知道。
“哎呀,唠唠叨叨的我都快睡着了,什么模不模特的啊,先叫我舒服舒服,一会再研究你们的艺术。”靠在沙发上的王老太这时候带着快要睡着的声音懒懒地说。“哎呀呀,我只顾着我自己的艺术了,把我老婆忘了。嘿嘿嘿嘿,妳想做什么自己说呗,还非得叫我。”王老头和王老太说。“就会和骚货聊天,看给你美的。”王老太不高兴的说。
“不,我不是骚货,奶奶,真的,我不是那种女孩子,刚才我都和爷爷说了,求求您帮帮我吧。”凤梅突然自己对王老太说,而且又朝着我望了一下。王老太把瞇着的眼睛微微睁开,望着凤梅的脸,轻蔑的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突然管理说:“王爷爷,王奶奶,要不您们玩吧,我先出去了,一会有什么事情再叫我。”“不不不,一会可能叫你帮我们去取点东西。等会再走吧。”“好好好。”管理回着。
“蹲着的那个骚货,淑娟,给我做个足疗吧,看给我累的。。。先给我洗洗脚,再做。”王老太靠着沙发,瞇着眼对我说。
“好的王奶奶,贱奴这就来给您洗。”我听到王老太说,就马上的答应了,心想:“我要好好表现表现,今天凤梅这个傻货就好好受虐吧,別总是看我,一会有妳好受的。”想到这里,我就对着管理问了一声:“贱奴想为王奶奶打水洗脚。”
“骚货,用妳的骚嘴给我洗。”王老太懒懒的对我说。管理对着我淫笑了一下,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傻逼一样。“啊!天哪!王老太居然叫我用我的嘴去洗她的臭脚!但我用不能不答应,王老头和王老太那么变态的两个人,如果我不答应,他们会叫我有的受的。。。可是,要我为她用嘴洗脚,好噁心啊,但是硬着头皮也要去啊。。。”我心里想着。
“贱奴知道了,贱奴这就来用我的骚嘴为您洗脚。”我硬着头皮又强装着笑脸光着脚慢慢的走到王老太的沙发边,王老太的脚从沙发边伸出来。王老太穿着一件晚礼服样式的连衣裙,穿了一条黑色的丝袜,我轻轻走过去,跪在地上,跪在王老太的脚边,一股扑鼻的脚臭味道迎面而来,我心想这是多少天沒有洗脚了,我怎么用嘴洗啊。
“骚货,把我的丝袜脱下来,用嘴把我的脚舔干净了。”王老太还是瞇着眼懒懒的对我说。“贱奴知道了。”我回着她。“天啊,我要舔老太婆的臭脚,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是性奴,我刚才还对自己说要做一个听话的性奴呢。舔就舔吧,我连尿都喝过,还舔过冥冥女王又骚又臭的阴部,王老太的臭脚又算什么呢。”我心里想着。
“贱奴能不能撩开您高贵的裙子为您脱丝袜呢?”我跪在地上怯生生的问王老太。“把裙子先脱了吧骚货,怪麻烦的。”“贱奴知道了,这就为您脱。”王老太做起来,背靠着我,我伸出手拉开她背部长长的拉鍊,然后提着她的裙摆往上脱下她的礼服裙子,但是脱的时候裙子的拉鍊口卡住了王老太的头髮,但我看不见,正为她脱的时候,就听她叫了一声,“骚逼,妳要把我头髮揪掉了啊!”王老太自己动了一下裙子脱了下来,然后把裙子扔在我的脸上。王老头早已经不和凤梅说话了,自己躺在沙发上,凤梅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我。
“王奶奶,贱奴错了,求您饶了我吧。”“疼死我了,一会看我怎么收拾妳。”王老太恶狠狠的说。王老太脱下来晚礼服长裙,露出她的肉体;王老太的样子沒那么苍老,黑黑的头髮盘起来,画着浓浓的妆,穿着灰色的蕾丝刺绣胸罩和灰色蕾丝中腰内裤。虽然王老太这么大年纪了,但是看皮肤,我想应该她经常去做美容和保养,这些都是我们这些乡下女孩子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跪在王老太的脚边,硬着头皮开始用嘴为她洗脚,我张开嘴从上到下舔她的臭脚,虽然味道非常臭,但是作为一个被关在这里的性奴又有什么选择呢?如果不从的话,接受的将会是比给她舔臭脚还惨的痛苦。
我一边为王老太用嘴洗脚的时候,我瞥见凤梅用惊呆的眼光看着我,并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真骚。”“凤梅,刚才我正说半截了,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模特啊。”王老头问着凤梅。“好的王爷爷,但是您能救救我吗?求您了。”“好的好的,別着急。”“那怎么做您的模特呢?”“凤梅啊,我需要在我的柜子里取一些东西,需要妳把眼睛闭上一下,因为这个东西很私密,不想被妳看到从哪里拿的,可不可以。”凤梅的脸上显出一丝疑惑的表情,丝毫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和王老头:“好吧。”于是,凤梅就把眼睛闭上了。王老头凑过去,看了看凤梅的脸,然后说:“凤梅啊,可是我还是担心妳偷看,我用一个布条把妳的眼睛矇起来吧。”“啊?!还需要矇眼睛?”凤梅疑惑的怯怯地说。“是啊,因为我不放心啊。”“好吧,那您蒙就蒙吧,那您可要快些揭开啊。”王老头走到桌子那边,从桌子上取出一个黑色的布条,就把傻姑娘凤梅的眼睛矇了起来,然后系上。
“凤梅,我现在需要妳配合一下啊,妳站起来,跟着我走。”王老头对凤梅说着,然后凤梅说了声“好的”就站起来跟着王老头往前走,王老头一直牵着凤梅带着手铐的手。“凤梅,把手举起来,配合一下,我需要先为妳拍一个照片,然后再把东西从柜子里取出来,配合一下啊,一会就好了。”“好的王爷爷。”傻女孩凤梅还不知道王老头举着她的手在往屋子顶上的大铁链上系,不一会我就撇到王老头把凤梅的手铐和大铁链铐在一起,王老头按了一下铁链旁边坐桌子上的按钮,屋顶的大铁链就在一个齿轮的带动下往上提,直到把凤梅的双手吊起来。“啊啊。。。王爷爷,胳膊受不了了”,这是我发现凤梅被提的脚跟已经离开了地面,只剩穿着裤袜的脚尖掂在地面上。“好了凤梅,爷爷这就去拿东西,嘿嘿。”王老脱露出一丝坏意的笑,我知道他开始行动了,凤梅倒霉的时候开始了。
王老头走到桌子那边,翻出一大盘子,然后拿过来,经过我的时候我看见盘子里是一大堆曲別针,铁丝,剪刀什么的。王老头走到凤梅身边,就举起剪刀,开始剪凤梅的裙子,卡卡几剪刀就把凤梅的裙子剪破了,掉在了地上。“啊。。。啊。。。王爷爷,您这是幹什么啊,不要啊,求求您了,不要啊。”“呵呵,现在可由不得妳了,哈哈哈哈。”“啊。。。不要不要啊。。。你们这样做会被判刑的,会收法律的制裁的。。。你们这群变态,你们这群禽兽。。。”被绑着的凤梅大叫了一声,又鬧了起来,嘴里不断地说着不屈服的话,王老头连理她都沒有理她。我心想,傻梅梅,这会有妳的好受了,想到刚才她这么骂我,我看到她这样不由得一阵窃喜,心里还悄悄对自己说,今天一定表现的好些,气气这个傻货。王老头又几剪子,又把凤梅的红色T恤剪破了,掉到了地面上。这时候凤梅露出了藕粉色的吊带小背心内衣,肉色丝袜下面是肉粉色的纯棉内裤,上面还有卡通图案,就是农村少女们喜欢穿的最普通的那种内衣。
王老头低头看了看带着脚镣的凤梅的腿,说:“那么好的丝袜,剪破了真的好可惜。”王老头蹲在凤梅的脚旁,拽过凤梅的的一只丝袜脚,然后把凤梅的丝袜脚底放在自己的鼻子上,“哇,好臭。。。好臭。。。真太臭了。”王老头闻了半天凤梅的丝袜脚,又拽过凤梅的另一只丝袜脚陶醉地闻着,真沒想到王老头有这种嗜好。“来,虎子,解一下脚镣,我得把丝袜脱下来拿回去收藏。”管理把凤梅的脚镣打开,然后王老头把凤梅的丝袜脱了下来,这时凤梅身上就剩下文胸小背心和内裤了。
王老头坐在地上忘情的闻着凤梅的脚,然后大口大口吸吮起凤梅的脚趾,被吊着的凤梅极力的挣扎,“变态,变态,你们这群变态。。。”但是凤梅的反抗沒有任何作用。
王老头舔了半天,擦擦嘴,自己说:“还沒有舔过这么臭的脚,真够臭的,过瘾。”王老头又站起身来,端详着凤梅的肉体,“内衣真可爱,好有感觉啊。”一边说,王老头一边摸着凤梅的内衣。沒了半天,王老头慢慢的把凤梅的内裤脱了下来,“好骚啊,村子里的女孩是都不洗屁股,但沒有闻过这么骚的屁股。那么远就能闻到一股骚味。”王老头说完了拿着凤梅的内裤看了看,然后把凤梅眼睛上绑着的布条摘了下来,王老头把凤梅的内裤裤底翻出来,站在凤梅眼前,对着凤梅的眼睛就开始,舔起凤梅内裤的裤底。
我看见凤梅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整个表情都惊讶了说不出话来,我估计如果她看完这里的整套“节目”,这个傻姑娘可能会崩溃的。
“骚货,把我脚趾缝舔干净了,一会再给我按摩按摩全身,叫我舒服舒服。”王老太对正在舔着脚的我说,“好的,贱奴明白,这就来伺候您。”可真是太噁心了,王老太的脚趾缝里都是泥,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想我不能顾及这么多了,我只有把他们伺候的好好的我才能少些疼痛,于是我掰开王老太的脚趾开始舔了起来,味道咸咸的,我真是一个婊子,骚货,我真的好贱,我心里自己说着。
王老头舔了半天凤梅的内裤,然后就把内裤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低下头,把凤梅的两条腿分开,就去闻凤梅的阴部,“好骚啊,真是不错的骚货,真的太骚了,我已经等不及了,开始吧。”王老头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把凤梅的吊带小背心撩了起来,露出少女的乳房,乳头挺挺的,在灯光的辉映下,叫我这个女孩子都想摸上一把。王老头又把放曲別针的盘子放在拉过来的小桌子上,拿出一个打开的曲別针,对着凤梅发出阵阵淫笑。曲別针的一头尖尖的,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锋利的光芒。
凤梅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已经不是惊讶的表情了,表情带着万分的惊恐。“你要幹什么?。。。要幹什么?。。。”“嘿嘿,妳不是一个好女孩吗?我要把妳全身都插满曲別针,做我的作品,嘿嘿。”王老头笑了一声,把曲別针的针尖对准了凤梅的乳头。“不要。。。不要。。不要。。。啊。。。。。。”凤梅突然大声尖叫着,王老头把曲別针扎进了凤梅粉嫩的乳头,然后把曲別针合上。王老头紧接着又拿出第二个曲別针,和刚才一样,对准凤梅的另一个乳头,慢慢地扎下去,凤梅疼的不止尖叫,还痛苦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就这样,王老头扎完凤梅的乳头,就开始用曲別针挨个插凤梅的乳房,脖子,肚子,后背,屁股,阴部,大腿,小腿,凤梅的整个身子除了头和脚全部插满了曲別针,每个曲別针在插完之后都被王老头合上。
这一过程,我实在不忍心描述,也是根本沒法用语言来描述,凤梅撕心裂肺的叫喊着,这个傻姑娘都快疼死了,我这个旁观者看着都疼,我好庆幸自己沒有受到这种刑罚,看到凤梅的惨状,舔脚喝尿真的都比挨针扎好,我宁可每天舔脚喝尿都不想像凤梅现在这样,在这里听话是沒错的。我已经给王老太舔完脚了,现在正在按摩,我使劲全身的力气想叫王老太舒服,这样我才能好过。
凤梅被扎的都尿失禁了,尿顺着她的腿流到了地上,额头上全是疼出来的汗,王老头看着凤梅痛苦的样子,拿着相机拍照,一边拍一边说:“这个作品真不错。”
王老头拍完了,又拿出那根铁丝出来。我在想,这老傢伙要幹什么啊?会不会要把凤梅用铁丝串起来,这实在太残忍了。不过王老头沒有用铁丝插凤梅,而是把长长的铁丝从凤梅小腿处的一个曲別针开始,从上到下这一直缐的曲別针中间的空间里穿过去,然后把铁丝弯了一个小弯,系在凤梅脖子上的一根曲別针上,铁丝就在这些曲別针中间晃来晃去,却晃不出曲別针中间几釐米空间的范围。凤梅惊恐着,怕自己又受到什么恐怖的惩罚,一直挣扎乱动,还在求饶,“求求您,放了我吧,求求您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凤梅,你可不要乱动喔,如果乱动的话会更疼的,呵呵呵呵,我现在命令你掂好脚尖不要动喔。”王老头假惺惺地说。这时,王老头拿出电棍,把电棍靠近铁丝的下端,然后,突然一下,凤梅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左右乱动,这铁丝就碰到了一些曲別针的边缘,凤梅浑身上下都冒出向反省一样闪烁不断的蓝光,“啊!!!!。。。疼死我啦!啊!疼死我啦!”凤梅惨叫着。“凤梅,我告诉妳不要动的,为什么动呢,要学着听话,听话就不会那么痛了。”王老头语重心长的对凤梅说着。
凤梅睁大了眼睛抬头望着屋顶,好像已经绝望了,好痛苦的样子,这个时候,王老头又像刚才一样,开始电铁丝的底下的一端,这个时候凤梅一边惨叫着,一边忍着自己痛苦的身体保持不动,以减少铁丝在曲別针空间内碰撞联电造成的更多痛苦。凤梅喘着大气,一边说:“我不鬧了。。。我愿意在这里住下来。。。像別的女孩子一样。。。求您別电我了。。。我愿意做性奴。。。。”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呵呵,今天帮妳记的牢固一些。也告诉妳,进来了是出不去的,这个地方根本不在地球的世界上,是在平行世界里面,妳逃不出去的,嘿嘿嘿嘿。”王老头对着凤梅冷笑着。凤梅听着王老头的话,呜呜的开始抽泣了起来。我突然觉得凤梅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一直在反抗,一直在拒绝,在坚守着女孩子最后的贞操,不是痛苦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低头的,而我,却在这里苟且偷生,自甘堕落,哎,淑娟啊淑娟,妳真的变坏了吗?我一边给王老太按摩,一边在心里想着。
这时我看见王老头拿过来两根像大木棍子一样粗细的蜡烛来,然后还拿着一个火焰喷射枪。王老头把吊着凤梅的锁链松了一下,叫凤梅翘着屁股趴在地上,凤梅不知道王老头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肯定是很痛苦的事情,眼神里露出描述不出的恐惧。但是经过痛苦折磨的凤梅只是喘着大气无力的说:“求求您放了我,我愿意住下来,我不是个坏女孩,妳们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答应你们,別折磨我了好不好。”我好同情凤梅,我觉得所有女孩子都要看看凤梅,哎,可是再矜持在这里又怎么样呢?能逃出去吗?能换口美味的饭吃吗?只能得到痛苦的惩罚和惨痛的尖叫,女孩子有时候真的是沒有办法,我承认我自己不如凤梅,我还是好好的做性奴吧,我胆子小,我怕挨打受罚。
“老太婆,淑娟把你伺候好了吗?能不能借用一下?”王老头问着他老婆,“好了好了,按了半天了,沒想到新来的这个小贱货按摩的挺舒服的,我看这孩子有潜力,脑子很开窍,以后要好好教教学学,你先拿去用吧。”王老太回了一句。“借用我幹什么?也要折磨我吗?”我心里想着。“来,拿着骚货,在这个位置拿着,別动啊,我一会叫妳怎么做妳怎么做。“王老头给了我一根大木棍粗的蜡烛叫我举在凤梅的后背上,他拿着一根举到凤梅的屁股上面。这个时候王老头对着这两根蜡烛的头部一段点燃了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焰立刻融化了蜡烛的一段,磙烫的蜡油都浇在凤梅的后背上,屁股上,流到了屁股沟里,凤梅大声惨叫着,在地上磙来磙去,但是因为手上被吊着的铁链系着,再磙来磙去,也躲不开磙烫的蜡油,只能叫蜡油在身上越来越多。
”骚货,左右动动妳手里的蜡烛,看她身上还哪里沒有蜡油就往哪里滴。“王老头对我喊着。我看着凤梅痛苦的样子的手已经发抖了,但是我不敢拒绝王老头的命令,如果我不听话的话,可能挨滴的就是我了,我胡乱的左右移动着手里的蜡烛,看着被火焰喷射器融化出的磙烫的蜡油滴落在凤梅身上。王老头真是太变态了,他把蜡烛举到凤梅的屁股沟,阴部。乳房的位置,专门用蜡油烫这些地方,虽然凤梅身上插满了曲別针,我觉得这会更增加凤梅现在的痛苦,又疼又烫,凤梅疼的快死了,不住的求饶,说自己愿意做性奴。不知道过了多久,可怕的蜡油刑罚终于结束了,我也偷着喘了一口大气,心想,傻女孩,妳为什么不像我一样聪明些呢。
王老头叫哭成泪人浑身上下除了头部以外都是曲別针和包裹的红色干蜡油的凤梅跪在地上,蹲在凤梅的面前说:”学狗叫!“”汪汪汪汪。“凤梅一边抽泣一边毫不犹豫的学者狗叫。”说自己是婊子,是臭逼,是骚货。“”我是婊子,我是臭逼,我是骚货。“凤梅连一个停顿都沒有乖乖的照着王老头的话做。
”呵呵呵,再矜持的婊子到时候也会变成婊子。“王老头站了起来恶狠狠的说,一边说一边拿过桌子上的鞭子。不住颤抖的凤梅本来惊恐的的眼睛中又多了一份惊恐。
王老头把凤梅又重新吊了起来,举起鞭子照着凤梅的身体重重的抽着,鞭子落在凤梅的身上,红色早已经干透的蜡油一片片的脱落了,”帮妳清洁清洁,哈哈哈哈。“王老头一边抽打着凤梅一边可怕的狂笑着。凤梅喉咙里挤出阵阵的惨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听着整个心都颤抖了。
王老头足足抽了十多分钟,凤梅全身上下的蜡油早就被抽掉了,落在地上一片一片的,又露出浑身上下的曲別针。
王老头收起鞭子走过去对低着头喘着粗气的表情快死了的凤梅冷冷地慢慢的说,“说自己想做婊子,想做性奴。”“我想做婊子,我想做性奴。”凤梅颤抖着立刻回答着。“那告诉我什么是婊子,什么是性奴?”“就是被男人操,男人玩。”“在这里不只是被男人玩,还要被女人玩。”“嗯嗯,我也想被女人玩。”凤梅飞快的回答着。我觉得凤梅已经被吓傻了,真的已经被吓傻了,或者是疼傻了。
“那我就帮妳叫来些男人,好好操操妳,玩玩妳,帮妳熟悉熟悉这里。呵呵呵呵。”王老头冷笑着,“虎子,叫几个弟兄来。好好教教这个好女孩。”凤梅被王老头从吊着的锁链上解下来,跪在地上,颤抖着双手抱着自己的胸部,抽泣着。
沒有过了多久,管理就带来了很多管理,足足有10几个人,王老头对他们说:“大家那么久也辛苦了,今天我请客,叫大家好好玩玩这个好女孩,哈哈哈哈。”“王爷爷您人真是太好了,弟兄们都憋了好长时间了,哈哈哈哈,大家还特別喜欢玩这种好女孩,今天好好玩玩。”管理们说完,飞快的都把裤子脱了,露出男人坚挺的下面,凤梅看见,嘴里一直小声的说不要不要啊不要。
管理们哪管凤梅说什么,这就是一群变态的禽兽,一个管理过去,把凤梅的屁股翘起来,“好大的屁眼啊,黑黑臭臭的。我就喜欢操这种屁眼,哈哈哈哈。”然后我瞥见这个管理就把男人的大jj插进了凤梅的肛门,凤梅颤抖着叫着,管理沒有理她的呻吟惨叫,使劲的拽着凤梅的屁股,开始在凤梅屁眼里抽插。
另一个管理也过去,说:“好女孩,別叫了,来嚐嚐爷爷的jj,给妳补充补充营养。”说着就把像大砲一样的jj毫不犹豫的插进了正在惨叫抽泣的凤梅的嘴里,凤梅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想说什么话,也好像是想jj吐出来。突然,从凤梅的嘴里涌出一股水流,那不是水流,原来是管理的尿,“好女孩,来,爷爷帮妳用尿刷刷牙,哈哈哈哈。”这个管理一边在凤梅嘴里尿尿一边在凤梅嘴里抽插,凤梅的表情都快死了。突然,管理抽动了几下,然后将自己的jj从凤梅嘴里拔出来,凤梅好像想吐出什么,管理这时一个大嘴巴就给了凤梅,“喝下去,臭婊子。”凤梅啊啊啊的绝望的叫着,忽然吞嚥了一下,一阵干呕,另一个管理来到凤梅面前,也把jj插进了凤梅的嘴。
好几个男人就这样轮流把jj插进凤梅的嘴和屁眼,最有一个管理插凤梅屁眼的时候,就听凤梅啊啊啊的大叫的更厉害了,当这个管理把jj从凤梅屁眼拔出的一瞬间,一股大便从凤梅的屁眼里喷涌而出,“操妳妈的臭婊子,把王爷爷的屋子都弄髒了,像狗一样趴着,全给我舔了。”管理上去就是几个大嘴巴。
我觉得凤梅早已经崩溃了,沒有思想了,大声哭泣着,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舔着地上的尿液和自己的大便,竟然一边干呕一边舔着全部都吃到自己的肚子里去。我觉得凤梅已经傻了,疯掉了。
凤梅吃完地上自己的大便,用沾满地上尿液的手,大把大把的给自己洗脸,一边洗一边还笑,一边笑一边嘴里还说:“我是臭婊子,哈哈,我是臭婊子。。。我是骚货,呵呵,我是骚货。。。哈哈哈。”
“这臭婊子估计疯了。”一个管理说,“王爷爷,您看这该怎么办?”“她妈的,估计是装的。”王老头说。王老头说着拿着电棍就开始往凤梅身上电,凤梅在满是污秽的地面上翻磙,发出绝望的惨叫。
”王爷爷,我们看把这臭婊子先抬回去吧,打针镇静剂,別真疯了,真疯了就赔钱了。“一个管理说。”好吧,先抬回去,打针镇静剂,过些时间再看看。不好的话,我就给她治。“王老头说。
管理们一拥而上,就把早已经崩溃的浑身赤裸只穿个粉红色小背心的凤梅拖走了。现在屋子里又剩下那个管理,王老头和他老婆了。我还在为王老头的老婆按摩,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恨不得他们看不见我的存在才好。
这时王老头走过来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摸着我的头说:”淑娟啊,看到了吗?感觉酝酿的怎么样了?。。。哈哈哈哈哈哈。。。“
(十一)
王老头摸着我的头淫笑着,不知为何在我的嘴里挤出了一句:“贱奴都看到了。”我觉得自己的心不止跳的飞快,而是在发颤,我可不想像凤梅一样被曲別针扎成筛子一样。
“看到了有什么想法啊?”“就是要听话,贱奴就要听主人话,不听话就跟刚才那样。”我的说话声都已经颤抖了。
“算你还识相,知道这个道理就好。那么,淑娟啊,我们就开始吧,记得要听话啊,哈哈哈哈。。。虎子,把孩子的手铐脚镣都解开吧,我们夫妻俩要和淑娟好好亲热亲热,嘿嘿嘿嘿。。。”王老头对我说完又对站着的管理说。“啊?这是要对我做什么?我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我心里揣测着。
管理答应了一声,就带着满脸不怀好意的笑过来把我的手铐脚镣打开了,我松了松自己被勒了那么多天的手腕和脚腕,好舒服,好久沒有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了。
“淑娟,看到那张大床了吗?去床上等我们,嘿嘿嘿嘿。”“喔。”我连大气都不敢出,就喔了一声,抬起身子光着丝袜脚走到大床边,然后坐在床上面,好舒服啊,从来沒有坐过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原来在村子里都是木头板子简单搭起来的床,上面放几张姐姐从垃圾场捡回来的棉被,我们就一起在那种床上睡,现在屁股底下的这种床真是我们偏远地区贫困农村的女孩子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
王老太已经从沙发上起来了,一边说着:“骚货按摩按的还真舒服,一看天生就是个婊子坯子。”一边和王老头走到这张床边,王老头坐在我的右边,王老太坐在我的左边。
王老太和王老头一坐下,两个人就用胳膊搂住了我的腰,两只手围着我的腰上不停的轻轻抚摸,弄得我又害怕又浑身发痒发烫,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我也沒有一丝反抗的胆子,只能这样乖乖的等待他们的节目,我知道他们正在猥亵的看着我,像看一只活体性玩具一样。
王老太右手搂着我的腰,用左手从我的胸部轻轻摸过去,抱着我,用手在我的右腋下和右胸的边缘抚摸着,我的浑身突然一阵阵酥软,从脖子,到腋下,胸前,腰部,屁股,阴部,大腿内侧的神经都在形容不出来的发痒,我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好想被他们盡情玩弄,而且是在这种不能反抗不能拒绝的被动之下被玩弄,这样才能释放我浑身的这种形容不出来的躁动,这也许就是做婊子的快感吧。
王老太开始把她的香唇靠到我的左面颊上,用舌头轻轻的触摸着,用嘴唇吻着我烫烫的脸,然后顺着脸的边缘,一直这么吻到我的耳根,在我的耳根和脖子的地方,轻轻的吹气,舔舐,轻吻着,我浑身酥痒的不行了,隐约感觉有一股暖流从我的阴唇之间慢慢流出,我把腿夹紧了一下,一股不期而遇又突如其来的快感从我的双腿之间冒出来,和王老太吻我的感觉交融在一起,叫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淑娟,喜欢阿姨吗?以后不要叫我王奶奶,叫我王阿姨。”王老太一边吻着我,一边轻轻对我说,不过看王老太的皮肤和打扮,确实应该叫她王阿姨。“嗯,王阿姨。。。”,我用盡浑身仅有的一点力气应了一句。
王老头一直坐在旁边看着我,脸上带着挥不去的淫笑;我看见王老头在王阿姨吻我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的所有衣服都脱光了,露出半硬不硬的jj,然后用手一把抓住我的右手,放在他的jj上,然后又按着我的手摸他的jj,我的手沾满了黏液,好噁心,但是忽然觉得自己好髒,好淫荡,一股快感因为这团噁心和骯髒在我的心头冒了出来;我心里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做沒有一丝人格的性奴婊子真好,被强迫被玩弄真是太舒服了。
王老太忽然使劲地搂着我,使劲的在我的脸上亲着,一个女孩子这样被一个女人拥抱着亲吻着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王老太突然一下子把我沾满女孩子尿液的黄色蕾丝小背心脱了,然后又伸手去脱我的胸罩,我带的胸罩是那种少女穿的背心式无钢圈的胸罩,王老太双手一提就脱了下来,我露出了女孩子稚嫩的胸部,底下还光着屁股,好害羞好害羞。
王老头用手使劲的按着我的右手给他摩擦不硬不软的jj,我右手感觉已经沾满了黏液,这时候王老头把我的右手举起来,举到我的面前,“舔!”王老头对我说。浑身酥软的我,大脑只剩下顺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种感觉下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和意识,我伸出舌头,舔起自己右手上沾满的王老头jj的黏液,喔,好骚,好咸,一边舔着自己手上沾的黏液,我更觉得自己好骚,好贱。
王老头看我舔完了手上的黏液,露出满意的淫笑,问我:“好吃吗?”“嗯,好香啊。。。”我无意识地回应着。“真是个婊子。。。”王阿姨抱着赤裸的我说。
王老头起身坐到了地上,抱起我的一只丝袜脚,就开始闻起来,“好臭啊,太臭了,wow,好臭。。。”王老头一边闻着我的丝袜脚一边说。的确我的脚很臭,因为我从村子里出来就一直沒有洗过脚,而且脚这几天还踩过很多尿液。
王老太右手搂着我的腰,一边在我的面颊上亲吻着,一边揉弄着我的胸,然后又把左手慢慢挪到我的乳头的地方,用手揉弄着我早已经坚挺的乳头,我感觉自己快尿裤了,太舒服了,她一边揉弄我的乳头,我一边呻吟着。
王老头把我的丝袜脱了下来,坐在地上开始舔起我的脚来,我的脚感觉酥酥痒痒的,从来沒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感觉从我的脚尖一直慢慢流到我的大腿根处,叫我的阴唇更加的酥酥麻麻的,我感觉屁股底下阴部坐着的床单地方已经被浸湿了,突然我好想把这种感觉全部释放出来,恨不得自己光着大屁股赤裸着全身在满是人群的大马路上走,叫所有人都对我指指点点,都骂我是婊子,然后被人群围着一边骂我,一边看我尿尿,然后我光着脚站在自己的尿液里,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慰,直到高潮,这样才能释放我现在憋在心头的这份感觉。
王老太把亲吻我脸颊的双唇挪到我的双唇上,开始亲吻我,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使劲的吻着我,那种力度好像要把我一口吞掉似的,她抚摸我胸部的双手,慢慢的滑到我的小肚子上面,然后又滑到我的阴毛的地方,我感觉好害羞,我就这样被一个成熟的老女人玩弄着,她的双手抚弄了几下我的阴毛,就用手强力的分开了我紧紧夹着的阴部,用手指轻轻在我的阴唇之间滑弄着,我感觉自己舒服的快要疯了,从沒有体验过这种快感,这和自己自慰是不一样的另一种感觉,带着被动,羞耻快感。
王阿姨用手指在我的阴唇之间滑弄了半天,就开始把手指放到我的阴唇前部的里面,揉着我的一个地方,实在太敏感了,我觉得自己的那个地方坚挺的感觉,好像要崩发出什么来,她使劲的吻着我的唇,我也因为这种感觉搂紧了她,使劲的吻着她,两个女人在床上体验着性的快感,只不过她是来嫖我的,而我是一个婊子,她的玩物。
我感觉王阿姨浑身热热的,她暂时松开我,把灰色的蕾丝刺绣胸罩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自己的灰色蕾丝中高腰内裤脱了下来,接着把我搂进怀里,把她的乳房和我的乳房紧贴在一起,互相的摩擦揉搓。
“淑娟,我太喜欢妳了,妳知道吗,看到妳第一眼我就想玩妳。”王阿姨一边对我说着,一边把我按到了床上。然后从上到下亲吻着我的全身,两个女人赤裸着全身在床上拥抱着,身体互相摩擦,我感觉底下都快压抑的爆炸了,好想被蹂躏,就这样我紧紧的搂着王阿姨呻吟着,求她快点使劲的蹂躏我,无论用什么方法,什么变态的方式都可以。
王阿姨把亲吻我双唇的嘴挪到我的脖子的地方,继续亲吻着我的脖子,然后一边抚摸着我赤裸的身体一边又往下继续亲吻着我的乳房,用嘴含着我的乳头,使劲的吸吮着咬着,我感觉一阵疼痛,但是我好喜欢,真是太舒服了,我现在不止想被蹂躏,我甚至奢求赶快用变态的方式虐待我,才能叫我释放内心的性的感觉。
王阿姨吻了我胸部一段时间,就坐了起来,“啊。。。不要。。。不要。。。”,我恳求着用早已经酥软的声音叫着,王阿姨正把身子反过来,将双脚踩在我头的两侧,噼开双腿,要把屁股坐到我的脸上,虽然我嘴里在恳求她不要这样对我,但是我的心里却在想她快点蹂躏我,无论用什么方式。
王阿姨把屁股坐到了我的脸上,双手按着我的乳房揉弄着,然后王阿姨的屁股在我的脸上前后的搓弄,用我的脸摩擦着她的阴部。王阿姨的屁股好骚啊,刚她坐下的一瞬间,我看见了她阴部浓密又黑黑的阴毛,还有深色的肥厚的阴唇,她的阴唇已经张开了,像一张大嘴,里面露出了她阴部最私密的里面,王阿姨的阴唇里面和外面早已经湿透了,挂满了乳白色的分泌物,她使劲用力的将阴部在我的脸上磨擦,我的脸上都沾满了她阴部的分泌物,骚骚的,我已经完全屈服了,已经沒有了最开始的时候为冥冥女王口交时候的噁心感,我觉得自己在被蹂躏玩弄中得到了说不出的快感,我喜欢当婊子,我真的像別人说的那样,一生下来就是个做婊子的坯子。
王阿姨一边在我的脸上摩擦着屁股,一边呻吟着,摩擦了半天王阿姨就趴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腿分开,低下头用嘴吸吮着我的阴部,我一阵抽搐,觉得自己都不行了,都快要尿裤子了,我感觉到王阿姨的舌头在我的阴唇里面来回滑弄着,吸吮着,在品嚐着我阴部分泌出来的黏液,王阿姨一边吸吮一边舔舐一边说,“太好吃了,好骚,太好吃了。。。”
王阿姨的屁股现在正对着我的脸,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从来沒有人教我这样做,我双手一把抱住了王阿姨丰满的大屁股,一边揉搓着她的屁股,一边将舌头伸出来,舔食着她的阴部流出来的白白的黏液,好骚啊,好好吃,我心里说着,我觉得自己真是太骚了,这样不知廉耻的服侍着来嫖我的客人,而且我还得不到一分钱的报酬,我不仅仅是骚货,还是世界上最贱最贱的贱货,是一个沒有一丝人格的性奴隶,性玩具,我好喜欢这个身份,我突然想永远的住在这个地方,永远的做婊子,永远的被不同的男人和女人变着花样的玩弄蹂躏,被各种变态的方式虐待羞辱。
我用力的扒开王阿姨的阴唇,一边舔食着她阴部的分泌物,一边观察着她的阴部,虽然我是一个女孩子,但还从来沒有如此近距离仔细的观察过女人的阴部,虽然上次给冥冥女王口交过,但是因为刚到这里太紧张,太害羞,并沒有看得太清楚。成熟女人的阴部实在是太美了,厚厚的阴唇包裹着深粉红色的内阴,尿道口,阴道口都暴露了出来,我看到了王阿姨的尿道口,把伸出的舌头放在了她的尿道口上舔着,我想用我的贱嘴把王阿姨的尿道口舔干净,这是我一个做婊子的责任,这样我才更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婊子,贱货。
王阿姨的尿道口真骚,我心里想肯定尿道口周围有王阿姨沒有擦干净的残留的干涸了的尿液,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尿道口周围都舔干净了。然后我又仔细的开始舔舐王阿姨的阴门;我看见一股股止不住的乳白色半透明分泌物从王阿姨的阴门那里流出来,我要把它们都吃进去,淡淡的咸咸的又骚骚的,好好吃,我真的好想王阿姨的阴门再流的更多些这样的分泌物,叫我可以吃饱,吃进肚子里,叫我变得更加的骚。
我把舌头尖在王阿姨的阴门周围舔舐着,然后又使劲的亲吻着王阿姨的阴门,我把舌头使劲的伸了进去,盡力的能伸多深就伸多深,王阿姨在不住的呻吟,“小婊子,用力,用力,喔,好舒服,小婊子,喔。。。”王阿姨在称赞我,称赞我是个合格的婊子。
我亲吻舔舐了王阿姨的阴部好半天,我觉得自己已经用舌头为她清理干净了阴部,我把脸暂时的从她的阴部挪开,继续扒着她的大屁股,看着王阿姨屁股沟里面包裹的肛门。王阿姨的屁股沟颜色黑黑的,肛门好大,有很多皱摺,我试着闻了一下,喔,一股好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好髒啊,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觉得好想舔王阿姨的肛门,用自己的舌头为她清洁肛门,这样才叫自己觉得自己更骚更贱,才能叫自己得到满足和释放。
我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舌尖触碰到了王阿姨的肛门上面,先用舌尖在王阿姨的肛门皱摺上面画圈,把王阿姨肛门皱摺里面夹着的大便残渣都舔干净,然后吃到嘴里,咽下去,我觉得自己好髒,我想把自己弄得更髒,这样我才更贱,我才是一个世界上最骚最贱的婊子。
沒想到大便的味道臭臭的,但是王阿姨肛门皱摺里的小渣子那么的好吃,我感觉味道甜甜的,吃进嘴里使劲咀嚼了几下,虽然其实根本咀嚼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我觉得这种感觉叫我好满足,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我好想王阿姨把大便拉到我的嘴里,把我的嘴弄髒,然后强迫我看着我咀嚼着她骯髒的大便,然后我使劲的咽下去,但是王阿姨沒有把大便拉出来,我心里得不到的那份满足转化为更强烈的性刺激感,我底下流出了很多水,我好想被更变态的方式折磨蹂躏,这样才能把我的性快感完全的释放出来。
我使劲扒开王阿姨的大屁股,伸出舌头,从王阿姨的阴门开始,使劲地从下往上舔着王阿姨黑黑的屁股沟,我好想把王阿姨屁股沟的臭味全都吞下去,我就像一张厕纸一样大口大口的为王阿姨擦着臭臭的屁股沟,王阿姨的屁股沟里面都沾满了我的口水,我把脸深深的埋进去,我好想自己变成一根大便,被王阿姨践踏羞辱。
我用舌头为王阿姨擦了很久的屁股沟,我又伸出舌头来把舌头尖伸进了王阿姨的肛门里面,我恨不得把王阿姨肛门里面的大便都舔出来,叫自己变得像便盆一样骯髒,被王阿姨骂,被王阿姨羞辱,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不愿意做客人们的便盆,被客人们虐待羞辱是多么充满快感的一件事情啊,也许是她们都不如我贱,不如我骚,我真的是最骚最贱的婊子。
王阿姨也在使劲的舔舐吸吮着我的阴部和肛门的地方,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阿姨喘了一口气,就从我的身上下来,喘着粗气,坐在我的身边,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王老头已经坐在床上的另一边,一边望着我们,一边在自己手淫。
“真是个不错的骚货,来园子玩了那么久还沒见过这么骚的贱货的。”王阿姨在一边说着。王老头从床上挪了过来,用手扭过了我的头,就想把jj放进我的嘴里。
我还沒有吃过男人的jj,我之前总觉得男人的jj和女人的阴部是尿尿,大便的地方,是那么骯髒的地方,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的想吃,不仅仅是男人的jj还有女人的阴部,只要是骯髒的东西,我都想吃,好像这样才能把自己弄得更骯髒,更骚更贱。
我感觉自己的眼神已经迷离了,沒有任何选择的意识,只想被蹂躏,被折磨,无论怎样都可以,我望着王老头伸过来的jj,微微的张开了我又骚又臭又贱就像厕纸便盆一样的的双唇,准备迎接王老头不硬不软的jj,好骚啊,我闻到一股不同于女人阴部的骚味,很刺激的骚味,不过好香啊,我好想被这种骚味笼罩,一边想着王老头的jj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
王老头一只手拽着我的头髮,然后拽着我的头叫我的嘴快速的吸吮磨擦他的jj,我的嘴感觉到他的jj分泌出好多的黏液,都充满了我的嘴里面,咸咸的,骚骚的,比女人阴部的味道更重更浓,那是尿的味道,好香啊,我更觉得自己是一个尿桶便盆,我一口一口的吞嚥着,和着自己的口水把王老头jj的黏液都喝进了自己的肚子。
王老头一边拽着我的头叫我为他吸吮jj的时候,王阿姨不知道在哪里拿来一根按摩棒,按摩棒好粗,就像男人的大jj一样粗,然后就把这根按摩棒的头部触碰在了我的阴部的某一个地方,王阿姨把按摩棒的开关打开,按摩棒嗡嗡的震动了起来,在我的阴部滑弄着,我敢保证沒有任何一个女孩子能够忍受得住这一份快感,我禁不住的啊啊的叫了起来,虽然我的嘴里正在吸吮着王老头的jj,但是我叫的闷闷的声音还是从我的嘴缝里面传了出来。
王阿姨一边用震动按摩棒玩弄着我的阴部,一边慢慢的将按摩棒往我的阴道里面深,我心里奢求快点伸进去,快点伸进去,我实在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快点伸进去;我已经顾不上什么处女不是处女这回事情了,我现在就想叫自己的阴部快感释放出来,我喜欢这种感觉,我现在不想做冰清玉洁的处女了,我喜欢上做婊子的感觉了,一想到未来每天都会这样被不同的人用各种方式甚至超级变态的方式蹂躏玩弄,实在太美妙了,我真的迫不及待。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阿姨已经把整个按摩棒都伸进我的阴道了,我沒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沒有像姐姐和我说的那样,女人的第一次是很痛的,难道我真的天生的就是做婊子的坯子吗,真是太好了,如果別人现在拿金山银山和我来换,我都不会把做婊子这个身份和他换的。
王阿姨用按摩棒在我的阴道里震动抽弄着,王老头更加用力的拽着我的头发吸吮着他的jj,突然王老头把jj从我的嘴里拔了出来,他沒有射到我的嘴里。王老头淫笑着看着我:“真是太好玩了,太骚了,第一眼看妳照片的时候就沒看错,凭那么多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出妳是个骚货贱货。”
我自己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我在陶醉着这份感觉,但是高潮却一直沒有来。然而我不奢望高潮的来临,我想就这样一直永远下去,永远自己都充满释放不出来的快感,这样自己才更奢求更多的变态的蹂躏方式满足我的肉体。。。
王阿姨把按摩棒也从我的阴部拔了出来,他们坐在床上,只剩下喘着粗气的我噼着腿躺着。“这骚货居然沒见红,这她妈的骚,逼够大的。”王阿姨说。“我来看看。”王老头听见之后,就把脑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把我的阴唇扒开,仔细的看着,“沒想到这婊子处女膜那么少,阴道口张得那么大,真是千古难见的骚货啊。。。”王老头品评着我。
我听见他们这么说我,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的高兴,我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婊子,从身体构造上都是这么长的。我浑身酥酥痒痒的,瞇着眼睛看着他们,好像要睡着了。
“起来骚货!在地上趴着像个狗一样趴在地上!”王阿姨对我说着。我飞快的坐起来,光着屁股趴在地上,心里期待他们继续蹂躏我,叫我的性快感的得到释放和满足。
王阿姨和王老头拿过了一条鞭子来,轮流的在我的屁股上后背上抽打着,一下一下的虽然好痛,但是我每挨到一鞭子我感觉从阴部和内心涌出的快感足可以淹沒这份疼痛,我觉得被羞辱被虐待真的好舒服,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母狗,我好满足于现在的这种身份,不,我比母狗还要贱,还要淫荡。
王阿姨和王老头一边骂我一边打我,一边还叫我在地上爬,学狗叫,一个18岁的农村女孩子被他们两个就这样光着屁股这么着,也一边慢慢陶醉起这种做婊子做性奴的生活。
“骚货!坐在地上,把嘴张开!把手像狗一样搭在胸前。。。”王老头对我喊着,我浑身上下的神经已经忘记什么是抗拒了,再说我怎么会抗拒呢,我已经被这种被虐待受到的快感彻底俘获了,我坐在地上,把手像狗一样搭在胸前,嘴长得大大的,等着我的客人来折磨我。
王老头站在我的面前,把鸡巴对准我的嘴,然后就尿出尿来,“都喝下去!尿桶,贱货!”王老头命令着我。我感觉一股暖流倒进了我的嘴里,好骚的味道啊,我居然在喝着男人的尿,我真的好髒啊,我感觉自己的嘴就像男厕所的小便池一样髒,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快不行了,我好想叫成千上万的男人来操我,把我操的死去活来,然后接着操我,强姦我,虐待我,蹂躏我,骂我,我觉得说我是一条母狗都是在侮辱狗,我是一只母猪,我是厕所,我是世界上最骯髒的最下贱的便盆。
我大口大口的吞嚥着王老头的尿液,把每一口尿都喝到了肚子里去,我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真的变骚了,可是我的性快感还是完全释放不出来,我盼望高潮,但是又不想叫高潮来得这么快,我想沈浸在这份被虐待被羞辱中。
王老头尿完,王阿姨就过来了,她站着,分开腿,把阴部对着我的嘴,沒有下命令,我就乖乖的把嘴凑到王阿姨阴部的跟前,王阿姨的尿液像喷泉一样都喷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溅到了我的脸上,我大口大口地喝着王阿姨的尿液,味道沒有王老头的那么刺激,那么骚,但是也是尿,我的嘴不仅仅是男厕所的小便池,也是女厕所的便盆。
我大口大口地喝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忍不住把手放到下面,开始自己给自己自慰,想完全释放出憋着的快感。王阿姨使劲踹了我一脚,把我踹倒在沾满溅出来的尿液,还有凤梅的尿液,大便残块的地上,“不许自慰,不许高潮,贱货!”王阿姨命令着我,“把地上的髒东西都舔干净了。”
我沒有一丝犹豫,像狗一样翘着屁股趴在地上,伸出舌头舔着骯髒的地面,把和着灰尘的尿液都舔盡自己的嘴里,我觉得自己的嘴就像骯髒的抹布,我真的是太贱了。我看见凤梅刚刚留下的几个小块大便,我大脑沒有一丝考虑,就张开嘴,去舔去吃那些凤梅沒吃完的几个小块大便,突然一股臭味充满了自己的嘴里,沒想到大便在吞嚥的时候是那么的困难,觉得喉咙在使劲的抗拒,有一种必须要作呕的感觉,但是我想我就是一条母狗,一只母猪,一个便盆,这就是我的食物,我用意识抗拒着自己身体的条件反射,使劲用力的把几个小块大便吞吃了下去,一点一点的把地板舔的干干净净的。
然后我起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眼神恍惚的望着王老头和王阿姨。
“今天就玩到这吧,千万別高潮,骚货。”王老头把脸凑过来对我说,“大头去哪了?我得把他叫来,把这个骚货带走,咱们接着玩下一个。哈哈哈哈。”王老头对王阿姨说着。
王老头打了一个电话,那个管理就来了,“王爷爷,我刚看您们玩得那么盡兴,不想打搅您们,我就出去了。玩的还好吗?如果不好,我回去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婊子。”
“太好了太好了,沒见过那么骚的婊子。”然后王老头把刚才怎么玩我的经过,我怎么是骚货都和这个管理说了,“这回你们可以玩了,感受感受,真的是个不错的贱货。”
那个管理看着我淫笑着,王老头又对他说:“给这个婊子换一个手铐,把这个婊子的手铐在脖子的项圈上,再给她穿一条裤档是铁的裤档两边是针刺的贞操裤,这样她就回去不能自慰,也不能夹腿了,再给她每天吃两片春药,肯定以后还骚,见你们的面肯定汪汪叫,想吃你们的大鸡巴。哈哈哈哈。”
“王爷爷您太会玩了,训练母狗方法那么多。”“以我多年的经验,我看淑娟可不是母狗级別的,这个骚货是厕所级別的,好好饲养饲养,会为园子赚大钱的,哈哈哈哈。”王老头对管理说着,“把她带回去吧,把妡蕊牵来,我们夫妻俩还憋着大便为了叫她吃呢,专门为她准备的,她不是说改好了吗,我们到要看看,改得多好了。。。一块把她妈妈那个骚货也一块牵来。。。”
“好的好的,我这就叫人去牵”,管理回答着,不一会另一个管理就把妡蕊和她妈妈牵来了,一对可怜的母女颤抖着跪在地上对着王老头夫妇请安,这时管理拿来新的手铐把我的手和脖子铐了起来,就这样把光着屁股的我带回了我的牢房。
“臭婊子,刚才伺候王爷爷王奶奶的表现很好,以后会有奖励,把这两片春药吃了,有客人就来叫妳。。。回来也好好伺候伺候爷爷们啊,贱货。”管理说完,又淫笑着对我小声说。
我已经沒有力气说任何话了,答了一句:“贱奴知道了。”喝下了管理给的两片春药,把贞操裤穿上,然后他就把我的大门锁上了。我在想妡蕊妈妈和妡蕊现在正在经歷着什么,但是我浑身上下的性冲动一直挥之不去,王老头实在是太坏了,不叫我高潮,还把我的手这样铐起来,叫我穿这么变态的贞操裤,不叫我自慰。。。天哪,我受不了了,药效一点一点地发作了,我好想被男人操,被蹂躏虐待,我好想现在王老头夫妇蹂躏虐待的是我,叫我吃他们的大便,我真的不行了,我躺在床上,自己用身体摩擦着床单,但是根本释放不出来任何感觉,慾望只能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