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春节伪娘受难记第二大章初一性事
春节伪娘受难记第二大章初一性事
晕,原来第一次发的时候把除夕的故事发完了。。。
搞得我又发了一次除夕的事情。。。发重了
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我瞬间惊醒。
“小浩,儿子!出来吃饭了!快点”
“哦~好!马上”
一瞬间我有点慌张,生怕妈妈进来发现自己的秘密,不过还好昨晚上锁了门,不然妈妈进来看见我穿着女装和小浩抱在一起睡觉,那我可就惨了。
“起来,别睡了,快把裤子穿上!”
我连忙拍了拍小浩,他依旧在睡梦之中,脸上还露着满足的笑容。
“啊,早上了吗~唿~舒服”他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手不怀好意的放在我的大腿上揉捏。
“嘿嘿嘿,姐姐,昨晚好舒服哦~你真好看~”他猥琐的笑着,眼睛在我身上上下游弋。
“去你妈的,你好意思说?以后不许这样知道没?”我很生气!昨晚上被这臭小子口爆了,他还全部射进了我的胃里,现在居然还要调戏我,生气的我将他的手从我腿上一把拉开。
“啧,来吧姐姐”
他将被子拉开,裸露着坐在床边。
“干嘛?赶紧穿裤子啊!不出去妈妈要起疑心了!”我羞恼的白了他一眼。
“什么疑心?俩男的在房子里还能做什么~”说到做什么的时候,狡黠的冲我眨了眨眼睛。
“来吧,姐姐,你该吃早饭了~”他用手撸动自己的肉棒,将我的一只手拉过去放在上面,然后两只手撑着床面,示意我帮他口。
“你真是。。。一大早的。。。有那么饥渴?不行!”我很好奇,昨晚明明都射了那么多,居然还想要,况且马上吃早饭了,还不出去怕是要被妈妈骂。
“嘿嘿嘿,还不是姐姐太漂亮了~怎么?你真的不愿意?”他笑着,拿起手机对着我。
我看手机上的内容,居然是昨晚偷录的我被口爆的视频,我说他把手机立起来干嘛,这小子一定有什么癖好,偷拍我满嘴精液的照片就算了,居然还录了视频!我也无奈了,不用反抗咯,反正也会被威胁。
我走到他面前,跪在地上,臂弯处担在他的双腿上,双手扶着他的肉棒,张嘴慢慢含下,慢慢吞吐起来,经过昨夜的深喉,我也习惯了肉棒的味道,和含着肉棒嘴巴被撑的满满的充实的感觉,嘴巴里发出“呜呜,咕噜咕噜”的声音,慢慢吸吮吞吐着。
“哦~还是那么爽,小母狗你的嘴巴真棒”他满足的一声长吟,看着昨晚录下的视频。
“啵,啵,啵”一下又一下,我卖力吞吐着,突然我听到远处有脚步声越穿越近,我慌张的想要吐出他的肉棒,可他按住了我的头,不让我挣脱,果不其然,“乓乓乓”的敲门声传来,吓得我用力想要吐出口中的肉棒回应,但他还是死死按着我的头,紧接着,妈妈的声音就传来了。
“小浩,你们起了吗?吃饭了”
“嗯~马上,阿姨,我们换衣服呢”小浩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手机、扶着我的头上下撸动,嘴里喘着气回应着我妈妈。
“哦,那你们快点,这俩孩子,昨晚肯定熬夜玩游戏了”
“嘿嘿,唿~阿姨我们确实玩的比较晚,马上就来了”是啊,当然玩的比较晚,只不过不是游戏,玩的是妈妈你的儿子啊!
妈妈家就在门外,而她的宝贝儿子却在一门之隔个房内卖力的帮人口交。这种刺激的偷情似的感觉,居然让我的下体起了一丝反应。
“啵啵啵”他双手按压的频率越来越高,没一会儿,突然大力死死一按,在我小嘴内射了精,汩汩的,嘴巴里射满了浓稠的精液。
“来,张开嘴让我看看”他拔出肉棒让我张开嘴给他看看,我照做,努力的张开小口,嘴中用舌头搅动着精液。
“哈哈哈,你真是越来熟练了~”他摸着我的头发,“乖,咽下去”。
我闭着眼睛,缓缓的将口内精液咽下,黏腻的液体被我舌头搅动着,混合着口水缓缓滑入食道之中。
“把剩下的舔干净”
我听从他的命令,用舌头仔细清理干净了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将上面残留的精液全部舔干净。
“姐姐,以后你的早饭就是这个了哦~,很好吃对吧”他摸了摸我的头发,淡淡的说。
我跪在地上没有说话,慢慢感受着嘴里的腥臭味,舌头在口腔中搜寻遗留的精液,毕竟那玩意儿残留在口中的味道不是很好。
“走咯~吃饭去咯”,见我没有理他,他打开房门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房间内清理收拾。
半小时后,餐桌上,小浩咕噜咕噜的喝着牛奶,舒爽的长出一口气,然后卖力的对付起眼前的烤面包片来。而我看着眼前的食物,根本提不起吃的欲望,因为虽说刷了牙,但是总感觉嗓子眼里一股股腥臊的气息朝口腔返来。
“唔,好恶心。。。好难受”我嫌弃的看着桌上的早餐。
“怎么了?儿子不舒服吗?咋不吃啊?”妈妈看我不吃饭,关切的问我。而一旁的小浩笑眯眯地,我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
“唔,不吃了,确实有点难受,我去看会儿电视”躺在沙发上,唉,所有的电视台基本放的都是春晚录播,真无趣。
不一会儿小浩吃完饭做到我旁边,“咋了?不吃饭?是不是吃精液吃饱了啊姐姐~”,一边说,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背部游弋。
“别乱说!就是,就是有点不舒服,不想吃”虽然确实和吞咽他的精液有关,但绝不是因为吃饱了!
“是吗?嘿嘿嘿,不舒服要不要去玩游戏啊~好哥哥~”看爸妈吃完饭过来了,他连忙转移话题。
“我。。算了吧,我不想玩”我往后一倒,想要休息会儿,父母却站在桌子前说。
“儿子,和你说个事儿,我要和小浩的妈妈出国旅游一周,你爸爸公司临时有急事,要出差,过两天你叔叔忙完了会照顾你们,这两天你要承担起当哥哥的责任,照顾好小浩知道吗?”
可真是我亲爹妈,就把孩子丢家里不管了啦???何况你们孩子现在正深处地狱!啊,我的天,为什么。。。可是我能怎么办呢?也不能说出口,只能起身无奈的点点头。
“好。。好吧,那你们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走,你和小浩好好玩,不许调皮啊!”我的天,他们这么着急吗?他们走了我可咋办啊!阿西吧。
妈妈说完,留下几千块钱,就和父亲出门了。留着我在沙发上拿着钱不知所措
“嘎吱,砰”随着关门声响起,父母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我甚至都能想到小浩激动的模样。
“呐,给我”他伸出手,对着我。
“什么啊?”我不明白他想要什么。
“给我钱啊,全部的,快点”他一把将我手中的钱全部抢走。我来不及反应,看钱被抢走,唰的一下站起来。
“你干什么,这是我的钱!”我很生气,指着他问道。
“你的钱?你都是我的小母狗,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知道吗?”他没有理会我,径直出门而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真的是!烦死了”我一把把身边的沙发枕扔飞,气唿唿的看着电视。
二十分钟过后,小浩手里提着一袋子东西进来了。
“你都买什么了!”我很生气,看着他拿我的钱买的一大袋子东西,无语的问道。
“嘿嘿嘿,给你看看”他手伸进袋子中,每拿出一样东西,就告诉我是什么。
“来,看看,啤酒,饮料,瓜子,矿泉水,饼干,辣条”他把这些小零食摆桌子,看着我。
“你买这些干嘛?”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干啥?我已经联系好我的朋友来家里玩了,门外面还有几袋,去取啊母狗”我真的是想打他,要不是不一定打得过,而且他手里有我把柄,我肯定打他,拿我的钱买一堆垃圾食品,还要在我家开派对??
“去呀!想什么呢?咋了不服?”他扬了扬自己的拳头,我顺从着出门把两袋东西提了进来。
他坐在沙发上,打开一罐啤酒,语气不善的说到“愣着干吗?换衣服去啊!主人面前穿着男装算什么母狗啊?”
“我不是!我不是母狗!我是你哥”我忍受不了他说话的态度,什么就母狗了!什么你就是我主人了!
“啪”他其实过来往我肚子上就是一拳。
“你妈的,说你是你就是,骚婊子也不看看昨晚你的骚样,给我走”然后两只手撕着我的头发,拽翻我,拖着我,朝我卧室走去,我只好用双腿蹬着地面,减轻被撕扯头发的痛苦。
“进去!”他提起我的肩,将我丢到床上,然后从床底拉出皮箱,翻起我的cos服来。
“哎呦,这件不错哦”他一声淫笑,拿起一件红色的欧式淑女礼服,是狂三灵装的cos服。
“来,穿上!靴子在哪里呢?”他乱翻着,终于又在另一个箱子里翻到了配套的cos用的靴子和头饰及美瞳。
“乖乖穿好哦~你知道你逃不掉的~嘿嘿嘿,这次要化好妆哦~我在客厅等你。”他说完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房间内。
我内心几番挣扎,艰难的做出了决定,失神的换上了cos服,穿上黑色连裤袜和紧致的长筒皮鞋,然后呆呆的进入洗手间,画好了妆,带上了女仆头饰,镜子里,一个比大多数少女还要美丽的活泼少女出现了,我看着自己,明白此时,我已经逃不出小浩的手掌心了。
整理了下一屋,我走到客厅之中,小浩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见我过来,眼睛一直在我身上打转儿。由于狂三的灵装,正常情况下由妹子穿,会露出半个胸来,而我穿,如果不戴上义乳,会想下吊,所以无奈的,我还戴上了高价买来的仿肤色义乳,这下就更像妹子一样了,也难怪他会一直盯着我看。
“哇哦~骚气,小女奴,来,到主人这里来”他招了招手,我顺从的走到他身边,被他一把拽过去,搂在了怀里。一只手抚摸我裸露的肩膀,一只手塞抓着我一条穿腿的皮鞋,将其拉到他的跨上,压着他的肉棒,紧接着沿着小腿向上,三角地带和未被皮靴覆盖的小腿内侧黑丝嫩肉上上下抚摸。
“哇哦,好软,好香~”他把头埋在我的义乳之中,由于我买的义乳材质特殊,自带一股淡淡的乳香,他很是享受,然后伸出舌头,舔舐着,好在是义乳,他的舔舐并没有让我有所不适,但是他越舔越往上,直到舔到我白嫩的脖颈,留下一大片口水,手上抓揉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让我生疼。
“轻,轻一点”我央求着,他却嘿嘿一笑。
“嘿嘿,我还没对你咋样呢,就让我轻一点?”然后大力的掐了下我的大腿内侧的嫩肉。
“唔啊,疼,放手啊”我咬着牙说着,他看我十分疼痛,也就放开了掐着得手,举起面前的酒,就要往我嘴里灌。
“来,喝酒,今天你就是给我陪酒的妓女知道吗?”
本来在肩膀上得手向上捏住我的鼻子,强迫我打开小嘴,咕噜咕噜的一瓶酒就下了肚子,我发现自己已经开始眩晕了,奇怪,若只是一瓶啤酒,为何我现在身上会如此的烧热,头会如此的晕。
“嘿嘿嘿,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热?很晕?这可是烈性春药哦~”他邪笑着,摇了摇手里已被拆开的写满英文的小袋子。
“不分男女的那种哦~我就喝了一口,你把一瓶都吞下去了哦~”他邪笑着将手里的袋子一人,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裤子。
“不,不要啊,什么都行。。只有这个不行”我央求着,虽然已经被口爆了,还被像母狗一样任他揉捏,但是被人肛这件事,哪怕自己身败名裂我也不会答应的。
“我知道啊~知道你很不愿意~,不然我下药干嘛?”
可恶,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脱完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俯下身子,把我穿着及膝皮靴的小腿用双手环入怀中,舌头在皮靴上部的一小部分小腿和膝盖上舔弄。
“这长筒皮靴~真性感,那今天就先放过你的小脚”说罢,他将我的一只小腿扶起,伸下头去,俯身从我的屁股蛋上舔弄,撕咬,在春药的作用下,他的舔弄和撕咬让我泛起阵阵电流经过一样酥麻刺激的感受。
舌头经过的每一寸丝袜都被打湿,紧接着就是一真密集的啃咬,我都怀疑他是否能在我的屁股上撕下一片肉来,痛觉和酥麻的快感交替着,冲击着我的大脑。
“唔啊~好,好疼啊呜呜,不,别,别舔。。啊~”
他另一只手附上了我的内内,隔着内裤揉搓着我的肉棒,没一会儿,吃了春药被刺激着的我,感受到肉棒被揉搓,缓缓的勃起来。
“硬了哦~有感觉了哦~嘿嘿~小浪货”他把含在嘴中的屁股放开,然后一只手托着我的黑丝长腿外侧,头凑过去用脸贴着大腿内侧,剐蹭着。
“好舒服,好细好长的嫩腿~”说罢,沿着大腿的内侧肌肤,又是一阵啃咬吸吮,直到我的两条长腿都被亲吻啃咬一遍。
“唿~唿~唿”在不断的刺激之下,我已经意乱情迷,要不是被丝袜和黑色蕾丝内裤阻挡,肉棒怕是已经弹了出来。
“该进入正题了”他起身,从一旁的裤子口袋中掏出一个白色圆柱状的矮小盒子,我只能看见三个字,凡士林。不用说他要拿这个来干什么。
他将我双腿抬起到我胸前,然后一只手按住两条黑丝长腿内侧,另一只手粗鲁的扯破臀部正中央的丝袜,将我的内裤拉到一边。我以一个极度羞耻的姿势,把自己的菊穴展露到了他的眼前。
“那么,开始了哦~”他两只手指挖了一坨凡士林,将其抹在他自己的肉棒上,然后又抠挖了一点,摸到了我的菊穴上。然后伸出食指,将凡士林塞入菊穴之内。
“唔,好凉”凡士林冰凉的触感和我因为春药缘故变得火热的身躯反差强烈,我感受到他的手指在凡士林的润滑之下慢慢的塞入我的肛肠内。
“啊~好奇怪的感觉”虽然菊花被塞入一根手指,整根没入,但可能是凡士林润滑的原因,除了一丝丝想要排便的感觉,却没有一点疼痛感。
“嘿嘿嘿,润滑剂摸好咯~”他拔出手指,在我的cos服上擦了下,然后抓住我的两条丝腿的腿弯,往他的方向一拉,我的大屁股就贴在了他的大腿面上,菊花正冲这他的坚挺的肉棒。
“我要开动了~”他说罢,将双手向下一按,我的丝腿膝盖顶到了义乳之上,屁股朝着天,然后他用鸡巴对准我的菊穴,缓缓的下倾。
“不,不要啊,求你,别,我什么都愿意,不要爆我菊”感受着菊花被一根粗热的铁棍顶着,我央求着。
“别啊!停下来~啊啊啊,进来了,疼疼疼疼,别啊,好大啊呜呜呜”一阵撕裂般的痛感传来,我明白他龟头的一小部分已经塞入了我的菊穴之中。
“呜呜呜,别再进去了,呜呜呜”
他当然不会理会我,裤子都脱了,不发泄出来,他是不会满足的。
他继续向下挺,屁股被撕裂的痛苦越发清晰严重,眼泪不争气得流下,哭喊着求他放过,随着他的深入,龟头把我的菊花撑得越来越大,直到龟头最粗的那部分挤开肛门的束缚,“啵”的一声,粗长的棒体一下子深入到肠道之中,疼痛感才有所减轻。
“啊啊啊啊,要死了,进去了,他进去了啊啊啊啊”我已经哭成了泪人,被自己表弟爆菊凌辱的耻辱感让我觉得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
“啊~好紧,好温暖”和我不同,小浩发出了一阵舒爽的叫声。
“我要动了哦~”
“不要,不要动,拔出去,拔出去啊!”
他慢慢的挺动腰部,我只感觉深入自己肠道的火热棍棒,将我的屁股赛的满满的,撑的鼓鼓的,然后进进出出,空虚感和充实感交替传来。
“唔,好奇怪啊”慢慢的,除了菊花口火辣辣的疼以外,意外的,我逐渐适应了他在我的屁股内抽插。
“啵唧啵唧”润滑油被肉棒摩擦捣进菊花内的声音回荡。
我的身体变得越发滚烫,嘴角不只为何流出了口水。
“瞧瞧,真是个淫荡下贱的母狗,都被插出口水了”
他见我流口水,笑骂一声,然后更是大力抽插起来,几乎每一次都是狠狠地拔出,再用力整根插进去,我的身体也随着他的抽插前后摇摆,义乳不断地上下晃动。
慢慢的,随着他的抽查,我菊花部位的火辣感觉越发的淡了,反而是屁股深处,说不上哪里,大概就是菊花和肉棒之间的某个点,丝丝激荡人心,快活无比的刺激感随着他对我屁股的冲击越发明显,以至于他每次撞击,我都会被这股快感冲击的不自觉夹紧屁股,紧绷着肌肉止不住颤抖,因为真的是太爽了,哪怕是射精也比不得这股快感的百分之一,何况这股快感如潮水一般蔓延。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随着他的撞击淫叫着,他听到我的淫叫,更加卖力的干着我。
我就这么长着腿,留着口水,翻着白眼,撅着屁股被我自己的表弟狠干,干到我丧失理智,诚服于快感。
他也越干越兴奋,汗水不断滴落在我脸上,快感越来越强烈,肉棒摩擦着我的菊花,冲击着我的前列腺兴奋点。
“噗”随着他突然狠狠的撞击,我的快感达到决定,满脑子都是他肉棒给我的感觉,浑身颤抖着,我射了精,龟头和菊花同时传来痒痒麻麻的酥痒感,从肉棒和菊花二者之间,身体的深处,强烈的酥麻感一浪高过一浪,使我浑身发软,止不住浑身痉挛的大声浪叫“啊~啊啊~要死了~我要死了”。
而他,也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我的菊花中,一跳一跳的,趴在我身上享受高潮余韵。
十分钟后,他才幽幽的起身,拔出自己早就瘫软下去的小兄弟,塞到我的嘴中让我清理干净后坐到一边。
我早已累瘫,菊花火辣辣被磨肿的感觉再度浮现,但是居然还有一股空虚感传来,不知不觉的,我居然习惯了被捅的感觉,甚至还有点享受。
“唿唿~姐姐你好骚啊~叫的好大声哦~不过弟弟也好爽~”他将鸡巴上,我的口水擦干,喘着粗气说着。
我没有理会他,我现在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屁眼里夹着的一坨精液,要是漏出来弄脏沙发就不好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夹紧屁股,转身趴在沙发上,抽出纸巾放到菊花附近,然后放松,把一股股浓稠的精英和排便一样放了出来。
“好。。。好羞耻”羞耻感萦绕着,但想到刚才自己被下药按在沙发上勐操还被内射,自己在羞耻之余还有点兴奋。
“咔嚓”他拍了一张照片,拿到我的眼前。
“看吧,你自己看看的骚不骚”
手机中,一个穿着狂三灵装服装,美丽的少女趴在沙发上,丝袜被扯得破烂,精液一直从屁股眼里流出到大腿根部,滴落在小腿穿着的长筒皮鞋上,还回过头用嘴角还沾着精液(帮小浩用嘴清理的时候粘上的)的可爱小脸看着镜头,手上拿着纸巾接着刚被肛交内射,从屁眼里流出的精液,真的是很淫荡。
“嘿嘿嘿,看见了吧,你天生就是个贱种母狗~”
“我。。我不是。。。是你下了药。。。以后。。以后不能这样!”
“是吗?嘿嘿嘿,我还想来一次~这次换什么姿势呢?”
他淫笑一声,肉棒再度勃起,我完全没想到他回复的如此之快,尽管有着春药的加持。
“不。。不要啊。。。求你了”我满脸惊慌,摇着头央求。
他将我扑倒,房间里再度传来淫靡的叫喊声和啪啪声。
未完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