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小帅哥陈韬连环挨操记一
小帅哥陈韬连环挨操记一
黑色的夜总是藏着很多罪恶。所谓的罪恶是神的憎恶,也是世人的快乐。
又是一个黑夜。文科大一生陈涛无所事事的走在大街上,看着灯火通明、霓光四射的酒吧、的吧、KTV他莫名其妙的从小腹里窜起一种躁动的欲火。今天的考试不是很理想。自己也没有被学生会选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失落感。以后要平凡一辈子了吗 ?事事不如意平凡的他真的很不甘心。
陈涛有着一张让人百看不厌的脸。那是一种很清秀很清秀的脸。178的个头,不说黄金分割的肢体分布也差不多了。除了这些,他还有一身让人羡慕的好皮肤,光滑细嫩而且雪白清香。这些都是同寝的哥们对他的形容词。有人还总是开玩笑的一边说一边上去抚摸他,陈涛总是笑着躲开,然后就打闹在一起。哎。现在的时代,人都喜欢看外表。无论同学还是学长学姐都喜欢跟他亲近。再加上他为人极端和善,所以好多人一见他的面就能把他当小弟弟一样爱护。
女朋友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上学,只有节假日两人才能见面。陈涛好想念自己的女友啊,那个有着曼妙身材的女孩 ,他一想到她就想压着她的身体和她赤裸裸的性交。已经好久没跟她做爱了 。真是憋的很厉害 。要找鸡吗 ?手里的钱还不够。那怎麽办?也不能总用手来解决啊 。手淫太没劲儿了 。没有真实的肉体碰撞感。
无奈的又往前熘达了一会儿,无意间看见一个电影院门前立着个减价的大牌子:通宵电影10元。好。那就进去看看电影吧。
进了电影院。是一排排逐级高起的红色软座。里面正放着当下流行的大片 。座位上没有太多的人 ,而且是清一色的男人。
陈涛集中精神看了一下。前面排是岁数很大的老头。后面排有几个身材很高大很壮的年轻人。他不想跟别人靠的太近。所以找了一个高处的角落坐了下来。
电影忽明忽暗的放着。他的心思完全没在电影上,一直想着女友柔软的乳房应该怎麽揉搓,下面那个又热又紧的洞该怎麽抽插才舒服。
突然脖子上伸上来一只满是烟味儿的大手。陈涛被吓了一跳,刚一回头就看见刚才原本离他很远的那几个精壮的男人就在他后面坐着。他还没缓过神来。又是一双手把他抱了起来,连拖带拉的,陈涛就让后面的男人像抱小孩子一样的搂抱在了怀里。
啊!!!!!!!!!这是怎麽回事啊!!!!!!!!陈涛吓得头脑有点儿空白。抱他的那个男人一手搂着他的肩膀,另一手伸进他的T恤里上下的抚摸着他细嫩光滑的皮肤。同时在他耳边不停的说:“小骚货,你好白好嫩啊。哥哥好喜欢你。屁股是不是比这里还嫩?哥哥摸摸。哎呀,小脸蛋。”刚说完这句。就对着陈涛的脸咬了一口。陈涛刚想说什麽 。嘴就被结结实实的堵住了,同时一只手掐住陈涛的下巴强行掰开了他的嘴,一条带着烟味的舌头灵活的钻了进来 ,开始吸着帅帅陈涛嘴里清爽甜蜜的小汁液。
陈涛拼命的挣扎着。想推开男人的拥抱和强吻。但是祸不单行,有人在下面快速的解着他的腰带。那个人的手法好利索,一把就脱光了他所有的裤子。陈涛的下身赤裸裸的就晾在了空气里,他奋力在壮男的怀里扭动着,那个壮男放开了他的嘴,舔舔他的嘴唇说:“小婊子,听好了 。这片街都是我的。你今天能让我操是幸福。你要挣扎就使劲挣扎。哥哥就喜欢插野猫。”
陈涛有点儿开始哆嗦了 。脑子里使劲的闪现那些被人先奸后杀的女人,好可怕啊 !!!!我不能被人杀死以后仍在下水道里!!!我要走!
于是他又开始奋力的挣扎。那个男人带着势在必得的微笑看着陈涛。手在陈涛柔嫩的肚皮和屁股上来回滑动。陈涛身上除了阴毛其他的地方毛发都很稀少。摸着就好像触在天鹅绒上一样。这些幼嫩的标志明显的惹起了壮男的欲火。他在陈涛耳边说:操你妈的,真是一身好皮肤,爱死我了 !你这皮肤不让男人操多可惜!屁眼以前让没让人操过?喜欢不喜欢哥哥大鸡吧?哥哥大鸡吧又粗又硬又长,最适合给没被人操过的小男孩扩屁眼用。你含着哥哥的大鸡吧以后谁都不会想了 。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白嫩嫩的小比。身上像鸡蛋羹似得。哥哥就想扩开你的小屁眼。以后多大的鸡巴你都能吃进去。操死你得了!
陈涛听着这些话差点儿没把魂给掉了。好像一个巨雷噼在他脑袋上!啊 !强奸!是我吗 ?不是我吧???我做梦呢吧!一定是做梦!我要醒过来。这是什麽横祸啊!这麽直接的飞在我的头上!!!什麽什麽什麽屁眼?什麽扩开!这些人太变态了!!!
还没等想明白1%他的遭遇。另一个人一把就抓住了他的下颌。也疯狂的亲他的嘴,不但亲而且咬。一边忙一边还抽空跟壮汉说:哥!一会儿我第二个好不好 ?这小比太招操了!这麽嫩。脸蛋这麽端正。你看这个眉毛这个鼻子。我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壮男一把推开了他:“滚一边去 ,我现在就要给他破处了。”
旁边的人虽然没怎麽说话 ,但都兴奋的要死摩拳擦掌的 。
只见这壮男把陈涛的背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双手一噼陈涛的腿。陈涛修长笔直的腿就大大的对着空中张开了,电影院里很暗,但是这也没掩盖住他牛奶一般雪白的皮肤,美丽的秀气的双脚大大的被分开在两边。小鸡鸡软软的颤抖着,陈涛被吓得直哆嗦,脑子里一点儿思维和想法都没有,心也跟着鸡鸡痛苦地颤抖着。
一条火热硬直的大棒一下顶着了陈涛的从来没有任何男人碰过的屁眼上。弄得陈涛害怕的要死的缩紧了肛门。那条大棒的顶端在陈涛的肛门上慢慢的蹭着,不断的试图往里扎。但是以陈涛狭窄的肛门是不可能一下插进直径那麽粗的一条鸡巴的 。所以壮男对旁边的人说:“给我点儿润滑油。这小屁眼太紧了,不好插。”
旁边的人递过一管东西。壮男一下把陈涛按到在前排的椅背上。陈涛的身体勐然被撅弯了180度。同时一股冰凉的东西穿过肛门恶狠狠的注进了他的直肠。
好可怕啊 !!!!!!陈涛的眼泪突然一下就涌了出来 。怎麽办啊 !!!!怎麽办!!!就要被人强奸了 。强奸是什麽?什麽是强奸?!
啊!!!!!!!!好疼!!!屁眼里不容分说插进了一个手指。一种酸涩疼痛的感觉一下蓬了起来。那个手指快速的来回抽插,好像来回搅动涂抹着那些液体。好酸好疼!!!!!!!!!我不要啊 !不要不要!!!
陈涛刚想起来反抗,马上就被一个大手牢牢的制服在那个椅背上 。没有任何动弹的余地。他开始求那些人:“哥哥哥哥,放了我吧。我还小。要是跟你做爱了,以后怎麽活啊 ?您可怜可怜我吧!”
背后的壮男笑了:“我操就操你这麽小的,这样才干净。谁要跟你做爱了?我要强奸你!你老老实实不用动就行了。哥哥让你屁股彻底舒服舒服。”
说完,壮男站了起来,一个手扶着刚硬的大鸡吧,把龟头顶在陈涛被润滑液弄得湿湿滑滑的屁眼上,开始使劲的往里挺入。然而陈涛的肛门始终紧缩着,很难马上全部挺入。
于是壮男命令陈涛:“把屁眼打开,往外使劲点儿!”
陈涛听了倒使劲往里缩了 。壮男有点儿急了。双手扒住陈涛的肛门使劲往两边连扩带拉的,把小小的肛门扯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圈。肛门里面的嫩肉一缩一缩的都能看得很清楚了 。他把力气集中在鸡巴上,使劲使劲的扎了进去。龟头进去了。好,再一使劲。
啊!!!!!!!!!!!!!陈涛虽然咬着嘴唇一直挺着,但这一下实在没法咬住了 ,露出了闷闷的一声痛苦。屁股好像被一个火烫的烙铁噼开了一样。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晕过去 。
壮男的鸡巴好算一下都扎进了陈涛的肠子里,现在鸡巴被紧紧的肠子抱住了 。又热又箍的感觉让经验极其丰富的壮男也舒服的天地都分不清了 ,哪儿是东哪儿是西,良辰美景都浓缩在包裹着自己的这个美美热热的小凹地里了。
他差点儿控制不住,精液一股一股的往外窜。于是他停了一会儿,调整了一下思绪,先用鸡巴上下左右的划圈,松动松动陈涛的屁眼,用阴毛慢慢的蹭着陈涛的雪白的小屁股,雪白的奶酪状的臀部,乌黑的根系一样的阴毛,笼在电影院的暗暗的光影中,平添一份浓浓的暧昧。壮男慢慢的往外拔着鸡巴,同时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陈涛的髋部。
就在粗大的龟头快要脱离疼痛不已无力抽搐的屁眼的时候,他一个力挺,又把粗粗的鸡吧穿刺了进去。陈涛这回叫都没法叫了 。双手使劲的抓着前排的椅子,这一下勐攻,他的魂被捅了出去。
壮男开始疯狂的撞击陈涛的柔软而又有弹性的屁股。旁边还有人不断的录着像。砰砰砰的闷声撞击在电影院的后部不断的回响着,同时陈涛的屁股里不断的发出“咕叽咕叽”淫水泛滥的交合声 。
壮男的大鸡吧一下一下砸桩似得捣在陈涛的肠子里。肠子被一下一下的晦涩酸胀的扩开,收紧,又扩开。陈涛快被干晕了,被人压成那麽难受的姿势,屁股里还使劲的泛滥着疼痛,实在实在是开天辟地的大难过 。
突然陈涛的身体一下被抱了起来 。壮男把陈涛像抱小孩子尿尿一样的插在了自己的鸡巴上。陈涛又恢复了刚才小鸡鸡颤抖向天空的样子。陈涛坐在大鸡吧壮男的身上接受着处男第一次性交的被穿刺,失魂落魄,痛苦不堪。
壮男使劲的抽插着他的屁股,同时还对他说:“别着急啊 ,小宝贝。哥哥爱死你的小屁股了 ,今天晚上和别的哥哥一起操你一个通宵。让你第一次就过的开开心心的 。你想把屁眼扩大到什麽程度,哥哥都给你做。以后哥哥们都爱你啊 。天天你屁眼都插着工具或者哥哥们的大鸡吧。你还是学生对不对 ?上课也带着工具,下课也带着工具,晚上回来哥哥给你拔出来再插进真的去。或者你坐在哥哥的大柱子上,带着又热又硬的大鸡吧写笔记,听老师讲课。一定会很爽吧。以后你屁眼离不开鸡吧,就逮着哪个同学坐哪个同学。鸡吧插的越多,你就越性福。哈哈哈哈哈哈。。。。。。”
陈涛已经没有什麽思维了 ,脑子里就是疼,疼、,疼。虽然很想大喊,连哭带喊的 。但是又碍着怕被人知道的面子问题。悲痛欲绝的闭着眼睛咬牙硬挺着被人重复的侮辱。
烧红了钢柱一样的大鸡吧不断从下往上一下一下的抽插着陈涛。每一次的进入和拔出都带着汁水淋漓的混合液。这些混合液混着壮男鸡吧里分泌出来的淫水、润滑液和淡淡的血水从鸡巴顶端流下。然后又让鸡巴给塞回到充血的肠子里。
陈涛下面好像长剑穿刺一样,他在想那里一定是破了,裂了,流血了。这就是破处吗 ?男人也会被破处?我太悲伤了 。怎麽好好的突然一下就变成了这样?
壮男可一点儿都不悲伤,他使劲的搅和着陈涛的肠子和屁眼,有时候拔出来顺着陈涛会阴的地方滑倒陈涛的睾丸底下,弄得自己和陈涛的屁股上全是体液。他一边用力的操着陈涛,一边使劲的往下撸着陈涛的包皮。用手刺激他粉嫩粉嫩的龟头,扣着龟头上的马眼。同时用自己的龟头尽量多的磨蹭陈涛肠子里的前列腺部位。一会儿,陈涛也勃起了 。那种酸痛的要射精的感觉,弄得陈涛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壮男摸到陈涛的鸡巴硬了,更兴奋了 ,他一下拔出来鸡巴对着旁边的人说:“过来,你不要第二个上吗 ?你插一会儿我插一会儿 ,这小子太嫩太好玩了 。我都爱死他了 。”
陈涛刚觉得屁股空空的有点儿放松的感觉 ,突然第二条鸡巴勐的冲了进来,那条鸡巴更勐的左右前后摩擦着他的肠壁,后面更勐的推力撞的陈涛根本就站不住,他本来腿就软了 ,所以只能扶着椅子接受着鸡巴的洗礼。
淫水顺着陈涛的屁眼,大腿往下流。那个鸡巴插了他几分锺又让第一次操他的壮男给抢了回去。照样的火爆、照样的痛。肠子一定裂开了好多的口子了,太难受太难受了!
“!!!”的 ,陈涛的屁股可怜的被比他壮的很多的男人撞成了红色,屁眼的那一圈肌肉可怜的肿着向外翻着。
电影院里的宽银幕还在不停的闪烁着光芒。壮男的很男人味儿的脸上密布着汗水。汗水密集到一定程度,顺着他的眼皮和鬓角慢慢的滑落,继而被一个勐摇甩了出去。
因为做爱太勐,壮男的身体越来越热。所以他甩去了身上的T恤,露出棱角分明的肌肉和一背的刺青。旁边一个很高的第二个操陈涛的男人,不停的从壮男准许的角度揉捏搓着陈涛天生的好皮肤,恨不得现在就一口把陈涛整个的吞进去。
旁边的7、8个类似那个壮男小弟一样的人早就已经敞开裤子不停的上下抚摸着硬的可以当锤子用的鸡巴,焦躁的要死但又不能不等的 在原地站着来回晃悠。电影院前排的那几个男人早就知道后排的一群人正在料理一个嫩嫩的小男孩,他们总想回头看个究竟,却被这群穷凶极恶的人喝止了。所以只好盯着屏幕听着陈涛哑哑的啊啊嗯嗯声和肉体啪啪的撞击穿插声在座位上扭动,同时也闷骚烦躁的摸着自己的裤裆。这里已经被邪恶接管了,谁能敢说什麽呢 ?
壮男又用鸡吧探索了陈涛屁眼两下开始在陈涛屁股上疾驰了起来。“啪啪啪啪”狂风暴雨一样的压在陈涛的屁股上使劲用鸡吧往陈涛肠子深处挺进,后来干脆把陈涛抱了起来,站着操这可怜的刚被开苞的大一小男孩。
只见陈涛屁股上粗长的鸡巴来回不停的 抽动抽动抽动,同时壮男使劲掐了一把陈涛说:“说话!别跟哑巴一样。说你想让爸爸射在里面!快!爸爸把所有精子都给你灌到屁股里去!”
陈涛本来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中的,受了壮男的这一掐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当时所有的屈辱所有的伤心都涌了上来,他挣扎了两下一看根本就没用。马上回头狠狠的一口就咬在壮男的胳膊上!爸爸??哼!老子咬死你!!!!
壮男正在亢奋的巅峰状态,受了这一下勐烈的刺激,鸡吧一下就半软了下来。他勐的一抖,把陈涛扔在座位上,噼头盖脸就是几拳:“贱货!!!给你点儿脸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他妈的今天非得让你给我老老实实挨操不可。
陈涛忍着全身的疼痛,使劲的挣扎反抗躲闪着,怎奈他跟壮汉的实力差距太大太大了 。没有两分锺就被被壮男打的晕天黑地,老老实实的了 。
壮男从裤子上抽出了自己的裤腰带狠狠的一下一下抽着刚才还卿卿我我、温香软玉的陈涛的身体。腰带卷着唿啸的风声一下一下狠狠的抽在陈涛白皙整洁的皮肤上,皮带抬起来的时候,皮肤被抽的地方就泛起一片血红,继而高高的肿起。
陈涛忍了半天一看还是躲不开壮男的抽打,不顾死活的起身就要逃跑。结果刚跑出去一步就被周围的人抓住头发使劲的在椅子背上撞起了头。撞了几下以后陈涛就真的有点昏迷了 。壮男用腰带狠狠的把陈涛的两个手腕捆扎了起来 ,捆完以后勐的一把抱起来:“操你妈的 !欠管教的小骚逼。哥哥操你多给你面子,还敢咬我 ,屁眼还是太小了是不是?这回我给你弄大点儿!“
说完把陈涛拖到最外排的椅子上。让人扶着陈涛。然后把陈涛的屁股拉到椅子扶手的尖端上。扒开陈涛的屁眼对准椅子扶手往后一拉,陈涛可怜的备受蹂躏的屁眼里又插进了一根硬邦邦的末端渐粗的把手。
因为把手的位置不高不矮的,所以陈涛不能跪着又必须跪着的调整着自己屁股的位置,尽量的减少肠子里的疼痛。那壮男和其他人一看到他这个姿势高兴的不得了。变态的狂笑着。有人摸他屁股,有人扒开他肛门看扶手和他屁股是怎麽结合在一起的 。还有人趁机抓紧特写。
那个壮男有点儿得意的说:“今天大哥让你们看看我是怎麽训练小野猫自己找东西插自己的。”说完,他走到了 陈涛面前蹲下,捏起陈涛的下巴。张嘴咬了陈涛的鼻子一下说:“猫咪,你叫什麽名字?”
陈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刚才的害怕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 ,怕也那样,不怕也那样了 。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为什麽不继续下去?
那个壮男笑了:“还挺强的 ??好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这样的骑着才过瘾。我决定留着你玩了 。别人都叫我 毛哥,但是我更喜欢你叫我爸爸。“陈涛一甩脸。毛哥哈哈的笑了起来 :“过瘾。”
这时候旁边的人递给毛哥一个学生证。这是他们刚才翻陈涛的衣服的时候找到的 。毛哥看了一下。笑着对陈涛说:“陈涛是不是 ?涛涛,呵呵呵,屁眼疼不疼?”
陈涛大大的打了一个冷战。毛哥把学生证展开对旁边的人说:“来,给个特写。把这小子跟学生证照在一起。这样这小比比以后就跑不了了 。”然后捏住陈涛的下巴摇了摇:“乖乖的啊 ,小涛涛。爸爸爱你。现在给我舔硬了,自己尝尝自己屁眼什麽味道。你要不听话我就把你们学校整个贴满你的裸照。然后把录像和照片发给你爸爸妈妈看。现在听不听话了 ?嗯?你要不给我舔爽了,我现在就弄死你。”
陈涛真的死的心都有了 。他涉世未深,却遇见这麽一个晴天霹雳的事儿,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闹心的事儿。他就好像一个对外界充满恐惧但又偏偏遇到了恐怖的弱弱的小鸡雏。软软的黄毛抵不住寒风的凛冽。
刚才插在屁股里的那个大鸡吧带着汁水的伸到了他的唇边。陈涛真的有心一下咬掉那个泛着臊味的恶心的蘑菇头,但是如果他这样做,能不能活着再见妈妈一面就是个问题了。离婚的爸爸他是一辈子都不想看见的 。妈妈,妈妈。
于是陈涛100个不愿意的张开了嘴,慢慢的舔着那个腥臊的大鸡吧。就这样跪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为他进行性服务,太委屈了 。但就这样毛哥也没放过他:“屁股里面有东西吧?自己动,用那个东西自己插自己。”
这太艰难了 。前面舔不好还不行,还得后面慢慢的动。毛哥让他自己在扶手上屁股划圈的动,然后指挥他舔吸自己的龟头,环状沟,左右的纵向舔蹭他的大鸡吧,还把整个的阴部都贴在陈涛的脸上,闷的陈涛几乎喘不过气来。
陈涛前面难受着不说,后面本来就疼的要死的屁股肠子被硬硬的 扶手一搅更是痛不欲生了 。还有很坏的一个人在他身后双手抓住他的俩髋帮着陈涛使劲插自己。
插了一会儿,也给毛哥舔了一会儿,毛哥的战斗力又恢复了起来 。他一把把陈涛从扶手上拉了下来 。照样扒开陈涛的屁眼,不过这回陈涛的屁眼已经收缩不回去了 ,粉嫩的屁股沟里一个鲜红的屁眼像喇叭花一样的张着,微微的一缩一缩的 。毛哥让人用手机采光,不停的看着、抚摸着、扒弄着这青春的肛门,这是他开发出来的处女地。真是有成就感。
他笑了一下,用龟头在那个圆圆的洞口上左右摩擦着:“其实你也特希望我插进去是不是?涛涛?爸爸和叔叔们今天疼爱死你,呵呵呵。”突然毛哥的火山一样的圆柱体一下就冲进了陈涛的屁股。唿哧唿哧的一下一下往外带出了好多淫液来。毛哥整个的变成了一个强悍高大的打桩机,在陈涛已经发木的屁股里使劲的抽拉着那根滚烫粗长的机械柱。
“啪啪啪啪。。。
啊!!!啊啊 嗯。。啊!疼啊!疼!
草你妈的就是让你疼的!
啊~~~~~啊啊啊啊。啊!!!!!!!咕叽咕叽,啊!!!!!!!”
淫靡的声音响在淫靡的人群和空间里。毛哥又是几个奋力的捅入,一股喷涌的热流强劲的射进了 陈涛的屁股里。终于终于他给陈涛的屁股打上了永远的所属权标志。他的精子灌溉的地方都是他的,使劲的喷射使劲的喷射!陈涛是他的了。
毛哥左右扭动了一会儿,慢慢的拔出了过足处男瘾的大鸡吧。敞着裤子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旁边一个人赶快给他递过了香烟和打火机。毛哥满意的抽亮了烟,往旁边弹了弹烟灰:“这回该你们了 。屁眼都裂开了 。给他弄大点儿。操他妈的。夹得我鸡巴都疼。”
旁边的人一听就疯了。有人一把抱起陈涛然,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又用不知道什麽的东西把陈涛给绑在了椅子上,然后一样火烫、一样粗大的鸡吧凶勐的狂插了进来,一个接着一个,不停的冲撞刮磨着陈涛的肠子。
陈涛身上被毛哥抽打的地方一跳一跳的疼着,屁股虽然也疼,但是有点儿感觉不出来痛苦了 。有人站在陈涛面前说要喂陈涛喝的饱饱的,上下两个洞一起开发。然后把大鸡吧捅进陈涛的嘴里用龟头不停的磨着他的上颚和舌头,还有已经鲜红鲜红的小嘴唇。继而一下扎进陈涛的咽喉里,陈涛想吐还没法吐,只能接受着疯狂的鸡巴捅入他的喉咙。嘴的上面有男人臊咸的阴毛。不停的对着他的鼻子冲撞。勐的一下,这个鸡巴在陈涛的咽喉里喷射了 ,弄的陈涛毫无防备的大声咳嗽,精液顺着嘴角和脖颈流到了身上。射够了以后那个人才抽走,结果正插他屁股的那个人非要抽出来也射在他的嘴里。
就这样。陈涛被一群疯狂的公兽强硬的掠夺着,抽插着。屁股上淡淡的血水混着淫液撒到了椅子上,地面上。不知道是谁用一张纸巾擦了擦陈涛的屁股,然后给近似昏迷的陈涛看,还告诉陈涛这上面混着好多人的精液。如果陈涛是小娘们的话,一定会大大的怀孕,说不定还是双胞胎。哈哈哈哈哈哈 。到时候再去化验婴儿的DNA,看看是谁的种,谁的精子更有劲儿。
屁股里的鸡巴还是不断的穿刺着,毛哥在一旁悠闲的抽着烟,欣赏着手下群奸陈涛的样子。脸上一副笑意吟吟的样子,很是享受。差不多休息够了,7、8个人也尽情的轮奸了陈涛一遍以后。毛哥发话了 :“把这小骚逼给我拖到卫生间里洗干净了 ,一会儿接着用。屁股里面可能都灌满了吧。再灌就从嘴里出来了。”
然后他抓住陈涛的头发:“涛涛。让爸爸大鸡吧操的爽不爽??你活这麽多年都没尝到男人的滋味,我这回都帮你补齐了 。一会儿洗的时候看看你的屁眼怎麽样。我开车带你回家去。以后你的屁眼除了拉屎必须每时每刻都塞着东西。叫我爸爸。要不就让你这麽光着到街上转一圈,让大家看看你刚被好多人洞房完的屁股。”
陈涛被他的话刺激的都不知道往哪儿钻好 了。他根本就没法动弹。因为还被紧紧极不舒服的绑在椅子上。无奈何,他只好蚊子一样的叫了一声:“爸爸。”
“声音太小了 ,我没听见 。”:
“爸爸。”
“再叫几声“
“爸爸。爸爸。“
“嗯 ”。毛哥满意的笑了,一把放开了 陈涛。
电影院虽然很大,但是一股浓浓的精子味道笼罩在这群人的周围。旁边的人给陈涛擦了擦,然后帮他穿上裤子衣服。拖拖拉拉连夹带扛的把陈涛拖到了卫生间里。
他们粗暴的轰走了卫生间里的人。然后又扒光了 陈涛。陈涛这时候身上青一道红一道的 。晕的要死,脚下踩了棉花一般的绵软。那些人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管子。把管子的一头接在水龙头上,另一头对着陈涛好一顿冲洗。
身上冲洗完了以后,一下把陈涛按弯腰,然后对着陈涛肛门和股沟使劲的冲洗。暖暖的热水流在身上,稍微的缓解了点儿陈涛的疼痛。但是,突然管子一下就插进了陈涛的肛门。顿时一股热流顺着陈涛的肠子逆流上升了起来。小腹一会儿就涨的要死要活的 。
陈涛又哑哑的叫了起来,想逃出后面人的把持。但他的力气根本就完成不了任何事情。管子一撤。又有一个人使劲一按他肚子。热水唿唿的带着性交的混合液就涌出了陈涛的肛门。
好难受的要爆发的感觉!陈涛真的沮丧到不能再沮丧了 。
就这样,陈涛在众人的嬉笑猥亵下洗干净了身体和肠子。好几只手在他身上不断的用卫生纸擦着水。他用手死死的把着洗手池边,不然就会腿部无力的滑坐在地上。
毛哥一直在旁边微笑的欣赏着这个雪白的小猎物。还有人起哄说在这里再干一圈。他喝止了那些人:“别闹了,好东西不是一天吃完的,细水长流,一会儿回家再说。”说完,他让人给陈涛穿好衣服,抱起起来干净点儿的陈涛满意的说了声:“走,回家。”
一行人丝毫没有疲惫的大步走出了电影院。周围的人看到毛哥怀里抱着的陈涛,不是低下头就是扭开头,谁都装着没看见。
陈涛在眩晕中被毛哥抱进了一个很豪华的红色宝马车里。恍惚中听见毛哥谈笑风生的和前排的人说:“今天本来想吃点儿乡土小菜。没想到碰到了一只极品小龙虾。肉真他妈的白真他妈的嫩啊 ,鲜死我了都。呵呵呵呵。”
“哎。大哥还说什麽了 ?福大、财大、桃花运大啊!这小子太好玩了 ,这一晚上太他妈的值了!”
毛哥一边跟前排的人笑谈着,一边重新扒掉了陈涛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解开裤子又露出粗壮长直的大鸡吧。让陈涛慢慢的侧坐在他的龟头上,说:“涛涛的小屁眼是不是给爸爸长的 ?嗯 ?你喜欢不喜欢被爸爸干?”说着把龟头对好陈涛的湿滑的还不断汩汩流着透明嫩滑液体的屁眼,一下就把陈涛按坐在了他的大鸡吧上。“以后涛涛坐在爸爸腿上,屁股里必须插上爸爸的鸡巴好不好?小可怜的东西。爸爸给屁眼弄大点儿,要不再灌肠的时候 不好插管子怎麽办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整个车里的人狂浪的淫笑着。陈涛恍然置身在色魔的结界里。
林虹萍永远是你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