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小帅哥陈韬连环挨操记三
小帅哥陈韬连环挨操记三
淼哥跨骑上一个小男孩的屁股,用龟头对准他的屁眼,逗弄似得的一点一点的挑着小男孩的肛门。小男孩在床上很快就趴不住了 ,失声大叫起来 :“哥哥!给我!用你大鸡吧狠劲的狂插我 ,我要鸡巴吗 !我要更多更多的鸡巴 ,快把我屁眼填满了 ,我要痒痒疯了!操我啊 !哥哥!啊!!!!我要大操特操,操烂我才好呢 !”
淼哥一挺腰一下就把整个鸡巴扎了进去 :“操你妈的,千人骑万人操的臭婊子。一天屁股里面不夹东西你都活不了!我操!我操死你!!!一会儿一人干你3、4遍,不够就用狗补。再不够就拿那个特大号的鸡巴插死你!这边从屁眼里面进去,那边从嘴里给你捅出来!你个骚逼母狗,让人给操多少遍了 ,从出生就让你爸爸鸡巴就插你屁眼里,一直操到大,喝你爹精液长大的骚逼!你看你屁眼都扩得这麽大了 ,边上都没有褶子了 。我现在就给你加点儿料!”说完从旁边拿过来2个巨大的跳蛋,粗暴的一个接一个的狠狠的塞了进去 。小男孩爽的直翻白眼的大声淫叫。淼哥又把巨大的鸡巴一下插了进去,并把跳蛋的开关调到了最大的幅度:“操你妈的,今天就让你爽死,欠他妈大象操的骚货!”操了几十下以后,淼哥跟旁边的人说:“灵子,过来,咱两换换。”另一个男人抽出了一翘一翘的鸡巴到了淼哥这里。一下又压插在这个小孩的屁股里。
淼哥把刚换来的小孩抓住脚一下就倒提了起来。一个脚吊在床上面的横杆上,一个脚锁在旁边的床脚上,掰开屁股两个手指狠狠往里一戳,然后又加了两个手指掏摸着小孩的直肠,直肠里面鲜红鲜红的嫩肉清晰可见,掏摸了一会儿他又把大鸡吧勐的穿进了小孩的身体里,快速勐烈的使劲的撞击着湿淋淋的小屁股。
“砰砰砰。。。“
“哗哗哗哗。。。。”
“啊!!!!啊 !!!!操死我吧。我不想活了!爸爸的大鸡吧好热,插的我好涨好过瘾!!!好热好热!”
“爸爸操我啊,爸爸,我要两个大鸡吧!!!一起塞进来!搞死我啊 !!!我要屁股里面塞的满满的 ”
“操你妈的,骚货!怎麽也满足不了你了 !”
淼哥狠狠的拽过一个小男孩让小男孩趴在他刚换来的第3个小孩身上 。两个小男孩都大撅着被人扩的大大的湿湿不断汩汩流水的屁眼,屁眼一张一合的 动着,哀求更爽的冲撞和搅动。
淼哥上面狠插几下下面狠插几下的 ,最后给自己粗大的鸡巴上又套上了一个带刺的避孕套,一边狂捅上面那个小孩的屁眼,一边把这小孩的鸡巴也套上尖刺避孕套,一下塞到了下面小孩的肛门里去。两个小孩大叫了起来。他狠狠的大幅度的运动了起来,小孩的又痛又爽的喊:“爸爸爸爸。扎死我了 。好爽啊!操死我!操死我 !!! 我要你所有的热热的精液。都射到我的屁股里!我的屁眼就是让爸爸操的!!!”。
淼哥听了以后动作更加的大幅度起来,小男孩屁眼里的水哗哗的往外流着,那个带刺的避孕套不断的露出来一点儿,然后又全部塞回去,中间还旋转扭动,两个又黑又大的阴囊不断的拍着小男孩的会阴,一滴一滴的汁液顺着阴囊往下慢慢的流淌。 “啊!!!操你妈的,一会儿就给你屁眼里面塞进去最大号的鸡巴。我让你屁眼痒痒,一会儿他妈给你操开了,给你塞最大的香槟瓶子进去!”淼哥又是几个惊人的勐插,然后拔出大鸡吧扯去避孕套,狠狠插入小孩合不上的深洞里,射了几下,拔去插在下面小男孩屁股里的鸡巴,又骑在下面小孩的屁股上连抽带插的射了 十好几股。
旁边有一个小男孩好像是新来的 ,被操的啊啊大叫了好一会儿了。大家都喜欢新鲜的屁眼。所以不断的有人要求换班插入他的新鲜的屁股,感受又热又紧的鲜嫩的直肠,他的嘴里和屁股里始终没断过大鸡吧,不断的喊:“哥哥哥哥,我要死了 ,我的屁股都疼死了,轻点儿轻点儿。”
淼哥笑着走过去,扒开正在被操的喊疼的小男孩的屁股,看着黑色的大肉柱在他屁眼里进进出出:“呵呵 ,哥哥就喜欢操你这样的 ,你被人骑多了就好了,不过现在屁眼好像裂开了 啊 。那哥哥再给你加个手指吧。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一手指就挤着插进了已经能明显看见裂痕的肛门里,不断的旋转的扣着小孩的肠壁。小孩哇哇大哭了起来 ,嘴里的大鸡吧给他弄的连呛带咳嗽的。
淼哥笑着说:“去把外面的奥巴马和幻影牵进来,这些小比们都是欠操的货。”

陈涛的眼前现在根本就是淫魔乱舞。他看到了以前想都想不出来,听都没听过的事情。男孩们的屁眼成了男人淫乱的工具。他此刻被人绑在椅子上,两腿固定在椅子扶手上, 他有点儿意识模煳,害怕的要死 。就在这时候,那个不次于毛哥和威哥变态的淼哥注意到了他。笑着走上来,用手指抚摸着陈涛红肿的不得了的肛门。陈涛吓得一个冷战就醒了。惊惶万状的盯着淼哥猥琐的脸和黄色的头发看着。
淼哥笑着亲上了他的嘴。在他脸旁边轻柔的说:“小婊子,还是你最好看。要不是你是毛哥的,我早就给你操成女人了 ,你还欠太多调教了 。哥哥这就帮你好不好 ?以后毛哥威哥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含着哥哥大鸡吧吧,哥哥疼死你。”
说完淼哥回头对已经射完歇在旁边的一个人说:“阿升,去厨房拿一把筷子,拿够数了 。”阿升会心的一笑。站起来,放浪的捏了捏旁边一个男孩正在被操的屁股。
淼哥又低下头细亲陈涛的脸,然后把又硬起来的鸡巴在陈涛肿胀的小屁眼旁边摩擦着。陈涛吓得连声求饶:“哥哥,不要啊 真的不要啊 ,我会死的,我会大出血的。”
淼哥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生孩子了 ?还大出血!哈哈哈哈哈哈哈 。让哥哥操一下不会死那麽快的,哥哥已经射了一次了 。这次就不会射那麽快了 ,所以让我给你小屁眼扩两三个小时,你也能尽快爱上哥哥大鸡吧啊 。你还上学呢吧?等明儿给哥哥介绍两个小帅哥,替你挨操好不好??
陈涛真的无以表达了,脑子里又被弄出一大片空白。这时候门一开,那个拿筷子的回来了 ,他后面是一个牵着两条短毛巨犬的人!
陈涛有点儿弄不清楚这狗进来干什麽 ?难道是谁不听话就吃了谁?他一直盯着两条大的让人害怕的狗看。淼哥用舌头慢慢的舔着他的脸:“怎麽样?喜欢被哥哥操还是喜欢被狗操???”
啊!!!!!!!!!!为什麽要被狗操!!!!!!陈涛吓得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淼哥笑着站起来:“来,把那个刚才说屁眼裂的小比给我弄过来 。”
 刚才被他弄得哇哇大哭的那个小男孩被泪眼朦胧的拽了过来。淼哥一指那条兴奋不已的狗说:“今天就让你先来,去给我趴狗肚皮下面把狗鸡吧舔硬了!“
小孩吓得拼命求饶。其他的小孩有的却很羡慕的看着他。不喜欢归不喜欢,小孩被,两个兴奋的男人狠狠抽了两个大耳光,等他老实了以后抓过去就跟把狗鸡巴按在了他的嘴上,淼哥笑着说:“不听话是不是?不听话一会儿就给你眼角膜挖出来,两个肾都卖了 。”
小孩吓得哆哆嗦嗦的舔着大狗已经开始硬的鸡巴。旁边的壮男们兴奋的不得了的喊:“快点儿让狗操死他!这小骚逼!就是个母狗!”
“让他跟奥巴马洞房,让他俩操死他!”
“对!不是嫌自己屁眼小吗!哈哈哈哈哈哈,让你装紧!”
淼哥说:“行了,给他转过来,准备好录像机 。”
两个男人赶快把小孩翻过来按跪在地上。旁边几个人拿着录像机不断的换着角度拍摄着。一个人把手指戳到小孩屁眼里掏出一点儿交合的淫液让大狗闻。大狗一闻就用两个宽大的前爪一下死死的搂住了 小孩的腰,然后一条小孩拳头一样粗的鲜红的大鸡吧从长着长毛的阴茎鞘里冲了出来,在小孩的屁股上乱戳着找洞口进入。
大狗鸡巴尖端上不住的往下滴着透明的水。有时候甚至是一股一股的 。整个弄湿了小孩的屁股和它自己的裆部。终于大狗找到了温暖肿胀的入口,它慌不迭的一下就冲了进去。然后两条后腿交替蹬地的不住勐抽勐插着小孩疼的要死的屁眼和直肠。
淼哥看到这个情景,一下就把绑着陈涛的椅子转了过来。指着狗和地上被狗操的小孩淫荡的问陈涛:“让它操还是让哥哥操?那还有一条呢 。”陈涛也快被吓哭了 ,真的没见过这麽可怕的场景,他害怕的说:“哥哥你来操我,哥哥操,哥哥操。”
淼哥低下头把嘴贴在陈涛的脸上:“你想让哥哥操你哪儿?你要把哥哥哄高兴了,哥哥就对你温柔点儿,温柔的操小宝贝的小骚逼好不好?”
陈涛忍着万般的羞辱蚊子一样的哼哼说:“想让哥哥操我小屁眼。”
“好好说,说的诱人点儿!你不是文科生吗 ?这点儿本事你应该有,要不现在就给你插上狗鸡吧,我可不跟你开玩笑。”淼哥坏的要死的说。
陈涛闭上眼睛都想钻到地缝里的说:“我想让哥哥操我热热的湿湿的小屁眼。”刚说完淼哥的鸡巴一下就扎了进来 ,疼的陈涛啊!!的一声大喊。淼哥一边慢慢的在陈涛体内抽插着滚烫的滴着水的大铁棒一边强硬的命令:“接着说,就这麽说。”
陈涛颤抖着说:“我屁眼热热的,紧紧的 ,滑滑的,刚在超市里被人灌满精子。现在让哥哥操,给哥哥夹的紧紧的 ,吸哥哥的大鸡吧。”
淼哥一甩刚才玩世不恭的表情,有点儿不能自控的一下推到了陈涛的椅子,让陈涛的屁眼正对着天棚。微微的调了一下角度,就开始直上直下地摩擦起了陈涛严重充血的直肠来 。
陈涛的屁股上不断的传来冲入扩开的阵阵剧痛,他无助的转头看着旁边,正好看见了大狗的鸡巴在小男孩的屁眼里狂乱的前后穿插,一股一股的淫水从狗的鸡巴和小孩肛门的结合处喷涌而出,小孩还是哇哇的大叫着喊疼。旁边一个男人淫笑着说:“这才是开始,骚逼!等着吧!好戏在后面呢 !”
果然,大狗勐烈的冲刺了两下以后,使劲的往上爬,骑在了小孩的后背上,然后使劲的往小孩屁眼里塞着什麽,还胡乱的咬着小孩的头发和脖子。又蹬了一会儿,大狗从小孩的后背上爬了下来,但是没走开,反而一拧和小孩屁股相对的站住了 。
啊!!!陈涛看见,大狗的屁股和小孩的屁股间竟然连着一根粗粗的红柱!看了半天,陈涛也没找到大狗的鸡巴。难道,难道连睾丸一起塞到小孩的屁股里去了吗 ?狂晕暴晕不停的晕!有两个那麽大的睾丸卡在小孩的屁股里,难怪它们两个会连在一起!
淼哥一看就笑了,一边用力抽插着身下的陈涛,一边说:“快,牵着他绕着屋子爬。把幻影给玉郎插上。哈哈哈哈哈哈哈 !”
那个被大狗的鸡巴睾丸连在一起到小孩脖子上拴着狗链子,被人强拖着、喝叱着,踢打着可怜的往前挣扎的爬着。身后的大狗也跟着他慢慢的倒退着走,狗的屁股一撅一撅的,好像不停的在往小孩屁股里射着精。
另一个进屋就搂淼哥的叫玉郎的小孩迫不及待的舔硬了另一条早就冲动了好久的大狗的鸡巴,然后自己扭着屁股让狗舔, 狗的大鸡吧扎入他屁股的时候他还使劲的迎了上去。不断的在狗身下扭着屁股,一边大喊:“好爽啊 !!!操死我得了!操死我!!!”那条大狗一进入他的屁股就疯狂的抽插起来了 ,抽插了好一会儿,也转身下来,把所有鸡巴和睾丸都推进了他的屁股里。玉郎爽的使劲自己耸着身体,摇转着屁股感受着夹在屁股里的大狗的巨大阴茎还有另加入的睾丸,他一面不停的抽动着自己的屁眼,帮助大狗使劲的往自己屁股里面射精,一面一拉一拉狗的阴茎的往前爬行,引诱狗来接着抽插自己。
淼哥快速的解开了陈涛的绳子。把陈涛翻过来按在地上,动情的撞击着陈涛的屁股:“操你妈的 !屁眼被挖这麽久还能这麽紧,就应该时时刻刻给你屁眼里插着大鸡吧,我让你紧,我让你紧 !才两天就能流出水来了。哥哥这回让你也射。”说完,把鸡巴往外抽,到龟头能点到陈涛前列腺的地方,把陈涛整个按趴在地面上,然后从上往下的一捣一捣陈涛的前列腺:“爽不爽???嗯 ?哥哥给你把精子都撞出来,以后你根本不用手就能射出来。被人操到射,爽死你个小骚逼!!!以后你一看到男人就脱裤子,是个鸡巴你就抓住插到自己屁股里。自己专门找公共厕所脱光了 撅着屁股让人操!进来的人都插你屁股里。或者给你卖到远洋货轮上去 ,天天水手吃饱了以后排队操你,给你吊起来操,固定在架子上操,想怎麽操就怎麽操,爽死你得了!!!!”
陈涛被淼哥沈重肌肉坚硬的身体压的已经快扁成一张纸了 ,本来屁股和肠子就已经痛不堪言了 ,还被他这麽捣着前列腺 ,一阵一阵的眩晕不停的袭来。他就乞求着淼哥能快快完事,哪怕重新给他关回到笼子里,他都觉得非常幸福。
啪啪的交合声在这麽大的屋子里清晰的要命。众人都在轮奸狂操着面前的小男孩。淼哥撞了一会儿就重新把大鸡吧全部的塞回陈涛的屁股里。在陈涛屁股里来回快速的抽动,尽情的享受着小帅哥肠道甜美的包合。
他一边感受着陈涛越磨越鲜嫩的白皙的臀部,一边对着陈涛污言秽语着:“小比比。涛涛是小比比,臊的流水的涛涛。哥哥操的很爽把?哥哥性能力好不好 ?嗯 ?以后你没事就让哥哥操吧。你夹着哥哥的大鸡吧坐哥哥腿上写作业;走路的时候也夹着哥哥的大鸡吧,走一步紧一下屁眼,从楼下一直夹哥哥到楼上,哥哥给你屁股涨的满满的。哥哥给你找网友视频,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掰开你的小屁股,扒开你的小屁眼,先用铅笔插,再用酒瓶子插,最后哥哥亲自给你插进去,让大家一起看你小屁眼弹性有多好。你小屁眼像个小嘴似得,你知道吗 ?你小嘴一抽一抽的都快把哥哥的魂给吸出去了 。哥哥的精液谁也不给,就给我们小猫猫涛,猫猫给哥哥夹着精液,哥哥都想给你操怀孕了。哥哥这就给涛涛精液啊 ,让我们涛涛肚子喝得饱饱的。”
说完,淼哥抬起上身搂着陈涛的腰让陈涛屁股撅起来一点,大大的抽插撞击起了陈涛的屁股。陈涛的屁股里发出了只有才破处没几天的小男孩紧紧的屁眼里才会发出的摩擦声:“咕叽咕叽咕叽。。。。”
“操死你妈个比的小骚货!屁眼紧的要死,操你妈的!!!干烂了你!!!小臊屁眼,里面的肉都给你干翻过来,操!!!啊!!!!! 丝~~~啊!!!!!啊。。。“淼哥终于在陈涛的屁股里狂放的喷出了自己的精液,一边喷一边还不时的抽插着,陈涛彻底彻底的要死了 。
淼哥射完以后,把刚才升子拿来的一把筷子拢在一起,慢慢的插进了陈涛不断往外冒精液的肛门里,外面留了短短的一段:“小骚逼,夹着吧,哥哥给你点儿面子,让你来洗这些筷子,一会儿就把它给那些骚货吃饭用,哼哼。”说完把半死的白嫩的陈涛抱起来,放在真皮沙发的柔软的垫子上。低头吃起了陈涛坚挺的要死的小乳头粒来。陈涛胸前又袭上了无穷无尽的刺激,他一边梦游一样的推着淼哥的头,一边试图排出屁股里插入的那把筷子。淼哥啃完左面啃右面,不停的用舌尖抵压逗弄陈涛的乳头,还大口大口的吸着陈涛的乳头周围。陈涛真的不行了,一阵难受,一阵舒服的交叉刺激,让陈涛丧失了理智的大喊。喊着喊着,一下就没有知觉的晕了过去。
突然身下传来一阵疼痛。陈涛迷迷煳煳的醒了一下,就又被卷土重来的眩晕感击垮了 。
黑暗中,一只很是温暖的手慢慢的抚弄着陈涛的脸颊。陈涛感觉到正被一个人抱在怀里。但是他不想睁开眼睛,因为身体还处在半麻木的很累的状态里。
一张嘴贴上了他的嘴唇,不断的轻轻亲吻着他:“宝贝。宝贝?”
!是毛哥的声音!!!陈涛吓得一哆嗦。
毛哥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小猫咪还会装死啊 。知道你醒了,把眼睛睁开。爸爸在这儿呢 ,给你看好玩的东西。“
陈涛勉勉强强的张开酸涩的眼睛,原来他还在这间骚气冲天的屋子里!
他前面的床上躺着几个小男孩 。周围一群人哈哈的淫笑着 ,看起来好像在经历着什麽好玩的事情。
毛哥在陈涛耳边轻轻亲了亲,温柔的说:“小臊比,现在喜欢不喜欢男人了 ?刚才被干的爽不爽?”
陈涛根本就没听见他说什麽。因为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淼哥的手上。
淼哥手上拿着一个芭比娃娃。现在。。。。淼哥。。。。正把那个芭比娃娃的头部塞在那个叫玉郎的屁股里!!!而旁边的一个人正拿着一个鸡蛋一下塞进了仰卧大开双腿的小男孩的屁股里。一个进去以后又塞进去了 一个。
毛哥哈哈的轻笑着的对陈涛说:“猫猫以后是想生娃娃呢还是想生鸡蛋呢 ?”
陈涛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冷战。
只见芭比娃娃的头部已经和胸部已经进了玉郎的屁股里。淼哥手上一用劲。娃娃整个被塞进了玉郎那个看起来很大的屁眼里。玉郎舒服的一阵大叫。
然后淼哥让玉郎放下双腿。在屋子里开始转圈走。
玉郎一步一爽的走了好几圈。淼哥在那里止不住笑的说:“操你妈的!才他妈的操了你多长时间你就怀孕了 。这回必须给我生男孩,生不出来男孩就让你骑木马!去!躺在床上给我生!“
玉郎听到这话以后就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床上,然后看样子是在用力往外挤那个娃娃,旁边的人都哈哈大笑着。不停的摸着玉郎的屁眼,按着他的肚子。
淼哥抬起腿一脚就踩在了玉郎的肚子上:“操你妈的!给我快点儿生!生个孩子这麽费劲!废物。“
玉郎憋红了脸的使劲使劲的往外挤那个娃娃,但是娃娃不像他想的那麽听话,还是慢慢的慢慢的往外出。
淼哥又使劲的踩了几脚玉郎的肚子,玉郎攥着拳头摇摆着屁股,过了一会儿,那个娃娃竟然真的慢慢的被他挤了出来。“生“完那个芭比娃娃,玉郎柔弱的娇喘,对着淼哥说:”哥哥啊 ,可累死我了 ,生孩子太不容易了。“
淼哥笑着踢了一脚那个芭比娃娃:“操你妈的,果然是个女孩 ,给你换木马骑吧,大臊比。”
说完,旁边的人就把盖在屋角的某样东西上的遮布一掀。一台健身房里的单车露了出来 ,这个单车跟一般的单车不一样,车座上竟然直挺挺的插着一个大阴茎!旁边人一脚蹬在车脚蹬上,那个大阴茎竟然上下的活塞运动了起来。
陈涛有点儿目瞪口呆了 。这,这都是什麽啊???他就像蚕茧里的蚕一样的僵在了毛哥的怀里,一动都不敢动。
淼哥回头看了一眼陈涛,陈涛差点儿没被吓死。慌不择路的一头扎进了毛哥的怀里。弄得屋里的人又是一阵大笑。
毛哥笑着爱抚着他说:“涛涛最可爱了,嗯!亲亲小绵羊!乖死了都!哥哥稀罕死你得了!你怕什麽啊 ?那不是给你准备的,哈哈哈哈。”说完把陈涛的脸扳了过来,对着那辆单车:“你看骚逼是怎麽自己插自己的。”
陈涛害怕的不敢正视地看着单车。只见那个叫玉郎的小男孩 娇媚的从床上起来 ,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到了 单车旁边。扶住大鸡吧伸舌头美美的舔了一会儿。淼哥照他屁股就一脚:“上去!贱货!“
玉郎赶快爬上单车,旁边的人抓住大阴茎对准他的屁股,一下就给他按坐在了单车上,玉郎又是一阵舒服的大叫。旁边的人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根很粗的鞭子。淼哥笑着拿起鞭子狠狠一鞭子抽在玉郎的屁股上:“贱货!快点儿蹬!20迈的速度给我蹬1个小时,让你犯贱!操你妈的!”
鞭子啪啪的抽在玉郎的屁股上。鞭子抬起的时候玉郎的屁股上就腾起了一道血红。
“啪!”
“啊!!!好爽!哥哥使劲的抽我 ,我就是贱货!我要大鸡吧捅死我 ,我要大鸡吧!”
“啪!啪!“
玉郎不停的使劲的蹬着单车。淼哥的鞭子也不断的抽在他的屁股上。那根大鸡吧在玉郎的体内不断的上下穿梭着。一会儿玉郎屁股里流出的液体就流到了车座上。并且顺着他的大腿蔓延了下来。
淼哥抽了他一会儿转身开始看着床上那几个正在生鸡蛋的小男孩 。
他坏笑着看了看其中一个,啪的一鞭子抽在了小孩的小腹上:“生个鸡蛋还这麽费劲!你妈当初怎麽生的你?使劲!!!”
那个小男孩本来都快拉出鸡蛋来了 ,让淼哥这麽一偷袭一下又给咽了回去 。淼哥憋不住的笑了起来 。然后他回身看看陈涛,冲着毛哥这个方向熘达了过来,手里的鞭子不断的敲击着自己的手掌。
陈涛一看他往这边来,吓得全身的汗毛都快立起来了 。他不顾一切的挣扎着想逃跑,但是怎麽也挣不脱毛哥强有力的怀抱,毛哥没费任何力气的就安抚住了他。
淼哥走到毛哥跟前,不怀好意的盯着陈涛:“大哥,这小猫的胆子可真小啊 。刚才被我几句话就给吓死了,还是比较好训的 。”
毛哥笑着亲了陈涛一口:“嗯 ,我很满意。我不喜欢那些死不服管教的 。以后这小子要是不听话,我就不想自己动手了,你帮我训好了就行了。等明儿把他跟玉郎扔一个笼子里,让玉郎教教他怎麽服侍男人。”
淼哥连忙恭维:“大哥眼力太棒了!我一辈子谁都不服,就服大哥。哎,这麽好一个极品,您是怎麽发现的 ?您看他那小样儿啊 ,不但脸长的好,体形长的好 ,那皮肤比小姑娘都嫩,这要将来训好了,您带在身边可是没治了!太羡慕您了!“
陈涛一直发懵的看着淼哥。他现在觉得最可怕的不是轮奸,也不是毛哥和威哥,而是这个看似没有多大权力的淼哥,他想出的法子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想的出来的 。他隐隐约约的觉得让他经历这些小男孩被操被虐待的事情根本就是在杀鸡给猴看。哦哦哦,一定是的 。他们这麽做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完完全全的把他们当爹,趴在他们的脚下,他们说什麽自己听什麽 。哪有那好事儿啊 ?总有一天,我会缓过来 的,我也会变得强壮起来 的。到时候我看我怎麽弄死你们这群臭变态的!
但是陈涛现在一点儿都不能表露出锋利的牙齿和爪子来。他故意装的哆哆嗦嗦的,又把头扎在毛哥的怀里。毛哥疼爱的摆弄着他的骨骼柔软,皮肤细嫩的手,捏着他手背上的皮肤和他修长的手指:“涛涛,小宝贝 。怎麽那麽喜欢你?你嫩死我得了。你看那边桌子上,刚从你屁股里面拿出来的筷子。呵呵呵,一会儿让那些贱货用你泡出来的筷子吃饭啊 。你听话爸爸就喜欢死你,晚上想吃什麽?”
陈涛害怕的小声说:“肉。。。”
“哈哈哈哈哈哈哈”,毛哥笑了起来“刚才不是给你吃那麽多次肉了吗 ?前面后面都吃遍了,还想吃啊?”
在旁边的淼哥也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小骚逼涛,前途无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毛哥笑着又逗了陈涛一会儿就对淼哥说:“把这些贱货打发了 ,我要出去吃饭了 。“
淼哥说:“大哥,您就放心吧。回来以后让您看见利利整整的屋子和兄弟们,您吃好啊 。“
毛哥满意的嗯了一声。抱着陈涛出了别墅,把陈涛扔在车里,就吩咐司机去了附近的火锅城。
太郎看着他这样子叹了一口气 ,对着叼着烟看着他们笑的毛哥说:“哎,哥哥,这回我相信了 ,这个小猫还真的很野蛮。我在家里喂野猫的时候就被他们保护食物咬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毛哥笑的特开心,“好玩吧?野猫都这样。他在电影院里还咬过我呢 。”说完一把揪住陈涛的头发:“别吃了 !”
陈涛现在心里只有眼前这个盘子的食物了。虽然不敢对毛哥有什麽反抗,但是两个手紧紧的抓住盘子边缘,并且随着头部的移动,挪着自己的盘子。
屋里的几个人都被他这种疯狂的护食行为弄乐了 。太郎笑着说:“哥哥,给他多吃点儿吧,饿坏了他就不好玩了。”
于是,陈涛的盘子里又被加了好多的肥牛片、鱼丸、鸭血,苕粉什麽的 。这顿疯狂的大吃。吃完,毛哥抓住他脑袋又给他灌了一大杯白酒。
陈涛平时本来就喝不了太多酒,这一杯白酒灌得还特别急。一会儿他就有点儿听不见对面威哥说什麽了 。身边过往的人他都看不清了,就知道有人拉着他架着他。他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刚下楼就受不了了,拼命挣扎着捂着嘴。最后被人拉到了洗手间里,对着马桶这顿吐。吐完了稍微好了一点儿。又有人拉他进了车里,往他嘴里灌一些冰凉的东西。
车开了不知道多久,停在一个霓虹彩屏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的地方,他才被人拉出车,重新唿吸到了夜晚的空气。
林虹萍永远是你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