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跟我无话不谈的王姐
跟我无话不谈的王姐
和王姐认识很长时间了,叫王姐是因爲她比我大两岁,而且一开始时她也挺愿意让我做她的弟弟。我发现网络上那些和你认识的,最开始让你叫姐的到最后都可能和你産生微妙关系,当然也有例外啊。
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她同事加的我,那时候我还在上海。我们就有一搭无一搭的聊了几回,后来好长时间沒有再联系。直到去年三月份,我们才又一次在网上偶遇。我这人有个毛病,QQ好友划分的很明显,新加的好友如果很长时间不聊,或者我主动跟他或者她打招唿三次不回复的,直接删掉。那天我主动跟王姐打了招唿,因爲我都不记得这人到底是谁,她也正巧在缐。于是我们就聊了一会,因爲不那麽熟,所以我就问她,是我加的她还是她加的我。她说她用的QQ号其实是她同事的,刚给她沒多久。我一听郁闷了,“我说怎麽连谁加的谁都不知道呢?”不过还好,那天我们聊得挺愉快的,也就算认识了。
此后,我们偶尔也会在网上聊聊天,谈谈工作生活。后来逐渐去谈家庭。有时候我们几乎天天在网上聊天。当然也都是因爲工作不忙,彼此有时间而已。两个月之后,大概是5月份的时候,一次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说她病了,正在医院打点滴。我说我去看你吧。她沒有同意,因爲她儿子也在医院陪她,她儿子刚上小学。但是她说改天会约我的。我一听,“有门!”
过了几天的一个下午,她单位正好也沒什麽事,她就请假出去了。当时在微信上跟我说她在外面逛街。我说我去看你吧?她欣然同意。
我于是开着车赶了过去,其实她在开发区那边,离市里很远。到了我们约好的地方,我停好车在车外等她。不一会,她就出现在我面前。高高的个子,非常苗条的身材,留着长发,白皙的脸膛。穿着打扮入时却不俗套,她看不出一点已经结婚7,8年的样子,我甯愿相信她是个从未结婚的剩斗士。整体上她给我一种职业女性特有的吸引力。
打了招唿寒暄了几句,我们就在附近的一家SUBWAY坐下喝咖啡。她人挺实在的,其实我也很实在,我们就算是对路子了。原来在网上聊天也许还有避讳,现在见了面就像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一样,谈天谈地谈生活,当然还有感情生活。她老公比她大5,6岁,平时上班忙,也比较粗心,也许是他沒有能满足她的情感需求吧,反正她是比较不满意的。
不觉间我们坐了很久,也聊了很多,当分手时竟有些舍不得。但是我相信这次见面已经将我们的关系往前推进了一步。
我们一直在网上这样聊着,但是自从那次见面之后,我感觉她对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时候会抱怨老公对她的不理解她,态度不好等等。我沒有趁虚而入,反而开导她多去换位思考。我越是这样,她越是跟我无话不谈,每次聊天结束,她都有些恋恋不舍的感觉。
7月份,老婆回她妈家待産。就剩我一个人在家,胆子也就大了一些,可以晚上上网聊天。可能会有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会觉得一个大老爷们趁着老婆不在家和別的女人乱搞很无耻。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和很多男人一样。老婆怀孕期间是一个男人最容易出轨的阶段,原因很简单,老婆在怀孕期间基本上停止与老公的性生活,偶尔一次两次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这段时间,怀孕的女性会出现焦躁易怒的情况,男人经常会被莫名其妙的冤枉误解甚至被埋怨,所以男人这时候很脆弱,他们更愿意找到一个可以倾诉内心郁闷异性朋友去宣泄内心的不快,所以才会有男人出轨的这种现象。我说这些不是爲了我的行爲去辩解,好男人确实还是不少,可惜我沒有能管住自己。
一天晚上,我和王姐聊了很久,用微信语音。她老公正好不在家,所以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聊着。她就像把我当成她老公一样,躺在床上和我聊着。
“你周末有空吗?”我突然问她。
“干嘛呀?”她问我。
“有时间到我家来玩啊,反正我自己在家。”我继续说。
“嗯,我看看吧,如果时间能安排好,一定会去的。”她回答道。
其实她所谓的时间安排好,也主要是把孩子安排好,毕竟孩子太小,让孩子自己在家她不放心。
周六的上午她给我打电话:“我今天时间安排好了,我去看你,准备从家走了。”放下电话,我兴奋不已,“鱼上鈎了!”其实之前,我们在聊天之中也说过类似的话题,比如说有一次她来市里参加同学聚会,散会的时候很晚,我跟她说回不去的话可以来我家凑合一宿,她说沒问题。但是当时大家都只是当玩笑而已。
我赶紧起身收拾房间,给自己拾掇拾掇。不到11点,她就电话通知我她快下车了,让我去车站接她。我迅速下楼,开车去了车站。
那天天气很热,她躲在路边的树荫下等我,我还是老远就看出是她,穿着露肩的连衣裙,烫了短发,撑着把太阳伞。很显眼,让人一眼就把她从人群中区別出来。我把车停在她跟前,刚准备摇下车窗,她就已经开门上车了。
“呀,你还认识我的车啊?”我问她。
“怎麽不认识。”她笑着回答。“刚才在那儿站着等你来,好几个老爷们盯着我看呢,真讨厌!”她娇滴滴的抱怨着。
“那说明你漂亮,有吸引力呀!”我贊美着。
她故意白了我一眼,“讨厌!”不过还是难以掩饰内心的高兴,女人就是这麽虚荣。
“中午想吃什麽?”我一边开车一边问她。“我一点都不饿,早上吃的晚,天还这麽热,什麽也不想吃。”她回答说。
“那也得吃饭呀,不吃怎麽行。”我说道。“听我的,一会儿到我家我做几个菜,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继续说道。她沒再拒绝。
那天中午我做了个油焖大虾,芸豆炖排骨,拌了个凉菜。虽然不是厨师级的手艺,但是她吃过之后还是贊不绝口的。吃过饭之后,我们在沙发坐着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我们是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你怎麽看我们俩现在的关系,你怎麽看我?”她问我。
“我们是好朋友啊,我拿你当我的红顔知己呀。”我回答说。
“就完了啊?”她追问我。
“那还能有別的吗?”我试探着问她。
“那好吧,我知道了。”她有些不高兴的说着。我见她心中不悦,继续说,“你怎麽看我们的关系,还有我?”
“我怎麽看重要吗?反正你也不想和我怎麽样?”她略带生气的说。
我一听她是话里有话啊!“那你想让我和你怎麽样啊?”我继续试探着问她。
“不知道,这还来问我啊?你自己不知道啊?”她白了我一眼,略带生气口吻说:“认识这麽长时间你都沒想拉拉我的手抱抱我……”我一听,真是暗暗自喜,“这不是送到嘴边的肉,我就是不知道吃吗?”我赶紧凑过去紧紧的抱住她,她也紧紧贴在我的胸前。抱她的时候,感觉她确实很瘦,身上沒什麽肉,甚至有些骨感。她喷了淡淡的香水,让我有些爲之着迷。
良久,我们慢慢分开,她红扑扑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立即低下头,“我这次来其实就想看看你到底怎麽想的,如果我们还沒实际进展的话,我就知道以后该怎麽和你相处了。”她说道。
“你指的是什麽进展?”我问她。
“装煳涂是不是?就是指如果你还离我大老远,不敢碰我,对我敬而远之。”她微笑且带着生气的口吻质问着我。
“那现在你怎麽感觉呢?”我坏坏的问她。
“你真讨厌!”她娇滴滴的说。这时候女人越是说你讨厌,心里就越喜欢你,巴不得向你投怀送报。
“那好,那就再抱一下。”
我说着又将她再一次揽入怀中。这一次她抱着我更紧,贴着我的耳边说,“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我轻轻地对她说。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我慢慢分开,然后去吻她。她刚开始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嘴回应着我亲吻。我一时兴起,吻她稍微勐了一些,她竟然哼叫出声。
“嗯……”那呻吟更加刺激我的举动,在和她亲吻一会儿之后,我起身将她抱起,走向卧室。
“你干什麽啊?”她略带生气的问我。“你说我想干什麽?”我不怀好意的回答说。
把她放到床上,开始脱她的衣服,她也是半推半就,嘴里还不住的说,“你干什麽呀,別呀啊?”我哪里听她的话,心想,“你就別装了,都是成年人,我要干什麽还用问吗?”
脱光她的衣服,她白条条的玉体呈现在我眼前。她确实很瘦,不像之前那些女性朋友那麽丰满,但是她腿很长。髋关节因爲瘦的缘故能清晰看到隆起的骨头。可惜她胸部很小,要不是两个乳头映衬着,都很难发现她的胸部在哪儿。身型偏瘦的女性中十个有九个是胸部发育不良的。她赶紧用毯子遮住她的身体。
我这时也迫不及待地脱了衣服上了床。沒等她开口说话,嘴已经压倒了她的嘴上,两个人零距离接触之后,身心全部放开,就是忘情的亲吻着。她比刚才更加放开,舌头时不时的和我的舌头进行着互动。我的手开始抚摸她胸部,手感真是差得很远。使劲儿抓才能感觉有点抓起感。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胸太小了?”她低声问我。“沒事儿,我不介意的。”我安慰她说。既然胸部沒搞头,手就继续往下移动。当移动到她是小穴外时,她的淫水已经流的一塌煳涂。我的手在她小穴外抚摸着,她开始抑制不住,淫叫起来,“嗯……啊……”
我试着将中指伸进她的阴道中,本以爲会非常费劲儿,但是因爲汩汩而出的淫水使她的阴道无比顺滑,手指的进入不费吹灰之力。我手指在她的阴道壁上内外摩擦着。她也时不时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忘情的淫叫着。
前戏进行了很久,她最后也有些受不了了,拉我起来,示意让我快插进去。这时我的老二已经严阵以待了很久,我握着老二在她的小穴周围磨蹭了半天,“你快点儿!”她蹬着腿撒娇地求我。
我心说,“还挺着急的,我就是要调调你的胃口!”
老二好不费力的插入,插入的瞬间,老二就像是洗热水澡一样感觉暖暖的。和这麽多女人上过床,王姐的小穴和上海张姐的小穴最让我难忘,感觉弟弟和他们小穴契合的非常完美,可以让我自由发挥并且时间上可以自己控制。
我不断的抽插着,王姐将她的那双长长的玉腿紧紧勾住我腰部,胳膊搂着我的脖子。我一边抽插一边和她亲吻,她早已不可抑制这份愉悦,除了激烈的回应我的亲吻,再就是左右转着头哼叫着。
“啊……啊……”
抽插了一段时间,我将她的双腿并拢,抱住她垂直向上的大腿,勐烈的撞击着她阴户。王姐的这双大长腿真是完美,比那时候小丽的双腿还要完美,非常匀称,而且非常直。像王姐这样的身材,沒做模特真的可惜了。
“啊……”王姐的叫声突然急促起来,我一看她要来高潮了,于是又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一会儿,刚才她还有些僵直的大腿迅速瘫软下来。
“来高潮了啊?”我问她。“你烦人!”我娇滴滴的说。
我嘿嘿一笑,“你背对着我,趴那儿。”
“你干什麽啊?”她有些不情愿的问我。
“咱们换个姿势啊?”我说。
“换什麽姿势啊?”她不耐烦的说。
“你趴着,屁股翘一点儿。”我边说边指导她。老二再次插入时,她沒了刚才的不耐烦。
“喜欢吗?”我问她。
“嗯,我喜欢!”她很享受地回答。
“你和你老公从来沒试过这个姿势吗?”我问她。
“沒有,我和他就是男上女下的姿势,而且每次我都是应付他。”她说。
“爲什麽说应付他啊?”我追问道。
“哎呀,都结婚这麽多年了,谁愿意和他做。”
我内心有些黯然,“将来我的老婆也会这麽想吗?”
容不得我多想,先把我眼前的事情做好吧。我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我像做俯卧撑一样,脚尖翘起,双臂撑着床,勐烈的撞击着她的屁股。两个沖锋以后,老二已经有些顶不住了。我索性加快速度,更勐烈的撞击她的屁股,连床也被撞得咚咚响。
“啊……”王姐一声尖叫,小穴使劲儿收缩了一下,我的弟弟将一股股精液射入她的体内。射完精液,感觉老二还沒完全软下来,就又继续抽插了几次,但是王姐这时已经毫无力气去哼叫。
我趴在她的后背上,良久,直到她喊着:“快拿纸来,流出来了!”我才赶紧起身拿纸给她。她将一搓纸塞到小穴处,下床跑到卫生间去小便,将精液排出。
我跟她去了卫生间,站在旁边问她,“射在里边沒事吧?”
“沒事儿,我在安全期。”她回答。
两人回到床上,相依而卧。我们都太累了,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一觉醒来,下午三点多了。她说该回去了,孩子从托管班快放学了,她得去接孩子放学,但又有些不舍。我安慰她说,“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见面的”。
送她去去了车站,临下车时,她对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件事?”我看了看她,明白了她的意思,在她的脸颊亲了一下。她开心的笑了,回过头在我耳边说:“我爱你!”然后下车离去。
带王姐回家过两次,其余的见面基本上都在酒店里,老婆在家不方便。因爲我们隔得太远,见面也得看彼此的时间,所以也不是经常见面。但每次见面都会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有时候只要时间允许,我们甚至会连续做两三次。
和我姐相处得很小心,因爲我们都各自有家庭,虽然彼此都很喜欢对方,但是我们不可能放弃现在的家庭。而且说实话,我更爱我的老婆。有时候,因爲她的原因,我们甚至几个月也不会见一次,她只是在网上向我倾诉一下相思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