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情色浮世绘─雪梅
情色浮世绘─雪梅
《雪梅》——宋·卢梅坡
(其一)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其二)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序)
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夺走了他的性命,使她成为有身孕的寡妇。
他刚满十九岁;她十八。去年年底的辞岁舞会,他俩相遇、钟情,不到一个星期就论及婚嫁,可说是既闪电又“速食”。
可是,双方的家长固然不反对他们交往,却极力地阻止他们现在就结婚。
“……年纪这么轻,感情容易有变……没有经济基楚,父母不忍心看着你们过着苦日子……唉!真是女大不中留……”父母、亲戚的软硬兼施,她没有一句听得进耳。
被浪漫的爱情所蒙蔽的她,表面上拗不过父母的话,却私底下跟他双双离家出走,共同建筑属于他俩那温暖的小窝。
可惜好景不常,当他去了之后,一切美好的憧憬顿时化为乌有。她的父母基于对子女的爱,愿意不计前嫌让她回家,可是个性坚强的她却坚持自己的事必须自己负责。
她认为如果自己是作错了,那她就必须接受“惩罚”;而如果自己是对的,她更不能放弃他俩约定的理想,虽然只剩下她一个人。
于是,她开始独自支撑这个家,独自扶养他俩爱的结晶,这其中的心酸处,若非亲身体验,绝对无法感同身受的。
(事隔多年)
<海霸王>里的喜宴厅上灯烛高挂、乐音震耳、人声鼎沸,为这喜气洋洋的时刻增添不少欢乐气氛。
“陈太太,恭喜!恭喜!……”
“哇!新郎跟新娘真是郎才女貌啊!……”
“陈太太,帮令郎完成终身大事,你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
“谢谢……谢谢……谢谢……”刘美雪灿烂的笑容里,隐约有一丝丝难以察觉的落寞,她一一地招唿着来赴宴的宾客:“请先入席,谢谢……”
酒宴开始了,其他的招待也入席了,门口显得有些冷清。刘美雪在出纳桌后面坐下来休息,俯下身子揉揉因久站而发酸的小腿,却瞥见旁边新郎与新娘的放大照片,一时间让她望得发呆。她的眼光焦点放到无现远,静静地陷入回忆的沉思中。
刘美雪想起她带着幼子在成衣工场当女工,尽量找机会加班,以凑足婴儿奶粉、婴儿衣物、尿片、房租……等费用。还好,老板人很好,不但同意她带着幼子上班,甚至尽量让她方便,譬如:喂食、换尿片、哄抚哭闹、、老板也不会因为她暂停工作而不悦……刘美雪又想到,有人劝她改嫁,也有不少的热情追求者,但都被她宛拒。她认为她这一生只爱她的丈夫,即使他不在了,所以她都自称“陈太太”不用“刘小姐”;儿子,是属于她跟丈夫的,她不愿意让丈夫以外的男人拥有他,就算再怎么苦,她也要坚持下去,直到儿子成家立业。现在,她总算熬过来了……“陈太太,你怎么还没入席啊!大家都等着你呢……你不来大家都不敢开动……”招待来催驾的声音,把刘美雪拉回现实。
刘美雪走进餐厅里,远远望着喜上眉稍、得意洋洋的儿子,一时间心情既轻松却也沉重,因为她把她毕生最重要的事完成了;可是,如此一来,生活的重心也因而全失。刘美雪有点茫然起来……(洞房之夜)
家宝恣意地捏弄着玉梅胸前那两团滑腻的乳球,丰硕、充满弹力的乳峰被搓圆弄扁,而它却固执地找机会恢复原貌,那种颤颤的波动,真是视觉上的一大享受。
家宝跟玉梅,像这样的袒然相拥并非第一次,但能像今天这么尽兴无虑,倒是前所未有,因为他俩结婚了。夫妻间的床第之乐变成理所当然,不必再偷偷摸摸找宾馆,既怕被熟人遇上,又怕宾馆有针孔摄影,更耽心万一不小心让她怀孕了。
“嗯……嗯……宝贝……你今……天……嗯……亲得……我……好舒……唔嗯……服……”玉梅很敏锐地感觉到家宝不同于往常的热情,情绪也随之急遽地窜升着:“……嗯……用力……啊啊……好……好……嗯嗯……再揉……嗯……再揉……”
“……啧……啧……小声点……妈睡在……啧……隔壁房间……让她听到……啧……不好意思……啧……”家宝一面吸弄着玉梅挺硬的乳尖,一面捉狎地嘲笑着:“原来……你也是……这么……啧啧……骚……平常还……装成……啧啧……正经……淑女……啧啧……啧……”
玉梅气息零乱,全身有如风摆杨柳,微微扭动:“不来了……你就会……嗯嗯……笑人家……啊啊……别咬……嗯……别咬……嗯嗯……”她的双手仿佛没头苍蝇似的,在家宝的身上贪婪地抚摸着。
家宝似乎有把握就口的美味再也飞不了,并不急着做最后的接触,他要细细地品味着玉梅娇躯的每一寸肌肤。家宝灵活的舌尖、湿热的双唇,从玉梅的脸庞、耳根颈后、胸脯小腹一直到脚掌指缝,一丝不苟地亲舔一遍。
家宝伏身在玉梅的脚底下,略抬头便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那乌丛密布的阴户。
充满神秘不可侵犯的女人性器官,在这种窥望的角度,更令人冲动、兴奋。尤其是一览无遗的蜜穴口,还正汨汨流着晶莹的湿液,那简直是致命的吸引加诱惑。
家宝移动身子再压伏在玉梅身上,给予一个深情的热吻。他俩的舌头在互相缠斗着,他结实的胸膛挤压着她的丰乳,硬胀的肉棒在她的大腿上磨蹭着、跳动着。
玉梅的纤纤玉指,循着家宝的大腿内侧,摸索到了怒胀的肉棒,觉得连肉棒也异于往常的硬挺,甚至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变粗许多。玉梅有点惊讶,却又爱不释手地握紧肉棒,不徐不急地套弄起来。
家宝得情绪已达至极,觉得若不再替肉棒找到屈身之所,它恐怕会因胀而爆。
家宝不多赘言地扶着肉棒,便待插入那令人期待的屄穴里。
玉梅急忙轻推一下家宝,细声说:“等等……你还没戴套套……”这话玉梅经常提醒陷入疯狂中的家宝,让他总是觉得美中不足、难以尽兴。
“别管戴套套的事了……”家宝把龟头抵在阴道口转磨着:“你忘了吗……现在我们是夫妻耶……我要真枪实弹……不要隔靴搔痒……更何况……妈还等着抱孙子呢……嗯哼……”家宝说话间,一挺腰,“噗滋!”肉棒应声而入。
“啊……嗯……”玉梅的阴户正被龟头磨得阵阵酥麻舒畅,如痴如醉,而突然家宝的挺进,更令她仿佛突然被重抛到高空,那种强劲的冲撞,让她有说不出的刺激与快感,只有用娇喘与呻吟来宣泄内心难以承受的愉悦。
“喔……哼……你的屄穴……好湿……好热……嗯嗯……好紧……喔……”
没有保险套的阻隔,家宝的肉棒更清楚地感受到屄穴里的湿热。在缓缓的抽送中,肉棒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阴道壁上的皱纹、凸芽,那种刷磨的快感,正是让人梦寐以求、回味无穷的滋味。
“好……老公……啊……唔……好涨……嗯……好舒服……喔喔……”肉棒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在烙烫着阴道壁,那凸胀的龟头,还有劲地冲撞着子宫,让玉梅觉得整个下半身酸熘熘、酥麻麻的:“……唔……好……再用力……啊啊……是……啊……舒服死……嗯了……喔……”
玉梅呻吟着令人为之酥骨的声浪,还有扭腰摆臀的淫荡动作,让家宝有一种胜利与施虐的兴奋,不由己地更加速着耸动臀部,让肉棒在热潮急涌的屄穴里快速地抽送着。
家宝的肉棒就如引擎的活塞,又有如抽水的唧筒,不停地挤压着屄穴里渗出来的淫冰,“叽吱!叽吱!”的声音有节流地越来越响、地越来密集,交杂着玉梅忘情的哼叫声,就像一曲令人销魂的淫靡乐章。
屄穴里抽动着没戴保险套的的肉棒,的确更让玉梅感到刺激,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没有薄膜阻隔的肉棒,它表面暴露的青筋血管,会做着更有效的搔刮磨擦。玉梅酷爱这种真枪实弹的接触,所以,以往每当月事的安全期,她也不会要求家宝戴套套。
俩人的唿吸就像正在作百米赛跑的冲刺,身体的纠缠就像连体婴般的紧密,现在他俩接合的仿佛不是只有彼此的性器官,而是整个躯壳、气息甚至灵魂也都融合为一。就像心灵相通了一般,除了尽情地发泄自己的欲望,彼此也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愉悦。
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快感高潮,就像涨潮的波涛,一浪跟着一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玉梅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显得有点沙哑、无力:“……唔唿……唔……唿……宝……我不……唿唔……不行……了……嗯唿……不行……了……唿……”
家宝满身汗渍,对玉梅几近告饶的呻吟彷若未闻,仍旧既急且深地抽动着,直到肉棒逐见由麻而痒,由酥而酸,而且渐渐地扩散开来,然后如针扎似地刺激着他的腰眼、骨髓,接着他觉得肉棒似乎在无止境地充胀、扩大,又仿佛在做着无法控制的急颤。
“啊啊……梅……唿唿……我来……了……啊啊……要来了……啊啊啊……”
家宝反仰着上身,极尽全劲地挺出腰臀,让肉棒深深地抵顶在屄穴的最里端,说时迟那时快,一股股的热精,分成几次连续的激射,完完全全射进玉梅的体内,一滴也不糟蹋。
“啊啊……嗯嗯……呜……啊啊……”愉悦的嘶喊已分不出是谁的声音,也听不出他们在呢喃甚么。或许,那些嘶喊、呢喃,表面上并没甚么意义,那只是一种情绪上歇斯底里的发泄而已。
“唿……唿……唿……”家宝又软瘫着贴伏在玉梅身上,激烈的动作就像风筝断线般,突然极不协调的静止;但内心的情绪却像散步在缓降坡,慢慢地和缓下来。
(长忆君)
从隔壁的房间开始骚动时,躺在床上正准备就寝的刘美雪,就跟着思绪如潮涌起来。她当然知道儿子跟媳妇在做甚么事,刚开始她羞涩、脸红,而随着传来的窃窃私语、娇喘细吟,声量虽小又模煳不清,但在她耳里却有如迅雷乍响,重重地敲击着她的心坎。
美雪试着去忽略那些令人不安的声响,可是那些声音却像水银泄地,无孔不入,既罢道、又无情地,仿佛无须经过耳朵,就能直接躜入脑海里,而且挥之不去。
美雪坐起来,快速地左右甩着头,似乎想把浮燥的情绪甩掉,然后她起身走到阳台,把全身放松地置放在躺椅上。深夜的风露有点凉意,却也让她澎湃的情绪稍稍缓和下来,她以比较平和的心情,回忆着她的丈夫。
尽管美雪跟丈夫相处的日子不长;尽管事隔这么多年,她仍然记得他那深情的笑容,温柔体贴的呵护,而家宝的容貌、一举一动都像极他的父亲,她为此不只一次地感谢上天的眷顾,让她从儿子的身上可以感觉到,她丈夫仍然仿佛在她身边,不曾离开过。
美雪既心酸又甜蜜地想着,跟丈夫相处的时日不多,甚至可以很清楚的算出他俩做爱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每一次都是那么地激情、热烈,令人永难忘怀。
也许是移情作用,也许是对丈夫的爱永难磨灭,所以在丈夫去逝后到现在,美雪别说没有跟别的男人好过,就连有意追求她的人,也屡遭拒绝吃闭门羹。因为她的心思完成放在儿子身上,而故意忽略自己的一切需求与欲望。
当然,美雪的血肉之躯,仍然免不了偶尔会有淫欲思扰,但她却视这些荡漾的春情为罪恶,而极力的压抑着,或许冲冷水澡、或许吹吹冷风,让自己的情绪冷却、平静下来。偶尔也有几次,在压抑无效之下,刘美雪也曾经在陷入迷醉中自慰,虽然寥寥可数,也藉而宣泄情欲,但事后也都有一丝丝的罪恶感。
就像刚刚一样,美雪又被隔壁的骚动声勾起浓浓的春意,她自嘲着:“……真是天大的笑话,儿子与媳妇竟然也会勾起做娘的情绪,这要是让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人家的大门牙……”像做错事,又怕被发现的小孩,让她觉得既羞又悔。
不觉中,凉凉的晚风轻拂美雪的脸,仿佛在抚平着激荡的情绪,轻揉得让她渐渐放松,在杂思中睡意也渐浓,蒙眬中仿佛丈夫又回到她的身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哄她入睡……(危 机)
电视机里传出阵阵的轰笑声,周末的节目总是如此精彩且无聊,奇迹似的让全家聚在一起,却互不交谈地一起盯着小萤幕看。
趁着广告时间,家宝与玉梅一直在交换眼神,美雪稍微一瞥,就知道儿子有心事,毕竟二十几年的相处,儿子的一举一动哪能逃得过做娘的眼睛。美雪仿佛专注地看着电视,心思却在儿子身上,因为她觉得家宝似乎有话要说,却又难以启齿。
“妈,我先去洗澡了!”玉梅起身跟美雪打个招唿,便转身离去。
美雪点一下头,待玉梅离开后,便向家宝说:“家宝,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我……我……”家宝的脸开始涨红,却不知从何说起。
美雪笑着点一下家宝的头:“都已经娶老婆的大男人了,还这么忸忸怩怩的,有甚么事尽管说,妈能帮的就一定帮到底……是不是你俩吵嘴了……是不是想自己创业,缺资金……是不是……”美雪连问了几个可能,家宝的头也直摇个不停。
家宝心之肚明,这件事说了也是白说。说了,母亲是绝不会答应的,只会徒伤感情而已;不说,玉梅又闹得凶,真是两难。家宝只好装成若无其事地说:“没……没有啦……不是顶重要的事啦,以后再说好了……”说罢,连忙离开客厅,回房间去了。
美雪呆呆地愣在那里,想着以往家宝不管大小事都会跟母亲商量,母子间简直没甚么秘密,怎么一结了婚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平时的闲话家常少了不打紧,现在竟然有事还不明说,“唉!儿子结了婚就是他老婆的,不再是娘的了……”美雪只觉得心里酸酸的。
美雪也没心情再看电视了,关了电视,也回房间去。当她经过儿子房门时,却听见玉梅的吼叫,她连忙驻足倾听,想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出一些端倪来。
“……嘘,小声一点,妈还在客厅……”家宝的声音有些许无奈。
“……我不管啦!是你亲口答应的,你怎么又后悔了呢?……”玉梅的声量降低许多,但在门口的美雪听得一字不漏。“……是不是结婚前哄哄我,结婚后就不算数了……”
“我……我真的开不了口!……其实,我们住在一起有甚么不好,为甚么非得要搬出去住呢,而且……”听着家宝说这话,美雪不但恍然大悟,而且有迅雷不及掩耳的震惊与茫然,后面家宝还说甚么,她却听若未闻。
“我知道你怕妈会孤单寂寞,但是我们只是搬到外面住,又不是要遗弃她,不理她了!我们甚至可以找近一点的房子;或者每个礼拜都回来探望她也可以。
不住在一起,反而会更亲近。”
“找近一点的房子?每个礼拜都回来探望她?”家宝似乎觉得玉梅有点不可理喻的多此一举:“那又何必呢?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真搞不懂你为的是甚么?”
“自由!”玉梅的声量又不觉地提高:“我要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家宝觉得好笑:“在这家里又没人管你,怎么还会说有拘束呢?”美雪听了不禁点头,真的,她从来不干涉玉梅做任何事情。
“我也知道妈对我很好,很客气。可是……”玉梅声音有点委屈:“我总觉得很不自在。就像我下了班,实在很累了,可是妈却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餐,你说我能不去帮忙吗?吃完了饭,我能看着妈自己一个人收拾、洗涤碗盘,而不去帮忙吗?那像你,大老爷似的,就坐在那儿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谁说的!”家宝仿佛捉住语病,反驳道:“我也有帮忙洗碗啊!”
“哼!有是有,可是少得可以算出次数……”玉梅也不甘示弱地斗着:“而且,你要帮忙时,妈总是叫你走开,说甚么:”这是女人的事‘;还说:“你上班回来这么累了,去休息、看电视!’,我也是很累了,为甚么不让我也去休息、看电视!我活该倒楣啊!?”
“可是,要是搬出去住,洗衣、煮饭还不是一样要自己来?”
“那不一样,至少不用急着做啊!而且,偶尔想偷懒一下,家里不煮饭,一起上馆子,不必煮也不必洗,也不会有人唠叨。”
家宝似乎不想再跟玉梅斗嘴,只好打圆场说道:“好啦!好啦!算我不对……搬出去的事慢慢来,反正也还没找到房子嘛……”
“没找到房子!你就只会拿这当挡箭排敷衍我……到时候我找到房子了,我看你还有甚么话说……嘻……干甚么……嘻哈……别乱摸……嘻呵……好痒……哈哈……”玉梅突然发出嘻笑声,大概家宝在呵她痒。
“嘘……小声一点……”家宝一边嘻笑着,一边说:“让妈听见了,会以为我们睡觉了还在发甚么神经呢!”
“嘘,小声一点”玉梅学着家宝的语气说话,然后又趁机说服:“怎么样!
我就喜欢叫……要是我们搬出去住,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谁管得着?……哪像现在还得忍气吞声的……如果你再不积极一点,当心我不让你进房睡觉……”
“喔!你喜欢叫是吧!?我就让你叫个够,小骚包……”
“啊呀……呵……嘻……别……别……嗯嗯……嗯嗯……”玉梅仍然有所顾忌地压抑声量。
俗话说说得好:“床头打,床尾合。”夫妻间偶尔斗嘴吵闹,只是另一种情绪发泄的途径,只要不太过火,或许还会增添一些生活上的情趣,而且,只要一上床,就甚么事也没有了。
美雪听到他俩嘻闹声,便猜得到知道他俩在做甚么事,只觉不好意思再听下去,连忙进房间去。美雪进得房间,走到阳台,坐在凉倚上,她的眼神却不时投向靠儿子房间的那面墙。那面墙仿佛有不可思议的魔力,让她既靠近,又想逃避。
美雪仿佛突然顿悟了,她想到最近为何老是精神恍惚、心不在焉,甚至作甚么事都提不起劲,原来是儿子的关系。她觉得家宝原本是跟她很亲近,有时偶而还会像小孩子般跟她撒娇,有时也会逗她开心,甚至有不如意、难过时,也会向她哭诉。而现在家宝把这些亲蜜、信任的感情转移了,转移到他妻子的身上。
美雪想到这里觉得心中一股酸劲,她真的难以想像,二十几年的亲情,竟然敌不过短短几个月的爱情。只是她没有想到,她自己当初也不就是这样,为了爱情而不顾亲情,如果她想到自己也曾经年轻过,也曾经为爱疯狂过,也许她内心会舒坦一些。
美雪了解了,她之所以会因为听到他们要搬出去而震惊、拒绝,并非因为儿子的离开,而是因为有从中作梗者──媳妇玉梅。
想想家宝并非没有长期离家过,像大学时期就是住校舍,当兵时也是,美雪觉得那些日子,儿子虽人在远处,心却是相连的;而现在却相反,人是在身边,也天天见面,可是他的心却只放在他妻子的身上。
“为甚么?”美雪不断地问自己:“为甚么!二十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竟然抵不过一个女人……她凭甚么,怎能从我手中夺去我生命中的最爱、我生活的重心……”
一切疑惑仿佛有了解答,不论是否属实、正确,至少有一个借口得以发泄,美雪开始吃醋、嫉妒玉梅:“要不是她的介入,我们母子两感情好得很……她是破坏者……破坏我们母子两感情……”
“不!”美雪的内心在激动地呐喊着:“我不能让她就这样把家宝抢走!……我绝对不认输,也不能输……家宝是我的……没有人能带走他的人或心……”
“啊啊……”隔壁突然传来玉梅忘情的叫声,虽然立即压抑下来,但够清楚了,清楚得让美雪知道这是在甚么情况下的唿叫器声,也清楚得让美雪陷入煳涂的恍然大悟。
“……如果你再不积极一点,当心我不让你进房睡觉……”美雪记得刚才玉梅曾经这样“恐吓”过家宝,“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家宝是被她的姿色迷惑了……”再想下去,美雪脸上不禁一阵羞红。
隔壁的骚动似乎安静下来了,美雪躺回床上,可是她却辗转反侧,毫无睡意……(离)
家宝终于跟美雪谈起要搬出去的事了,美雪当然不答应;然后家宝又得安抚玉梅不满的情绪。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循环着,让家宝尝尽了当夹心饼干的苦恼。
最后,美雪既拗不过家宝的苦苦哀求,也心疼儿子因烦心的日渐憔悴,又实在找不到不让他搬出去的理由,只好忍痛答应了。
“唉!”美雪既心酸、又感慨地说:“儿子养大了,就是别人的;翅膀硬了,就想飞走……”美雪终于哭了,自从她为丈夫去逝而哭过以后,二十几年来,她从来没像现在这么伤心欲绝。哭,对她来说似乎是一种陌生感情、是一种奢侈的感情。
家宝也难过,又坚决地允诺:“我会时常回来陪你的!”
的确,家宝刚搬离时,几乎天天打电话回家问候母亲,一有放假日也会回来多陪母亲一些时间。只是,日子一久,电话少了;回来的机会也不可期地渺茫。
美雪倚门翘首而失望的次数越来越多;电话也像陪着空荡荡的屋子一起沉寂。
(转)
“啊……啊……对对……用力干我……喔……再用力……”美雪觉得家宝的肉棒充满她的屄穴,有力的冲撞让她简直陷入疯狂,也勾引起她潜在内心深处的淫欲:“插……再插……我要……嗯嗯……你的肉棒……啊……刺穿我……”
美雪一向坚决、矜持的姿态,仿佛刹那间销声匿迹,转而变成极淫的荡妇,在儿子的肉棒抽动之际,忘情地呻吟着、嘶喊着:“嗯……阿宝……喔……我的好……儿子……嗯嗯……你插得……妈……好舒……舒服……嗯嗯……真行……啊啊……”
家宝趴伏在美雪的身上,双手撑着上身,表情严肃又激动地吐着浓浊的气息,腰臀急遽地挺着,每一次重重地插入肉棒时,都会发出肌肉互击的拍打声,也余劲未弱地推动着美雪的身体,让她胸前欲垂的乳房跟着波动起来,形成一种风吹草偃的起伏浪。
“喔……好爽……嗯……妈……好久没……没有……这样爽……啊啊……过了……喔喔……我要……你当……我的……嗯嗯……老公……天天……像啊……像着样……嗯干……干我……”美雪呻吟着从来想也不敢想的龌龊话,还极力地挺摆着臀部,让家宝的肉棒插得更深、磨得更广。
“嗯哼……妈……我也是……嗯唿……我喜欢……妈……我早……唿唿……就想要……嗯唿……跟妈……做爱……唿唿……”家宝在激烈的动作中,说话颤抖得上气接不了下气:“唿……只是……我怕妈……唿嗯……会骂……我……唿唿……我好……难过……嗯嗯……今天……总算……嗯嗯……如愿得……偿……唿唿……”
“傻……孩子……喔……妈是……你的……嗯嗯……全部都……是你的……嗯喔……我的……啊啊……屄穴……也是……你的……只要你想……嗯嗯……你随……时都……啊……可以……啊啊……是……就这样……再用力……嗯嗯……嗯嗯……”美雪全身抛得更急、更使劲。
“阿宝……等……等一下……”美雪突然轻推一下家宝,说:“你……这样弄……会很累的……来你休息一下……换我来弄……来……你躺着……”家宝依言在美雪身边躺下来。
美雪看着怒胀高耸的肉棒,在布满青筋的表面上,因沾满湿液而显得晶亮,尤其是那猩红得有点触目惊心的龟头,更像极一头狰狞的野兽,充满着暴戾、侵略的姿态在挑衅着。让美雪简直又爱又怕,却又身不由己地伸手抓握着它。
“嗯……阿宝……没想到……你的肉棒……竟然……这么大……会……干得我……这么……舒服……”美雪慢慢地分腿跨坐在家宝的下身,让他的肉棒再度进入她那湿潮泛滥的屄穴。
“嗯嗯……阿宝……喔喔……你的……肉棒……喔……塞满了……我的小穴……喔喔……好美……好舒服……嗯嗯……”美雪既需要耸动起伏的抽插,又希望磨蹭般的刺激,显得顾此失彼的狼狈而乱晃起来:“啊啊……阿宝……它……它插到……到底……了……嗯……真是……美妙极……嗯……爽……极了……嗯……”
家宝也时而揉搓美雪的乳房;时而扶住她的腰肢帮她做起伏的动作,真是忙个不亦悦乎:“妈……嗯……没想到……你的屄穴……还是……这么……窄狭……紧密……嗯嗯……把我的……肉棒……喔……夹得好……好紧……喔喔……好舒服……嗯嗯……”
“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嗯哼……”美雪哀怨的声音,显得又娇又嗲:“嗯……为了你……我都……嗯嗯……没考虑……在改嫁……都没跟……别的嗯……男人……嗯……啊啊……嗯……为了你……我甚么……都可……嗯唔……可以牺牲……甚至……可以……让你……干……啊啊……干我……嗯……嗯……我不能……失去你……啊啊……干我……再……再……干……啊……嗯……”
家宝也知道母亲对自己所付出的,是他终其一生也还不清的恩情,所以只要能让母亲开心的事,就算赴汤蹈火他也愿意做。就像现在,看着母亲一副愉悦、满足、幸福的模样,家宝更是使尽全力,就为了让母亲开心:“妈……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只要你……愿意……你说……我随时……会让你……快乐……”
“嗯……啊啊……好儿子……喔喔……好老公……嗯……快……快……啊啊……”美雪突然疯狂似地前俯后仰扭摆着,仿佛骑在颠簸的马背上摇摇欲坠,极力的嘶喊声显得有些沙哑:“啊啊……我……我要……要……哼哼……来了……啊啊……要去了……嗯哼……啊啊……我飞……了……啊嗯……啊……”
家宝觉得美雪的屄穴一阵阵激烈的收缩,把他的肉棒箍得更紧,而且在蠕动中还仿佛有一道强劲的吸吮力在吞噬着。他似乎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刺激,下身一阵酸麻,一股热精便蓄势待发:“啊嗯……妈……我也要……嗯嗯……射了……喔……我受不了……喔喔……我忍不住……了……啊啊……”
如痴醉如狂的美雪,让家宝的肉棒深抵在屄穴里端,俯身亲吻着儿子:“嗯……射吧……射出来……让我们一……起达到……高潮……啊嗯……全部……射到……妈的……穴里……嗯嗯……啊啊啊……啊啊……”
在一阵颤栗、抽搐中,肉棒的前端激射出一股股的热流,家宝似乎可以感受到那种去势如矢的劲道。那种重撞的力量,仿佛大得把美雪撞得魂飞九宵,又像把她投入无尽底的深渊。他俩似乎除了极力地呐喊外,别无它法以宣泄内心的激荡……啊啊……啊啊……
“啊啊……”这一声脱口的尖叫声,让美雪醒过来,从春梦中醒过来。
美雪脸红耳热、香汗淋漓,从床上惊坐起来,忙着四下张望。在昏暗的小夜灯下,显然的,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她自己以外并没别人;除了她自己急促的唿吸声外,是一片无情的寂静与冷漠。
身边的环境似乎在嘲笑着美雪只是做了一场春梦,但是胯下湿濡黏腻的感觉,却让她觉得这个梦真实得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美雪喃喃自语,重复地自问。
美雪瘫痪似地躺到床上,她似乎不想起身清理胯下的湿濡黏腻,她觉得那种感觉还蛮舒服的;她也为自己竟然梦见跟儿子做爱,而有一丝丝罪恶感;而那详实得历历在目的梦境,却也让她在回想之际,尚有余波荡漾激荡。
“真是不该,竟然做这种羞脸的梦……幸好只是梦而已……做梦也会有高潮快感?……真的好久好久没做过爱了,恐怕我已经忘了该怎么做了……阿宝的肉棒真有这么好吗?……会不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是不是一个淫荡的母亲……阿宝跟玉梅是不是也这样……我怎么可以做这种梦……”复杂的思考如潮涌般侵袭着美雪的思绪:“唉!今夜又要失眠了……”
(雪梅争春)
“妈!玉梅怀孕了!”家宝在电话中的声音显得兴奋异常:“今天我陪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她以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耶,妈!你要当祖母了耶,妈!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家宝滔滔不绝地说着。
美雪觉得家宝这儿子憨得可爱,笑着说:“傻孩子!生男生女又不能自个儿决定,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我的宝贝孙子,我都一样喜欢。”接着,美雪说出她不太愿意说的话:“现在玉梅有身孕了,你要多担待她一点,别让她太劳累了,有时间的话别急着回来,多陪着她,我……我会找时间去看看你们的。”
“没关系啦!现在才三个月而已,这个礼拜天,我会跟玉梅回去看你的……再见!”
刚挂上电话,美雪就恨不得时间过得快一点,好让她快点看到她的儿子、孙子。在美雪清楚的记忆中,家宝已经有两个星期没回来了,她很期盼那种全家团聚的气氛。
可是,就在礼拜天的早上,家宝来了电话,顿时把美雪兴奋期待的心情给浇灭。家宝说:“妈!对不起,我……今天不能回去看你……因为玉梅她说她很累,想要在家里休息……所以……”
“没关系……”美雪忍住泪水:“你就……多陪陪她……我……我……不怪……”美雪连忙挂上电话,因为她不想让家宝听见她啜泣、沙哑的声音。然后,她泪如洪般水簌然而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坐在沙发上发呆的美雪却浑然无觉,直到一阵开门关门的骚扰声把她唤醒。美雪惊讶地抬头一看,竟然是家宝气急败坏地回来了,她难以相信的揉一下眼睛,她怕这是一个让人空欢喜的梦。
“妈!对不起啦!”家宝的声音,总算让美雪相信这不是梦,是真的。家宝忙着说:“我在电话中听出你在伤心难过,所以我赶紧回来看你。妈!对不起!
我真的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
美雪喜极而泣,抽搐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妈不怪你!回来就好……来坐下来……慢慢说……”好一副母子团聚的天伦之乐,母子俩有说有笑地闲话家常,而不觉天色渐暗。
家宝起身开了灯,把话题一转,问道:“是不是怀孕的女人,脾气都会比较不好。”听他的口气,就知道他受过这苦头。
“嗯,会的!”美雪关心地问着:“怎么样,是不是玉梅惹你生气啦?”
“最近玉梅老是无缘无故乱发脾气,还会摔东西。”家宝蹙着眉头,一副无奈的模样:“就拿今天早上我要她跟我回来,她不但不回来,还说我只是关心妈,都不关心她,又大哭大闹的,真是不可理喻,所以……”
美雪挥一挥手:“这事就别再提了,我不怪你。不过,夫妻嘛,以合为贵,你就多让着她一点,就算被占便宜、被欺负,也是自己人占走的,又不是别人。
忍一下,等她生产了以后,应该就好了。唉!这也真苦了你了!”
“不!”家宝突然喝怒,倒让美雪吓一跳。家宝仿佛要将满肚子里的委屈,一下子倾倒一空:“她根本就是对你就有成见,从逼着我要搬出去,到阻止我回家看你,我们就不知口角过多少次。我也知道一个家要以合为贵,可是,一边是妈,一边是老婆,你说我要向着谁?我……我……我好为难……”
美雪心疼地拍着家宝的手背:“你的心意、难处,妈知道。唉!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不爱受拘束,都认为自己要拥有自己的小天地,而忽略了父母的想法。想当初,妈也不就是这样……唉!想想真是悔不当初。”
“唉,别提这种伤心事了!”美雪话锋在一转:“其实,妈这么辛苦把你扶养长大,也是希望你早点有能力自力更生。现在你也成家了,而且很快就要当爸爸了,说来我的辛劳也有了回报,我的任务也算完了了。而你的下半辈子,则是要跟你的老婆一起渡过,她算是从我的手中把照顾你的棒子接过去,所以你要小心地经营你的婚姻,千万不要因为我而闹风波,要不然我会感到内疚的。”
“妈!”家宝感动得把美雪紧紧拥抱着,就像儿时在母亲的怀里撒娇一般:
“嗯,我知道,只有妈最疼我了!”
亲情的拥抱,原本是最自然不过的,可是家宝那种成熟男人的气息,却让美雪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让她想到那一夜的旖梦,而心跳得有如鹿撞。美雪想推开家宝,却怕让家宝发现她欲盖弥彰的想法;而且这种拥抱,又让她觉得有点舍不得放弃。
当家宝把头贴在美雪的胸前时,家宝也是一阵错愕。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他的思想不再像小孩那么纯真无邪了。虽然靠的是母亲的胸乳,却毫无疑问地也是女性的胸乳,当然也会引人遐思。那种从女体所散发出来的淡淡乳香,却毫不留情的直躜脑门,刺激着他的情绪。
似乎真的是母子连心,“乱伦!”这个名词同时闪过他俩的脑海。在现实社会的风俗、道德、法律里,不但不容许他们这么做,甚至连想想也是罪大恶极。
虽然,在发育的青春期,家宝曾把母当做性幻想的对像自慰,但那也是懵懂中的冲动而已,在现实生活中却想也不敢想。
要不是内心有所顾忌,在这种男欢女爱的情况下,理所当然的发展一定是一场激情的性爱。虽然说是有道德的规范,约束着他们的行为,可是这层隔阂在他俩心中却既薄、又脆弱。也许,只要有一方提出要求,对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接受的。
可是,他俩就这样在充满紧张、贪爱、冲动、压抑的复杂情绪下,静静地互相拥抱着,谁也没说话,除了感觉到自己及对方的唿吸、心跳、甚至血液急流的声音外,整个空间、时间仿佛是在刹那间冻结了。
无情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不动,让美雪感到身体在僵硬、麻木,她轻轻推开家宝,又怕让家宝看见她羞涩的脸庞,站起来背对着家宝,尽力缓和自己的激动,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家宝也觉得有愧地低着头,仿佛在回答;也仿佛在自言自语:“回去?回哪里?……早上我要硬要出来看你,玉梅就破口大骂,说:”要是你敢出去,就别回来!‘……现在回去,少不了又是一阵吵闹……我想,明天再说吧!……明天也许她的气就消了。“”也好!“美雪头也不敢回,逃避似地走向卧室:”我想早点休息,你也早点睡吧,有甚么事明天再说。“”妈,晚安!“
在房间的浴室里冲了冷水澡,却仍然无法冷却美雪激荡的情绪,可见得刚刚的那一抱是让她多么震撼。美雪换上宽松的睡衣,让自己尽量放松躺在床上,极力不再去想那些不该想的事,可是,越不想去想,那些事越是缠绕思绪而挥之不去。
”刚才阿宝抱着我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激动与欲望,他仿佛不把我当是他的母亲,而是把我当成情人、老婆。“美雪细细地回味着,似乎顺着自己的感觉,让想像插翅而飞:”看他那种深受情欲煎熬的模样,好像好久没跟玉梅亲热过了。“美雪似乎在替自己跟及家宝的错找借口、找台阶下,她想为她们的不该,寻找一个比较正当,或者比较具说服力的理由:”不管男女,只要成熟了,都会有欲望的。我是女人,在那种亲密的拥抱下,阿宝会冲动也是正常的……可是,我也有冲动的感觉,我是不是也暗地里希望阿宝跟我亲热呢……“”……刚才,如果家宝不顾一切地再进一步行动,我会不会拒绝呢?……他有没有想要做呢?……“美雪已经陷入情欲的魔障里,再也无法自拔了:”……那如果当时我主动一点……他会不会拒绝……他会不会嘲笑我?……“”……假如,我跟他亲热……他会不会跟我更亲近呢?……不行,我们是母子……不可以这么做……可是……看他夹在母亲与妻子间的两难……我真的于心不忍啊……天啊……阿中啊……你若有灵……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美雪在杂思中又想起死去的丈夫、想起二十几年来的辛酸。
”阿宝,你知道吗,妈其实真不愿意你结婚……妈好希望你永远陪在我身边的……我说的要你善待妻子,那是我自欺欺人的话……“美雪内心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感受与期待,她面对着那堵靠着儿子房间的墙,脑海里呐喊着自己的表白: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答应你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当你的老婆……替你生孩子……“美雪这时仿佛看清了自己对儿子的爱,已经是难以割舍的了,或许,只要家宝开了口,即使会要她的命,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二十几年的青春、幸福,都能为儿子付出了……只要阿宝能快乐,就算要担负万劫不复的罪责,我也在所不惜的……“”把一切的罪过让我承担吧!“美雪仿佛下了决心,立即起身,开门而出。
母子连心的奇迹再度应验,当美雪走出房门,竟然看见家宝也刚好在门口站定。四目相头的凝视中,仿佛沟通了彼此内心的千言万语,让他们互相了解对方以及自己在想甚么、想做甚么。
短短几步路的走廊,仿佛天渊之隔,也仿佛进在眉睫。就像电影的慢镜头,他俩缓缓地移动、靠近,然后在走廊的中间相遇,近得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谁也没开口说话,或许,再说甚么都是多余的。现在,除了热情的拥吻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尾声)
别说我虎头蛇尾,故事的结局就留给诸公想像吧!
也许,他们甚么事都没发生……
也许,他们从此偷情不断……
也许,他们找来媳妇完三人行……
也许,他们羞于见人而……
也许……
不过,我也不禁技痒,掰一首歪诗,作为结语:
”婆媳争宠未肯降,惹人伤神费思量;婆未逊媳三分色,媳不输婆一段香。“自古以来婆媳之间总是存着芥蒂,这是一场难断是非的事,也是一桩难以善罢干休的争执。然而,在冷战热争下,不论熟胜熟败,受伤最重的应是夹在其中,既是儿子又是丈夫的那个男人。
也许,本篇故事中的男主角是例外。
文后废话:
其实,我未曾正式写过母子乱伦,或母子恋的故事,以前的故事或许有轻描淡写过乱伦事件,但那都不是故事的主轴,所以说这篇《雪梅》应该算是乱伦的处女作。
虽然在社会上并不容许乱伦事件,但也真有其事发生过,也造成社会上一时间有不小的震撼。想想当事人,为甚么会甘冒这大不讳,做出这种千夫所指、人神共愤的事。是情?是欲?而他们的内心世界又是如何呢?
我曾经听过一位女性的朋友在抱怨,说她的先生在婚前一直都跟他的母亲同床而眠,甚至婚后也经常找机会去陪他母亲睡觉。她说:”就算他们母子两是光明正大,没有发生不可告人之事,但是同榻而眠,在睡梦中总会无意中碰触到不该碰的地方,真不知道他们将如何自处,做何解释……“后来她跟她先生离婚了,因为她无法忍受这种事。
我也曾经看过一篇非正式的心理报告(猜想这非正式三字应该是不负任何责任的意思),它的标题是《男人第一次性冲动来自母亲》。其中还引经据典的说了长篇大论,我也不加赘述,因为标题就说得很清楚,他说男人婴儿时期在母亲帮他哺乳、洗涤时都会让婴儿有性冲动,只是当时无法察觉,而变成一种潜在的思想。
这篇报告中还提及,作者曾经做过一项心理测验,他采集一些问卷样本,向身为人母的做调查。结果他归纳出一个令人咋舌的结论:有百分之八十的女人(妈妈级的)除了丈夫之外,她最想做爱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但他特别强调,只是想而已,做倒是不敢真的做。
以上这些经验,就是让我创作本文的动机与材料。我有野心想要在情色文学的幻想,与现实的社会中寻求一个中间地带来发挥。
只是,我所学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本文中若有不合情理的发展,或意犹未足的描述,那便是我力之不逮,欢迎诸公不吝指正与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