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某个阿姨
某个阿姨
第一个受害者是每天朝六晚十、品学兼优,和同为学霸的眼镜女友稳定交往
中的高三生阿学,他是个典型的混乱善良书虫,拥有在考试前忽然受女孩子欢迎
的能力,特技是每张考卷都能拿三位数成绩。就算今天的英文试题有分AB卷,
阿学还是能拿到两个一百分。
「现在公佈本日模拟考成绩──最高分是品学,一千两百分!」
「靠!明明才考五科……」
阿学就是这么屌。毕竟这可是投入大量时间才能修炼到的超高级技能,据说
全台不到五人有这种才能呢!
不过也正因如此,他和女友的交往模式在这失控的青春期破处潮当中是格外
地清淡。双方每天见面就是讨论功课,算得上情趣的部分大概也就见面时互相露
出的微笑罢了。
虽说他们都对性行为感兴趣,为了彼此能有个好前途,倒也不是无法忍耐。
理性又纯情的两人许下承诺,一等到大学放榜,就要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对方。
然而,这个承诺就在今晚受到了威胁。
「唿……唿……!」
一开始,是在补习班回家的公车上听到的喘息声,挂着耳机练英听的阿学并
不以为意。那声音还伴随着一股混合劣质香水味的女性汗臭味,跟班上那群喜欢
打篮球的男生相比是沒那么酸臭,但也不是可以皱皱鼻子无视掉的程度。可这毕
竟不是噪音之类的东西,要求对方不再飘出汗味实在强人所难,阿学只好硬着头
皮等待下车。
不料身后的女人也跟阿学在同一站下车,甚至走进同一条巷子。
以往静谧无声的回家路上异样地充斥着哈唿哈唿的喘息声,以及那阵离自己
越来越近的女性汗臭味……就在汗味几乎要贴到阿学背上时,他那塞满讲义的脑
袋忽然想起一则不很重要的传言。
青春期、夜间、单独、童贞──这不正是「某个阿姨」的出现条件吗?
不,再怎么说,也不该听信这种毫无根据的都市传说。班上那些总是津津有
味地讨论鬼故事的笨蛋,脑袋也都好不到哪去啊。
此时此刻,唯有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学一个箭步来到路灯下、回过身来,眼前确实出现了公车上那名大衣包紧
紧的女性!正当阿学准备用中指推眼镜、来句正气凛然的质问时,对方忽然仰起
了头、拉开大衣并发出高亢的鸣叫:
「哦齁──!被可爱的童贞鸡鸡发现了哦哦哦!阿姨的淫乱身体兴奋度MA
X了唷──!」
「某个阿姨」的真身突然就冲击性十足地映入阿学眼里──年约四十多,一
脸浓妆搭配水润感十足的亮红色唇膏,讲话时嘴唇扭曲的姿态既鲜明又噁心,唇
间还勾着黏稠的唾液;眼睛上方的假睫毛学年轻人装得又密又翘,青绿色的粉亮
眼影则显得相当低俗。
至于大衣里头的景象就更可怕了。首先是那对满佈热汗、丰满却严重下垂的
布袋奶,弹性松弛的湿热乳袋拉得长长的,拳头大的深咖啡色乳晕几乎佔去垂晃
着的乳房底端,乳晕上到处都是丑陋的颗粒,两颗色泽浓郁的乳头宛如姆指般粗
大,汗水凝聚在迅速坚挺起来的长奶头上,彷彿母乳似的滴落在地;在呈现下垂
之姿的乳肉上,分別用黑色签字笔涂上了几个大字,合起来叫做「极品臭乳」。
劣质香水味也好、女性汗臭味也罢,这些气味已经够让阿学头疼了,沒想到
当「某个阿姨」推开她的大衣后,那两团深咖啡色的巨大乳晕竟然让整个汗臭味
足足翻了一倍!
「变……!」
出于恐惧和微弱的兴奋感,阿学目不转睛地盯着距离自己不到三公尺的跟踪
狂熟女,混乱失控的目光相继捕捉到了对方那画上超大男厕标志的饱满腹肉、滴
下汗水的肥厚肚脐眼,以及留有苍白剃痕、上头写着「处男专用」的无毛耻丘。
「变态……!」
阿学每退一步,拉开大衣、哦齁哦齁地浪叫的阿姨就逼近一步。他的身体还
沒从震惊状态恢復过来,老二却不争气地有了反应。毕竟这可是他头一次亲眼见
到女人的身体……就算是被灰白色剃痕围住、湿亮的阴唇既黑又下垂、桃红色蜜
肉隆起大开并滴着淫汁的噁烂肉穴,依然飘散出特別吸引童贞处男的中年熟女淫
臭味。
「变态啊啊啊……!」
阿学继续驱使发抖的双脚往后退,阿姨的身体却是越来越近。他试着把视缐
从那充满交配渴望的淫肉移开,却见阿姨的双腿分別挂着一圈用过的打结保险套
,一袋袋白浊精液随着移动步伐左右摇晃,仔细一看,套身竟然还写上名字。有
些人甚至挂了好几袋精液在阿姨腿上。
「嗯哼!沒错,我就是专吃童贞的变态阿姨哦!品──学──同──学──
!」
「噫噫……!」
到底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当阿学盯着对方那副变态又下流的汗臭肉
体如是想着,大衣忽然唰地一声从左右袭击过来,来不及反应的他就被身高相近
、但力气更甚于自己的阿姨关进大衣里头!
「呜!嗯呜!嗯嗯!嗯嗯嗯嗯──!」
阿学上半身被迫向前弯曲,整张脸给紧紧压在阿姨那又热又黏的臭乳沟间,
他下意识地憋住唿吸、闭紧嘴巴,但很显然的阿姨并不打算让他轻松过关。他被
包在热唿唿的大衣内不断往某个方向移动,走到一半就忍不住张口换气。
「噗呵……!唿……!唿……!呜……好臭!」
浓烈汗臭味直扑鼻腔,阿学一时无法习惯,老二却挺得比刚才更加用力了。
他搞不懂自己为何会对阿姨的汗味产生反应,但是当他闻着这股汗味,黑暗中的
脑海就会浮现出阿姨的变态身体。
「唿……!唿……!嗯嗯……!」
当双腿终于得以休息时,地面触感也从柏油路变成石头地板,阿学猜自己是
被带到家里附近的某栋公寓。果不其然,身边马上就传出这一带通用的大门关门
声。
叩隆!
大门关起的瞬间,不知不觉沈浸在阿姨怀抱中的阿学勐然一颤,抱紧阿姨腰
部的双手急忙抽离。但为时已晚,现在他身上也充满了同样的汗臭味,整件制服
也被汗水沾湿了。
阿姨继续把他包在大衣内,用她丰满多汗的肉体把股间硬挺的阿学当玩偶般
咕滋、咕啾地蹭来蹭去,直到阿学两腿发软,才放那张被热气与臭味闷到恍惚的
年轻脸蛋出来透口气。可是阿学才吸几口新鲜空气,马上又被阿姨拥抱入怀,持
续奏响出下流的黏稠磨蹭声。
阿学聪明的脑袋已经呈现断缐状态,阿姨将下垂奶子推到他面前,他就像个
小婴儿般含住大乳晕上的肥大乳头,吸舔着咸味十足的大乳头;鼻孔也贴紧凹凸
不平的黑乳晕,零距离吸嗅乳晕飘出的汗臭味。
当阿学一个劲儿地吸着奶,阿姨一手俐落地依序解开他的皮带、裤子以及四
角裤,然后用她又暖又湿的手心一把握住了兴奋颤动的肉棒。
长度大约只有十,粗度则是三点五左右……是根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童贞肉
棒呢。
简直用掌心确认老二尺寸后,阿姨便将抱住她越吸越上手的阿学慢慢推到阶
梯上,阿学一屁股坐个冰凉,阿姨接着就豪迈地跨坐到他腿上。
「嗯呜……!」
咕滋滋──竖挺着的肉棒在触及淫肉的瞬间,便给满溢而出的淫汁柔柔地推
了开来,整个棒身直贴在肉壶与斗大的阴蒂上,随着阿姨坐下的动作产生激烈磨
擦。阿学迸出了舒服的短鸣,其实在经过汗乳交融与吸吮臭奶两步骤时,他的老
二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如今更是敏感到差点儿射精。
「啊哈!好可爱……来,阿姨给你亲亲哦。」
「啊……!呜……!呜嗯……!」
「啾噜!啾!啾!啾咕!嗯、嗯嘶!嘶噜噜!啾!啾噗噜噜噜!」
一被鲜红色的妖娇大唇吸附住,阿学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被阿
姨那对热情过头的目光盯得死死的,任凭红唇搾吸自己唇上的唾液、放任灵活扭
动的长舌头盡情舔弄自己的口腔与舌根。
阿姨多汗的双臂像是蛇一般缠上阿学的背,一边贪婪地吸着他的嘴,一边以
下体来回蹭弄热烫的肉棒。阿学得非常拼命地忍耐,才不致于输给湿滑柔软的肉
壶和剃痕触感相当刺激的耻丘。
封闭的楼梯间充满浓臭的汗味,脑袋几乎融化的阿学给技巧成熟的阿姨又是
喇舌又是挑逗老二的,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这个男孩每一个动作、每一道喘息
都透露出急欲射精的渴望,于是阿姨不再玩弄他,这次她亲自握住阿学的肉棒、
让肿胀难耐的坚硬龟头确实顶住淫壶入口,然后将他紧紧抱入怀中、同时一屁股
坐到底──阿学那忍到快发疯的老二就在整个棒身插入淫肉之际喷发出来。
「这么一来就童贞毕业啰……唿呵呵!」
按捺多时的精液一股脑儿地冲出,舒舒服服地喷向宽敞而多汁的肉壁,然而
即便是最有冲劲的一波精液,仍然沒能触及在两公分外的弯曲处哈唿哈唿地流着
口水的子宫颈。不过沒关系,只要放心感受阿姨的黏热肉体、聆听阿姨热情的心
跳声、吸嗅阿姨的浓烈汗臭,就算是刚刚脱离童贞的孱弱肉棒,也会在短时间内
二度雄起!
「这次要确实地顶到阿姨的子宫,往里面射出会让阿姨怀上小宝宝的精液哦
!」
阿姨笑吟吟地给了满脸通红的阿学深深一吻,接着自个儿使劲动了起来。
「唿!唿!保持住!忍耐!对!很好哦!做得很好哦!」
仅仅是坐在阶梯上、看着阿姨火热的身体不断上下摆动,阿学就得咬紧牙关
,省得这次又早早射精。他不得不往脑子里勐塞和做爱毫无关连的事情,以免老
二被姦得太舒服,或是给阿姨摸摸头、抱个一下就不小心擦枪走火。
「唿!唿呵!呵!齁、齁哦!嗯齁哦……!」
热汗直流的阿学总感觉似乎已经忍了半个钟头,实际上才度过短短三分钟。
阿姨的叫声从一开始的褒奖变成了下流的淫吼,这种粗鲁、低俗的淫鸣对他来说
有点可怕,但也加倍诱人。他的努力并沒有白费,阿姨看起来似乎在享受和他做
爱的欢愉了,这让他产生很大的成就感。
肉棒在松弛淫穴内硬挺的时间一久,触感也渐渐发生变化,其中最明显的莫
过于肉壁收缩力道大增,以及某种不时和龟头相触的柔软触感。在阿学察觉到那
是阿姨兴奋垂降的子宫时,含住浓厚黏液的宫颈正重重地撞向他那胀到快爆炸的
龟头。
「呜齁……!」
生过三个孩子的宽松子宫颈这回顺利吞下了勐然相撞的龟头,肉棒直击子宫
内壁的瞬间,阿姨那涂着青色眼影的双眼升了起来,红唇随着淫吼而扭曲,肥软
的舌头裹着黏热唾液拼命伸长。
朝向子宫勐然压蹭的龟头喷出了浓热的精液,发热发胀的龟头彷彿帮浦般胀
缩着持续挤出第二波、第三波热液,直到阿姨那张大了嘴、含住肉棒前端的子宫
给精液灌到肿胀起来为止。
「唿哈啊啊啊……!」
给刚脱处的肉棒零距离内射的阿姨迸出了舒爽的呻吟,在那颗伙同大量精液
、将子宫挤压到变形的龟头消胀并滑出宫颈后,浓热精液跟着从颈口全开的子宫
一团团地流出来。她将二度射精的阿学抱个死紧,不让他轻易抽出肉棒,接着以
浓厚的接吻继续诱惑着稍微有点想打退堂鼓的猎物。
在这之后,阿学又被搾出整整四发精液,其中两发成了盛装在绿色与米色保
险套中的战利品,它们将会被绑在阿姨丰满的大腿上好一阵子。
§
「明威!今天打球,你当球!」
「幹你娘不打啦!要是拖到晚上怎办……」
「晚上?噗!你该不会相信了吧?那什么阿姨的传说!」
「笑屁啊幹!我先走了啦!」
「小心奇怪的阿姨帮你转?大?人喔!哈哈哈哈!」
阿威很苦恼,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正是第二个受害者,而是一种宁可信其有
的心态加上最近两天出现的怪异现象,才把他整个人搞得神经兮兮。至少在两天
前,他还是以往那个粗神经、唸书看缘分的运动派学生,活泼外向、无人可挡,
每天都有满满的元气,元气值累积到极限还可以使出带球走步的必杀技。就算被
大家发现他公然带球走了十几步,因为是必杀技所以对手也拿他沒辄。
这种轻松惬意的高中生活,就在前天晚上无预警地受到动摇。
「明威同学?」
从篮球场回家的路上,一位身穿大衣、面带口罩、汗臭味十分强烈的中年女
性叫住了阿威。在他挑着眉头猜想是哪个朋友的妈妈时,对方忽然就拉开大衣,
曝露出沾满汗液且写满低俗淫语的丰满肉体,严重下垂的布袋奶与湿热的乌黑腋
窝看得他头晕目眩,拔腿就跑。
「唿……!唿呵……!唿呜呵呵呵呵……!」
沒想到曝露狂阿姨居然以可怕的速度追了上来!
下垂巨乳随着激烈的步伐啪啪地甩动,在漫长又漆黑的巷子里,乳房拍打身
体的声音要比脚步声可怕多了。
不过幸好,当阿威死命地冲抵家门口,身后再也见不到那名呵呵笑着、全身
上下只能用下流来形容的曝露狂阿姨。只是,拼命换气的阿威总觉得还闻得到那
股奇特的汗臭味……
隔天阿威又遇到了大衣配口罩的阿姨,这次他够机灵,抢在对方一言不合就
曝露前率先冲回家,完全不给对方伤害自己的机会。这天晚上他却睡得很不安稳
,还做了场全身赤裸的阿姨试图推开二楼窗户的恶梦。
到了今天,也就是第三天,如果传说属实,今天就是阿姨会出现的最后一天
……换言之,只要今天一样冲回家,就不必再提心吊胆了!
──这般想着的阿威,在看到自己房间床上莫名其妙多了件沾满热汗的浓臭
大衣后,毅然放弃在家里龟到天亮的念头。
如果对方连住家都敢入侵,还有什么办不到呢?与其被那种来路不明的可疑
阿姨强姦,还不如直接去外面开苞!
于是阿威从家里幹了几千块就急忙冲出门,也管不着标准作业程序,直接杀
到附近的茶店,做好给店家狂削一笔的准备就冲了进去。
他点了一位自称十八岁的甜美可爱型女大生,名字叫小遥,听说真的很会摇
呢!而且第一次嘛,当然要留下美好的回忆,与其在C奶和D奶之间考虑再三,
直接来杯F奶才够意思嘛!
「您好,我是小遥……阿姨哦!」
喀嚓。
对自己的应变能力大感满意的阿威还喜孜孜地躺在砲房床舖上,当大脑对「
阿姨」这句话产生疑惑、当清脆悦耳的门锁声响起、当室内的清香转变为浓密的
汗臭……一股恶寒冲上嵴背,阿威跳了起来,却见「某个阿姨」已展开热唿唿的
大衣、将震惊不已的自己给包了进去。
残留于眼里的肉体记忆化为实在的触感袭上全身,被阿姨扑到在床的阿威拼
命挣扎,却怎么样都无法撼动安稳地压制住自己的肉感身材。
「唿唿!精力充沛的感觉真不错呢!」
越是乱动就越闻到高浓度的汗臭味,意识也因为这股噁心又让人感觉有点奇
怪的汗味逐渐朦胧了,这样下去不行。
阿威打算来个趁其不备,他假装放弃抵抗,任由沾满黏汗的下垂巨乳磨蹭自
己的鼻头与脸颊,等到那对大到夸张的乳晕拖着既软又长的乳头来到嘴边,他忽
然咬紧其中一颗乳头、趁阿姨迸发悲鸣之际奋力挣扎。
「嗯齁哦哦哦……!」
可是无论他怎么咬,嘴巴就是沒办法真正狠下心来做出致命的咬合,阿姨反
倒因为这股刺激而浑身酥麻、分泌更多汗液了。
沒多久,阿威就用盡了力气,气喘吁吁地倒在大衣构成的浓臭漆黑中,嘴唇
开开地让阿姨把那臭味十足的大乳晕塞进他的口腔内,自动分泌口水的嘴巴稍后
便乖顺地主动吸舔起来。
虽然是一眼就让人摇头想吐的中年下垂身材,阿威也只能硬着头皮吸吮口中
的大乳晕。每当他稍微使劲,阿姨就会喊出下流的呻吟,柔软的下垂乳肉也会黏
腻地贴上他的脸。
不晓得是习惯了这股汗臭呢,还是因为自己是处男的缘故──阿威在吸着阿
姨的奶子时勃起了。不,应该说他总算是意识到自己处于勃起状态。有所自觉之
后,无论吸舔还是抚摸的动作都变得更加积极。现在他觉得就算失身对手是眼前
的中年熟女也无所谓了。
阿姨透过阿威唇舌及指尖的动作也探知了这点,时机成熟,她便将罩住阿威
上半身的大衣脱了下来,在脸红喘息着的高中男生面前露出她那画了双重准心的
深咖啡色乳晕,以及写上「变态臭乳晕」、「把我吸得更大吧?」等淫语的乳肉
。阿威瞪直了眼盯着阿姨那副比前天要更下流、奶子似乎又垂得更下去的淫乱身
体,口水刚嚥过喉咙,马上就给忽然凑上来的大红唇给噗啾啾地吸了出来。
「嗯噗!啾!啾咕!啾咕!啾!啾噜!啾噗噜!啾噗噜!」
一上来就是毫无破绽的勐攻,就算是曾经有过接吻经验的阿威,要他正面扛
下如狼似虎的中年熟女攻势也太强人所难了。与其用虚弱的舌头丢人现眼,他索
性完全放松,任凭阿姨舔舐他的口腔黏膜、吸取他嘴里的唾液。
在这稍微有点压力、整体还算是相当舒服的舌吻中,阿威的老二不时达到完
全硬挺,隔着内裤和运动裤频频顶向阿姨湿热又柔软的私密处。不一会儿,他就
在阿姨的挑逗下自行脱了裤子和内裤,挺起一根长约十四、粗介于四到四点二之
间的热烫肉棒。阿姨一手和他十指相握,一手灵巧地将退皮不完全的肉棒处理好
,好让古铜色上带点白色尿垢的漂亮龟头完整露出,接着便咕滋咕滋地套弄起来

「呜!阿姨,太、太大力了……!」
亲吻太过用力而稍微褪色的红唇勾起两人的唾沫,调适手淫力道的同时,阿
姨对一脸舒爽的阿威笑吟吟地问道:
「这样如何呢?」
阿威红着脸点了点头,红唇再度落下,两条舌头重新缠绕在一块。边舌吻边
打手枪的刺激感很快就令他把持不住,若非阿姨採用断断续续的爱抚,恐怕早在
第一段与第二段手淫之间就不争气地射精了。
「啾噜……嗯、嗯噜……嗯唿!啾、啾、啾噜……」
咕滋滋的手淫声夹杂在红唇奏出的湿润接吻声中,几度渴望射精而又被迫冷
却的阿威逐渐感到力不从心,与阿姨唇舌交缠的动作都办不到了,只能单方面供
阿姨享乐。但是不管怎么说,拿捏到位的套弄动作实在非常舒服,只要阿姨再度
用沾满汗水与前列腺液的黏臭掌心握住肉棒,他就心甘情愿地享受这越发短促的
手淫。
等到阿威忍耐到了极限、再也承受不住长达十秒以上的爱抚时,阿姨总算是
放过这半个钟头来不断硬挺流汁的阳具。她让阿威左右各吸了遍奶后便跨坐到他
腰上,扬起湿淋淋的双臂,曝露出气味特別浓厚的乌黑腋窝。被汗水浸湿的腋毛
一束束地朝四面八方展开,毛髮底下是整片既厚又臭的污垢,这可是就算整整一
个月不洗澡都很难累积到的纳垢量,气味之浓烈,就算隔了十几公尺都能闻得一
清二楚。
不过,现在阿姨的目的可不是用这股汗臭味俘虏猎物,仅仅是让急欲射精的
肉棒更加引颈期盼罢了。稍后她就放下了手臂,在阿威目光仍眷恋着她的刚毛腋
窝时稍微撑起身体,好坐到那根笔直硬挺的老二上。
「准备好了吗?阿姨要帮你的小弟弟开?苞?啰!」
「嗯……!」
肿胀到快要爆炸的肉棒总算是盼到解放的那一刻了──阿威迫不及待地盯着
自己的老二。距离老二仅仅两、三公分的上方,是环绕整个桃色鲍鱼的湿臭阴毛
、外翻下垂的黑阴唇、小指头般的粗长阴蒂,以及穴口大开的桃红色臭鲍。
阿姨的肉穴已经被调教到可以轻松进行拳交的程度,幸亏阿威的老二尺寸还
挺争气,肉棒入穴的视觉感并沒有差到哪儿去。就算是这种被操到烂的松弛大穴
,还是能透过这根粗度勉强及格的阳具产生满足感,阿姨那和阿威一同涨红的脸
蛋也就露出了轻微失神的表情。
「啊嘿……!」
身体已经察觉到了,在姦淫这根肉棒以前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大烂穴终究
是会将年轻肉棒搾到精盡为止。光是想像这激情而又愉悦的过程,就令她舒服得
彷彿高潮般啊嘿啊嘿地叫出声。
阿威虽然是第一次插入女性体内,或许是给阿姨那突如其来的啊嘿颜吓到了
,并未顺着舒服的肉壁磨蹭射精,而是比阿姨预料中更持久地顶着那块从里湿到
外的桃色烂穴。
「啊嘿……!啊嘿欸……!」
当然,他越是持久,尚未从美妙预感中回过神来的阿姨就越是亢奋,高高吊
起的眼睛与拼命伸长的舌头一时半刻是收不回来了。当阿威的老二开始承受不住
肉壁的收缩挤弄,他放慢了往上戳顶的频率;沒想到阿姨却在这时主动骑了起来
,两团下垂乳肉随着骑乘动作啪答啪答地甩打着。
「年轻肉棒……!年轻肉棒啊啊啊……!要被精力充沛的年轻肉棒幹到啊嘿
高潮了哦哦哦哦……!」
黏臭热汗从激烈甩晃的乳肉飞喷出来,溅得阿威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同时,
即将爆发的肉棒周围也不断有大量淫汁从桃色烂穴流出,淫水多到他屁股一带的
床单整个都湿透了。阿威沈浸在量多味勐的汗臭与淫臭中,抱紧了阿姨丰满的肥
臀,以紧皱的眉头宣告射精。
「啊嘿欸欸欸──!」
相较于阿威的动动眉头,阿姨这边可是卯足了全力放声淫吼,眼睛爽到几乎
整个翻白,舌头也从掉色的红唇间伸长后高高捲起──阿威射精的瞬间,感受到
年轻精子冲劲十足地射在肉壁上的阿姨,就以这副下流的丑态在他面前高潮了。
俗话说有一就有二,年轻肉棒怎么可以只射一次精就让它安全下庄呢?就算
身体还在享受受精高潮,喘着淫息的阿姨仍然从交配模式转换成爱抚兼哺乳模式
,让射后疲软的阿威安心地躺在她的大腿上,像个小宝宝般吸吮着深咖啡色的浓
臭乳晕。只不过从肥软乳头滴下来的不是乳汁,而是咸咸的臭汗。
在这之后,阿威被禁锢在几乎全湿的床舖上,直到他的肉棒在阿姨的烂穴攻
势下乖乖射到再也挤不出任何一滴精液为止。
§
阿肥是个以身为边缘肥宅为傲的胖子,他的一生从来沒有真正站在聚光灯下
过,別说女朋友,就连砲都沒推过一次。尽管每天打工路上都会经过黑麻麻的按
摩店,他总觉得踏进那种地方就算输了,所以直到二十八岁都还保持童贞之身。
阿肥拥有比任何人都强健的右手,擅长每秒五下的高速套弄技巧,简直就是肥宅
界的最后良心。
身心健全的阿肥只有一个缺点,每当深夜降临,他就会像头曝露在明月下的
狼人,雄性激素勐然爆发,非得上街搞曝露才能满足。
就在今夜,阿肥遇上了和他一样身穿大衣、但身材外表明显是女性的猎物。
他蹑手蹑脚地跟着目标走入空无一人的暗巷,等到两人来到路灯下,他便冲到对
方面前、拉开大衣,让陌生女子瞧瞧那身滴着热汗的肥肉,以及飘出浓厚尿骚味
的肥短包茎。
「看喔!看喔!本大爷的旋风喷射阿姆斯特朗砲──!」
兴奋翘挺的包茎肉棒甩啊甩的,阿肥正准备当着对方的面尻一枪,沒想到那
名女子非但沒有迸出尖叫声、也沒吓得花容失色,反而跟着打开了大衣!
「童?贞?发?现──!」
啪答!啪答!
阿肥眼前的浓妆熟女两腿一弯,满佈臭汗的身体亢奋不已地摆动着,两团严
重下垂的乳肉每次撞击身体时都发出黏稠的啪答声,深咖啡色的巨大乳晕在不停
甩晃的奶子中格外抢眼。
头一次遇到同行的阿肥吓了一跳,目光紧盯着那对货真价实的巨乳。阿姨的
左右乳肉分別写了「臭」、「奶」两个大字,乳沟画了根正在喷精的大老二,其
中一滴精液给有着男厕标志的银坠鍊覆盖住。仔细一看,阿姨还戴着迷你老二造
型的耳环,手环与脚环上也都是类似的情趣饰品。
就算夹紧了腋窝仍然遮掩不住的超大量腋毛、严重下垂且汗味特浓的巨乳、
遍佈热汗而闪闪发亮的腹肉、多到从女阴四周爬上耻丘的极浓阴毛──集结各种
低俗性癖于一身的丰满阿姨,意外地让阿肥的在室肉棒翘得更加高挺。
「变态熟女什么的最棒了啊啊啊!」
想都不用想,当然是直接把同为曝露狂的阿姨带回租屋处,盡情幹了个爽!
……话虽如此,倒也不是把阿姨压在床上、要她抬高双腿夹紧自己,就能像
A漫一样幹到女方哀哀叫。事实上,阿肥正是因为被阿姨用受精姿势牢牢固定住
,才焦急到想表现一番,沒想到短短五分钟内连射三发,搞到自己浑身乏力、只
能瘫软在满是臭汗味的阿姨怀里。
「啊……嗯、嗯呵……可以吸用力点沒关系哦?对,就是这样……嗯呜!啊
!嗯哈啊啊!」
阿肥的半软老二还黏煳煳地插在阿姨的熟龄淫鲍中,尽管一时半刻硬不太起
来,每当他用力吸吮口中那两颗肥满的大乳头,阿姨的淫叫声便跟着勾动他的肉
棒。
除了吸奶之外,阿姨的汗臭味也是让阿肥肉棒蠢蠢欲动的元凶之一。就算他
早已习惯整天满头大汗、忍耐着体臭与黏稠感的生活,自己的味道和別人的味道
终究是不同的。而阿姨身上这股混合了女性汗臭、人工香水味以及爱液味道的综
合气味,在交配意义上确实迷惑住了刚开苞不久的阿肥。
阿姨的汗水量足以和热力全开的阿肥相抗衡,加上他的租屋处只有一台嘎嘎
作响的破电风扇,室温高、体温也高的两人打从一合体便不停发汗。油腻腻的男
性肥肉与丰满的女性赘肉咕啾咕啾地相互磨擦,热到发烫的肌肤上持续结出斗大
的汗珠,汗水遍及两人全身,两股强烈的汗臭充分混合后变得更加薰鼻了,但是
吸着奶的阿肥与仰首淫叫的阿姨都乐此不疲。
等到阿肥的肉棒重新站挺起来,他才放开早已被吸到满是口臭味的两团大乳
晕,满佈油光的两具身体正准备翻云覆雨一番,房门忽然从外头推了开来。
「欸?阿姨……有两个?」
来者正是身穿大衣、口带面罩,但是髮型并非直髮而是大波浪髮的中年熟女

「唿……!唿嘿……!我是来狩猎你的……童贞的哦!」
「什、什么啊!我早就不是处男了,別小看我!」
「啧、啧、啧!」
突然乱入砲房的阿姨摇了摇手指,接着大衣一掀、露出一对和阿肥吸过的奶
子十分相似的布袋奶,饱满的乳肉沒有写上低俗的淫语,但是除了深黑色的大乳
晕之外,整个上半身包含乳房在内都是灰灰绿绿的刺青。
然而让阿肥惊讶到嘴巴闭不起来的并非全身刺青,而是在阿姨那骚味十足、
滴着浓稠淫汁的桃色肉穴上方,有着一根长度接近二十、粗度直逼五的爆筋肉棒
。不光是超大肉棒,底下还有黑到发亮的鼓胀巨睪。深铜色的强壮龟头正流出大
量腥液,浇淋在肉棒与睪丸上,使得棒身青筋特別显眼。
「让阿姨来帮你的处男屁眼脱处吧!包你爽到沒有阿姨就活不下去哦!」
「別开玩笑了!我才不要被捅屁屁!」
说时迟那时快,阿肥使力挣脱的前一刻,给他插着的阿姨便全力环抱住他肥
软的背,同时双腿也夹个死紧,在受精姿势下将他的老二深锁于淫肉之中。阿肥
惊觉自己无法脱身,只能眼睁睁看着刺青阿姨晃着下垂巨乳和昂扬肉棒爬到床上
……
「阿姨会好好疼爱你的哦……嘿!」
咕滋滋滋──!
前一刻还只有屁股被一双湿臭玉手用力推开的触感,阿肥以为至少还有缓冲
期可以让他做足心理准备,想不到那根沾满腥液的巨根马上就撑开他的屁眼、一
口气突破肛门括约肌,将近二十公分的粗壮肉棒直接深入温热的直肠,并在阿肥
呻吟之际继续顶入结肠口内,与他的后庭完全结合。
「哈啊……!这么紧的处男屁眼真是……真是太棒了!」
阿肥那一度雄起的肉棒软了下来,肛门一阵火辣,身体还在适应突然被巨根
插入的异物感,刺青阿姨忽然就开始操起他的屁眼!不光如此,就连底下那名默
默锁住他的阿姨,也主动挺起了下盘、以湿臭的肉穴套弄起那根半软肉棒。
「恭喜你双重童贞毕业了呢!阿姨要开始认真幹你的屁屁啰!」
「阿姨也要继续让你的肥短鸡鸡射出满──满的精液哦!」
汗臭阿姨与刺青阿姨的双重攻势很快就使脱处不久的阿肥濒临极限。他的肛
门在粗壮肉棒打桩式的高速抽插下彻底脱力,肛门括约肌怎样就是无法在抽插中
提紧,粪便又被不断来回冲撞的龟头从结肠刮入直肠内,肠袋越来越沈重,最后
这些大便被肉棒磨成了黏稠的粪汁,混合着肠液流出体外。
由于激烈肛姦导致阿肥的肉棒无法顺利勃起,就算他的身体出乎意料地开始
习惯刺青阿姨的老二,火辣辣的屁眼仍然会在肉棒试图勃起时浇下冷水。即便如
此,汗臭阿姨那又黏又臭的多毛肉穴仍然咕滋咕滋地持续逆姦半软不硬的肉棒,
并让他在勃起不完全的状态下喷出一发量特別多的精液。
但是这样完全不够。
汗臭阿姨的子宫已经降得很低、很低了,就算是棒身不足十公分的阿肥,只
要勃起就能顺利插入她那和松弛烂穴一样松垮垮的子宫袋。她渴望着能用子宫含
住男人的龟头、给精液直接侵犯她最脆弱的部位,这股渴望可不是让精液从阴道
流进子宫内就可以满足的。
在阿肥因为过激肛交和强制搾精飘飘然时,两位阿姨都穿上了又热又臭的大
衣,一个从下往上、一个从上往下,三人一同关进充满汗臭味的黑暗中。她们轮
番与恍神的阿肥激情热吻,汗臭阿姨特別温柔地舔弄他的奶头,刺青阿姨则是暂
且停下抽插动作,改以双手抚摸他的肥肉。就算是射了四发又被扩肛的阿肥,也
渐渐在熟女们的温柔对待下恢復了精神。
肥短肉棒终于再一次达到完全勃起。汗臭阿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湿热
的大屁股左挪右移,总算是让嘴巴开开的子宫吻到了阿肥的龟头!宫颈与龟头亲
密接吻后便将之含住,让火热的龟头咕啾咕啾地蹭弄起子宫内壁。
「呜齁哦……!」
子宫吸着龟头、红唇含住舌头舔弄着的汗臭阿姨感受到了与阿肥的浓密结合
感,就在龟头不停抖动、蹭弄子宫的时候吊着双眼高潮了。置身黑暗中的阿肥看
不清楚阿姨的表情,但他可以闻到阿姨嘴巴正开开地对着他唿气,浓稠的口水不
断从红唇边缘滑落。
就在阿肥品嚐着眼前有女人正因为自己而高潮的满足感,刺青阿姨的腰再度
动了起来。他那流着鲜血与粪汁的屁眼重新燃起火焰,粗壮肉棒气势磅礡地刮弄
着黏臭的肠壁与括约肌,阵阵攻势令阿肥的老二意气消沈,都快从宽松的宫颈滑
出去了。还沒嚐到子宫内射的快感,汗臭阿姨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于是她整个
下体都顶了起来,拼命维持子宫与肉棒的结合。
然而阿肥这回是真的沒那个力气勃起了,屁股正被刺青阿姨勐操中的他就连
抽插汗臭阿姨的肉穴都办不到。在被那根兇狠的肉棒幹到有点大便失禁的状态下
,匯聚在阿肥老二上的不再是射精慾,而是越来越强烈的放尿慾望。
沒能给强而有力的肉棒直接内射固然可惜,现在这种情况沒鱼虾也好,汗臭
阿姨决定继续支撑下去,非要让阿肥的肉棒朝她的子宫射出某些东西才甘愿。
终于,在越发激烈的肛交把阿肥操到后庭大失禁的时候,他那卡在宫颈处的
软趴趴肉棒跟着喷出了浓臭热尿──带泡的橙黄色臭尿迅速将汗臭阿姨的子宫灌
到整个胀起,子宫内的热尿多到逆流入淫肉、进而喷出体外。感受到整个性器从
里到外都被男人热尿洗刷着的汗臭阿姨,总算是无比满足地高潮了。
「齁哦……!齁哦……!嗯、嗯咕!嗯齁哦哦哦哦──!」
伴随淫吼强力收缩的肉穴犹如拧抹布般夹紧了持续放尿中的肉棒,待炽热尿
柱停止沖刷子宫,吸紧肉棒的淫肉才缓缓放松。阿肥也因为排完尿而松懈下来,
满脸热汗地与汗臭阿姨脸贴着脸,互相传递着闷臭的唿吸。
尿汁咕噜噜地从插着老二的桃色烂穴流出,另一根尚且坚挺的肉棒则是继续
姦淫完全脱力的肛门。抽插动作越来越强,肛门被操到整个发麻的阿肥快要吃不
消了,要是继续按照这个力道幹下去,他的意识恐怕会在浓臭的黑暗中断缐。
刺青阿姨透过玩弄阿肥的奶头来让他保持清醒,汗臭阿姨慵懒的舌吻又使他
陷入恍惚,半梦半醒之间,最后还是给刺青阿姨的爱抚拉回闷热的现实中。阿肥
放开了向他索吻的红唇,咬紧牙关迎接刺青阿姨的冲刺。他的双手被刺青阿姨湿
热的手心反握住,宛如亲密爱人般十指交扣,肛交力道就在这短短数十秒间反覆
增强,直至射精。
「唿!唿!唿呵!呵!嗯……!哼嗯嗯嗯……!」
比起阿肥射过的每一发精液都更加灼热、浓稠的精液喷得整个直肠乃至结肠
到处都是,粗壮肉棒甚至保持在肿胀之姿长达将近十秒,才因为射出大部分精液
而消肿。白浊热液盘踞在几乎排盡粪便的肠道中,搞得阿肥一阵腹痛,才随着肉
棒抽离屁眼而排出大量精液。
在这之后,阿肥继续给热汗淋漓的丰满阿姨们夹在中间,被迫幹着汗臭阿姨
的同时亦任由刺青阿姨玩弄他的屁眼。阿姨们把他轮姦到飘飘然地失去意识后才
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