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与老板玩起了夫妻交换3
与老板玩起了夫妻交换3
? ?? ???我的心不禁一颤,疲软的下体似乎被这声悲鸣注入了精魄,重新焕发出生命的活力,缓缓靠近张姐那诱人的身姿,轻轻将她搂在怀中,把鼻子埋进秀发间,感受那沁人心脾的幽香,享受着眼皮下、鼻息间、手心裏、身体上的温柔。听着iPhone4s裏时高时低的哀鸣声,这一切是多么的完美,让我一时意识模煳,飘飘然似神仙,以至于忽略了那悲鸣声竟是如此的熟悉!「噢……小娟,把屁股再翘高一点……对,就是这样,你这个样子真是太淫荡了,勾死人不偿命啊!」iPhone4s裏一个粗鲁的声音把我从天堂打入了地狱,我怔怔的望着张姐手中发生这个声音的物体,楞在当场,一时竟毫无反应,就像一尊雕塑般冰冷僵硬。张姐缓缓放下手中的那个物件,纤细的指尖划过我赤裸的身体,湿热的嘴唇贴在我的胸口,嫩滑的舌尖在我的乳头上画着圈,时而吸吮、时而轻舔,魅惑的双眼向上翻着,耐人寻味地望着我的表情,似乎非常享受我此时的表现,越来越急促的鼻息喷在我的肌肤上,隐露出她越来越高亢的兴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我无从知晓也无暇顾及,此时的我已被那个声音震惊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咻……咻……咕……小娟,你的淫水真香!这样狗爬式的让我舔,爽不爽呀?哈哈哈!」那个可恶的白色物体继续发着令我头皮发麻的声音,我的心一阵绞痛,几近休克。「老王,別光顾着爽,也让小娟说句心裏话呀!」原来地狱不止十八层。「喔……喔……哦,太爽了,不舍得拔出来了。嘿嘿,来,小娟,说下你现在的感觉。」白色的魔盒中传来老板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嗯嗯……呜……呜……我……我好爽,我被李总舔得浑身发软了……」地狱的深度远远不是我能想像的。「啊哈哈,我太兴奋了,既然小娟喜欢,我会更加努力的,我太爱你的小穴了,吃一万遍也吃不腻。咻咻……咕咕……咕嘟……」「呜呜~~嗯嗯~~啊~~呕~~唔唔唔……」我的眼前出现一幅清晰的画面:妻一丝不挂的趴在两个男人之间,乌黑的秀发被老板揪着,嘴裏含着那根令人作呕的巨大阳具,屁股翘得老高。那个样貌丑陋无比的客户正埋首在妻的股间,贪婪地吸吮着妻的淫液,他的鼻尖贴在妻的屁眼上,嗅着那股让他无比兴奋的异味,粗糙的舌头卷成筒状挤压进妻的阴道,刮着阴道壁上晶莹的琼浆,「咕噜、咕噜」大口喝着,仿佛那是让人长生不老的玉液,生怕漏掉一滴;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妻白皙的臀部,努力掰开屄肉,使妻那道粉嫩溪谷盡可能地裂开更大的缝隙,好让他的舌尖伸得更进,刮得更多……身下又传来那股熟悉的温润,刚才射精后并沒有清理,混杂着我的精液和张姐爱液味道的命根一定不会好闻,但张姐还是义无反顾的含在嘴裏,顶在鼻尖,香舌转着圈,努力取悦着我,也取悦着她那怪异的嗜好,心肺俱裂的男人真的那么吸引她吗?「老李,你就只喜欢舔啊?告诉你,小娟的小穴插起来更爽。」张姐左手握着我的阳具,努力舔舐着我的命根,右手伸到胯间揉搓,姿态淫贱无比。「你懂个屁,吃够了自然要插的,上次沒幹成,这次要从上到下爽个够!」我无力地瘫软在沙发靠背上,下体却更加坚挺,先前仅有的那点侥幸心理被彻底摧毁。这不是那天酒宴上的录音,这是真实的再次猥亵,或许再过一会,猥亵就要变成奸淫了,那个杀千刀的客户马上就要得偿所愿。然而我心中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却正在慢慢转化成莫名的快感,我努力想遏制这种转变,但生理上的极乐却是意念所不能战胜的,我爲自己意志的软弱而感到悲哀。「喔……噢……太爽了,小娟,虽然你的口技还很生疏,但你这张纯良的脸就是最大的刺激。温文尔雅、贤淑善良的小风老婆竟然有如此淫荡的一面,真是爱煞我也!」张姐似会说话的眼睛裏透着欲火,贪婪地望着我此时的表情,她的胸颈间已隐现红潮,我知道她接近高潮了,刚才与我的交媾只是一个引子,此时的我才是她真正的猎物。「老王,你停会,我要幹小娟了,这次我要让她亲口求我肏她!」难道地狱真的是无底的吗?「喔……哦……你小子够狠,够刺激,一句话差点让我射出来。」我的心已经碎成了粉末,此时正在解体成分子结构,消失在四周淫靡的空气中。我不知道自己这时的表情是何模样,张姐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超分贝的娇啼,她高高的昂着头,紧闭双眼,身躯成折叠式的紧紧弓着,绷得浑身粉红,微翘的屁股喷出一股水柱,失神的我都爲之一动,从未见过女人高潮时如此奇景的我诧异得张大了嘴巴。「来,小娟,想不想让你李哥肏啊?」自慰达到高潮后的张姐痴痴笑望着我,稍作歇息,便又像条水蛇般缠绕在我的身体上。我从她略微发烫的肌肤和细密的汗珠上感受着发情后的女人身上独特的温度和香馨,心底的邪欲像洪水般外泄,有个声音在吶喊:『娟,你会求那个杂碎吗?』「我……我……我想……」我疯狂地压倒怀裏的水蛇,在她滑腻的娇躯上撒野,发泄着无可抑制的怒火与欲望,心底的声音开始狂吼:『娟!这是我的娟吗?你真的是那个我深爱着的娟吗?』「大声说:李哥,我要你肏我,狠狠地幹死我!」我的怒火快要将我吞噬,身下的水蛇发出「嘤嘤」的颤音,再次濒临高潮。「李……李哥……我想你……肏……我,狠狠地……幹……啊……死……呜呜……我……唔……唔……」妻的话还沒说完,便传来一连串的「噗哧」、「哧熘」和「啪啪啪」声。我知道那个杂碎已经插入并开始幹妻了,痛无可痛的心底涌出来的不再是痛苦,而是一种微酸的快感,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或许那次在车上有,但未如此清晰的感觉到。那次的痛苦盖过了快意,这次却是快意完全压制住了心中的痛,不,痛极生乐,我此时所感受到的快乐便是先前的痛苦,是个一体的産物,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凤凰涅盘?我已经完全蜕变了吗?「喔……喔……噢……哦……哦……吼……啊……小娟,我不行了,你这个小荡妇太骚了!哦……啊……吼……吼……」我眼前又像海市蜃楼般浮现出妻的身影,雪白的屁股在那杂碎的轰击下无助地颤抖着,杂碎已经把肮髒的精液射进了妻的子宫,留下到此一游的污渍,漏出的部份溃军顺着妻白嫩的大腿内侧流下,在妻的大腿根部直至膝盖画着羞耻的野兽派图画。妻的嘴中,老板污浊的精液也已经射满了她的口腔,直灌喉咙,妻被呛得泪流满面,却还要屈辱的盡数吞下,那泪水中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我的快感被这似幻似真的情景推至巅峰,无法忍受,无需忍受,随着火山爆发般的喷射,一切的痛苦、无奈、无助、屈辱都随之而去,溅射进身下水蛇的子宫深处,留下的只有舒畅与快意,那些饱含痛苦与屈辱的精液同时也灌满了水蛇的欲求。再次高潮的张姐紧紧地抱住我的身体,指甲陷进我的背,狠狠地抓出了八道血痕,这是恶魔在成功使我蜕变后留下的印记吗?我从此将成爲撒旦的奴仆?还是天使在我后背划出了翅膀的痕迹,让我脱胎换骨成人间的精灵,飞往极乐的天堂?无论如何,我的蜕变还沒有完全成功,但那已经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了。12月31日,雾气濛濛今天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2012年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到来了,即将到来的2012是不是如玛雅历预示的那样成爲世纪之末,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末日已经过去了,虽然前面的路就如同今天的天气,看不清楚,但朦胧中似乎能够感觉到那股新生的萌动在向我召唤。如果2012真的就是世界末日,那么随着旧纪元的消亡,新纪元的曙光一定会扫盡末世的阴霾,露出崭新的容顔,这便是亘古不变的六道轮回。在经历了半月之久的作茧自缚,混乱的情感及思维慢慢开始井然有序起来,终于在世纪末的今天破茧成蝶,完成了蜕变。在今天之前,妻和老板一直沒有露面,电话都处在关机状态,开始我还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试图拨打他们的手机,后来渐渐绝望,这是有意在回避我,我又何必去费那个劲呢!张姐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这半月来,我从她的身上深深感受到了温柔、美丽、体贴、妩媚、淫荡、怪异……她是种种这些看似不可能糅合在一起的元素集合体,既新鲜,又刺激,昏天暗地、沒日沒夜的性爱,换着各种方式、换着各色的人。我也成了那家私人会所的常客,实实在在见识到了那些以往想像所不能及的性爱游戏,每次表演的主角当然都是我与张姐,除了仅有的一次群交显得有些杂乱无章之外,其余都是3P或者4P,我俨然成了张姐的夫君,与她一起享受着本不该由我担当的角色的性福,这或许也是我能骤然接受这些疯狂游戏的最主要原因吧!张姐在这半个月裏似乎有用不完的激情,她的古怪嗜好我已经完全瞭解,每当我因爲不太适应多P而露出些许的怯弱和醋意时,她便显得异常兴奋,她的高潮来自我的反应「你知道吗?你就像个处男。」「刚才別人幹我的时候,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你今天幹小陈老婆的时候好投入啊,我吃醋了。」偶尔张姐会在疯狂过后的单独相处时调侃我,我不以爲然,但事实上在这半个月的相处中我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人,妻的面孔仿佛已经变得模煳,我变心了吗?或者说是因爲妻伤害了我,我的内心在有意识的报复她?昨天,张姐跟我谈了一晚上的心,我们相偎在她家庭院裏的夜来香旁,像极了一对浓情蜜意的情侣。「小风,你知道吗?小娟其实早就是那家会所的一员了。」张姐侧着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眼睛望着地面。我的心一紧,也只是一紧后便再沒有什么反应,这一个月以来张姐带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多,我想已经沒有什么意外能让我爲之动容了。「小娟很爱你,她不敢跟你说,所以求我想办法让你也成爲会员。」张姐语气平和,娓娓道来:「这一个月以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说得好听一点就是个计策,说难听点这一切是一场阴谋,你不会恨我吧?」我沒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唿吸也沒有,只是静静地搂着张姐的肩膀,脑袋靠在她的头上,嗅着她的发香,目光游离,似灵魂出窍。「我知道你一定会恨我,但沒办法,我答应了小娟,就一定要想方设法改变你。」张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想我应该是成功了,从你这半个月以来的表现,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变化。你知道吗?我和你王哥也是这么过来的,从你身上,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他,你知道那时候他有多爱吃醋吗?盡情的疯狂背后是无盡的空虚,我好怀念初恋时的感觉,纯纯的、真真的,那时的爱情是自私的,不容第三者插足,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爱情变得无私,灵与肉分离,但有时我又自问真的能分离吗?就像这次在改变你的同时,我自己也似乎迷失了方向。我感觉我喜欢上你了,我好害怕,说真的,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今天找你谈心,就是想向你坦白一切,不管结局如何,我想作个了断。」悠长的沈默,我和张姐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唿吸声,鼻间传来夜来香那淡淡清香,沁人心脾,扰人心神。「你只是把我当成了年轻时的王哥,并不是真的喜欢我,但岁月是无法逆转的,你的内心不甘,所以让你産生了这种错觉。」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些话,但此时的我心神一片清明。「你真的是个好男人,今天我说这话沒有半点恭维,也沒有丝毫虚假。」张姐幽幽的吐出一缕香气:「小娟很爱你,她害怕失去你。」张姐沈思片刻,缓缓道出了整个事件的真相。妻与张姐很早便认识了,她们趣味相投,很快成爲闺蜜,妻在生活上、工作中的许多事都要跟她说,无话不谈,偶尔说起性事,张姐便将自己所经历的种种讲给妻听,潜移默化中,妻对张姐那样的生活充满了憧憬,于是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张姐带着妻走进了那间私人会所。夏娃沒有经受得住蛇的诱惑,吃下了那颗青涩的果实,于是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便再也无法回头了。但夏娃深深的爱着她的亚当,她要与他共同享用这个美味的果实,她害怕因此而失去自己深爱的亚当,于是蛊惑蛇去诱惑亚当……这个故事便在一场精心布置的舞台上拉开了序幕,老板、客户,那些无足轻重的配角努力演着这齣戏作爲回报,享受着演这场戏带给他们身心的愉悦。而真正入戏最深的是我这个并不知道实情的主角,还有那个导演这场戏的张姐,妻也算是个主角,但她心有忌惮,于是选择了躲起来。真相大白后的坦然与解脱,使我仿佛渡过了一个世纪,用百岁老人的眼光看着这个世界,一切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温馨,妻的内心还深深爱着我,知道这点便已足够。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长,长不过百年,精神世界的流传历经千年,人类社会发展至今也不过万年而已,百亿高龄的地球在浩瀚宇宙中显得微不足道,这一切的一切谁能掌控?又何必去执拧。妻与老板终于在今天出现在我的面前,尴尬的局面并沒有维持多久,张姐八面玲珑的爲人处世很快将危机化解,我们趣谈着这一个月来那些被设计好的惊心动魄、肝肠寸断,性趣盎然中。第一次正式与老板玩起了夫妻交换,虽然大家对彼此的身体都无比熟悉,但解脱过后的心境却异常惬意,妻在老板身下娇喘连连,饱含爱意的眼光含情脉脉的望着我,充满了期待。我回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握着张姐丰满的乳房,胯间坚挺深入浅出,浸淫在一片幸福的汪洋中……走出张姐家,妻紧紧地挽着我,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爲刚才无比幸福的高潮所致,还是因爲我的蜕变让她兴奋莫名,总之很久沒有看到她这种表情了,感觉就像回到了初恋时的光景。来到我那辆「BMW」前,我深情的望了望妻,再望望依旧崭新的宝马,心头思绪万千,「別摸我」,女人在说这话的时候,心裏真的是这样想的吗?妻不是,她渴望被爱抚,试问又有哪个女人不想被人捧在手心裏?心灵的爱抚我相信自己能够满足她,因爲我很爱很爱她,但身体的爱抚我却不能时时盡责,她需要补充,这是生理上的渴望,爱她就满足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