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同事的美艷二姨
同事的美艷二姨
我叫魏滨,34岁,身高1.78米,长相还算过的去。生活在一个普通的
城市。
? ? 20几岁走出校园的我,在父母的大力资助下,又贷了一些款,在家乡一个
很有名气的工业园区开设了一家广告公司。
? ? 公司经营的还算不错。也是我在校学习的专业,说来我的财运还很旺。
? ? 公司在我的经营下几年里就初见规模7~8年的时间,我的生活水准在当地
也算数得上数的。
? ? 可是就是爱情家庭方面我一无进展。因为我的个人喜好。我不喜欢年轻的女
孩子,我喜欢比我大的女人,也就是人们俗称的「中年妇女」或者「熟女」。
? ? 下面就讲讲我身上发生的故事……
? ?
? ? 同事的美艷二姨
? ?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初夏,天气很好,我正开车去公司上班,早晨享受着一丝
畅快的感觉。阳光温暖的照射在车窗里面的我。
? ? 正等待红灯的时候,我发现对面路边有一对男女正在四处张望着,好像在等
人或等车。
? ? 男的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我公司的广告设计李杰圣,小伙儿穿着公司标配,
淡蓝色短袖衫,黑色西裤背着一个休闲军绿色包,刺猬一样头髮及其的不修
边幅。
? ? 我苦笑了一下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呵呵呵。」
? ? 突然我的眼睛一亮,李杰圣身旁站着一位漂亮时髦的中年女人,带着一顶花
边小遮阳帽。鸭蛋型的脸蛋,下巴有点胖嘟嘟的,略显宽润圆圆的额头,长得眉
清目秀,看上去也就40岁上下,身上穿着一件蕾丝边雪纺修身T恤衫,胸前那
真是波涛汹涌般的气势啊。圆润雪白的手臂,手上提着一个女士包,下身一条休
闲牛仔裤,我咧个去,丰满中带有一种性感。一双高跟鞋,露着满是粉红色指甲
油的脚指。
? ? 这时绿灯亮起,我将车子开到了他们的身边,头歪向他们:「杰森(在公司
我们都这样叫他)幹嘛呢?」
? ? 「杰森一看我先是一愣:「滨哥我,我送二姨去看外婆,外婆心髒病犯了我
正想到了医院再给你打电话。」
? ? 我:「哦,这样子那我送你们去吧,哪家医院?」
? ? 杰森挠了一下头:「这怎么好意思呢,还是不麻烦你了,滨哥公司这几天都
很忙的,几个广告预案还沒有……」
? ? 「沒事儿,上来吧,耽误不了多大一会儿,老人是最重要的。」我打断了他
的话。
? ? 这时候那个女人:「小杰,这位是?」声音并不完美,但是很好听。
? ? 杰森很恭敬的看着我,然后对这个女人说:「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老总,魏滨
滨哥滨哥这是我二姨。」
? ? 我笑了下:「阿姨好,阿姨,你们上车吧,这个时间段是上班高峰车子不好
叫的。」
? ? 杰森二姨看了一眼穿梭如潮水般的行人和车辆,脸上显露出焦急的神情:
「小杰,我们还是……还是坐魏总的车吧。」
? ? 杰森好像早就有这个意思,听了他二姨的话,连忙打开车门,让他二姨坐在
了后排座。他自己小跑着打开副驾驶的门跳坐了上来。
? ? 我一边开车一边问:「去什么医院?」
? ? 杰森美滋滋的说:「啊,那个第二陆军医总院。」
? ? 我们一路聊着天,我试探着问了一下杰森的外婆病情,在他二姨的话语中,了
解到外婆的病并不是很严重,我们还聊了一些家常,杰森是个挺不幸的孩子,5岁
的时候,他妈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杰森高中时代爸爸就因为一次工作以外在工厂
里去世了。这些年都是他二姨带着杰森,杰森也很懂事儿。大学时期就勤工俭学,
寒暑假期间在外做零工。减轻家里负担。
? ? 杰森的二姨在一家银楼做销售员,杰森的二姨有过一段不美好的婚姻,只维持
了不到3年日子。直到杰森来到我公司里,才算有了一个稳固收入,生活也比以前
好了很多。
? ? 杰森的二姨不怎么爱说话,只是注视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象。杰森倒是很健谈。
毕竟是90后的年轻人,脑子里全是新鲜事物,聊了很多。
? ? 杰森平时不太接近我,可能因为我在公司的时候很严厉,私下里,他们年轻人
也不太和我接触,毕竟年龄还是相差将近10岁。
? ? 半小时左右,我们到了二院门前。
? ? 我停好车,杰森二姨对我表示了谢意。我也点点头回应,还说有时间来看看外
婆。公司员工家属就和我的外婆一样。
? ? 其实这些都是心中想的并沒有什么歪的坏的想法。不过看着杰森和他二姨的背
影,我看见杰森二姨那被牛仔裤包裹的丰满的不能再丰满,诱人的不能再诱人的美
臀,那修长的腿,那两个浑圆的美肉臀我心中还是激盪了一阵:这才是女人啊……
不像现在的那些小丫头片子,瘦的跟个柴火棒子似的。我不禁摇摇摇头,开车直奔
公司,忙碌了一天。
? ? 下班时候我给杰森打了个电话,说要和公司的几个比较好的同事去看他外婆,
杰森一开始不同意,说不必要这么麻烦。再三推辞后还是同意了。
? ? 我们买了些礼物到了医院,发现杰森二姨正坐在病床前,病床上躺着一位花白
头髮带着眼镜的老人,干瘦的脸上皱纹堆垒,闭着眼睛。正在休息。
? ? 杰森二姨抬头看见我们,脸上并沒有什么表情,起身对我们小声说:「魏总,
你们怎么过来了。不用这么烦劳的。」
? ? 我们几个人和杰森二姨聊了一会儿,杰森也从外边买饭回来了。
? ? 几个女同事和杰森还是很熟的,他们有说有笑的聊着,杰森二姨说要杰森回
家休息。自己照顾就可以了。
? ? 杰森坚持要留下来,要二姨回去休息。我答应杰森送他二姨回家。我和杰森
二姨上了车,其他几个同事有2个顺路的我就载了一段路程。之后就剩下我和杰
森二姨了。
? ? 我和杰森二姨聊了一会儿。了解到杰森二姨名字叫刘玉敏,我们就叫她刘姨,
年龄我还沒有了解到。不过看上去也不过就38-9岁多说了,怎么会这么年轻?
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
? ? 我一会儿正经,一会儿开玩笑的和刘姨说着话。刘玉敏有一搭无一搭的回应
着,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我以为是担心她老妈的病情。
? ? 突然刘玉敏问我:「魏总,你爱人是做什么的,她很漂亮吧,你们的小孩儿
是男孩女孩????」
? ? 我很平淡的回答:「刘姨我还沒结婚呢哪来的爱人,孩子。!」
? ? 刘玉敏:「魏总年轻才俊怎么会是不是看不上那些姑娘,还是想挑挑好一点
的?」
? ? 听完刘玉敏的话我沒吱声,只是「呵呵」的干笑了几声。
? ? 车子很快就到了刘玉敏所住的社区。我停下车在社区门前,刘玉敏并沒有很
快就下车把头探到我这边语气很温和:「魏总,您上来坐坐吧,我们家不算很大,
但是小杰今年出差时候带回来的好茶叶还有,您上来喝一杯茶水,我也表达一下
对您的谢意。」
? ? 我回头看了一下刘玉敏,那美丽的脸庞展现出一丝笑容,很美。美妇那妖娆
俏丽都在她脸上显现的淋漓盡致。看的我心中一热。头脑的血液上涌脸一下子就
红了。
? ? 说真的,女人我也见过不少,但是像刘玉敏这样,能让我心动一下的还是沒
几个我也沒再客气,压制了一下心情,轻咳了一下:「吭,那阿姨,我就不客气
了。说真的,我还真有点累了。就上去休息一下,讨一杯水喝。」
? ? 刘玉敏似乎对我的直接有点不适应,至少在她心中想着我应该推脱一下才是。
但是我沒有,令她有些出乎意料。但是她的也沒有怎么样做,开了车门下车,我
也下车。
? ? 我们走到刘玉敏家,她们家住在5楼,她打开门先换鞋进屋。给我准备了一
双拖鞋,整整齐齐摆在我的脚下。我也换了鞋。
? ? 刘玉敏家不大,两居室,一个客厅。阳台就是厨房。厅里挂着杰森的一张相
片,很帅气的小子一张。茶几,和一套沙发,家具不多,很干净。
? ? 刘玉敏请我坐下,她家茶几上就摆放着一套茶具。
? ? 我坐在沙发上问刘玉敏:「刘姨,您喜欢喝茶看这架势还是行家啊?」
? ? 刘玉敏一边跪坐在我对面摆弄着茶壶茶碗,为我准备茶水,还点腼腆的说:
「魏总,您说笑了平时在家就我一个人,小杰陪我的时候也就有限,就学着做这
些解闷儿。一开始也不习惯这样的喝茶方式,后来觉得挺好的,消磨时间呗。呵
呵呵。」
? ? 我这时觉得,有这样的女人服侍真的太爽了。
? ? 看着刘玉敏双手如玉般的洁白,胸部波涛澎湃的晃动着,我真想沖上去。我
又有一种想法,这娘们不是在勾引老子吧?看她动作起来V字领里面的两个大白
球一挤一颤的。
? ? 我随便的找了一个话题,聊了几句。
? ? 看着刘玉敏把六小杯清澈淡绿的茶水摆在我的面前,然后自己拿起一杯,用
红润的小嘴抿了一口,然后笑着对我说:「魏总,您尝尝,怎么样?」
? ? 我也端起一杯,喝了一口,温度正好。刚刚有点烫嘴的感觉但是可以接受,
喝到嘴里清甜中带有一点苦涩,我点点头:「阿姨的茶艺真的很棒。」
? ? 刘玉敏很开心的样子:「那魏总,您就多喝点儿。」
? ? 我点点头,又喝了几杯。聊了会儿閑天。也片面的聊了了她家和杰森。然后
起身告辞了。 
? ? 我开车回家,途中脑子里全是刘玉敏的身影和话语,她是我遇见的最可爱的
女人,也是我觉得想一探究竟的女人。我瞭解到,原来刘玉敏已经47岁了。但
是身材样貌却保持的那么好。他老公真是暴遣天物啊,怎么就离婚了? 
? ? 日子就这样的过去,转眼有一周的时间了,公司接下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
李杰圣也回到了岗位上。
? ? 週末时光就要到来。下午3点多钟,林琳(我们公司的打字员)敲响了我办
公室的门。
? ? 林琳是个新招聘不久的高中毕业生,沒有考上大学,就来到我们公司工作了。
20岁的年纪,俏皮可爱,但是一见到我就好像见到鬼一样,脸色深沈,胆怯的
样子。
? ? 我问林琳:「有事儿?」
? ? 林琳声音很小好像害怕什么:「魏、魏总,我……我想、想早下班一会儿。
行吗?」
? ? 我看了一眼她,继续手里一边拿着资料,一边看着电脑:「恩,你们呀,哎!
就这么点事儿就和你们部门主管说就好啊。什么事儿早点走?」
? ? 林琳站在门后:「魏总,今天杰森生日,他约了我们几个去他家为他庆生。」
? ? 我一听脑子里又浮现出来了刘玉敏的样子,看着林琳:「哦!这样啊,那好
吧。等一下,我也去。你叫杰森进来。」
? ? 林琳应了一声出去了,时间不大,杰森晃着那刺猬头进来了,一进门就对我
笑嘻嘻的:「滨哥,您叫我?」
? ? 我放下手里的工作:「啊,听说你今天生日?怎么沒有邀请我呢?」
? ? 杰森还是那副德行,但是脸上却有一丝的畏惧:「魏总,不,什么,滨哥,
您太忙了。所以我就、沒敢。」
? ? 我笑了一下:「臭小子,你们先回家吧,我等一下也去。」
? ? 杰森看了看我,然后挠挠头:「滨哥,我们先走了,您一会儿过去给我打电
话,我接您。」我摆了摆手。 
? ? 我和两个关系不错的部门主管一起去,一个是广告部的韩晶(女,37岁,
身材一般,短髮,带着眼镜,总是那套我们公司的制服,白色短袖,深紫色西装
裙,博士毕业来我公司5年了也算是元老级的人物,性格随和不爱生气,就是比
较倔强。我们关系还可以,不过是工作方面,她有个10岁的儿子,老公是一家
外企的高层),一个是策划丁玉山(男,34岁比我小一岁,研究生毕业,我的
得力幹将,也是我的好哥们,工作能力很强。我不在的时候都是他主持大局)
? ? 开车买了礼物,韩晶又买了一个3层的蛋糕,驱车来到杰森家楼下,丁玉山
给杰森打了电话,不大一会儿杰森出来了,笑的跟个什么似的接过韩晶手里的蛋
糕,和我们有说有笑的进了他家。
? ? 屋里很热鬧。几个年轻人在嘻嘻哈哈的鬧着。林琳和王茜在杰森电脑前不知
道幹什么。
? ? 杰森二姨看见我们,热情的打招唿,我放下礼物,屋子里面的人的都站了起
来,对我说:「魏总。」
? ? 我摆了摆手:「下班了,咱们就是朋友,这么拘束幹什么?」
? ? 他们又恢復了说笑中。刘玉敏像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
? ? 我走到厨房,看见刘玉敏今天穿的比那天初次见面还要性感,是一件蓝色修身
包臀开叉收腰的连衣裙,V字领子上镶着白色金属亮片。腰间围着围裙更是把细腰
和美臀展现的另一番情调。看的我眼里冒火。
? ? 我问:「刘姨,有事儿?」
? ? 刘玉敏一面忙活着手中的菜啊什么的说:「魏总,您能来我和小杰都很开心,
您喜欢吃什么,阿姨给您做?」
? ? 我看着刘玉敏的美臀,心想:要是能吃一口小蛮腰和大屁股就好了。我说:
「阿姨,客气了。您做什么都好吃。」
? ? 刘玉敏回过头来对我眨着眼睛,就好像小俩口在鬧笑一样,完全忘记了一屋
子的人。
? ? 我:「阿姨,我帮你幹点儿什么吧?」
? ? 说着就从刘玉敏的身后过来,手指大部分摸到了刘玉敏的臀部,很软,很有
手感,弹性不错。
? ? 这就是一瞬间摸了过去。刘玉敏还以为是狭小的空间我在走过的时候身体上
的接触,她向前挪了一下,回过身子:「哎呀,那怎么行,您是客人,这里太挤
了,您去我的房间坐,茶已经沏好了。」
? ? 我又是从她身边挪过,手指再次碰摸了一下她那丰臀,然后:「哦,好的,
那我去品茶了,您忙着,阿姨。」
? ? 说完我进了刘玉敏的房间,卧室不大,很干净,一张粉白色床单的单人床,
对面是一个小桌,上面摆好了茶具,韩晶已经在喝茶了,我走了过去坐下。端起
一杯茶水喝了一口问韩晶:「阿姨的茶艺还真不错的。」
? ? 我知道韩晶平时也喜欢喝茶,但是沒有刘玉敏这么讲究。韩晶微闭着双眼,
推了一下眼镜,摇着头:「好东西,好手艺。好茶。」我无语的看着韩晶神经病
似的晃悠着。 
? ? 过了能有10几分钟杰森叫我们吃饭了,饭菜很丰盛,鱼、肉、海鲜、蔬菜、
水果、什么都有。红酒满杯。
? ? 刘玉敏举起酒杯站在席间:「今天是小杰25岁的生日,感谢各位的到来,
也沒有什么太多的言语表达,魏总和诸位朋友对小杰的关心和爱护,我作为小杰
的二姨,敬大家一杯酒。」
? ? 说完喝掉了杯中的红酒,大家也热情的回应着,然后也喝掉了杯中的酒。这
顿饭吃了有2个小时。
? ? 杰森他们喝的挺多,韩晶和丁玉山也沒少喝。我只是象徵性的喝着,因为我
不太喜欢喝酒,场合上面就是表示一下,生意方面喝酒的问题另当別论。 
? ? 吃喝的差不多了,杰森几个年轻人要去唱歌,我、韩晶和丁玉山都要告辞了。
? ? 杰森二姨挽留了一下我:「魏总,再喝一会儿茶吧?好吗?喝了那么多酒,
喝点茶。」
? ? 我看见刘玉敏那桃花女红润般的脸,又一次冲动了,答应了。回过头对着丁
玉山说:「老山,送韩晶姐回家,我喝点水。还真有些口干。」说着对丁玉山使
了个眼神。
? ? 丁玉山知道我的喜好,也不愧是我的发小儿。眉毛都快被他飞出来了,看看
我,看看刘玉敏。点点头,就和韩晶走了。杰森他们早就下楼沒了影儿。 
? ? 我返回茶几,坐下来,刘玉敏依然半跪着为我沏茶,洁白的双膝漏在裙子外,
看的我心中激动。我:「阿姨,您为什么要跪着沏茶呢?」
? ? 刘玉敏一边摆弄着:「这是规矩,知道吗?服侍。懂吗?」语气很挑逗,很
调皮。说的我痒痒的。
? ? 我又说:「阿姨,您这么多年就沒想过一个人很难就沒有再想走一步?」
? ? 刘玉敏:「哎为了小杰这孩子,我习惯了,小魏你不了解阿姨!。」说着眼
里含着泪,声音微微颤抖。
? ? 我轻声:「阿姨,您真是的好女人使我敬佩女人的苦,我不是很了解,不过,
我说句不该说的,您的生理就……向您这样的女人,男人是求之不得。啊。」
? ? 刘玉敏沒有过多的表情:「人老珠黄,都快50岁的人了,还生理什么你这
小子,怎么不正经起来了。」
? ? 我下意识的摸摸刘玉敏的手,滑嫩无比,羊脂白玉般的手指。温暖亲切。刘
玉敏娇羞可人,加上魅惑的妖娆,已经使我的大脑有点不收控制了,冲动佔据了
我的思想,双手直冲向那对儿丰满诱人的乳房一手一个的把玩着,揉捏着,刘玉
敏用力的用手掰扯着我揉捏她胸部的手表情痛苦:「哼,啊,不要呀,魏总,您
不……要……不要。」
? ? 种羞涩而推脱的语气更加使我性慾暴涨,裤裆里的傢伙已经蠢蠢欲动了。我
实在控制不住了。顺势把刘玉敏推到在地板的毛毯之上,双腿跪在刘玉敏的腹部。
双手不停的抚摸着:「玉敏,我要你,现在就要。」
? ? 说着嘴唇就亲吻在刘玉敏火辣的红唇上,接下来就是脸蛋,脖子,我贪婪的
用嘴唇和舌头舔着刘玉敏的脸蛋,嘴唇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舔着,疯狂使我不能控
制。
? ? 刘玉敏唿唿的喘着粗气。大力捶打着我的前胸,用手撕扯着我的头髮,双腿
蹬踹着。
? ? 我坐在刘玉敏身上,从上衣兜内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刘我捏着刘玉敏的嘴有点
狠狠的:「阿姨,只要你和我玩儿我这卡里的2万块钱,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 ? 说完我把银行卡塞在刘玉敏的嘴里。我三下两下就脱掉了刘玉敏裙子。一对
带着深红色胸罩的大奶子上下起伏的映入我的眼睛。接着我一只手脱掉了刘玉敏
的蔷丝深红色内裤和胸罩。
? ? 刘玉敏满眼泪水双手不再挣扎,已经放松的放在地毯上。双腿也自然分开。
头歪向一边用左手把嘴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微弱的:「魏总,我答应您一次,就
一次,求您了,放过我吧求您了,钱我不要求您放过我。」
? ? 说完把手中的卡放在一边。然后头又歪向一边闭上了眼镜。
? ? 我看到刘玉敏不再挣扎,这次我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站立起来,顺手把茶几
上刘玉敏沒有喝完的半杯茶水倒在了我已经勃起的阴茎上,茶水的浇灌后,龟头
上挂着水珠,油亮亮的我坏笑着:「阿姨呀,来喝茶啊,我都准备好了。」
? ? 刘玉敏坐了起来,然后又是跪着仰起脸看着我。
? ? 我指了指我坚硬直立的阴经。刘玉敏张开红润的嘴唇,把我的阴经含在嘴里。
然后开始慢慢的吸吮,紧闭着双眼我看着那张美丽的小脸嘴唇,正在一开一合的
吃着我的阴茎,那感觉太棒了,我很享受的昂着头,深唿吸着:「噢,阿姨的技
术不流畅啊?手,用手和嘴。最好再加上你那对儿大奶子。哈哈哈。」我爽朗的
大笑起来。
? ? 刘玉敏闭着眼睛听着我说的话,眼泪从长长的睫毛深处流出来,我抚摸着刘
玉敏美丽的脸蛋:「阿姨,哭什么啊,性爱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不是吗我们
应该身心愉快的进行才对呀?!」
? ? 我擦干了刘玉敏脸上的眼泪。发现刘玉敏开始用手套弄着我坚硬挺拔的阴茎,
用舌头舔着红红亮亮的龟头,和马眼处,这一举动兴奋的我差一点就要喷射出来,
我身体缩了一下,阴茎离开了刘玉敏的嘴。
? ? 我把刘玉敏抱进来她的卧室,放在床上,她沒有做什么,脸上也沒有表情,
还是紧闭的眼睛。
? ? 我开始在刘玉敏那白皙富有弹性的身体上摸索,双手揉捏着那对儿美丽丰挺
的乳房,真是爱不释手啊,我一边在她身上游走,一边欣赏着,圆圆鼓鼓的乳房,
乳晕还是很鲜嫩的颜色,不像已经47岁年纪的女人,那样嘿嘿的,或是灰白的,
乳头如葡萄般镶嵌在乳晕中央。有些硬硬的感觉,我用手拨弄着,用牙齿轻轻咬
着,发出野兽般的喘息。口水都流在刘玉敏丰满的乳房上边。吃的她的乳房上湿
湿的。
? ? 我开始向下体游走,发现刘玉敏的小腹并沒有什么多馀的赘肉,很平滑,阴
部三角区域很饱满,阴毛并不多,很稀少,如果我耐心的数一下,也就几百根毛,
而且不是很黑,有些暗黄色,肉缝微微张开。
? ? 我继续用手分开阴唇,用手指拨弄着那颗红粉的肉痘,然后开始在小阴唇和
阴道口处徘徊。阴道口处的嫩肉很多。我来回用手指在边缘活动着。
? ? 刘玉敏被我弄的身体开始有些扭动起来,嘴里也开始轻哼起来,但是又好像
抑制着她自己的感觉,身体僵硬的挺着。
? ? 我开始用舌头舔了几下她鲜嫩滑润的小阴唇部分和阴道口处。沒有什么强烈
的性器官味道,很淡的咸咸的味儿。开始贪婪的舔吃着,嘴里发出舔舐的声音。
口中流着口水,舌头有时候深入了阴道里边。大脑和身体都异常的兴奋。大口大
口的,就好像要把刘玉敏的阴部都吃掉一般。
? ? 刘玉敏在我强烈的刺激下,发出了可能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的呻吟声。
她开始放纵的扭动摇摆着美丽的身躯。双手抚摸着我的头髮,呻吟着,嚎叫着。
整个人都疯了相似。双腿盘在我的脖颈上,我感觉我每每舔着阴唇处她的小阴唇
内里已经流淌下了涓涓细流,冲湿着我的口腔中。我被这样的情况激发的性慾高
涨到极点了。
? ? 我跪在床上,分开刘玉敏的双腿,用龟头摩擦着刘玉敏的阴唇,坚硬的阴经
顺滑的推入了阴道深处。「哦,」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慢慢运动起来,一下一
下的抽插,每一下都用力的将龟头推向深处,我就感觉阴经处在一个湿滑温暖舒
服的不能再舒服了,不松不紧的,就是龟头怎么进也触摸不到底儿下的肉。
? ? 我有些奇怪,这么深不见底的洞我还是第一次打,自问我的傢伙也不算是很
短吧也得有15-16公分,当然沒有量过,目测。
? ? 开始慢慢的抽插,后来加快了些速度。我就开始深一下浅一下。轻一下重一
下的在刘玉敏的身上作着动作。紧紧的抱着怀中的美人,亲吻着舔着那美丽的脸
蛋,耳垂儿,脖颈,丰乳,耳边听着刘玉敏那放纵的呻吟声,咿咿呀呀的哼哼着。
? ? 刘玉敏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背部,双腿夹着我的臀部,嘴里有时候还哼说着:
「哦,唔唔,用力……插我,插死我吧,我要死,我要死一次,一次……快点儿
……」之类的什么的,有的听清了,有的沒有听到。大概意思就是这么。
? ? 我心想:「骚货,这下满足了哈哈,开始还是烈女般的,现在,哈哈哈……」
? ? 我停止了一下,只把龟头插入进阴道口,抽插十馀下,然后大力的狠劲插入
几下,反复数次,一顿勐力抽插。
? ? 刘玉敏在我的勐力抽插下,身体紧紧抱着我,身体悬挂在我的身体上,阴部
迎合着,感觉阴道内壁有紧缩,一震一收的。我嘴上露出得意的笑意。这娘们来
高潮了,再次加快来了。
? ? 卧室内响起了我们身体接触勐烈撞击发出的「啪啪啪,啪啪啪。」的响声。
刘玉敏更加豪放的呻吟起来。然后身体挺了一下,松软的躺在床上,胸部波澜起
伏,我们的汗水已经流下来,那对儿白嫩的丰乳上面全是水珠。可以说是香汗淋
漓了。我心中激盪,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沒有射精的意思。
? ? 我把刘玉敏翻转过来,肥美柔软的臀部对着我,散若无骨的刘玉敏随着我的
摆放,臀部微微翘起,那流淌着潮水的阴部,犹如水蜜桃般鲜嫩,我将龟头对着
阴唇下的阴道口,用力插入,我们并不是标准的后入,我不喜欢那种什么狗式,
或者叫老汉推车的方式,我只是趴在刘玉敏背上,这样感觉我觉得更好。
? ? 我抚摸着她已经凌乱不堪的秀发,光滑白皙的背部,按在丰臀之上,令我神
经兴奋异常。
? ? 刘玉敏这时回过点头来有气无力的说:「魏总,我答应了您一次,就这一次
以后放过我吧,好吗?求你。」
? ? 我坐在刘玉敏的丰臀上继续抽插着:「呵呵,阿姨,刚才不是很爽吗?怎么
就这一次呢,我们以后可以长期合作嘛?。」说着我加快了抽插数十下。
? ? 呻吟中的刘玉敏颤颤巍巍的:「魏总,您就放过我吧,我还是想过我自己的
生活。」
? ? 我伸手抓起刘玉敏的头髮,下身开始加快速度,就好像,骑马一样动着。我
疯狂的抽送着,刘玉敏呻吟着哀求着。最后激发了我射精的慾望。我拨弄着阴茎,
起身,对准刘玉敏的红唇,一股精液喷射而出,射在刘玉敏的嘴唇和脸蛋上,然
后龟头抹擦她的嘴唇送进了她的嘴里,把残馀的精液流在她的牙齿和口腔。
? ? 我又抚摸着那对儿丰满的乳房:「阿姨,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你可要准备好
哦。」
? ? 说着,走到客厅,拿起我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晚上10点了,我们玩
儿了将近1个小时,回到卧室,看着默默躺在床上抽泣的刘玉敏,越看越爱,怎
么就这么讨人喜欢呢。
? ? 给刘玉敏随便拍了十几张照片,自我感觉拍的还挺好。又回到了客厅拿起自
己的衣服穿戴好。然后把刘玉敏的衣服捡起来,走到卧室,扔在床上,从床头的
一个带有镜子的柜子中拿出来一件睡袍盖在刘玉敏身上,我看着脸上还有泪花和
精液的刘玉敏,她的表情很是无奈,有很羞涩和惊恐的看着我,看到我这个想再
爱她一次。
? ? 我掏出些纸巾擦掉了刘玉敏脸上的泪痕和渐渐风干的精液痕迹:「阿姨啊,
怎么不乖呢,我这么喜欢你,你就陪陪我嘛,恩好处你会有的,你自己明白,我
这个人,也不贪。玩儿几次就好。」
? ? 刘玉敏用已经沒有神采的眼睛看着我:「魏总,求您了不要。」
? ? 我拍拍她的脑门:「也行,那我就把这些给杰森看看。」说着。「我晃着晃
手中的手机。」
? ? 刘玉敏尖叫:「不要,你这个魔鬼,魔鬼。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说完用
被子蒙住头大哭起来。
? ? 我摆出很无奈的动作:「阿姨,那我就告辞了,我会联繫你的哟。」
? ? 然后对着被子里的刘玉敏做了一个飞吻,其实她在被子里什么都看不见。那
张银行卡我并沒有拿走,关好了刘玉敏家的房门,下了楼,开车,回家。这一路
上脑子享受着那美好的时间,太愉快了。好久沒有遇见这么有女人味的熟妇了,
哈哈,痛快。
? ? 自从和杰森二姨刘玉敏那晚的美妙时光过后,每天在公司工作都觉得神清气
爽的。至于那个杰森,我还是同样对待,毕竟谁也不晓得这件事儿。
? ? 忙着接了一单广告,做了有20多天的时间。这段时间由于忙于工作,淡忘
了一些刘玉敏。
? ? 工作终于忙完了,和公司内的几个好友聚会庆祝了一番,大家就各自散了。
我独自一人开着车,在这个华灯闪烁的城市里兜着风,回想着刘玉敏那风韵犹存,
可人的样子,身体不由的有了想去乡下一趟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