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老婆:是母狗
老婆:是母狗
老婆很喜欢狗,听说乡下附近有一个养狗场.所以我便带老婆去看看.
这狗场的主人叫旺叔,多数时间只有他一个管理这里.
场内养了好几种狗,主要是生产一些大型的名种犬.
我们并不认识旺叔,不过可能旺叔见我老婆这么美丽,所以对我们很友善,乐意带我们参观.
我们来到一个由货仓改成的大房间,内里关了好几只狗.
旺叔放其中了两只大狗出来.那是长毛狗,老婆见到就喜欢,很高兴的和它们玩起来.
老婆和狗玩的时候,我发现旺叔就是色迷迷的看我老婆.
今天老婆穿着一只大大的T裇,一条不长不短的中裙,内里再穿了黑丝袜,配上运动鞋.
她蹲下和狗玩时,那大T裇的领口都把胸围和乳沟露出来了.
她这样诱人,难怪会被男人多看几眼.
其实我有点怕狗,特別是大型犬. 我实在无法亲近那些大狗.
我想了下,说要到外边抽个烟,叫老婆留在这玩玩,我等会回来.
老婆顾玩狗,沒多想就答应了. 旺叔也把注意力放在我老婆身上. 我就一个人走到外面去.
我到室外随便走走,在这货仓的另一边发现个小气窗,正好看到内里的情况.
那时旺叔把刚才那几只狗关回宠里,然后又放了几只大狗出来.
那些大狗一出来便冲向我老婆,十分热情.
老婆问为何什么要把狗分別关起. 旺叔说主要是把公和母的分开,怕那些不同品种的狗是放在一起会交配,打乱种.
老婆:"乱种?!".
老婆才说了不久,几只大狗嗅了嗅老婆的腿,然后就兴奋起来,涌着要骑到老婆身上.
几只狗一下只性起,想找老婆交配似的. 老婆被吓得倒地,其中两只就压着老婆.
那些大狗下边那东西火火红红的,长长的要找老婆的洞去插.
老婆看到大丹下边那东西时,不禁惊谅起来.她吓得花容失色,极力争扎.
有只狗更用鼻嗅到裙里去,把裙子翻开了. 老婆内里那内色内裤在黑丝包裹下都很容易看到了. 两只大狗用舌头在老婆下阴不继的嚟和钻. 老婆用手按住下边免被侵犯,面上浮现的都不知痛苦还是爽的表情.
旺叔边看老婆下边,边拉开那些狗,但他一个人控制不了这么多狗.
旺叔想了下说:"可能你刚才沾到母狗的气味了. 这狗嗅到母狗味道,以为你是发情的母狗"
老婆:"我是母狗? 那怎么办?"老婆感难为情又不满。
旺叔:"是丝袜,,,你快脱了那丝袜. 气味可能在丝袜上来"
老婆在混乱又无奈之,只好马上脱掉丝袜.
旺叔在旁看老婆在他面前脱鞋脱丝袜,看得偷笑起来.
他忍不住说:“那些狗公觉得你是性感尤物,急想交配呢...“
老婆把丝袜由裙里脱掉,然后掉到地上. 几只就向那丝袜嗅起来.
旺叔把几只狗都带回笼中,然后倒了杯茶给老婆饮.
老婆把茶一饮而盡,才定了定神.
但旺叔的神情有点怪,他就是边看老婆饮茶,边在奸笑.
不久,旺叔就带了一只大丹狗出来.
旺叔抓大丹向老婆说:" 有沒有兴趣当母狗,帮这狗配种?"
老婆惊讶的说:"什,,什么配种?"
旺叔笑淫淫的说:"別误会. 是帮这狗人工取精. 再把精液存好备用.."
老婆:".....我可以帮你什么?"
旺叔:"大狗要两个人合力才行. 今天工人放假了. 正好这狗发情以为你是母狗. 可以帮帮手吗? 给个机会给你报服啊."
老婆:"別老是说我母狗好不好.."
旺叔又说:"抱歉,抱歉. 美女,帮忙的话,有工钱给你."
老婆半信半疑的看大丹下边那东西,正不知答应与否.
我这时发了个短讯给老婆,说我想起有点事要去办,一两小时后才回来.
我问她要留下来和狗玩玩还是回去.
老婆想了下,就回覆我说想她留多一会儿才回去.
我看老婆是偷玩了,被利诱留下来. 于事我就在外边偷偷看老婆做什么.
老婆答应了旺叔的请求,说可以帮手取精.
旺叔叫老婆穿回丝袜,然后老婆扮成狗一样跪地上.
老婆怀疑的问为何要这样,旺叔说不扮母狗,狗公会不投入,很难才能取精.
这鬼话老婆竟然信了,就在旺叔面前穿上丝袜,然后跪在地上扮母狗起来.
这时老婆的面开始变红,并流汗了. 可能以为自己紧张,所以面红耳热又流汗, 但以我看,旺叔是在茶里下药了,所以老婆才这样.
看老婆那个嘴面,就像在被人调教一样.
旺叔向大狗说:"来, 这是个母狗.今天给你爽的"
老婆:"都说我不是母狗"
旺叔:"我是对狗公说.,,,你就想像一下,配合一下.不然很难完成."
老婆尴尬起来不敢作声.
大丹在老婆后边嗅了嗅,鼻子和舌头顶到大腿则和下阴. 老婆都被搞得有感觉了,面都那骚气都出来了.
旺叔:"来,卖力点..."
老婆:"来吧,,,狗公,,快上我". 看老婆的语气,总觉得是药力来了,开始想要的样子.
大丹一嗅老婆的腿,便性起急要上老婆.
旺叔拉大丹,然后想帮大丹打抢. 但大丹起了反应,急想骑我老婆
老婆有点拍,因为大丹就骑在她身上.
不知旺叔是不是故意松手了,那大丹松开了旺叔,真的骑到老婆身上.
那东西在老婆的腿上不断的磿,搞得老婆十分尴尬.
旺叔再次拉开大丹,老婆才在大丹底下爬起来.
旺叔:"你看,你引得它下边都这样了. 可以直接打抢啦. 要试试吗?"
这时老婆都被搞得面红耳热,但她就像了魔,二话不说便准备帮大狗办事.
旺叔说拉大狗说不方便打抢,要老婆帮手打出来.
老婆战战竞竞的抓起了大丹的东西,然后开始套弄那东西起来.
旺叔打趣说像平时对老公那样就可以,要一边抚摸,一边和它说话..
老婆面红耳热,边抚摸大狗,边打抢说:"来吧,狗老公,快点出来吧".
老婆果然熟手起来,不断帮大狗打抢.
同时,老婆在药力作用下,下边都开始痒起来了, 她跪在地上时,屁股不自然的扭动,手也不禁按到下阴止痒.
老婆套弄大丹那东西一会后,那东西已长长硬硬的了,而且有点分秘由那东西渗出来.
老婆问可以了沒,旺叔一面紧张,好像自己在做爱一样的说:"快了,快了,要高潮了."
这时大狗的那东西前头都涨得很了,旺叔就拿了个容器出来,等大丹发射.
老婆一边打抢,一边按紧自己下阴,向大狗说:"狗老公,快点射吧."
过了会,大丹终于射了,大量的精液一炮一炮的射到容器上. 老婆看成功令那东西发射,高兴的哗哗叫:"好棒啊,,", 同时,另一只手在裙里也自摸得出水了。
旺叔笑淫淫收好那容器到雪柜去. 老婆这时就帮大狗抚摸.
旺叔走到老婆后边说:"小姐,你也很熟练嘛.还有一只狗要你帮忙,,,"
老婆:"哦好的...". 老婆才好奇的回头一看,就见到旺叔已把裤子半脱,一支大鸡巴勃在她面前.
旺叔那东西红红热热的,沒狗的长,但比狗的粗.
老婆惊讶的说:"啊,,你,,,你,,,做什么"
旺叔笑说:"这里有只狗要你帮忙啊. 你看它多可怜".
老婆吓了一跳,但旺叔已抓老婆不放,不断摸她下边.
老婆反抗说:"不要,,,,,,,人家,,,,好想要了"
旺叔:"我忍了半天, 你就继续做母狗,我就做你的狗公,..."
老婆:"不要啊,,,"
旺叔一手就伸到老婆裙里去,手指一下就按到下阴.
那手指在老婆下阴震动钻探. 老婆被搞得骚麻,挺起屁股给旺叔弄.
旺叔翻起老婆的裙子,隔丝袜亲到老婆屁股和下阴.
旺叔:"怎么样? 你这小母狗. 湿成这样..."
老婆沒有回应叔的话,已闭上眼在喘气.
旺叔撕破那丝袜,口舌再勐攻老婆,那些不知是口水还是淫液的都湿到丝袜的大腿位置了.
老婆回头一看,旺叔的鸡巴正要准备插入. 她都忍不住摸了摸,说很励害.
之后老婆的内裤被拉开了个口,旺叔就一棍插入.
老婆:"啊,,,好探啊. 顶,,,顶到,,,子宫,,,我晕啦"
老婆被旺叔插入,无力反抗. 两个人就用狗仔式在地上交合起来.
那只大丹还在老婆身边不断的找位置嚟.
其他在笼里的狗,好像嗅到那淫水的味道,都吠了起来.
老婆在狗吠声里呻吟,那些狗叫得多大声,她就叫得多大声.
他们热烈的交合抽插,都不知进出了多少回,淫水都由大腿流地上去了.
那只大丹就不断地嚟地上的淫水.
老婆已高潮起来了. 旺叔也感到老婆下阴开合变化.
他说:"果然是母狗,好母狗. 让我这大狼狗好好幹!"
老婆:"我要,,,我是母狗. 我要狗公,,,,你这大色狗,狗老公,你快幹我"
旺叔:" 小母狗,让我来给你配种. 我要把种都打到你子宫去"
老婆:"不要啊,,,,,今天,,,会幹大肚子"
旺叔:"来啦,,,来啦,,,,射啦."
老婆:"啊,,,,子宫..好满,,啊,,,,,,."
旺叔身体震了几下,下边那鸡巴一动一动的抽搐,好像不继的灌东西到老婆体内.
他手抓紧老婆不放,像要把每一滴精都灌入老婆子宫为止.
老婆就揍起面容,眼向上反白了,下阴一收一缩的,要吸干旺叔的精一样.
旺叔等鸡巴软化了,才慢慢抽出.
老婆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阴唇还在微微开合,.
然后一泡精就由阴唇里涌出, 由阴唇流到大腿间和地上去.
大丹马上上来把地上的精吃了,然后又再吃到老婆阴唇去.
老婆搞得乱七八糟的,又高潮了一回.
事后,老婆摸摸下阴,把沾到的精液放到口中嚐了嚐说:"搞了这么多出来,不过狗狗又吃了好多.."
旺叔拿了钱老婆说:"来. 下次再来找我. 我给你配种到成功为止"
老婆推开了旺叔的拿钱的手,说:"谁要你的钱. 我要你的精,," 之后,她就和旺叔热吻起来.
这对狗男女真忘我. 我今晚回去得好好调教一下老婆,免得她真的被成功配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