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63章 兵不血刃_奴隶帝国
第63章 兵不血刃_奴隶帝国
第63章 兵不血刃 第63章 兵不血刃 距魔教起事已整整一个月,“多情公子”徐逍遥就整整烦心了一个月!以前混迹花丛的时候,哪里有这般辛苦法? 由于秋水波所率的平乱大军堵住基隆的外城四门,基隆城的民生问题大受影响。粮食虽然暂时不成问题,但二十多万人的日常生活需要大量的蔬菜、果品之类,一直以来主要靠周围八镇供应。此时断了来源,城内居民不知围城会持续多久,抢购生活物资成风,物价飞涨,加上一些因强释私奴造成损失的私奴主暗中点火煸动……起事时原本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的阴冥派、光明军,明显感到了城内许多居民仿佛看瘟神一般的憎意。 “修罗刀”谈应笑既攻不下顺和镇,又回不得基隆城,失去增援和补给后,只能在顺和镇周围村庄抢夺粮食,甚至强抢民女……引起了极大的民怨,私下里被称为“黑暗军”——百姓见者避之犹恐不及…… 徐逍遥甚至足智多谋的计无谋均对此局面无法可施:光明军得自玉龙官库中为数不多的金币和预征三月的税金、加上阴冥派在基隆城经营多年所得积累都早因大扩军而用尽。阴冥派总部发信,称派出支援的人手和金币已在路上,但如何通过战火纷飞的百羊郡、避过玉龙密谍和军方、如何通过数百里珍宝海峡、再偷越围城玉龙军的营盘进入基隆城,却是一大问题——况且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困守孤城也并非仅是钱就可解决的。 最令徐逍遥烦心的是不知何人将那日他不听军师计无谋的再三劝阻,为了个人私怨执意率第一师团进攻日月城的事泄露出来,在光明军下层士兵中广为流传。那役徐逍遥损兵折将无功而返不说,还导致光明军攻取北港的计划失败,成为目前困境的最主要原因。主帅无能,累死三军。光明军战士大多为魔教教众、或对魔教教义认同者转变而来,为卫护教义拼力死战绝对视死如归,但因个人私怨影响大局,形同作了无谓牺牲,却也感到不值。尽管惧于教规森严,不敢公开表示不满,但因徐逍遥的拙劣表现从而对阴冥派整个高层的不信任感在军中悄悄滋生…… 徐逍遥也有些后悔当时未听从计无谋之言,假设当时亲率“阴冥铁卫队”及第一师团拿下北港,壮大声势,夺得那两百多万尚未运走的金币和粮草,据城阻止秋水波大军顺利登6,再释放奴隶、征募大军,增兵东取顺和镇、南夺宝南城……恐怕此时光明军的声威绝不比自由军稍差。谁会想到一点小小的战术调整,就会导致全盘皆输呢? 可惜历史没有假设。外有强敌,内有大忧,徐逍遥所率的光明军实则已到穷途末路,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禀少主,自由军大举增兵东进,‘自由之子’华映宏亲率四个师团十六万人再围日月城,海天青率自由军水师兵逼北港。”负责报告此消息的赫然是伤愈不久的光明军第一师团长“尸横遍地”史恒,足见此条消息的重要性和震憾力! 这条消息,就是徐逍遥这一个月来听到的最好消息! “好!”徐逍遥一时忘记了因雪纤纤的关系,对“自由之子”华映宏恨不得剥皮吃肉,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自由军的行动对光明军来说就像及时雨,对秋水波所率玉龙军则像一把刀子捅在要害上!只要自由军断去了包围基隆城的玉龙军后路和粮草,光明军的局势就可大为改观,甚至一举击败围城玉龙军也有可能。 “快请计军师前来商议。”徐逍遥下令道。 如何抓住这一线转机,还得足智多谋的计无谋献计出策——这次徐逍遥决定再也不外行指挥内行,定要对计无谋半点都无保留,言听计从。只要能取胜打开局面,什么都好说。 最近徐逍遥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内忧外患不说,连一向疼爱他的父亲“阴冥神拳”徐陵也连续两封措辞严厉的信,责令他向桃花仙子雪纤纤修好,再度合作打开局面。至于更多的援手,除了已在路上的数百高手外,因另行谋划大事,不再追派。前两天迫于无奈,通过灵宝镇潜伏的阴冥派暗线向雪纤纤送去了一封低声下气地道歉信。不管是否雪纤纤那贱人在枕边给“自由之子”华映宏吹了风,反正此时自由军的行动对阴冥派、光明军大大有利,徐逍遥对雪纤纤、华映宏的憎感恨意总算稍减了半分…… ************ “报!自由军进攻日月城,围三放一,秋浩然率珍宝师团撤出日月城,逃向北港!自由军一个师团急追。” “报!自由军两个师团东进!离基隆城七十里。” “报!南门玉龙军拔营,分两路绕城前往东门、西门!” “报!东门、西门玉龙军与南门玉龙军会合,继续绕城向北!”…… 入夜开始,徐逍遥和计无谋、史恒等一干阴冥派、光明军高层便齐集郡守府大厅,听到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传来!自由军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一出手便造成玉龙军全面被动的形势——若是日月城和北港城俱被攻下,包围基隆城的十万玉龙军便成无根无据的孤军,在自由军和光明军的夹击下有全军覆灭之危!玉龙军被逼得仓皇逃往北港城,对基隆城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 “计军师,我军是否该追击?”徐逍遥锐利的眼神直视着计无谋,光明军和他本人都急需一场胜利来稳定军心,提升士气。此时玉龙军仓皇撤退,正是追击取胜的大好时机。 “禀少主,属下以为不可。玉龙军虽撤不乱,且兵力超过我军,战力仍强,我军追击就算获胜,也要折损不少将士。若是不慎再败,便再无鄱身机会。”计无谋分析道:“当务之急,是派军守住金沙大桥,不让自由军渡河。据守基隆城为中心,东面派援军助谈师团长拿下顺和镇,南面拿下宝南城,徐徐恢复元气,收拢民心。自由军与玉龙军在北港城决战,不论胜负如何,胜者都会大伤元气,彼消我长之下,便是再振我光明军声威之时。” “计军师之策虽好,但不知拖到何年何月?”第一师团长史恒不禁问道。他素来统率“阴冥铁卫队”披坚执锐,习惯了江湖争斗直来直去的大砍大杀,对于军事却是不甚了了。他率领的三百“阴冥铁卫队”原本只剩下不足百人,这一个月来精选武功高强的核心弟子强化训练,扩充为一千人,个体战力虽比以前有所降低,但整体战力却相当强悍,心下其实渴望一战。 “若是自由军不强攻北港城,而改攻基隆城,以其连胜的声势,加上桃花宫的人煽动,以我军目前的军心士气,只怕难以抵挡。”徐逍遥毕竟统军这么多天,并时常与计无谋商量诸多军务,也学会了分析军情,“莫如先借追击玉龙军战胜一场,提升士气,再行计军师之策,岂不更有把握?” 计无谋见主帅徐逍遥和第一师团长史恒都有跃跃欲战之意,加之徐逍遥所言也不无道理,以近一个月尽心尽力的训练,光明军的战阵之术、战术纪律、搏杀之术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加上有大批武功高强的核心弟子相助,只要掌握得好,打一个小小的追击胜仗还是可以的。 “既然如此,可以先派两个联队前往金沙桥驻防,请少主、史师团长率第一师团和阴冥铁卫队自北门出击,小心防备玉龙军埋伏,小胜即回,再赶往金沙大桥挡住自由军。” “军师之策甚好,就这么定了!传令……”徐逍遥拿出一军统帅的架势,还真像那么回事。 ************ “报!基隆城光明军一个师团尾随追来!” 在基隆城向西北面沿官道撤回北港城的路上,秋水波接到留在后面的哨探飞骑快报。 骑一匹白马,秋水波着一袭白色儒衣,整个人在黑夜中极其显眼,闻报不由微微一笑,光明军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自言自语道:“华兄,让我额外送你一份大礼,日后也好相见。”遂传令道:“鱼儿上钩,依计行事!” 准备了多日的计划终于可以施行,秋水波的心情极好。这十万玉龙军经过强化训练,再经过一次血战的洗礼,那将是一支强大可怕的力量…… ************ 徐逍遥、史恒率军只追出北门十里,便听哨探回报:“玉龙军大部已急速退往北港城,只有一个联队在前面三里处断后,结阵卡住要道。周围五里均未发现玉龙军。” 一路追来,徐逍遥留心观察:玉龙军不少辎重物资都散乱落在地上,显是撤得极为匆忙,来不及收拾好之故,可以推算出自由军对北港城施加了多么强大的压力!听得仅有一万人断后,当即下令道:“全速冲击,全歼断后的玉龙军!”能消灭一万玉龙军,足以提升光明军的军心士气! “杀!”光明军四路纵列,向着黑压压一片的玉龙军“铁三角阵”冲去—— 一千步、五百步、两百步、一百步……漫天箭雨飞蝗般向光明军射来,经过训练的光明军战阵经验有明显提高,盾挡刀拨,死伤仅数百人,就靠近了玉龙军的阵形—— 光明军弓箭手还击的箭雨,也射伤了不少玉龙军将士! “荣耀!即吾命!杀!”玉龙军战鼓响起,闻名天下的“铁三角阵”向光明军迎了上来!光明军两翼张开,向玉龙军侧翼包抄,不久四万大军就将偌大的“铁三角阵”围在腹中,短兵相接! 徐逍遥与史恒、“阴冥二老”率一千“阴冥铁卫队”所向无敌,将玉龙军“铁三角阵”的箭头生生折断切入,很快就斩杀玉龙军数百人!身后大批光明军战士跟进,扩大战果。如果没有意外,就算以“铁三角阵”的强大战力,也会被光明军活活围杀! “报!玉龙军骑兵三千人截断后路!” “报!玉龙军骑兵各三千人自东西两面冲杀而来!” “急报!基隆城西门失守,自由军已攻入城中!” “啊!——”徐逍遥回头看时,但见基隆城升起失守的烟火信号,只觉眼前一黑,又气又急,差点就昏倒过去! 第63章 兵不血刃 第63章 兵不血刃 距魔教起事已整整一个月,“多情公子”徐逍遥就整整烦心了一个月!以前混迹花丛的时候,哪里有这般辛苦法? 由于秋水波所率的平乱大军堵住基隆的外城四门,基隆城的民生问题大受影响。粮食虽然暂时不成问题,但二十多万人的日常生活需要大量的蔬菜、果品之类,一直以来主要靠周围八镇供应。此时断了来源,城内居民不知围城会持续多久,抢购生活物资成风,物价飞涨,加上一些因强释私奴造成损失的私奴主暗中点火煸动……起事时原本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的阴冥派、光明军,明显感到了城内许多居民仿佛看瘟神一般的憎意。 “修罗刀”谈应笑既攻不下顺和镇,又回不得基隆城,失去增援和补给后,只能在顺和镇周围村庄抢夺粮食,甚至强抢民女……引起了极大的民怨,私下里被称为“黑暗军”——百姓见者避之犹恐不及…… 徐逍遥甚至足智多谋的计无谋均对此局面无法可施:光明军得自玉龙官库中为数不多的金币和预征三月的税金、加上阴冥派在基隆城经营多年所得积累都早因大扩军而用尽。阴冥派总部发信,称派出支援的人手和金币已在路上,但如何通过战火纷飞的百羊郡、避过玉龙密谍和军方、如何通过数百里珍宝海峡、再偷越围城玉龙军的营盘进入基隆城,却是一大问题——况且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困守孤城也并非仅是钱就可解决的。 最令徐逍遥烦心的是不知何人将那日他不听军师计无谋的再三劝阻,为了个人私怨执意率第一师团进攻日月城的事泄露出来,在光明军下层士兵中广为流传。那役徐逍遥损兵折将无功而返不说,还导致光明军攻取北港的计划失败,成为目前困境的最主要原因。主帅无能,累死三军。光明军战士大多为魔教教众、或对魔教教义认同者转变而来,为卫护教义拼力死战绝对视死如归,但因个人私怨影响大局,形同作了无谓牺牲,却也感到不值。尽管惧于教规森严,不敢公开表示不满,但因徐逍遥的拙劣表现从而对阴冥派整个高层的不信任感在军中悄悄滋生…… 徐逍遥也有些后悔当时未听从计无谋之言,假设当时亲率“阴冥铁卫队”及第一师团拿下北港,壮大声势,夺得那两百多万尚未运走的金币和粮草,据城阻止秋水波大军顺利登6,再释放奴隶、征募大军,增兵东取顺和镇、南夺宝南城……恐怕此时光明军的声威绝不比自由军稍差。谁会想到一点小小的战术调整,就会导致全盘皆输呢? 可惜历史没有假设。外有强敌,内有大忧,徐逍遥所率的光明军实则已到穷途末路,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禀少主,自由军大举增兵东进,‘自由之子’华映宏亲率四个师团十六万人再围日月城,海天青率自由军水师兵逼北港。”负责报告此消息的赫然是伤愈不久的光明军第一师团长“尸横遍地”史恒,足见此条消息的重要性和震憾力! 这条消息,就是徐逍遥这一个月来听到的最好消息! “好!”徐逍遥一时忘记了因雪纤纤的关系,对“自由之子”华映宏恨不得剥皮吃肉,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自由军的行动对光明军来说就像及时雨,对秋水波所率玉龙军则像一把刀子捅在要害上!只要自由军断去了包围基隆城的玉龙军后路和粮草,光明军的局势就可大为改观,甚至一举击败围城玉龙军也有可能。 “快请计军师前来商议。”徐逍遥下令道。 如何抓住这一线转机,还得足智多谋的计无谋献计出策——这次徐逍遥决定再也不外行指挥内行,定要对计无谋半点都无保留,言听计从。只要能取胜打开局面,什么都好说。 最近徐逍遥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内忧外患不说,连一向疼爱他的父亲“阴冥神拳”徐陵也连续两封措辞严厉的信,责令他向桃花仙子雪纤纤修好,再度合作打开局面。至于更多的援手,除了已在路上的数百高手外,因另行谋划大事,不再追派。前两天迫于无奈,通过灵宝镇潜伏的阴冥派暗线向雪纤纤送去了一封低声下气地道歉信。不管是否雪纤纤那贱人在枕边给“自由之子”华映宏吹了风,反正此时自由军的行动对阴冥派、光明军大大有利,徐逍遥对雪纤纤、华映宏的憎感恨意总算稍减了半分…… ************ “报!自由军进攻日月城,围三放一,秋浩然率珍宝师团撤出日月城,逃向北港!自由军一个师团急追。” “报!自由军两个师团东进!离基隆城七十里。” “报!南门玉龙军拔营,分两路绕城前往东门、西门!” “报!东门、西门玉龙军与南门玉龙军会合,继续绕城向北!”…… 入夜开始,徐逍遥和计无谋、史恒等一干阴冥派、光明军高层便齐集郡守府大厅,听到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传来!自由军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一出手便造成玉龙军全面被动的形势——若是日月城和北港城俱被攻下,包围基隆城的十万玉龙军便成无根无据的孤军,在自由军和光明军的夹击下有全军覆灭之危!玉龙军被逼得仓皇逃往北港城,对基隆城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 “计军师,我军是否该追击?”徐逍遥锐利的眼神直视着计无谋,光明军和他本人都急需一场胜利来稳定军心,提升士气。此时玉龙军仓皇撤退,正是追击取胜的大好时机。 “禀少主,属下以为不可。玉龙军虽撤不乱,且兵力超过我军,战力仍强,我军追击就算获胜,也要折损不少将士。若是不慎再败,便再无鄱身机会。”计无谋分析道:“当务之急,是派军守住金沙大桥,不让自由军渡河。据守基隆城为中心,东面派援军助谈师团长拿下顺和镇,南面拿下宝南城,徐徐恢复元气,收拢民心。自由军与玉龙军在北港城决战,不论胜负如何,胜者都会大伤元气,彼消我长之下,便是再振我光明军声威之时。” “计军师之策虽好,但不知拖到何年何月?”第一师团长史恒不禁问道。他素来统率“阴冥铁卫队”披坚执锐,习惯了江湖争斗直来直去的大砍大杀,对于军事却是不甚了了。他率领的三百“阴冥铁卫队”原本只剩下不足百人,这一个月来精选武功高强的核心弟子强化训练,扩充为一千人,个体战力虽比以前有所降低,但整体战力却相当强悍,心下其实渴望一战。 “若是自由军不强攻北港城,而改攻基隆城,以其连战连胜的声势,加上桃花宫的人煽动,以我军目前的军心士气,只怕难以抵挡。”徐逍遥毕竟统军这么多天,并时常与计无谋商量诸多军务,也学会了分析军情,“莫如先借追击玉龙军战胜一场,提升士气,再行计军师之策,岂不更有把握?” 计无谋见主帅徐逍遥和第一师团长史恒都有跃跃欲战之意,加之徐逍遥所言也不无道理,以近一个月尽心尽力的训练,光明军的战阵之术、战术纪律、搏杀之术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加上有大批武功高强的核心弟子相助,只要掌握得好,打一个小小的追击胜仗还是可以的。 “既然如此,可以先派两个联队前往金沙桥驻防,请少主、史师团长率第一师团和阴冥铁卫队自北门出击,小心防备玉龙军埋伏,小胜即回,再赶往金沙大桥挡住自由军。” “军师之策甚好,就这么定了!传令……”徐逍遥拿出一军统帅的架势,还真像那么回事。 ************ “报!基隆城光明军一个师团尾随追来!” 在基隆城向西北面沿官道撤回北港城的路上,秋水波接到留在后面的哨探飞骑快报。 骑一匹白马,秋水波着一袭白色儒衣,整个人在黑夜中极其显眼,闻报不由微微一笑,光明军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自言自语道:“华兄,让我额外送你一份大礼,日后也好相见。”遂传令道:“鱼儿上钩,依计行事!” 准备了多日的计划终于可以施行,秋水波的心情极好。这十万玉龙军经过强化训练,再经过一次血战的洗礼,那将是一支强大可怕的力量…… ************ 徐逍遥、史恒率军只追出北门十里,便听哨探回报:“玉龙军大部已急速退往北港城,只有一个联队在前面三里处断后,结阵卡住要道。周围五里均未发现玉龙军。” 一路追来,徐逍遥留心观察:玉龙军不少辎重物资都散乱落在地上,显是撤得极为匆忙,来不及收拾好之故,可以推算出自由军对北港城施加了多么强大的压力!听得仅有一万人断后,当即下令道:“全速冲击,全歼断后的玉龙军!”能消灭一万玉龙军,足以提升光明军的军心士气! “杀!”光明军四路纵列,向着黑压压一片的玉龙军“铁三角阵”冲去—— 一千步、五百步、两百步、一百步……漫天箭雨飞蝗般向光明军射来,经过训练的光明军战阵经验有明显提高,盾挡刀拨,死伤仅数百人,就靠近了玉龙军的阵形—— 光明军弓箭手还击的箭雨,也射伤了不少玉龙军将士! “荣耀!即吾命!杀!”玉龙军战鼓响起,闻名天下的“铁三角阵”向光明军迎了上来!光明军两翼张开,向玉龙军侧翼包抄,不久四万大军就将偌大的“铁三角阵”围在腹中,短兵相接! 徐逍遥与史恒、“阴冥二老”率一千“阴冥铁卫队”所向无敌,将玉龙军“铁三角阵”的箭头生生折断切入,很快就斩杀玉龙军数百人!身后大批光明军战士跟进,扩大战果。如果没有意外,就算以“铁三角阵”的强大战力,也会被光明军活活围杀! “报!玉龙军骑兵三千人截断后路!” “报!玉龙军骑兵各三千人自东西两面冲杀而来!” “急报!基隆城西门失守,自由军已攻入城中!” “啊!——”徐逍遥回头看时,但见基隆城升起失守的烟火信号,只觉眼前一黑,又气又急,差点就昏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