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64章 阴谋阳谋_奴隶帝国
第64章 阴谋阳谋_奴隶帝国
第64章 阴谋阳谋 第64章 阴谋阳谋 基隆外城西门。 “属下计无谋参见宫主。属下未能保全众多圣教弟子性命,请宫主责罚!”脸色阴沉的计无谋在桃花仙子雪纤纤面前显得极为恭敬。 “计坛主已尽力而为,并且献基隆城免去刀兵之灾,有功无过,不必自责。”雪纤纤和声安慰眼前这位武功不高、智计过人的桃花宫属下,若非他打入阴冥派中作为内应,发挥了作用,基隆城的局势恐怕早就被徐逍遥等人弄得一团糟,说不定又落入玉龙军手中,那珍宝岛的形势会变得更为复杂。这次自由军再度奇袭基隆城,计无谋大开西门以迎,使自由军兵不血刃拿下这座坚城,实是立有大功。 “谢宫主!”计无谋面色依然无喜无忧。 “不过,你却须脱离桃花宫!”雪纤纤此言一出,令沉着冷静的计无谋大惊拜倒,急声道:“属下若有过失,愿听凭宫主责罚,却千万勿将属下逐出门墙。”计无谋本来只是桃花宫一名普通弟子,雪纤纤无意间得知他智计过人,打破圣教以武功论高下的传统,委以坛主之任,还命人授予上乘武功,实有天大的知遇之恩。 “此事却须由华军团长作主,非是你有过失,而是华军团长求贤若渴,但以本宫弟子身份却不得入自由军的军籍,只得如此。何时你脱离自由军军籍,本宫随时欢迎你再回来。” “自由军以军师一职虚位以待,职级同师团长,正副军团长不在,可权领全军,不知计兄可肯屈就?”华映宏在旁微笑道,一脸真诚。计无谋向徐逍遥所献之策及在基隆城所为,雪纤纤如实相告,言明欲保全圣教弟子之意,令华映宏未见面便知计无谋之能。若非徐逍遥不懂军机,擅自改动计无谋之策,自由军却难有今日如此顺利之局面。如此人才,对欲征战天下的自由军,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宫主,属下斗胆请教军团长一事,再作决定。”计无谋向雪纤纤施礼,得雪纤纤点头认可后,向华映宏问道:“自由军三万大军悄然伏在基隆城外,玉龙军刚撤、往驻金沙大桥和出城追击的光明军刚走,便立即突袭西门,无谋愚鲁,自问无法以三万大军躲过玉龙军的耳目哨探,未知军团长如何能做到?” “若是根本无需躲避呢?”华映宏笑答道:“世上哪有如此多奇谋妙计,哪有如此多凑巧之事?”他与秋水波订君子之约为最高机密之一,雪纤纤自是不会泄于计无谋所知。自由军借玉龙军掩护,悄悄率霸天的特战总队和两个第一师团的最精锐联队藏于金沙桥以北,以玉龙军和自由军连番恶战,你死我活之势,竟会携手算计光明军,徐逍遥和计无谋当然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事发生! 以计无谋之智,个中情由无需多说便猜得**不离十,当下对雪纤纤和华映宏施礼道:“军团长当世豪杰,属下遵宫主令谕,愿随军团长附翼。自由军功成之日,便是无谋回归圣教之时。望宫主恩准。” “照准。”雪纤纤道:“计军师,今后当以华军团长之命是从,本宫之命也不必再听,你可明白?” “是!” “好!就请计军师现在就前往主持全面接收基隆城之事,部署城防。”华映宏看着完全开进城内的自由军,也不客气,立即下令道。 ************ 白衣白马的秋水波立于一处小丘之上,功聚双目,将战场形势看得一清二楚:在九千玉龙精骑兵的反复冲杀下,四万光明军早已如倒败革,溃不成军。以一万精锐正规军作饵的“铁三角阵”已分成数个小阵,将本是对玉龙军呈包围之势的光明军切割成数个小块,一块块地吞掉。四万新练的预备军和两万第二师团的正规军自东、西、南三个方向将光明军团团围住,力图不放走一人。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一边倒的战斗。光明军的单兵战力不弱,但在这种平原旷野大规模对阵中,并未对玉龙军造成多大麻烦,反而让预备役的士兵沾上了血腥,迅速成长为合格的战士——这才是他主导这场战斗的主要原因之一。 原本在与华映宏的“君子之约”中,秋水波并没有为自由军歼灭光明军这一条。但在依约撤退前,秋水波充分估计到光明军急欲借一场胜利提振降至低谷的士气可能性,提前作了安排——在撤退前,他便在通往北港大道东、西两面十里外设下伏兵。若是光明军追来,便漂亮地打一仗,除了提升因对自由军连败同样受到影响的士气外,也好用血腥将这些日来训练的预备役变成真正的战士。 还有重要的一点:光明军个体战力相当强,统帅徐逍遥却不精通军事谋略。在面对“自由之子”华映宏和同为魔教一脉的桃花宫时,恐怕这些人多半最终将被自由军击败收编。以自由军目前的强势,一统珍宝岛,登6华龙只是早迟之事。君子之约履行完毕后,自由军与秋氏家族难免刀兵相见的一日,此时若能将光明军大量歼灭,削弱一分自由军的潜力总是好事。 一只绵羊率领的一群狮子不可怕,但同样一群狮子在一头狮王的带领下,其可怕之处难以估量! 两里外远处的战场中,那以光明军帅旗为中心的三千人多人方阵,显示出强悍的战力,无论玉龙骑兵还是铁三角阵步兵靠近,都无法杀入多深,反而会被折损不少人手。特别是那个一千来人的小队,所到处玉龙军尽皆抵挡不住,想必就是闻名已久的“阴冥铁卫队”。那个方阵不断移动,将原本被割开分裂、各自为战的光明军重新聚拢到帅旗下,经过一番恶战后还剩下的两万多光明军也望准帅旗所在的方向齐心冲杀,玉龙军的伤亡明显增加起来。 “秋风银卫队随我出击!亮银枪来!”秋水波见若不将光明军最强悍的核心方阵打掉,玉龙军的伤亡定会增加不少,却与计划初衷相悖,当机立断决定亲自出手。 “秋风银卫队”是秋水波一手挑选族中旁支弟子或忠于家族的家将后人等,传以秋风诀,历时五年训练而成。入选时每人功力便不低于四品级数,经过秋水波的五年训练,此时最低者只怕也不低于七品级数。“秋风银卫队”人数始终为一千人,却是第二师团王牌战力中的王牌。 “宁做秋风卫,不做大队长”。秋氏家族旗下的玉龙军,能晋六品级数的高手一般可做统率三千人的大队长,但加入秋水波所练“秋风银卫队”与秋水霸所练“秋风金卫队”、秋水流所练“秋风铁卫队”却成为玉龙军中仅次于卫护家主的“秋风白金卫”的荣耀!在秋氏子弟中,能得到家族嫡传的秋风诀,向武道高峰攀登,并且成为家族重要人物的卫护者,远比当一名率军三千的大队长更有诱惑力! 秋水波手持亮银枪,一马当先冲向光明军帅旗,两名家族派出的黑衣护卫高手紧随其后,一千名清一色银盔银甲、手持雪亮长枪、跨下清一色纯种黑马的银卫策马紧追,所到之处,玉龙军自然让道,再来阻截的光明军却沾上死、遇上亡! “秋风落叶枪”在秋水波手中使出,比之战死在困龙滩的游坤使出大为不同,没有惊人的气势,只是如闪电如游蛇般地刺出无数枪花,黑夜中闪烁耀眼的光芒,许多不自量力上前阻挡的光明军士兵连枪影都未看清,便伏尸枪下,连四五品级数的高手也不例外,勉强能用兵器挡上一挡,却连人带兵器一起被刺穿,秋水流手下无一招之将! “杀!”主帅的神勇令玉龙军有些受挫的攻势再度变强,金铁交击之声、喊杀之声、战鼓之声、惨叫之声……顿时响遍空旷的原野。 “多情公子”徐逍遥远远看见一个银色的骑兵方阵向本阵疾冲而来,所过处势如破竹,玉龙军攻势大盛,光明军好不容易组起的防御顷刻间瓦解,三千多人的核心弟子本阵被玉龙军银骑方阵撕于一个大口子,他自知大势已去,自悔不该不听计无谋之言的念头一闪而过,奋起下令道:“击鼓!传令全军向东突围!阴冥铁卫队随我阻敌!” 说时迟,那时快。秋水波已率秋风银卫队冲到近前,亮银枪爆出无数枪花电芒,向飞起两丈迎面攻来的“尸横遍地”史恒罩去! “当当当当当……”史恒以“灭杀刀法”瞬间疾劈出十八刀,刀刀劈在亮银枪上,以他之勇猛,亦不禁被秋水流凝练真气贯注的长枪加连人带马的冲势震得连退六丈,才总算稳下身形。秋水波的冲势也为之一滞—— 紧随身后的秋风银卫队也纷纷遇到阴冥铁卫队的高手,“秋风落叶枪”与各式招法奇功迎头撞上,真气激荡,配合有素、加上战马冲锋之势,秋风银卫队大占上风,将阴冥铁卫队高手纷纷震退数丈! “叶落归根!”秋水波长枪一举,催马再冲,亮银枪带起无边肃杀之意直取刚刚稳住身形的史恒!气机牵引之下,他有把握三招之内将处于劣势的“尸横遍地”史恒伤在枪下,届时阴冥铁卫队便抵挡不住秋风银卫队的冲击! “阴风阵阵!”徐逍遥见势不妙,腾蛇剑闪电出鞘,“阴冥十三式”全力展开,黑暗中,阵阵阴凉之风随剑式展开将秋水波枪意抵住,抢在史恒之前接下秋水流石破天惊的一枪! 两军主将终于当面对诀!徐逍遥原地飞身腾起接招,较之秋水波借马前冲吃亏不小,剑枪交击之下,借势飞退两丈,化去秋水波枪势和真气。两人功力似在伯仲之间,一时难分胜负。 阴冥二老与两名秋氏护卫高手也拳来刀往,“阴冥神拳”带起的无伦罡风与“秋风落叶刀”劈出的道道强劲刀气激荡冲撞,方圆数丈之内烟尘滚滚,功力稍弱的人根本无法靠近! “灭绝人寰!”——“尸横遍地”史恒纵横江湖多年,少有这样一招面便被震得连连退让之时,灭杀刀法中的一式绝招劈出,向正与徐逍遥再度对攻搏杀的秋水波夹攻而去! “一叶知秋!”秋风银卫队统领——秋浩苍之长子、秋水波之堂兄秋水裳策马狂冲,借势飞起,银枪疾吐向史恒攻去,若史恒不变招相应,还未及秋水波之身便会被长枪刺穿! “去死!”史恒狠狠变向一刀砍在秋水裳枪头上,但觉手上一震,秋水裳借势飞退,重新飘落在座马之上,而史恒亦为秋水裳枪上真气所逼,只得借力后飞两丈,暗道秋风银卫队统领果然不凡!秋水裳功力虽不及史恒精纯深厚,却也相差无几,两人若要分出胜负,只怕不是一时半刻之事。 “杀!”一千银卫队员却不理会主将之间的战斗,各自银枪高举,展开“秋风落叶枪”,再度向阴冥铁卫队冲杀而去—— 没有了阴冥铁卫队强大战力支持,光明军的阵形再度被玉龙精骑冲散,尽管一个目标向东突围,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无数生命和鲜血作为代价! 渐渐地,阴冥铁卫队再挡不住秋风银卫队策马挺枪的连番冲击,开始出现死伤——毕竟先前与秋风银卫队战前,已消耗不少真气体力,此时再与秋风银卫队人马合一的冲势硬抗,莫说是血肉之躯,便是真正的铁打之躯,也经受不起…… 秋水波与徐逍遥、阴冥二老与秋氏两大护卫高手、史恒与秋水裳几大高手之间打得天昏地暗,声势惊人,却无一人显露败象。但整个战场的局势,却被玉龙军牢牢控制,光明军已只剩下一万余人,难逃全军覆没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