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65章 贱卖珍宝_奴隶帝国
第65章 贱卖珍宝_奴隶帝国
第65章 贱卖珍宝 第65章 贱卖珍宝 “少主,我们快撤!迟恐不及!”光明军第一师团长“尸横遍地”史恒虽然久攻秋水裳不下,却有余力观察战场形势,见大势不妙,赶紧出声提醒徐逍遥不要恋战。 在千军万马之中,哪怕是先天圣品级数甚至神品级数的高手,也经不起源源不绝的攻击。超级高手可能搏杀一百、五百甚至一千名普通战士,但真气耗尽之时或许就死在第一千零一人的刀枪之下!何况对方还有级数相近的高手缠战,再恋战下去死得可能更快!今夜一战,光明军已没有丝毫胜算! “全军撤退!”徐逍遥原本全力以“阴冥十三氏”出手,欲将玉龙军的主将秋水波毙于剑下,却久战无功,秋水波功力之高,绝不在他之下,并且后劲十足,只怕再打上半天,两人也未必能分出胜负。光明军却没有办法在玉龙军的持续攻击下支持半天之久!当下徐逍遥一剑逼退秋水波的枪势,与史恒、阴冥二老会合一处,率先向东面杀去!身形展开处,疾逾奔马,反倒比骑在骏马上的秋水波等人快了许多! 此时阴冥铁卫队在秋风银卫队的冲击下,仅剩下两百余人,紧随徐逍遥等领头四人向包围圈东面杀去! 秋水波率银卫队急追,不停将留下断后的阴冥铁卫队员击毙枪下,不过却与全力展开身法的徐逍遥等人越追越远,最后只能目送二十多名功力高绝的阴冥铁卫队员护卫着徐逍遥等四人硬生生杀出重围,急逃向顺和镇方向而去。 “穷寇勿追!”秋水流止住欲追击的秋风银卫队,下令道:“快速解决战斗,大事要紧。” 给华映宏留下一个武功不弱能够捣乱的敌人,也是不错的选择。秋水流英俊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如果他全力出手,绝对有把握将“多情公子”徐逍遥击杀于亮银枪下,不过何必为此事惹怒“阴冥神拳”徐陵那等级数的绝顶高手?如果徐陵那等级数的高手抛开一切顾忌,如果不择手段存心要杀掉一个人,天下能躲得过的数不出几人! 只有那个看似貌不惊人的青年人,才是秋水波心中始终引以为真正敌手的强者——尽管多情公子徐逍遥的武功不弱,阴冥派的实力强大无比,却还未放在秋水波心上。 在他心中——智慧远比武力更可怕百倍! ************ 北港城东十里外一处海滩,夜色宁静。 海天青目视着成千上万的玉龙军源源不绝地登上船头,心情极不平静—— 华映宏与秋水波达成“君子之约”,起初他并不完全理解:就算玉龙军兵精将广,他相信局势已完全占优的自由军仍然有能力将其歼灭在岛上,纵然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突然要与曾经的敌人握手言和,这令他心理上一时难以接受。 他并不掩饰对玉龙军、特别是秋氏家族刻骨的仇恨:秋水流强抢爱人苏小小之恨、一家数十口人被灭门之仇,没有哪一桩不是不共戴天。但他也并不全为私仇而与华映宏争辨,他的理由是:若趁秋氏家族此时面临大梁军的强大攻势,陷入极端困境之际歼灭秋水波的平乱大军,今后对自由军登上华龙大6征战将会更为顺利。 直到华映宏向他解释达成此约的真正意义,海天青才心服口服——将玉龙军送走,能够最大限度减少自由军的伤亡,可以兵不血刃拿下日月城、北港城乃至基隆城,而且华映宏更担心的是东港城及附近二十多万华龙百姓的性命:在倭奴军不断增兵且久攻之下,东港城还能支持多久,是个未知之数。倭奴浪人的无耻可憎、灭绝人性之事,每一个珍宝岛的人都清清楚楚,海天青曾在玉龙水师服役,与倭国浪人交过手,当然也十分清楚。 “驱除倭奴、扬我天威。”秋水波在订立“君子之约”中,特意提出了这一条,也正合华映宏的心意。只要玉龙军退出珍宝岛,自由军将借机向整个华龙大6宣告:多少年来大唐帝国、新宋王国和大梁王国都无法解决的倭奴浪人问题,在自由军手中将不是难题!届时整个大6有血性的大好男儿,都将聚集在自由军旗下,登6华龙大6之后的局面,也将为之一新! 华映宏的眼光,不局限于珍宝岛一隅之地,这一点正是海天青不如他的地方。况且,自由军的当务之急是壮大自己,而不是削弱敌人。若真的拼起消耗大战,以秋氏的庞大势力,死掉十万将士未必就会垮掉,但新生不久的自由军若战死超过五万人,就可能会面临崩溃! 还有更让海天青感动的一点:华映宏在与秋水波秘密蹉商细节之时,提到了海天青与秋水流乃至秋氏家族之间的恩怨,若是不妥善处理,自由水师与玉龙军的合作将遇到障碍——秋水波几日后便答复:海天青灭门之事另有隐情,苏小小仍在百羊城秋家暂居,只因大梁军围城无法送出。秋氏家主秋浩宇已下令解围之后立即将苏小小护送往珍宝岛,到时一切水落石出。若秋水流胆敢阻挠,将取消其家主继承资格。秋浩宇的亲笔手谕正在秋水波手中,等“君子之约”履行完毕,珍宝岛撤出的玉龙军到达目的地,便会将手谕交予海天青为证。若不履约,秋氏家族将失信天下! “小小!”海天青想起柔柔弱弱的小小,善解人意的小小,知心暖肺的小小,心中荡起铁汉柔情:只要小小平安无事,他心中的仇恨便已消去大半。至于灭门之事,他亦可只追究主犯协犯,不会再迁怒于整个秋氏家族。 “海兄,多谢不计前嫌顶力相助。”秋水波帅气潇洒从容自若的笑脸终于出现在海天青面前,亲切得令人如沐春风。 海天青立即感应到秋水波那惊人的修为——他自与海盗一战后,刀法又有提升,加上以华映宏所传独门之法勤练天地诀、破虚诀,功力突飞猛进,等闲八、九品高手,他至少有勇气一战。但秋水波一出现,他便直觉到自己不是对手,比他面对此时的华映宏更甚! “海某奉华军团长之命配合玉龙军行动,不值一谢。”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海天青仍不愿与姓秋的称兄道弟,哪怕秋水波确实与自己的大仇丝毫无关。 “这是家严命令送小小姑娘至珍宝岛与海兄相聚的手谕,海兄请收下。”秋水波丝毫不以为意,将原本送玉龙军到目的地后才移交的手谕递过,风度气质之佳,令人心折。 海天青有些激动地接过,但见一张素纸上写道“着在百羊城解围一月内送苏小小至珍宝岛,严保安全。若有外人阻挠者,一律格杀。有族人阻挠者,除去族籍。秋浩宇。”这张字条不可能有假,秋氏家主的手迹和印信,海天青认得分明。 “海某以性命担保,在未送玉龙军达目的地前,我自由军只要有一条船存,一人有命,绝不让玉龙军损失一人。”海天青知道以秋水波、秋浩宇如此人物,不会为此等事欺骗自己,当下也将华映宏交待、也是自己此时心声的话诚意道出。有了船帮和南宫世家暗中相助,加上剿灭海盗所获,新的战船虽未下水,海天青已手中多了五十艘改装战船,有了两个满编水师联队,就算途中遇到什么状况,也有能力一战。 “再谢过海兄。玉龙军十三万将士的性命,就全系在海兄身上了。”秋水波转头望着玉龙军训练有素、毫无混乱地登上一艘艘运输船,口中淡淡道。歼灭徐逍遥光明军一战,玉龙军付出死四千人,伤三千余人的代价,连秋风银卫队也战死五十余人,轻伤三十余人。但他仍认为值得:毕竟经历了血战考验的预备军,才成为了真正的战士。有这十三万多大军,他和整个秋氏家族在极为不利的逆境中所图谋的大计划才有实现的可能。 这是一宗极大的冒险,将十三万人的性命交在曾经敌对的自由军手中。若是自由军起了歹心,在海上用战船攻击运输船,八百多艘运输船上十三万玉龙军连同粮草都将沉入海中喂鱼!秋水波却并不担心:以自由之子华映宏如此人物,却不会作出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而海天青,除了必须遵从华映宏的威信之外,苏小小的安全也会令他不致于被仇恨迷住双眼,作出不顾一切攻击运输船之事。 这种冒险看似风险极大,实则无比安全,这便是秋浩宇、秋浩然都不反对“君子之约”的最重要原因。 “华军团长已下令自今夜起日月城、北港城、基隆城全城戒严四天。若有敢私放信鸽烟火及违禁出行者,格杀勿论。玉龙军登船撤走的消息,在到目的地前应不致泄露。”海天青应道。 这些天来,为履行“君子之约”,秋氏大军和自由军的情报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耐人寻味的是:连曹乐水的玉龙密谍也提供了大量的情报。在大多数珍宝岛人的眼里:十多万玉龙军被自由军赶出了北港城,已被逼到海滩处于背水一战的绝境,但谁也不知道这是双方蓄意造成的假象! “报副军团长,北港城内六处疑是大梁王国方面暗线的私宅飞起信鸽,已全数被射下,宅内之人已全数捕杀。”正说话间,一名军情司的头目前来报告,佐证了海天青的说法。 “请代我谢过华军团长。”秋水波对华映宏的心思缜密和雷霆手段再生戒意。自由军显然已掌控了大梁王国在珍宝岛的秘密情报据点,只怕秋氏家族和玉龙密谍暗藏的情报据点也逃不过自由军情报组织的监视……还有什么能逃过如此可怕之人的算计呢? “报告师团长,全军登船完毕。”玉龙军传令兵前来报告。 “华军团长特命海某送上这个——”海天青拿出一枚金光灿灿的金币,口中对秋水波道:“请收下——” “好贵重的一枚金币。”秋水波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苦笑——偌大一个珍宝岛,每年仅仅上交王国财政就达五百万金币的珍宝岛,给秋氏家族带来的好处更是难以计数,在他手中只贱卖了一枚金币!不知此举是对是错,他会否成为秋氏家族的千古罪人? 海面吹起了微微的西风。风正好扬帆,上千艘战船和运输船组成的船队在夜色中悄无声息地驶向珍宝海峡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