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68章 聚财有道_奴隶帝国
第68章 聚财有道_奴隶帝国
第68章 聚财有道 第68章 聚财有道 基隆城,城守府议事厅。 “诸位!若对《土地法令》有什么意见,此时尽管提出来。只要是合情合理的意见,我们都会采纳。若是等颁布施行之后,就不好再变化,自由盟绝不做朝令夕改之事。”为应付自由军财政的困难,凭着领先千年的知识,华映宏分析了珍宝岛和华龙大6的政治经济体制,搜肠括肚想了两天,倒真想出了一些聚财的办法,其中最核心的四个字便是“出卖未来”。 以《土地法令》为例:华映宏想出的办法是将全部自由军控制范围下的土地收归自由军所有,任何使用者都必须向自由军内政署户政部门缴纳一定数量的使用费,以五十年为限。具体价格公开拍卖,价高者得,发给土地使用证。原来有地契房契者,可视购地时的价格酌情抵扣使用费。与内政署和军队合作的特殊用地可以特批减免使用费。土地使用权可以转卖,但须交纳一定数量的转让登记费用。 柳菊根据华映宏的想法粗略估算一下,仅目前控制的地区,主要拍卖城市内的商住用地和扩张建筑用地,以每亩五百金币计,就可以至少得到五千万金币之数!当然这需要逐步拍卖,需要有实力的人购买,还需要各方势力和治下的百姓都能理解和执行才可以。华映宏虽然主要负责军机,仍然出面专门将船帮、南宫世家、商会以及将珍宝岛中部地区、西北地区各家主要势力、地方士绅代表召集一堂,便是为了事先商议,避免激化矛盾后不利内政方面的建设。 以目前珍宝岛的形势,没有人敢不遵从军务署的招呼。就算瞎子也能看出自由盟谁是真正的主宰和灵魂人物。就算只是为了与用兵如神的“自由之子”华映宏会上一面,也是许多地方豪强士绅争破脑袋之事! “敢问军团长,这土地历来由买者所有,何来收归自由军所有一说?况且,以大量金币购买五十年的使用权,能有多大收益?自由军又如何保证这五十年没有变化?”一个乡绅模样的人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却俱是众人关心的问题。 自由军建军以来,施行言论自由的新政策,特别是有聚宝镇内政大事采取议会形式商议而定的样板在前,使原先习惯服从官方命令的地方士绅开始逐渐敢于说话发表意见——这是华映宏特意安排的结果。只有听到来自民间真实的声音,施政才会更为顺利。这点连内政署长吕经纬起初都不太理解,待到有利施政的效果初步显现后,才明白此举的用意。 经过各方势力讨论大多数通过的决策,推行起来阻力就会缩小到微乎其微的地步。就算有些不支持新政策的少数人,在大多数人都赞成的时候,也就不敢搞小动作,因为那意味着与多数人为敌!民主,就是用多数人来压少数人,总比自由盟单独面对成为众矢之的好得多!何况,在形势比人强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抗逆自由盟的新政策呢? “问得好!”华映宏耐心地解释道:“这位想必也是读书之人,当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历来土地转卖,最先皆是帝王或赏赐功臣、或封赐爵位、或由官府出售。相信大家能看到,在今日之珍宝岛,自由军便是王者,其实这样做与惯例并无不同之处,只是多了一个期限的分别而己。” 见众人点头,华映宏又道:“至于土地购来何用,如何取得收益,我试举数例:近日船帮新与内政署签订了一项特殊用地协议,以二十万金币优惠价购买北港码头附近一千亩地,建船坞两个,得内政署订单一百万金币,毛利即有近三十万金币。归兄,可有此事?” 一名面相粗豪、实则精明无比的四旬左右汉子——执珍宝岛运输业牛耳的船帮老大、聚宝镇车马行老板归元德的兄长——归元海闻此言点头道:“军团长所言句句属实。若内政署拍卖时,船帮倒有兴趣再做几笔买卖”。 “嗡!……”不少人开始私下议论纷纷,船帮是最先暗中与自由军合作者之一,在多次合作中获利甚丰——仅西港城正在建造的六十艘战船便可获利十万金币;“闪电行动”中协助抢运数百万石粮食,获现利近十万金币;帮助自由军从大6接送人口获纯利不下十万金币;前几天听说出动几乎所有的上千艘运输船助自由军履行与秋水波的“君子之约”,获利也不下十万……每次自由军对外都宣称是“强征”船帮的车船人手,但只看那些船帮弟子一个个拿了奖金红光满面、喜气洋洋、脸都快笑烂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的“强征”多么受到欢迎——自由军确实还没有亏待合作者的记录。 “还有,宝月楼在聚宝镇外以三十万金币购买了二千亩土地,目前已用地一千亩,建成二层商住两用房一万户,自大6来珍宝岛的流入人口已购买入住八千户,已获纯利十万金币,剩下的土地恐怕所得不少于此数,南宫楼主,可有此事?” 南宫望点头道:“不错!南宫世家也有意再拍几块地。”他暗中还有另一个“宫望”的户政司副司长身份,自然巴不得自由军强大起来,自己好多多赚钱。况且南宫世家确实已开始从与自由军的合作中获利甚丰,在政治、经济上双双丰收,令他在南宫世家的家族内部地位也攀升不少。 “柳司长,目前为止大6有多少人流入我自由军控制区?”华映宏问道。 “至昨日已有五十五万人。另外,今日接到海副军团长来信,因大梁王国南海郡、韵原郡战乱开始,回程中运输船上将约十五万逃难之人随船返回,户政司正着手准备接收之事。”柳菊娓娓道来,自然与华映宏的配合极为默契。 “诸位!七十多万流入人口,需要多少店铺、多少住房、多少生活物资等等,况且每天还有大量人口涌入珍宝岛纳入我自由军治下,能从中赚取多少钱财,大家肯定比我会算。我不一一例举。至于自由军如何保证五十年的利益,我只想反问一句:在现今之珍宝岛,可还有我自由军的敌手?在座诸位可曾听说我自由军一件背信违诺之事?”华映宏身上陡然散发出傲视天下的霸气,令厅中数十人不敢丝毫置疑,慑然臣服! 的确,随着秋水波率大量玉龙军撤走,光明军战败被收编,目前自由军在珍宝岛上已是一枝独秀的霸者。东港城加上顺和镇暂驻的玉龙军不过三万多人,且已铁定要退出珍宝岛。至于那十几万倭奴军,也绝对不是自由军的对手,驱除倭奴之战只是早晚之事—— 没有人相信每日都在不断训练提升战力的自由军在“自由之子”华映宏那层出不穷、匪夷所思的兵法指挥下,倭奴军有侥幸获胜的可能!况且,面对倭奴犯岛,历来华龙人同仇敌忾,各大势力几乎都会或明或暗地出手,全岛军民都是倭奴军的敌人,在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优势情况下作战,自由军没有不胜的理由。 至于大6诸国和各大势力,特别是与离珍宝岛最近的秋氏家族旗下玉龙军和龙氏家族旗下大梁军激战正酣,只求自由军不去相助对手已是烧香拜佛了,那里敢来犯珍宝岛,自找麻烦?等秋氏和龙氏打出结果来,以自由盟目前的势头,肯定将珍宝岛经营得固若金汤——就算不登6参与争霸大6,割据一方也绰绰有余。华映宏的话说得很狂,但是却给令人无比置疑,彻底打消了众人的顾虑。 在华映宏强大的辨才之下,《土地法令》没有争议地顺利通过,接下来的其他的事就好办多了—— 《矿山资源法令》、《金行法令》等十来个为自由盟聚敛财富的法令顺利通过。 特别是其中的《金行法令》,是华映宏抄袭现代银行的办法想出来的。华龙人重信守诺,民风淳朴,往往有一诺赴死、在所不辞的信誉,正有了组建开办银行的基础,只是顺应华龙人的习惯,华映宏将称呼改作金行而己。 此时,华龙大6商誉卓著的南宫世家和一些世家大族、大商家,大都开办有私营的钱庄,结算也开始使用金票,称作“飞钱”,但都是以私家信誉作为保证,钱庄的规模和影响力毕竟有限。华映宏设计的金行,是以自由盟政权作为支付保证,收拢股本,广泛吸纳存款,自然影响远超私家信誉。华映宏再将小钱聚集大钱进行经营的赚钱原理详加解说,与会众人本就是个中赚钱高手,直听得两眼发光,本来准备先发行一百万金币的股本被数十人当场表示愿意全数认购,南宫望更表示可认购五十万!最后华映宏与柳菊不得不推说此是草案,研究通过后视情况追加股本发行量再作决定…… 会议开完,众人散去。四顾无人的时候,娇俏可人的柳菊悄悄地搂住华映宏亲了一口,娇声道:“夫君啊!你的脑袋怎比个金矿还值钱哩!”便飞也似地跑开了。 华映宏苦笑,心中却灵机一动:在自己看来平常的许多东西,毕竟领先了若干年代,在此世此时却是了不起的发明新作,若是善加利用,岂不是…… 眼前突然出现了漫天金币向自己涌来的奇景,华映宏看到了自由盟“钱途”无量,一条金灿灿的大道通往财神把守的大门……改天定要与鲁神工好好研讨一番才好。 ************ 昌隆府,百羊城下。 龙飞扬指挥着大梁军疯狂地向百羊城四门发起潮水般的进攻,直到夜幕降临,四面都各损失了三四千人、作为守方的玉龙军也四面都死伤二三千人后,大梁军才退回大营中暂时休战。 秋浩宇却不敢大意,亲自骑着快马,率领闻名天下的“秋风白金卫”巡视四面城墙。大梁军自知困境,临死前的反扑将极为可怕。龙飞扬盛名之下无虚士,多次乘夜派军中高手攻袭城墙,企图打开缺口,幸好巡城将士警觉发现得快,秋氏家族高手和玉龙密谍迅速出动才一次次杀退,力保据城苦守一个多月未失。若在秋水波率大军已扭转全局之时被龙飞扬趁夜攻入城内,端了自己的老巢,毁了秋氏宗祠,那将令天下人笑掉一地大牙! 在没有坚固的城墙和守城器械作依恃的情况下,十几万久经训练的精锐大梁军却非仅数量有十几万、却有一半是刚刚强化训练不过月余的玉龙军能抵挡得住! 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大梁军营帐如往常一样乌黑一片,没有一丝灯火,一点声音,连战马也未发现厮鸣。龙飞扬治军严谨,法度森严,不愧为一代名将。若是谁想趁夜袭营,绝对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找苦吃。 龙飞扬——你还能支持多久呢?秋浩宇对这位多年的对手,心中不泛有一丝丝敬意,就算此番大战以秋氏获胜、龙飞扬大败告终,也无损这种敬意。毕竟,舍弃整个珍宝岛,令财雄势大的秋氏家族家主心中也很痛,败在这样的奇计之下并不冤枉,毕竟名将也是人,不可能什么情况都能意料到—— 次子秋水波临行前,向他秘密提出的这个大胆计划,代价虽大,但一举将夙敌龙氏陷入绝境之中,确实不世奇谋。秋水波在他心中的份量也再度提升,不过那个在秋水波眼中也称为将是“生平大敌”的“自由之子”华映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呢? 夜,是如此宁静安祥。今夜,百羊城应该不再有血腥…… 同一夜,清远城却充斥着浓烈无比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