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6章 初悟神功_奴隶帝国
第6章 初悟神功_奴隶帝国
第6章 初悟神功 第6章 初悟神功 “何宗石!”华映宏看到铜盔将军出现在房门口,凌厉的双眼射出一道冷电,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令自己几乎站立不稳。 霸天天不怕地不怕,面对这冷若寒冰的将军,却也不敢多言。 “你!今天必须搬一百筐矿石,少一筐打一鞭!”何宗石冷冷地对华映宏道:“或者,你从实招来,本将军不为难你。” 霸天拦在华映宏身前,怒道:“太过份了!他身上有伤,他那份算在我头上!” “啪!啪!”两身鞭响,何宗石贯注真气的皮鞭横抽在霸天身上,饶是他横练功强横,也经受不起,立时被抽翻一旁,前胸后背衣服破裂,两道血痕赫然在目。 “小子!敢再撒野就打断你的腿!”何宗石声若寒冰。 霸天狂叫一声,又和身扑上。华映宏见状,死死将他抱住。他天地诀又有进益,力量大增,竟能将霸天挡住,眼神盯住霸天,摇摇头。霸天感到他双手强劲有力,慢慢安静下来。 华映宏松开手迈步出门。霸天和叶知秋扶着老夫子吕经纬紧紧跟上。奴隶营对吕经纬倒不为难,一直以来是霸天帮衬着挖矿。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华映宏随两名兵丁前往工地的时候,偷偷打量了一下地形—— 奴隶营建在一个方圆三、四里的山谷里,入口处建起了四丈左右高、长十余丈的营墙和百多间营房。两侧是高达百丈猿猴难攀的山峰,远处山峰相连的狭窄谷口建起了高四丈有余、宽约五丈的高墙,想是防止奴隶们逃跑,对手脚都有镣铐的奴隶们来说,逃跑难如登天,却不知有人如何竟能逃出去,累得何宗石亲自动手追捕。 两侧山峰被都挖开了两个丈许高、两丈宽的矿洞,已各有约六七百奴隶站在洞前等着开工,旁边是百多名持刀黑甲兵丁监工。那些奴隶有的神情木然,有的面色刚毅,倒大多为二三十岁青壮汉子。 “咣!”一声锣响,开工了!霸天、叶知秋和吕经纬被故意分在另一侧,三人进洞前不由担心地望了望华映宏。见他面色坚毅地点点头,这才进去了。 华映宏的任务是从矿洞中将别的奴隶挖好装筐的铁矿石,用肩扛至洞外一处场所集中,整段路约有半里。筐并不太大,装满矿石后却不轻于二百斤,若冒点尖,怕就不少于二百五十斤。 装筐处是候军和一名兵丁盯着,卸筐处却是李兵和一名兵丁监工,中途每隔两丈还有一名兵丁。何宗石的黑衣近卫平时是不监工的,华映宏似乎受到了特别“优待”。 果然,第一筐,候军就让一名奴隶把筐装满还冒尖。筐压上肩时,华映宏不由痛得咧咧嘴,二百五十来斤不是闹着玩的,加上镣铐,脚都有些不稳,但他咬牙撑住了,挪动脚步跟着其他奴隶走向洞外。 放下第一筐之后,华映宏一屁股坐在地上长出一口气,肩膀都像不属于自己了。好痛! 李兵的鞭子“啪!”地抽过来,华映宏在他出鞭之前已经看清,闪身想躲,却被镣铐影响了行动,着实挨了一鞭,痛得撕心。 “不许偷懒!”李兵又是一鞭抽来。华映宏这次伸手抓住了,目光厌恶地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这才站起身来向洞内走。李兵被他凌厉的目光一扫,心下一激灵,竟不敢再打,连骂也骂不出口。 第三筐冒尖的矿石压到肩上时,华映宏已双腿打颤,几乎迈不动步。候军手中轻敲皮鞭,等他一出错便会抽将下来。 华映宏咬牙强撑着走了几步,觉得像是在扛一座山,举步维艰,眼前金星直冒。就在他觉得快要撑不住,真想把筐扔在地上时,一股清凉的气流从丹田中流出,沿天地诀的路线自动运行起来。真气到处,肩上受压的地方顿时感觉轻松许多。 候军举在半空的皮鞭没有落下,因他吃惊地发现,本已几乎无法迈步的华映宏再次举步走向洞外,步伐反而变得更轻松! 天地诀运转加速,华映宏走得更加轻松。感到这变化,他突然“啪”地用左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心想:真蠢!早点运功岂不少吃苦头?原来天地诀不仅睡觉时可练,行动时也可练的。 华映宏却不知道,他无意中打破了武人静坐练功,生恐走火入魔的旧路,晋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武道奇境中——动静俱可练功!动为永恒,静为相对;随心所欲,妙在自然。这一点,连浪青云和关山月这样的神品高手或许都未曾意识到。或许,他们意识到却未能与任何人分享! 渐渐地,其他奴隶惊讶地觉察到华映宏的变化,他尽管每筐都被候军“照顾”得矿石堆尖,扛起来走得却更快更轻松! 但华映宏本人却没有意识到这点。他的心神沉浸在天地诀运转的奇妙感觉中,在外来压力和天地真气牵引下,破虚诀也开始运转,丝丝关山月留下的破虚真气融入天地诀真气,一部分在主脉中运转,一部分却顺着关山月传功时开辟的路线,向全身经脉涌去! 破虚真气瞬间流遍全身经脉,天地真气也随之流动,真气回流的时候,两道不大、却极为精纯的天地元气一从脚底、一从天灵百会流入华映宏体内,被破虚真气和天地真气接引,回流到丹田之中。丹田中两个本源气团被推动得缓缓转动起来,分别将接引而来的天地元气吸纳,并分别化作真气再次抛离出去! 更多的天地元气被吸入、转化,两个本源气团的转动速度加快,渐渐地再生异变!天地真气和破虚真气本来一冷一热,径渭分明,互不干扰,但在急速旋转中,两个本源气团竟开始融合,相互渗透! 随着天地元气不断的被吸入、两个气团不断壮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后融合成为一个类似太极的圆球,按照某种玄妙的规律不停运转…… “轰!”就在太极圆球形成的那一刻,天地元气急速地从头顶脚下涌入,将全身的经脉注满后,;突然如刀割般断然中止,经脉中的气流再缓缓地纳入太极圆球,变得空虚,而后被太极圆球流出的混合真气再度注满。 华映宏的心神似也得到浸润,五识全开,顿时泛起动人的感觉。五丈方圆的范围内,他甚至仿佛听到了左方四丈外一名兵丁的喃喃自语,和右边洞壁上一只蟑螂吃下一点食物残渣后舒服地吐气的声音…… 在外人眼中,华映宏仍在扛着矿石,以令人惊奇的速度快步行走。却不知道华映宏在刚才的片刻,得到了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奇遇,赫然将天地真气和破虚真气合二为一,不仅各自晋入第四层和第二层心诀,还生成了一种融合两种真气特点的奇异真气,打开了一道通往武道宝库前所未有的大门! 就单以真气强度而言,华映宏已赫然晋入四品高手的行列,只是他对于真气和武技运用缺少经验,实力发挥将大打折扣而己。 到两个时辰后吃饭时,华映宏得真气运转之助,已轻松搬运了三十筐,其他奴隶最强壮的也不过搬了二十筐而已。 饭很难吃,不过是一小盆清可照人的稀粥和两个掺了米糠的馒头。华映宏也没在意味道,强咽下去。毕竟,活下去最重要。 难得地休息了片刻便再次开工。再搬一阵,奴隶们体力毕竟有限,速度越来越慢,监工的兵丁们的皮鞭开始时不时“啪!”地响起来,接着便是奴隶被抽打发出的惨叫声…… 到中午的时候,华映宏已经搬运了满满的六十余筐,照此下去,完成定额想来没有问题,就在他准备放缓速度的时候,一件意外发生了—— 华映宏刚放下一筐矿石,提起空筐往洞内走,一个约三十多岁,身材中等,体形较弱的中年奴隶扛着矿筐行走时,绊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身体失去平衡,向前一扑,满筐矿石全部倒在地上,膝盖在石上一碰,顿时血流如注! 紧邻的一名兵丁见状,一顿皮鞭向地上那中年奴隶抽去,“啪啪!”连续几鞭,顿时皮开肉绽,那奴隶却咬牙并不叫唤! “秦大哥!”几名奴隶纷纷放下肩上的筐,上前将那中年奴隶用身体护住,鞭打落在那几名奴隶身上。被打中之人口中闷哼,也是咬牙不喊不叫,死不退让。 想来那秦大哥平时在奴隶中颇得人心,更多的奴隶停下手中工作,围了上来。那兵丁见状有些紧张,停止鞭打,按紧腰间的刀,口中大叫:“都围着干嘛!快干活!” 附近的几名兵丁以为发生奴隶哗变,纷纷抽刀围上来,口中叫道:“都散开!散开!想造反么?”黑衣卫李兵也带一名兵丁走过来。 华映宏眼见冲突即将发生,奴隶们手铐脚镣俱在,肯定会吃大亏,连忙靠近前去。他仍不敢说话,手指了指那中年奴隶,再指指筐,然后做了个自己肩扛的动作,示意那中年奴隶的活由自己替了。 黑衣卫李兵和兵丁们看明白了,心想再好不过,若是把奴隶们逼急了,死些奴隶倒是小事,听说最近形势紧张,上头对军需要求急,铁矿是重要物资,影响了军需供应,谁也吃罪不起。 当下李兵道:“秦仲还有三十四筐未搬,既有人替了,又有伤,可以休息。”又对华映宏道:“你,自己还有三十八筐,一共要搬七十二筐,少一筐就将你和秦仲一起治罪!” 其他奴隶纷纷叫道:“我也算五筐”、“我也五筐”…… 李兵冷笑道:“不行!谁叫他想逞能!你们很有力气么?明天每人加五筐,不!加十筐!”奴隶们本是激于义愤,他们各自要完成七十至八十筐的任务已须竭尽所能,筋疲力尽,哪敢再多言,顿时哑口。只是俱脸露忿忿不平之色。 中年奴隶秦仲感激地道:“多谢各位兄弟!大家都干活去吧!”又对华映宏歉然道:“拖累兄弟你了!” 李兵叫两名兵丁用金创药给秦仲抹上伤处,带回住处养伤。 华映宏在奴隶们的帮助下把散落的矿石快速装回筐内,放到肩上,大步向放筐处走去。他体内功诀运转,做起来并不觉得多累。只是多了个心眼,为避免候军、李兵等人看出,另想法子报复自己,他扛了几筐后,故意装做不支、满面痛苦,却又总坚持到最后。 候、李二人见到华映宏的狼狈模样,果然高兴起来。 到晚上收工的时候,华映宏堪堪正好把自己和秦仲的任务完成,故意装出累得要死的样子,被抬回三号房。 霸天等三人已先回来,见华映宏被抬回来,俱是担心。霸天更是嚷道:“他娘的!将大哥害得好惨。” 待兵丁走后,三人围上来,华映宏一改有气无力的样子,挺身坐起,笑道:“老夫子,二弟三弟,我没事!” 三人又惊又喜。当下华映宏把一天的遭遇简要说了,至于天地诀和破虚诀真气异变之事,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只道自幼吃苦,力气是很有几把的。 霸天喜道:“大哥果然厉害!那扛筐的活,我也不过两百来筐,就再也不行。大哥重伤未愈,竟然如此了得!” 叶知秋道:“大哥当然厉害了!要不怎做大哥!” “咳!”,老夫子吕经纬似乎病得更厉害了。只是他和叶知秋俱得霸天之助,挖矿并未过累,故尚有精神讲话—— “华兄弟若不嫌弃,叫我声老哥即可。不知华兄弟家乡何处?老夫阅人多矣!但观你谈吐见识,却不似一般人”。他对华映宏重伤好得如此快,兼力气惊人,气度不凡,不由动了好奇之心,言中大有深意。 华映宏早打定主意将自己来自异世之事除浪、关二人外再不轻让人知,当下按想好的说词答道:“那请恕我无礼了。老哥有所不知,我原是玉龙山猎户之子,偶遇师父,传授些武功、见识,这次随师父渡海到孤星岛观战,听说是什么刀神剑神比试论武,后来走散了,被那何将军误抓来此”。 他这话真真假假,又和几天前轰动天下武林的惊世一战牵连,时间是也暗合,将来也不怕人戳穿。 “有其徒必有其师”,吕经纬道,“令师定是高人”。 华映宏道:“家师从未提及名号。对了,我长年居于山中,于世情世事知之不多,还请老哥多指教才是。”他有意岔开话题,同时也确想借此机会对异世多些了解,观吕经纬非同常人,正好请教。 当下,华映宏与吕经纬互问互答,从天下大势到历史、人文、地理,从民生政事到军事兵法,华映宏大多在问,吕经纬果然胸有丘豁万千,如数家珍。他对于华映宏总能问到关键之处、偶而几句点评恰到好处,且见解不乏新意,也是惊奇万分,故毫无保留地尽己所知娓娓道来,令华映宏大长见识,对华龙大6多了许多了解。 霸天和叶知秋二人开始时还插上两句,到后来干脆闭口,对华、吕二人谈古论今洗耳恭听,他们出身低微,那有机会如此见闻,借机长了许多见识。 二人谈兴甚浓,直至三更仍然兴奋。霸、叶二人却终于支持不住,和身睡去。吕经纬见状一笑,道:“明日还有重活,华兄弟好好养精蓄锐。” 华映宏自悟通动静皆可练功之法,天地、破虚真气融合之后的古怪真气便在全身经脉中自然流转,虽累了一天,仍是神采奕奕,直似谈上一夜也可以。但见吕经纬满面病容,轻咳连连,心下不忍,于是说道:“听老哥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您也早点休息。” 当下两人都很快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华映宏被一点响动惊醒。吕经纬已悄悄起身,不见他如何动作,手脚飞快地从镣铐中脱出,接着身形电闪般在屋内一转。华映宏觉得昏睡穴一麻,但很快被体内怪异真气化解。他隐觉吕经纬乃奇人,点了三人昏睡穴之举用意不知,却无恶意,便装睡不动。 吕经纬闪身到窗前,华映宏偷眼看去,却见他双手平提而起,掌心隐现火焰似的红光,分握住中间两根拳头大小的钢棍,轻轻用力向两旁拉开,只见钢棍瞬间通红,软若面条般弯曲,露出一个尺多宽的出口。吕经纬飞身从中穿出,再回头将钢棍还原。 华映宏看得咋舌,看似病怏怏的吕经纬竟是武功奇高的大高手! 华映宏忽地想起“破虚诀”中“实可破、虚不可破”之意,心中恍惚有所明悟。他伸右手按在左脚镣铐上,运起破虚诀,将怪异真气转化为破虚真气,探入镣铐上,心神随之探察镣铐的结构,发现不过是一种很简单的机括锁,心念一动,破虚真气随之而动—— “咔”的一声轻响,脚镣的锁应声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