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71章 并肩作战_奴隶帝国
第71章 并肩作战_奴隶帝国
第71章 并肩作战 第71章 并肩作战 东港城外,倭奴军大营。 一群十几名倭奴军的高级将领正在饮酒作乐,一边手口并用,每人将搂在怀中的倭国女子调戏得淫声大作,一边欣赏着来自倭国艺妓的艳舞表演—— 在营帐的正中央,放置有一个四尺见方的大圆盘。内中摆放着一圈八个洁白玉器,每个均为盛放樱花模样,雕功精致,形态逼真,花蕊细丝皆雕刻出来,在空中颤巍巍抖动。八朵精致玉花所围成的圈子中间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玲珑、肌肤赛雪的倭奴女孩,一丝不挂,曲线曼妙,其实已是一个成熟女人,只不过身材仅高四尺许,比大多数女人都小巧玲珑而已。 那小美人胸前隆起小蓓蕾上,两点嫣红的顶端上都挂着一只玉铃铛,小小香脐上也嵌着一块火红宝石,与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交相辉映,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丽。不胜一握的纤纤细腰上也挂了六只同样的玉铃铛。再往下看,美妙神秘的三角区域竟缀着一朵灿烂夺目的珠花,异常巧妙地将那最迷人的方寸之地遮掩起来,若仔细观察,便可看出珠花实是插在那桃源花径之中。 盘中小美女缓慢扭动细腰,酥胸前小蓓蕾轻微晃动,清脆的玉铃声慢慢响起,舞姿固然优美,玉铃声更是让人惊叹,因为玉铃声所组成的竟是一曲十分美妙的音乐! 舞蹈渐渐加快,小美女娇嫩雪白的胴体上也渐渐浮起一层奇异粉色,动人心弦,令人目不暇接…… 急促的玉铃中,小美女居然一跃而起,轻飘飘跃上四周樱花,两只雪白玉足轻点在白玉制成的花朵上,腾挪跳跃,高举低抬,美妙玉腿张合之间,无限风光诱人之极! 要在质地极脆的白玉上跳舞,身轻如燕固不能少,更需极高的轻功身法,因白玉雕成薄薄花瓣后,经不起压力,稍重些微便会是玉碎人倒!可是这小美女跳得如此畅快,丝毫未想到脚下是经不起一踩的玉花,极其优美的肢体语言尽情舒展,整个人都沉浸于欢快的舞蹈之中,在简单却美妙的铃声伴奏下,像极花间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有一种撼动人心的极度美感…… 小美女急剧左右晃动娇躯,玉铃声一阵疾似一阵,看得营中一众倭奴军将领快要透不过气来,忘记了怀中的倭奴随军美女早已滑下娇躯,尽心服侍带来的快感…… 倭奴族是一个奇特的民族。据曾到过倭奴经商的华龙人远赴倭奴奴岛长崎、江户等大城时,曾见到全裸的嫖客自由进出妓院,不禁哑口无言。在倭奴奴国,各种妓院就如华龙大6的餐馆酒楼一样为日常生活必需品,处处可见。至于那些心理变态白天公然于小街屋角当众苟合、极尽淫乱之举而不知羞耻者,也不在少数。 据倭奴神话所述:倭人本身就是男神和女神交合后的产物。一个流传久远的出名传说故事是:天照大神关闭了天窗,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众神就在天窗前开舞会,一名女神露出乳房和桃源,大跳艳舞,逗得众神大笑,笑声传透至天顶,天照大神亦忍不住探头察看,天窗就重新开启,使世界回复了光明…… 倭奴民族标榜倭皇万世一系,神话中第一任倭皇神武皇所娶皇后,芳名便赫然是“女阴”。这位女阴皇后之父母亦为淫荡之人,据说其父初见其母,兴奋之下化为丹箭,射入对方阴中,致对方怀孕,产下“女阴”来。倭奴神话将女阴视为开启神灵的路标,倭奴人崇拜大自然,同时视男女之事为自然的一部分顶礼膜拜! 在兵库、达阪、京都等城,普遍盛行“夜这”习俗,意指男人夜访女人住处、交合取乐。其时倭奴族举国上下男女至十三、四岁便在“前辈”指导下开荤交合,然后互换伴侣,甚至群居群宿。结婚仅为形式,婚后男女仍与其他人“夜这”。“夜这”在倭国视为各个阶层的正常社交生活,无甚羞愧之处。倭奴女子通常十几岁就当母亲,一生约拥有十名子女。生育即是增加人口,就是增加财富,换言之,交合有利于部落和倭奴民族的发展,更兼能娱人娱己,是以举国上至倭皇、下至奴隶皆乐此不疲。 在此奇风异俗之下,倭奴国人对男欢女爱潜心研究,颇有登峰造极之举。虽则倭奴男子身矮、那物奇小,所想出的千奇百怪淫荡之术却是令人叹为观止:许多淫术不仅传至相邻的华龙大6,甚至远传至美斯大6、欧巴大6,远远胜过华龙大6“滥汉脏唐”之名,引领一时淫风,兴盛无比! 数十年前,受大唐强盛国势吸引,倭奴国曾派遣多次“遣唐使”,学习华龙大6文化,带回倭奴国后,与其淫文化结合,倒是发展出了一门独特的“艺妓”行业,把原来纯粹直接、淫荡的男女之事,增添了几分美感,提升了几许品位,顿时风行整个倭国。 这名小美女芳名北波杏,为倭国四大名妓之一。受倭奴国进攻珍宝岛的主将、四国岛大名兼东乡八郎之邀请,专程前来献舞。其实也是想借机游历一番,此“花间艳舞”即为其招牌之一。 但闻一声宛若九天仙籁的娇吟从盘中北波杏樱桃小嘴中流泻出来,她一个腾空而起,重新跃回到八朵白玉樱花围成空处,以一个无比优美的姿态摆出了收舞之态——柔若无骨的腰肢后仰至不可思议之角度,将玉首从两条雪白玉腿间穿过,张开嫣红小嘴似在渴求……那朵珠花闪闪生辉,构成了一副令人血脉贲张的异象,玉铃铛发出的轻微脆音渐渐停止下来…… “哟西哟西!”坐在主位上一名年约四十左右、一副标准武士打扮的精壮倭人率先鼓掌称赞——此人正是倭国进攻珍宝岛的主将,四国岛大名东乡八郎。 “哟西哟西!大大地好!……”一群倭军将领也纷纷回过神来,用鬼叫一般的倭语随声附和叫好。 北波杏收起舞姿,玉手轻招,帐中角落里飞出一袭薄纱,遮住了美妙动人的胴体,袅袅离开帐篷。包括东乡八郎在内的一干倭军将领的口水流到胸前三尺,却无人敢妄动一根指头——这北波杏乃是倭国第一忍门伊贺派掌门北波武雄之女,又是倭国第一高手柳生静云的记名弟子,据闻向来生性淫荡,却只由她喜欢找人欢爱。若是有胆敢无礼之人,管你何人,轻者不知不觉中变得非男非女,重者却无声无息丢了性命,试问谁敢乱来?以东乡八郎的身分,亦不敢造次。 只待北波杏走后,帐中众人方才一个个按住跨下美女,将一具具胴体幻想为北波杏那曼妙无比的娇躯,幻想为北波杏那插着珠花的美妙胴体猛烈运动起来——顿时整个大帐内淫声浪语大作,透出数十丈远…… 大帐外,一名身着倭族武士服、面貌却混合了华龙人与倭族特征的青年摇头叹息——若是秋氏有熟悉之人在此,一定能认出此人赫然便是在西港独自逃生的混血儿——秋登辉! 自丢失西港和五艘战船之后,秋登辉孤身逃走,深知自己本就不受秋氏家族重用,此时更将不容于秋氏家族,索性联系上倭奴国在珍宝岛的秘密据点,投靠了倭人。东乡八郎对熟悉玉龙军训练和战法的秋登辉极为重视,加之他又有倭奴血统,便任命为高级参事,专师出谋划策。前次秋肃率东港水师联队与倭奴军海战,关键时刻就是秋登辉献上冲锋舟火攻之计,击退玉龙水师。 但倭军登6数日来,秋登辉对刚愎自用的东乡八郎极为失望—— 强攻东港城不下之后,秋登辉先献计倭奴大军西取顺和镇,占领这个物资丰富、且为通往西去基隆城要害的重镇,对倭军展开兵力站稳脚跟绝对具有重要意义。若东港军敢于出城往援,还可设计伏击,赚下东港。东乡八郎却以魔教与玉龙军正在对峙作战、倭军只需坐山观虎斗、收取渔利为由,一直按兵不动。等到自由军取下基隆城、再顺势占了顺和镇之后,良机尽失! 秋登辉见到倭奴军已陷入不利之局,再献计增派大批倭军前往顺和镇一带堵住自由军东进之路。东乡八郎虽然采纳,却只派了两个师团计八万人驻扎在顺和镇以东十五里外的丘陵。其余人马仍或是驻扎东港城外,或是四处搜捕周围数十里丘陵山区的珍宝岛百姓,将青壮男女运往倭国本土进行一项代号“改造”的秘密计划。 而倭军自东乡八郎以下,无论军官、士兵,大多轮番沉缅于男女之事,每日里与倭国运来劳军的数千“慰安妇”胡天胡地,搞得处处秽气冲天,对自由军的威胁完全没有应有的警觉。秋登辉数次谏言,东乡八郎皆不以为然,反而自信满满地道:“一群成军不过两月的奴隶,投机取巧占了大片土地而已,哪会是我大倭皇军的对手。等下一批军队抵达后,一定要横扫自由军,扬我大倭国威和武士道精神。华龙人,都是我倭人脚下的奴隶!” “唉!又该考虑何去何从了。”秋登辉听着帐中的淫声浪语,不禁唉声叹气想道。若是让他来指挥倭奴军,或许有几分胜算,以东乡八郎的狂妄,哪里像秋登辉一般知道轻视自由军的后果! 为何我秋登辉满腹文韬武略,怎地就找不到用武之地呢? ************ 十月二十二日,顺和镇、清晨。 华映宏与苗幽兰骑在战马上,望着源源不绝开往东港城方向的大军,颇有意气风发之感。按照“君子之约”,自由军送秋水波登6华龙大6后半月之内,要负责驱除倭奴军,将顺和镇和东港城玉龙军护送回华龙大6。这些天来,自由军迟迟不动,只是每日操演阵法,习练武技,顺和镇的玉龙军已等待不及多次催问,愿意并肩作战,共击倭奴。华映宏却以时机尚早为由,不为所动。 此时自由军团经过再次扩编和整编光明军投诚者后,已有6军四个正规师团,两个预备师团,加上特战总队、女兵联队,共二十六万人。另有水师四万人、战船一百五十艘,运输船不下千艘。一批自由军将领各有升职:海天青副军团长兼水师师团长,云沙浪任水师副师团长;6军由叶知秋、林志、刘礼涛、庞义分别任第一、二、三、四师团长,张群峰、秦仲分任预备第一、二师团长,穆山柱、赫连树、肖战锋、高百胜、李天豪、崔钟秀等人分别任六大师团的副师团长,或兼直属联队长,其余常胜秋、杨荣彬、魏不群、叶守信、梅建、袁思同、令狐勇、6达夫等一干人等尽皆升任联队长;风嫣然正式出任女兵联队长兼自由军枪术总教官,同副师团长级。以自由军的浩大兵力和声势,加上玉龙军相助,硬拼也能将十几万倭奴军一口吞下,但华映宏却迟迟不下命令,连自由军将士都有些着急起来。 直到昨日,一千多辆船帮的马车将大批秘密物资运到顺和镇后,华映宏才下达了作战命令。 “华军团长!驱除倭奴,凡我华龙热血男儿人人有责!请让我玉龙军与贵军并肩作战!”远远地,数骑人马从玉龙军驻地驰至华映宏马前,行玉龙军礼并大声喊道。为首一人正是顺和镇玉龙军大队长秋思明。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珍宝岛已是自由军的天下,玉龙军将领原来口中的“奴隶军”已变为“贵军”。 “好汉子!”华映宏赞道:“驱除倭奴,扬我天威;同仇敌忾,并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