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73章 水陆激战_奴隶帝国
第73章 水陆激战_奴隶帝国
第73章 水陆激战 第73章 水6激战 顺和镇以东十五里,是一个名叫新场的小镇。八万倭奴军以新场镇为中心,扼守住通往东港的唯一官道。官道两旁的连绵群山,不少地方崎岖难走,不适合大军行动,倭奴军只派了少许军队和忍者在各处潜伏扼守。据秋登辉所言:自由军一贯喜欢夜战突袭,而倭奴忍者也最精擅于夜战和山中伏击。数日来,自由军果然不断地派出武林高手夜探倭奴军情,皆被忍者阻住,双方各有损伤,谁也未占到多大便宜。 华映宏这次却没有用夜袭之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仔细研究过倭奴军,包括神秘的倭国忍者在内的战术和优劣。倭族人身材普遍比华龙人矮小三寸左右,尤其忍者擅长利用各种环境隐匿身形、收敛气息,比之华映宏和霸天一手训练、练过凝心诀、天地诀的特战队员毫不逊色。若再采用夜战之术,反倒有些以己之短,攻人之长。华映宏此次便堂堂正正在午时发动正面进攻,让那些怀疑自由军正面作战能力之人看看自由军的攻坚能力!同时,华映宏自信满满的另一大原因,是自由军手中有了两件秘密武器—— 其中一件就是神机弩。虽然这新式武器早已问世,但因仅特战队员用过几次,且在攻“天关”时也不过出现五十具,同时华映宏下封口令并采取极度严密的保密措施,目前并未广为人知。经过扩编后的兵器营近两个月不停赶工,华映宏亲自到兵器营与鲁神工商议后,将原来需要极为高超的个人技术、一人做完一具的制作之法,改为培训大批只做一至两个标准化零件的专门人员,采用现代流水作业之法,最后组装成弩。 流水作业之法大大降低了对工匠个体素质的要求,也大大提高了神机弩的生产效率。平均算来,兵器营专司生产神机弩的营区,每日最高可生产神机弩达五百具!两月来,自由军手中已逐渐增加到两万五千具!华映宏除了将其中五千具配备给霸天的特战总队外,其余两万具配给水师和四大正规师团,精选战士组为神机营,下令“弩在人在、弩失人亡”! 鲁神工不愧制械宗师,举一反三,将流水作业之法推广至兵器营生产各种器械的营区,大大提高了军械的生产效率——否则以自由军一再大规模扩军,纵然有所缴获,但哪来这么多的各类军械、盔甲可供装备!如此一来,倒是令开采铁矿、炼铁、炼钢的矿主、作坊主一个个喜笑颜开——自由军为刺激这类军备物资的产能迅速提升,将采购价格比以前的市价足足提高了三成以上! 另一件秘密武器却是来自苗幽兰的几句话引发的灵感——入十月以来,时有细雨,气候转寒。初二那天,华映宏随口问及苗幽兰阿郎山区数千不愿迁出的高山族人和长老会,防寒过冬的物资可曾配发,以示关切之意。苗幽兰立时答道:“棉衣等物已发,且山中有魔龙血,可以燃烧御寒。” “魔龙血?”华映宏听了这个称呼感到极为惊诧。这些天来不管再忙,他都要发挥一惯博览群书的爱好,千方百计找了许多华龙大6、倭奴国甚至有关欧巴、美斯大6的书籍来看,却从未见闻过什么“魔龙血”。“龙”只是华龙大6一种古老的传说,其实谁也未真正见过。 经苗幽兰一解说,华映宏这才明白:鹰愁岭以南六十里处的阿郎山区中,有一处数里方圆的小湖。湖水漆黑如墨,粘稠如浆,自地底不绝冒出,这样的湖水当然不能喝,但奇异的是湖水竟能燃烧,且燃烧时水泼不灭,只是发出难闻气味。山中冬天苦寒,高山族人时常取之作燃料。因其颜色和可燃的特质,高山族人便称之为“魔龙血”,将之比喻为传说中的魔龙血液。 华映宏一听就知道“魔龙血”定是石油之类的东西,心下大喜!他正愁缺少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自由军对倭奴军作战时即便有神机弩为恃,也难免会有大量损伤。聚宝渡之战时所用菜油罐作燃烧弹,毕竟局限甚大,且火势仍显得不够。若有充足的原油,以他所知土法炼油之法,便可在短期内制出大量可供作战用的燃烧弹! 华映宏专程与苗幽兰、鲁神工赶往阿郎山区的“魔龙血湖”,看到了高山族人熟识无睹的“宝库”——五里方圆的“魔龙血湖”位于数座山峰之间,漆黑的原油静静积淌在湖中。粗略一测,最深处几乎达三丈,湖边也深可半丈!以华映宏看来:高山族人简直是有眼不识宝,端着金饭碗在要饭! 华映宏立即拍板,启动代号“一零二”的计划,派出一个自由军预备联队,将各处险要扼守,不得无关人员靠近。此后这个联队便命名为“一零二部队”,人员全部转为正规军编制,在自由军团的编制之外,专司守护这个宝库,只直接听从华映宏下达的命令! 兵器营派大量人手在“魔龙血湖”附近的山谷按华映宏的设计建起数十个土法炼油炉—— 在此世此时的技术水平下,华映宏设计的是直径约半丈、长一丈半的钢罐炉:炉顶两个直径约一尺的圆孔,用以加注原油。圆孔旁竖起石砌柱子,柱子顶部伸出一根约两丈长钢管,一直伸向炉旁一个石池和一口巨大铁锅。原油在钢炉内高温分离后,顺着冷凝管流出的便是提炼出的杂质甚多、但用来制作燃烧弹完全足够的柴油,命名为“魔龙血”。因这种油在常温下就可能燃烧,易发生燃烧和爆炸,华映宏特别对制作和储存、运输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直到鲁神工率人几日不眠不休,费尽心机,总算解决了制作和储存、运输以及作战中的燃烧弹设计等问题,6续装备了海天青水师和各个参战师团。到十月二十日,共制作出四万枚燃烧弹,直到最后一批二十二日运抵顺和镇,华映宏才下决心开战。 这些天内,倭奴军又增添了八万6军,6上总兵力达到二十万人,东乡八郎也有蠢蠢欲动之像,在新场镇增兵四万,达到十二万人。另有还四万人在通往东港城方向二十里外的小院镇策应。华映宏将秦仲的预备第二师团留守基隆城、北港城、日月城、灵宝镇、灵宝关等各重要城市和关口,严加戒备。尽管大6局势处于对峙状态,自由军内忧外患都不多,但华映宏却不愿处处空虚,将软肋暴露于他人刀锋之下。谁知道对岸腾龙港秋氏家族突然出航的水师会不会突然出现在北港城的海面上? 除开海天青水师和接防东港城的庞义第四师团,华映宏手中此时可用的只有叶知秋、林志、刘礼涛三大正规师团和张群峰预备师团,加上霸天的特战总队,总共十七万人,另外有欲并肩作战的六千玉龙军,兵力上的优势并不大——风嫣然缠着把女兵联队也调来了,但非到万不得已,华映宏还不想将女兵投入战场,仅仅当作预备和救护队使用。 天空中飘过一片白云,阳光并不刺眼。新场镇南侧偏东方向,升起了华映宏久等的一道亮丽烟火,一闪即逝。若非专注观看,根本不能发现——华映宏轻吁一口气,在众将焦急期盼的目光中,终于下达了命令:“传令!扬威行动开始!” 近千架早已架好的大型投石机将黑乎乎直径约一尺二寸的新式武器——“魔龙血弹”向远达四百步外倭奴军扼守的山头和截断官道的阵地弹射出去,早有准备精选而出的三千名“射日箭手”引弓搭箭,三千枝火箭在百步左右的空中追射中“魔龙血弹”,那些“魔龙血弹”就一个个带着两三枝火箭,向倭军阵地疾飞而去! 原本看着自由军将大型投石机架到四百步外,无论如何也抛射不到自己阵地,倭奴军震天响似地用倭语鬼叫,似在嘲笑自由军的愚蠢,突然停了下来,变成了阵阵惊呼!——那些大型投石机连数十斤上百斤的石弹都能投射百多步远,用来投射不过十多斤的“魔龙血弹”,还加上“射日箭”的强力助推,抛射出五百步毫无问题! “轰!轰!轰!”只听一阵不绝于耳的爆炸声响起,“魔龙血弹”在倭奴军阵地上或上空炸开,漫天名为“魔龙血”实为易燃的柴油铺满了倭奴军阵地,熊熊烈火升腾而起,顿时倭语鬼叫声再次响起,声震云霄,只是这次不再是嘲笑,而是痛苦的惨叫!…… ************ 东港城东南三十里海面。秋肃率领的三个玉龙水师联队一百五十艘战船的在旗语指挥下,毫不理睬左侧欲抢占海潮上水位的倭军战船,阵变钳形,左阵“狂虎”凌野率五十战船利箭一般往倭军战船阵中穿刺,右阵五十战船向右翼扩张包抄,中阵五十战船放缓速度逼近——若凌野左阵将倭军阵形刺穿向右横扫,大局便可定。 至于左侧倭军即便抢占海潮上水位,也无需秋肃担心——对于海天青所率自由军的水战能力,他抱有足够的信心。海天青当年在玉龙水师就小有名气,与秋水流因苏小小产生的瓜葛也有所闻。在并肩与倭人作战的时候,海天青绝不会坐视不管!即使玉龙水师被倭军反包围,海天青所率自由水师也将在倭军的上水展开猛攻,将倭奴军重创,甚至将其一举歼灭——这本就是事前商量好的共同作战计划。 眼见左阵最前列战船与倭军逼近一百五十步内,凌野新的旗艘“狂虎号”升起旗语:“准备作战!” 倭奴军旗语变化,两翼阵形分得更散,但中心本阵却陡变厚实,显是要顶住玉龙水师左阵的冲击,再以倭军右阵反包抄,顺水攻击! 一百二十步,一百步……玉龙水师顺潮而攻,船速奇快,很快便进入大型投石机射程,“右转舵、投射!”凌野旗语变幻,发出攻击指令! “嗖!嗖!嗖!……”五十艘玉龙战船齐整地侧转,很快左舷面向倭军,十二架大型投石机将早已准备好的百多斤重的方形大石向各自的目标投射!数十名弓箭手也将点燃的火箭向倭军战船射去! “轰!轰!轰!……”玉龙水师不愧称霸海上多年,在海战中的经验极为丰富,投石机的投射角度算得极为精确,在海浪波动、战船运动的情况下,正面的三十多艘倭军战船每艘均至少被玉龙水师首轮投射砸中几块大石。百多军重的大石被抛射数十丈高后从天而降,威势何等惊人!倭军战船上躲避不及的数名士兵被砸死砸伤,厚厚的蒙铁甲板也被砸出几个大洞,其中几艘被砸中侧面船舷的战船更是倒霉,船壁破出一个个大洞,海浪狂涌而入,基本失去行动能力! 玉龙水师射出的火箭也全数钉在倭军船帆上,“剥!剥!”燃烧,尽管船帆作过防火处理,但若帆上聚集的火箭多了,却也最终会燃烧起来…… “左转平直,投射!”凌野对首轮攻击还算满意,旗语变处,玉龙水师顺着海潮之势变向,改以右舷进攻!大型投石机装填石弹需要准备耗时不少,两舷用互换攻击之法,加上船头船尾的投石机在转向时投射,正可将投射的间歇降至最短,只不过这种战法对操船技术和水师将士要求甚高,除了训练精良、战船性能优异的玉龙水师外,鲜有能办到者而已。 倭奴军的正面战船再往前逼近二十步,数百大石自倭奴军战船上同时弹射而出,向凌野所率玉龙水师左阵飞来…… 请看下章《大破倭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