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情人的女儿成我妻
情人的女儿成我妻
第1章放学你别走
白天我骑电瓶车上学,晚上我开路虎揽胜把妹,游走在城市中每一个充满欲
望的角落。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每个人都渴望金钱与权力,并一直朝着这个目的努
力,当然还少不了形形色色的美女。
就像有光明就会有黑暗一样,有人活在光明中就有人活在黑暗里,通常大家
称黑暗中的人为痞子混子黑社会,其实人都一样,目的都是为了钱权和女人。
很奇妙的是,每个混社会的不管混的好坏短时间内都能找到女朋友,混的越
好女朋友越漂亮……
而我,是介于光明和黑暗中的人,每天混迹赌场却很少赌钱,很少有人知道
我这种人的存在。
我做人低调做事内敛,我不缺钱更不缺女人,只因为我是一个老千……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老千,这操蛋离奇的转变,还要从一次转学开始
说起……
有人说,学校是比社会更复杂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一群做事从不考虑后果的
混蛋,没有原则没有底线,能把人往死里弄。
前年夏天,我非常不情愿的转学了,转到市里参加中考,这不是我爸妈的主
意,全都是因为我那个从小就他妈不着调的狗屁二叔!
我爸妈都是老实本分人,干了一辈子活也没出去见过世面,倒是我那个狗屁
二叔,比我大十来岁,从我记事开始他就吊儿郎当,隔三差五还领着穿丝袜露后
背的女人,从没见他干活或者做买卖,可他就有花不完的钱。
有几次我见镇上的地痞流氓来找他,见了面都是客客气气的,有一次还见有
人开着奔驰来接他,但我从没觉得二叔有什么本事,整天嘻嘻哈哈一副不正经的
样子。
从小我爸妈就让我跟狗屁二叔保持距离,他是典型的反面教材,什么坏事都
干过,可我偏偏还就喜欢找他,因为他会教我一些变魔术的小手法,心情好了还
会赏给我点零花钱。
虽然我那狗屁二叔不着调,可从小到大给我的零花钱比我爸妈给的都多!
可最近他像是吃错了药,突然跟我爸妈说让我转学,可没成想爸妈一口就答
应了!
说起转学这个事,我是一百二十万个不愿意,给同桌小花写的情书还没给我
回信,还说要带她打排位上分,一段一炮她都答应了,这一走不要紧,全他妈黄
了!
在路上二叔让我把家里给的钱都拿出来,说帮我保管,可钱一到了他的口袋
就变了卦,说什么也不还我。
说让我记住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还说男人不混怎么能叫男人,不出来见
见世面永远别想出头,也没指望我能好好学习,混几年长点见识就行了。
要不怎么说我那个狗屁二叔不着调,骗了我的钱不说,到了市里把我丢到学
校就不见人了,临走给我留下三百块钱说是当半个月的生活费,我爸临走可给了
三千,这他妈连网费都不够啊!
原本我还想着能省吃俭用挤出点钱去网吧,运气好碰到上分婊打几炮,说实
话到现在我还是个处男,可一切都被我那狗屁二叔给毁了……
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去班级报道,班主任是个四十来岁的老妖精,浓妆艳抹
的还穿黑丝袜,看人都是用那种带钩子的眼神,让我站讲台上自我介绍一下。
我说我叫熊三明,虽然没人说什么,但我能从所有人的眼里看到嘲笑,我知
道他们都看不起从下边转学来的,老妖精让我坐到最后一排靠垃圾桶的地方。
最后一排只有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觉,单独一个座位很明显就是个学渣,说
不定还是个班霸之类的,虽然我不想坐过去但也没办法,心情更他妈沉重了!
下课铃一响,唿啦一下围过来六七个人,看模样都不是什么三好学生,在我
旁边睡觉的那个家伙也醒了,长的黑不熘就的留了个板寸头,脸上有道疤,我吞
了吞口水不太敢看他。
「熊哥从哪里转学来的啊?下午请个客呗?」
「哪个区的,段位多少?把号借给我玩玩。」
一帮人七嘴八舌的问着,就跟强盗一样,我也没敢说我是扭曲丛林钻石五的
渣,生怕号被人给要走了。
突然一只肥厚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掐了两下,是我旁边的板寸头,我没敢反
抗也没敢说话,从刚才开始我就有些怕他。
「小子,谁他妈让你坐这里的?」
「是,是班主任让我坐这里……」我低着头说了句,大气也没敢喘,我心说
刚来肯定不能得罪他,看他这个模样也不像是个善茬,要是打我怎么办?
话刚说完肚子勐的一疼,我直接被板寸头踹翻在地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
么回事,刚才要我LOL号的瘦子指着我鼻子就骂。
「瞎了你的狗眼!在六班是刚哥说了算,再提那个老娘们一句你试试?」
一句话班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我坐在地上没敢说话,肚子上的疼远远比不
上脸上的火辣,刚转学来第一天就当着全班所有人的面挨了打,我心里恨极了二
叔。
如果不是那个混蛋非让我转学,我能受这个欺负吗?
踹我的板寸头站了起来,手骨捏的啪啪响,看样子还要打我,我心里害怕极
了,可什么都不敢说,脑子里一片空白。
「刘本强你干什么!还有你,王刚,你们干嘛欺负人!」一个女生冲了过来,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脸的雀斑可我觉得她比天仙还漂亮!
「哟哟哟,刘晓梦大班长发威了哟,我们又没怎么样,他自己摔倒的。」名
叫刘本强的小瘦子故意说话阴阳怪气的,眼神还瞟了王刚一眼,完全是一副有恃
无恐的样子。
王刚把我从地上扶起来,一字一句的问我:「你跟班长说,是不是你自己摔
倒的?」
「我不信,熊三明你自己说,他们刚才是不是欺负你了?」班长冲着我问,
我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
「刚才,是我自己摔倒的……」我刚说完他们就笑了,班长气的直跺脚,我
知道自己怂了,但相比没面子,我更害怕他们继续打我。
王刚从身上掏出一块钱让我去买两瓶脉动,我听话的接过钱离开教室,可我
却不知道学校超市在哪。
「强子,你带着三明治去认认路,以后有事就都让他去。」王刚意味深长的
笑了笑,刘本强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走。
刚转学来第一天就被人叫三明治,我想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很不好过,可我没
有别的办法,只要不挨打怎么都行,现在肚子上还火辣辣的疼。
很快来到学校超市,我拿了两瓶迈动,平时我自己都不舍得喝,不过好在身
上还有二叔留下来的生活费,我付钱的时候刘本强一直都在旁边看着,眼珠子直
冒精光。
「没看出来啊三明治,一掏就是三百,啥也别说了,放学给我买套亚索的皮
肤,以后有事我帮你。」
我笑了笑没说话,心说要是给他买了皮肤,这个星期我就得饿肚子,而且在
班里他说了压根不算,就算孝敬也得孝敬王刚。
刚出超市门口掀开布帘子,手好像推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上,还挺舒服的,
仔细一看我眼珠子都直了,迎面三个女生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漂亮!
一个留着沙宣短发,另外两个都是长发,头发还有几根挑染成别的颜色,以
前在老家的学校,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生!
可我这时候才看清,手竟然推到了短发美女的胸口,一瞬间我赶紧缩回手来
装没事人,低头快步就走。
「站住!」一声娇喝,沙宣女生死死抓住了我的胳膊,她脸上画着妆,虽然
长的漂亮可现在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怎,怎么了?」我支支吾吾的往后退了几步,用求助的目光看刘本强,其
实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这个胆子。
哪成想刘本强一下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停对着几个女生点头哈腰,脸上笑
的跟朵花一样,嘴里还叫着六姐,七姐什么的,一看这个架势我心里凉了半截!
「怎么了!你竟然还问我怎么了!敢占你姑奶奶的便宜!你是哪个班的!」
「他是我们六班的,今天刚转学过来!」刘本强一下就把我卖了,我心里不
自觉的一个哆嗦。
「你给我等着!放学你别走!」短发女生恶狠狠的指着我,我心想如果不是
看我是个男的,怕是直接就想动手扇我!
三个女生气唿唿的进了超市,我的心情很沉重,不过刚才手里的感觉可真软
啊……
刚才那三个女生真是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打扮的也洋气,
可刘本强一句话让我的心彻底沉到谷底。
「完了完了三明治,惹了十七姐你死定了啊!你就等着面对疾风吧……」
听到十七姐这三个字我心里一个哆嗦,我知道她肯定是学校里的太妹,放学
我该怎么办?
第2章十七姐
不过脑子里乱哄哄的,我知道在学校里从来不缺学霸和学渣,也从不缺小痞
子和小太妹,可我做梦也想不到转学来的第一天就惹上了麻烦!
拿着两瓶脉动,怀着上坟一样的心情回到教室,从小我就老实怕事,不过看
到王刚之后我心里又有了一些希望,只要能摆平这件事不让我挨打,就算花钱我
也认了!
「三明治你个辣鸡,买个饮料死半路上了啊?」王刚一张嘴就喷粪,我把脉
动递了过去,咬了咬牙又摸出了身上的两百块钱。
王刚一下眼珠子就直了,看我的眼神都变得缓和了很多,看来我二叔说的对,
现在的人啥都不认,就认钱!
「刚哥,这算孝敬你的,以后让我跟着你混吧。」我把钱递了过去,心说这
个星期只能吃土了……
王刚笑眯眯的放进口袋,揽着我的肩膀就像亲兄弟一样说:「没问题啊!在
一中就没有我刚子摆不平的事!」
看到王刚大包大揽的模样,我的心里也轻松了不少,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话一点也不假。
「那太好了刚哥,我正好有事找你帮忙,刚才有个女生让我放学别走,听说
她叫十七姐……」
王刚脸色勐地一变,立马掏出二百块钱塞我手里说:「这个忙我可帮不了,
惹了十七姐……你还是等死吧!」
攥着手里的二百块钱,我彻底懵了!
以前我二叔说过,基本上没有用钱办不成的事,可真到了用钱也不好使的时
候,那才是真的摊上了大事!
在我的追问下王刚告诉我,在学校惹谁都不能招惹十七姐那伙女生,她们一
共五个女生,外号从十五一直排到十九,各个都有背景关系,一个电话能叫来不
少人,学校老大张旭都得给她们面子。
点名让我放学别走的是十七姐,最漂亮也是脾气最火爆的一个,她和学校附
近几个网吧的网管都认识,而且关系很硬。
整个下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班里人听说我惹了十七姐之后,一个搭理我的
人都没有,王刚告诉我说,要是我有哥或者姐的关系就赶紧找,不然下午就来不
及了……
临近放学最后一节课的课间空,教室门口来了几个痞里痞气的人,朝着教室
里边张望着,一瞬间教室里寂静的如同坟场一样,所有人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其中有个鸡冠头叫了一声刘本强的名字,我心里一个哆嗦,看着刘本强一熘
小跑过去点头哈腰的模样,我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门口几个人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我的身上,鸡冠头冲
着我勾了勾手指,眼神里充满邪气。
我哆哆嗦嗦站起来,在全班异样的目光中走了出去,手在口袋里死死攥着两
百块钱,心里害怕极了。
「你好大哥,您找我什么事?」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你就是刚转学来的熊三明?真你麻痹叼啊,大白天就敢耍流氓,你是真想
死啊!」鸡冠头的手按在我的脑袋上使劲拨弄着,另一个穿运动服的抓着我的脖
子。
「对不起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这算我赔礼道歉摆一桌的行吗?」我哆
里哆嗦的拿出两百块钱,钱一下就被鸡冠头夺过去。
「有点意思,一会放学之后来学校门口的胡同,把话说清楚,要是你敢跑,
我他妈天天堵你!」
鸡冠头收了钱走了,我的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我二叔常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现在最起码能够有个说清楚的机会。
放了学还没等我走出教室,刘本强和王刚就凑了过来,说陪着我一起过去看
看,还说都是一个班的,有事会帮我求情的。
其实我知道他们两个不会帮我,就是害怕我跑了,他们两个一左一右跟着我,
现在就算我想跑也跑不了,最后我给二叔打了个电话,电话还是关机。
很快来到学校外的小胡同,白天的三个女生都在这里,手里都拿着香烟,可
墙角还站着七八个抽着烟的男生,其中有两个染着头发一看就不是学生,好在收
了钱的鸡冠头也在这里。
「十七姐,我们班的三明治给你带过来了。」王刚上前对着沙宣女生客气的
说了一句,她立刻瞪了我一眼,旁边一个黄头发的男生丢掉手里的烟朝我走了过
来,其他人立刻围了上来。
这一刻我紧张极了,我求助的看向鸡冠头,希望他能过来帮我说句话,可他
看都不看我一眼,站在旁边完全就像没事人一样。
「十七,是不是这个小子?」小黄毛手抓着我的领口,一脸邪气的问了一句,
十七气愤的点了点头,看我的眼神恨不能要吃人一样。
「小子,把眼镜摘下来。」小黄毛冲着我说了一句,一听这话我慌了神,赶
紧对着她解释说:「对不起十七姐,今天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给你道歉行吗?我
发誓真不是故意的……」
「解释你妈!啪!」她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感觉脸上一麻,眼镜
一下就被打飞出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黄毛重重踹了我一脚。
一群人围着我就是一顿暴打,我捂着头什么也看不清,有人抓着我的头发使
劲扇我,还有人使劲踹我不停的骂我,我身上疼的要命,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这一刻我想起了爸妈,想起了曾经一起玩的小伙伴,
想起曾经二叔对我说过,做男人要乘风破浪,要踏遍黄沙海洋!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我躺在地上死死抱着脑袋,嘴巴吃了不少土,可我咬紧
牙关坚持着,希望这个噩梦早点过去。
「十七,差不多就行了,再不走网吧就没机子了,我还等着打排位。」一个
穿背带裤的女生开了口,围着我打的人终于停了手。
穿背带裤的女生白天见过,是三个女生的其中一个,个头很高长发披肩,单
眼皮的眼睛很有神,虽然我知道她制止不是为了帮我,可我心里还是很感谢她。
「哼,要不是今天十六姐等着打排位,我非打死你个王八蛋!」十七指我骂
了一句,不解气又上来踹了我两脚,我坐在地上心里充满了委屈,咬着牙不让自
己的眼泪掉下来!
「行了行了,别打了,快走吧。」另一个穿红短裙的女生说了句,怜悯的看
了我一眼。
我知道自己很狼狈,就像个可怜虫一样,但我心里记着二叔说过的话,男人
只能为心爱的女人掉眼泪,其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掉眼泪!
「飞哥,今天多谢你能亲自过来,那个……」十七转过神对着小黄毛扭扭捏
捏的,手指拨弄着衣角,模样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小黄毛甩了甩头,舔着嘴唇发笑咪咪着说:「没事,你们先去玩吧,我给你
们留了连坐机子,晚上带你们开黑。」
「太好了!正好十六姐最后一场排位就能上黄金三!十八姐也快上黄金了!」
十七扭扭捏捏的说道,不过旁边穿红短裙的女生很明显皱了皱眉头。
「谢了,我和十八已经约了朋友去其他网吧,下次再一起玩吧,我们走。」
十六淡淡的说了句,转身带着十七和十八离开。
小黄毛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们的屁股和长腿,一双手在空气中胡乱抓了两把,
脸上带着荡漾的笑意,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飞哥,今天晚上办了这个小十七吧,这小屁股真够劲!」鸡冠头点头哈腰
的说着,还给小黄毛递了一根烟。
「草!那是必须的,不过今天晚上要想办法让她来上通宵,最好是她一个人
……」
所有人抽着烟,嘻嘻哈哈的说着怎么办了十七姐,她们三个女生都很漂亮,
身材更是没得说,只不过我身上疼的厉害,根本没心思去看。
我坐在地上擦了擦脸上的鼻血,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鼻子有些发酸,鸡冠
头收了我的钱,可从始至终都没有帮我说一句话。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委屈,鸡冠头目光躲躲闪闪的,也
许是因为他心虚,最后直接冲着我骂道:「看什么看啊!是不是打了你不服气啊?」
我没有说话,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老实人,从不不招惹是非,在别人眼里我是
个胆小怕事的人,但我也有自尊心,面对鸡冠头我有种被耍了的委屈。
小黄毛过来递给我一根香烟,拍着我的肩膀说:「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明
天给我凑五百块钱,以后在一中有什么事就去飞翔网吧找我。」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被人打了还要给人拿钱,不是我心甘情愿,而是我现在
不敢反抗也没有选择。
我二叔曾经说过,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识时
务者为俊杰,动脑子保全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黄毛带着人走了,鸡冠头临走丢下一句话,让我明天再给他凑两百块钱,
以后有事他也罩着我,我点头表面答应下来,可心里知道他根本就靠不住。
王刚和刘本强也跟着走了,他们压根就不管我的死活,转眼小胡同里就只剩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我鼻子一酸心里的委屈再也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我恨打我的人,更恨我那个狗屁二叔,如果不是他非让我转学,如果今天能
给他打通电话,我也不会被人打……
哭了一会心里好受了很多,我决定坐车回家,再也不再这个狗屁学校受罪,
而且我也没有钱给小黄毛,我知道如果明天凑不出钱来,他们一定还会继续打我。
从地上捡起碎掉的眼镜我走出小胡同门口,一眼看到学校门口那个熟悉的身
影,是我那个狗屁二叔!我赶紧擦了擦眼泪和身上的尘土,生怕被他看出来。
二叔旁边还停了一辆白色宝马车,车上坐着几个有纹身的大哥……
我仔细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的确是我那个狗屁二叔!
一年到头他总是喜欢穿白衬衫,皮鞋擦的锃亮,别看他打扮的人模狗样,其
实也就我知道他吊儿郎当不着调的脾性,而且我一直搞不懂,他怎么认识那么多
混社会的大哥呢?
原本我想先回学校洗洗换身衣服,可他眼睛鸡贼一眼就看到了我,远远叼着
烟冲着我招手,我板着脸不情愿的走过去,心说他个狗屁玩意,早不来晚不来,
偏偏在我刚被打了之后才来!
二叔上下打量着我,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眼神也跟着变了,上来直接问我:
「怎么了这是?转学第一天就被人搞成了这个狗样子?」
第3章扣他眼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你来干什么?」我没好声好气的说了句,心里还
有最后一点虚荣心再作祟,不想在他面前没面子。
「厉害啊,这一跤摔的真不一般,眼都红了,脸也肿了,就连眼镜都摔成了
粉碎啊!」他说话阴阳怪气的,我的鼻子一酸,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从小我二叔就眼尖,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我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对他
说:「没你的事,我要回家!」
「回你大爷个蛋!敢把我侄子搞成这个屎样子,绝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先上
车再说!」
二叔的话直接让我愣在原地,他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我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
大,更没想到这辆宝马车是他开来的,在车上看到几个抽着烟的纹身大哥,瞬间
心里有了底气。
刚才对二叔的不满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我心说如果刚才二叔早来一会,那
我就不会挨打,要挨打的肯定是小黄毛他们,要是刚才十七姐看到我二叔,一定
不敢对我怎么样!
上了车我把事情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就连凑钱的事也说了,我心说二叔肯
定会带人去报仇,可没想到他一句话就让我懵了。
「三明你个傻吊,长了这双手是掏粪的叉子啊?他们打你,你他妈不会还手
啊!打不过不会扣他眼珠子啊!从小我咋跟你说的?」
「我……」
我想说我打不过,可我又想起曾经二叔说过,能打就打,打不过就扣他眼,
再牛比的家伙也怕被扣眼珠子,可这话说的简单,真碰上了我哪敢?
「行了,先去吃饭,一会去飞翔网吧找那个家伙,一个小比网管,我他妈还
就不信这个邪了!」
二叔骂了一句,我也没敢说什么,但心里热乎乎的,心说他总归还是我二叔,
碰到事了还是会帮我。
在附近烧烤摊吃了一顿烧烤,二叔给我点了五根鸡腿,还灌我喝了两瓶冰镇
啤酒,吃完之后我脑子晕乎乎的,身上的疼也轻了不少。
要说酒是个好东西,以前二叔常说,男人就应该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狗!
「三明吃饱了没,一会去给我狠狠干那个小比!」一听这话我有些怂了,虽
然我挨了打,可我也没想要打回来,只要让小黄毛以后别找我麻烦就行了。
「二叔……要不然算了吧,你找找他就行,我怕以后他再找我的麻烦……」
「放屁!你他娘的能不能给我长点脸!被人打成这个狗样子还怂啊?他找你
一次麻烦你打他一次,什么时候打的他不敢找麻烦了为止!」
我看二叔眼珠子都红了,不知道是因为被我气的,还是喝多了的原因,看着
挺吓人的,我也没敢继续说什么。
从小到大二叔都是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的模样,很少见他有生气的时候,更是
很少有冲着我发火的时候,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不知道他是不是变了……
也许是他觉得话说的重了,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三明,不是二叔
不帮你,而是有些事必须得自己找回来,一会去找那个小比,他怎么打的你,你
就给我怎么还回来,给我扣他眼珠子,听见了没!」
「嗯!」我用力点了点头,心里虽然还有些害怕,可有二叔给我撑腰也不怕,
这里还有好几个纹身的大哥,看起来和二叔关系不错,出了事肯定能帮忙的。
我心想,只要有这几个纹身大哥在,以后学校铁定没有人敢找我的麻烦,他
们可都是社会人,看抽烟咬烟屁股的样子都很帅,有社会味!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叔带着人来到飞翔网吧,把宝马车远远停在一边,
我的心里有些紧张,但看看身边几个有纹身的大哥,心里也有底气。
小时候我也打过架,但都是和小伙帮闹个别扭之类的,没有真正动手打过人,
更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来报仇,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但现在二叔亲自领着人过来,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下午小胡同里小黄毛怎么
揍的我,我都记在心里!
「你先进去,我们在后边看着,找到那个小子你就给我打,朝死里打,听到
了没!」二叔给我点了一根香烟,我勐吸了一口。
「我知道了二叔,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飞翔网吧的大门,心里虽然还有些害怕,但我更害怕
当着别人的面给我二叔丢人。
因为从小我就知道二叔这个人,表面上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可实际上
心气比谁都高!
网吧里空调冷气开的很足,基本上都是玩LOL开黑的,甚至没有机子,我
在吧台并没有看到小黄毛的影子,在网吧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心里不免有了个疑
问,难道小黄毛不在?
就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目光落在网吧最里边一排包房上,心想也许小黄
毛在某个包房也说不定,要是今天晚上找不到他,那二叔走了明天他肯定还要找
我麻烦……
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我二叔,几个纹身的大哥也来了,我心
里一下充满了底气,二话不说朝着包房就走过去。
包房门口都关着门,虽然网吧的包房不能反锁,可我总不能挨个敲门去找吧?
就在我犯愁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娇喘,好像是十七姐的声音,哼哼唧唧的
就在最里边的那个包房……
我凑到包房门口听了一下,果然里边是十七和小黄毛的声音,哼哼唧唧的不
知道在干什么,我回头看了一眼二叔,咬了咬牙直接开门进去。
一进门我当场傻了眼,十七脸上挂满了眼泪,衣服被丢了一地,小黄毛正抓
着她的双手……
我直接愣在原地,小黄毛和十七也愣了,我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十七的身上,
虽然以前我看过岛国片,可我从来没有亲眼看过女生的身体,那胸前白花花的一
团,让我喉头发紧!
「你,你怎么来了!」十七双手死死护在胸前,我看着她的胸口被挤压变形,
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但我突然看到她眼神中的求助和无奈。
「你赶紧给我滚蛋!」小黄毛指着门口骂道,我看他肩膀上有一条龙的纹身,
心里一下就没了底气。
「飞,飞哥,我那个……」
「来送钱的是吧?先给我出去等着,老子一会完事再找你拿钱。」小黄毛语
气缓和了一些,转过身趴在了十七身上,可我站在原地却迈不动腿。
我知道今天晚上是来干什么的,也知道二叔和几个大哥都在门口等着,要是
我现在出去,可真就给二叔丢了人!
从小到大二叔对我没得说,我绝对不能给他丢人,不知道是刚才吃饱了鸡腿,
还是喝了酒胆子变大,我看着十七的身体,心里有股小火苗在燃烧。
突然小黄毛转过头来,看我没走一下就走了过来,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瞪
圆了眼珠子骂道:「你他妈听不懂人话是不?」
我低着头捂着脸,脸上火辣辣的,看了一眼十七的大白腿,我支支吾吾的说:
「不,我不是来送钱的,其实……我草你妈!」
话没说完我咬着牙狠狠一巴掌扇过去,结结实实扇在小黄毛的脸上,以前我
二叔常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傻子才会等着挨了打才还手!
这一巴掌把小黄毛扇懵了,我也懵了,可还没等我说话吓唬他,他一拳就打
在我的脸上,眼前一黑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小黄毛对着我就是一顿爆踹,嘴里不停的骂着,我捂着头等着二叔带着人进
来,可等了一会也没有人来帮忙,身上已经疼的受不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心里有股憋不住的火,无论如何
都不能给我二叔丢人!
第4章坑爹
我闭着眼狠狠挥舞拳头,也不知道打在哪里,但反正能打在小黄毛的身上,
我咬着牙坚持着等二叔进来,隐约感觉包房门口已经来了人,心里立刻充满了底
气!
我拼命和小黄毛厮打着,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敢还手,但有二叔在我根本不害
怕,我疯了一样挥舞拳头打,拼了命的打!
很快小黄毛就被打翻坐在地上,我没多想直接骑在他的身上,抡起拳头狠狠
揍他的比脸,心里竟有种前所未有的畅快!
我不知道打了他多少拳,也不知道被他打了多少下,眼前发黑直冒金星,头
脑晕晕乎乎的,但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小黄毛朝着死里打,必须要在
二叔面前表现表现!
奇怪的是,我总是下意识的去看十七姐,虽然她下午打了我,可刚才看到她
脸上的眼泪,我心里隐约有些酸楚,从小到大我最见不得的,就是女生的眼泪。
也许二叔说的对,眼泪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见不得女人眼泪的男人,都算
是有血性的汉子。
一转眼的功夫,小黄毛躺在地上不还手了,双手捂着脸大喊大叫,我越打越
来劲,尤其是在十七泪汪汪的注视下,我身上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我一边打一边骂,问候了小黄毛一家老小和祖宗十八代,从小二叔就经常说,
做男人要顶天立地,对待女人绝不能用卑鄙下流的手段!
直到我被人拉开之后,小黄毛已经被打的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但我也好不到哪里去,鼻子里不停的冒血。
「二叔,你看我没给你……」我一回头傻了眼,包房门口围着一群看热闹的,
压根就没有二叔他们的影子!
我心里一凉,刚才心里的底气一下就没了,看着被我打趴下的小黄毛,全身
有种说不出来的寒冷……我他妈闯大祸了!
「十七姐你快走吧!」我冲着十七喊了一句,立刻转身跑出单间,她在后边
喊了一句,我也没听清楚是什么。
网吧里也没有二叔的影子,只有一大群看热闹的盯着我,我觉得事不好立刻
朝着网吧外跑,也没有人敢拦我,就这么冲出了网吧。
一出门远远看到了二叔,正靠在宝马车旁边叼着烟,不知道跟旁边的朋友说
着什么,一脸的坏笑。
「二叔,你啥时候出来的,吓死我了啊!」刚才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看
到二叔心才放回肚子里,回头看了一眼网吧门口,感觉快要被人追出来。
「我早就出来了,倒是你怕什么,打赢了没有?」二叔笑眯眯的说着,随手
递给了我一根香烟,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吸了几口香烟,感觉喉咙里火辣辣的,忽然我觉得刚才可能是被二叔给坑了,
要是刚才不是我把小黄毛打趴下,那我肯定得被人打死在网吧里!
「赶紧走吧二叔,一会人就追出来了!」我又看了看网吧门口,已经看到门
口有人追出来了。
「走什么?追出来关我什么事啊?人是你打的,又不是我打的……」二叔一
脸的坏笑,一句话让我的心都凉了!
看着二叔一本正经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心里瞬间如同千万只草泥马狂
奔而过,简直是坑爹啊!
现在我才明白,不着调的狗屁二叔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帮我报仇,而是让我自
己去冒险,现在出了事他做了甩手掌柜,这分明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眼看着网吧里追出来的人已经跑过来,我的心里就像火烧一样着急,要是二
叔撒手不管我,那我今天晚上得被人打成肉饼啊!
「熊九东!要是今天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爸妈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情急之
下我直接指着二叔的鼻子大吼,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可他却笑了。
「有点长进,小崽子敢对着我发脾气了,那就看在你爸妈的面子上,我勉强
帮你一次吧,你先上车去等着。」
一听这话我才算是放了心,心想就算狗屁二叔再不着调,可他也得看我爸妈
面子不是,怎么说我也是他的亲侄子,要是我真出了事,那他也跑不了!
一脸血的小黄毛被人扶着出来,我的心又开始紧张起来,二叔带着几个纹身
的大哥上前说了几句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小黄毛和所有人都回了网吧,
好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我坐在车里老老实实的等着,总算是能长舒一口气,心说关键时候还是得动
脑子,要不是把我爸妈搬出来,还不知道狗屁二叔能干出什么荒唐事!
解决完了麻烦,我也不知道车子往哪里开,心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刚才在
网吧里没有依靠任何人帮忙,我自己就把小黄毛打趴在地上,放在以前我想都不
敢想……
恍惚之间我也明白了二叔的用意,他是想让我变得坚强一点,可今天是我转
学来的第一天,在学校连个人都不认识,就算他是为了我好,可这么搞还不得把
我给整死?
坐在车里回想刚才的一切,脑子里忍不住浮现出十七的样子,她的皮肤那么
白……我狠狠抽了口烟咽了咽口水,心里有点点兴奋,也许转学来到这里并不是
一件坏事。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家娱乐场门口,二叔和几个大哥笑嘻嘻的下了车。
我看着闪烁的霓虹灯,还有门口站着的一群女人,心里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
感,尤其是我了解二叔的一贯作风!
「二叔,你要带我去干啥?」我暗暗咽了咽口水,看门口那些女人都穿着短
裙高跟鞋,脸上化着妆,我心说二叔不会是带我来找小姐吧?
「当然是带你来放松放松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时候成为一个真正的男
人了!」
二叔笑眯眯的搓着手,一句话让我彻底懵了,但心里还有些小兴奋,幸福竟
然来的如此突然,我还没做好准备……
要不说我二叔从小就不着调,谁见过当叔的带侄子找小姐的?虽说狗屁二叔
只比我大十来岁,可怎么说他也是当叔的啊!
「我草啊!二叔你不是在玩我吧?你竟然带着我来找小姐!?」我瞪圆了眼
珠子看着他,心里吃了大大的一惊!
「废话,不然来这里干啥?不爱去就在这里等着,我自己玩个双飞。」二叔
头也不回的说了句,跟几个有纹身的大哥嘻嘻哈哈的,朝着娱乐场门口走过去。
站在停车场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狗屁二叔在耍什么花样,也许只是试
探试探我也说不定!
如果这个时候我意志不坚定,那肯定会被他落下话柄,要是他再告诉了我爸
妈,那我非得被打断了腿不可,我他妈今年才十七啊!
「愣着干啥,赶紧的,一会我还有事。」二叔回头催促了一句,我压根不知
道该说什么,从小到大从没碰到过这种事,岛国片看了不少,可从没来过这种地
方……
「二叔,明天我还要上学的。」这声音就像蚊子哼哼,就连我自己都听不清
楚,二叔根本就没听到。
就在这时娱乐场门前有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迎了上来,尖细的眉毛鹅蛋脸,踩
着高跟鞋走路一扭一扭的,脸上笑的跟朵花一样,直接和我二叔说起话来,看模
样应该早就认识。
这个女人三十多岁的模样,身材绝对是丰腴的S形,她穿了一件白色紧身包
臀裙,上边还有一朵大红花被撑得满满当当的,甚至能看到内裤的勒痕,让人看
着就忍不住咽口水。
二叔嘻嘻哈哈的和她说了几句话,伸手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还掐了两把,
就像是掐在棉花糖上一样,女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的很开心的样子,目光也
落在了我的身上。
「这位小哥长的真帅,第一次来玩吧?」她媚眼如丝的打量着我,勾勾搭搭
的眼神让我心都快飞出来了,我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也能看到她胸口被撑的
满满当当。
我赶紧低下头狠狠吞了口口水,心里没有多少害怕反倒充满了兴奋,脑子里
全是岛国片的场面,一低头看到她的大白腿,仿佛在泛着光泽……
「我侄子,还是个雏,苏姐赶紧找个年轻水多的伺候着,先说好,必须得年
轻漂亮的,可不能让你给偷吃了啊!」二叔笑嘻嘻的搓着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心说不用找其他的,这个就行!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就像波多老师
一样!
苏姐笑盈盈的走到我的面前,说:「放心吧东哥,一会等小帅哥出来我封个
红包……小帅哥一会记得来找姐姐拿红包哟!」
说着她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手指很修长,纯黑色的指甲充满诱惑,然后
冲着我勾了勾手指,仿佛能直接勾到我的心肝,说实话我觉得二叔真是多事,这
个苏姐……真挺好的!
突然二叔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在我耳边说:「三明你记住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任何时候玩都不能动感情,动感情的绝不能玩,听清楚了吗?」
我点了点头,二叔转身和几个纹身大哥先走进去,苏姐带着我朝里走,我低
着头不停的搓着手,紧紧跟在她的身后,眼睛落在她屁股上的大红花上,怎么也
挪不开眼睛。
她走路一扭一扭的,脚下高跟鞋让她踩出了别样的风情,我想对苏姐说不用
找其他人来,她就行,我也情愿让她吃了,可我却说不出口。
来到一个幽暗的小包间,只有一张小床,我的心慢慢提到了嗓子眼,手心也
开始出汗,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还有一点点复杂……
第5章真正的男人
「小帅哥在这里等着哟!」苏姐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又媚眼如丝的看了我一
眼,转身踩着小高跟离开……
我死死盯着苏姐的背影,下意识的伸出爪子在空气中抓了抓,心底有股小火
苗慢慢升腾,喉咙里像是堵着一团东西,嗓子干的快要冒烟!
我一屁股坐在小床上四处打量,粉红色的床单很干净,空气中微微有股香味,
不知道是空气清新剂还是香水的味道,在幽暗的灯光下,我头上已经开始冒汗。
二叔以前常说万事开头难,我这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说不紧张是假的,不
过一想到我马上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感觉瞬间成熟了许多!
只是不知道等待着我的是什么,希望是个像苏姐一样成熟漂亮的女人,而且
心里很感谢我那个狗屁二叔,从小到大他可没少给我灌输乱七八糟的思想,不过
现在真够意思!
突然幽暗的小房间被人推门,我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整个
人都开始发麻,对,就是麻了……
我做梦也想不到进来的人竟然是苏姐!
她换了一件黑色吊带衫,一头酒红色波浪长发披散在胸前,下面是黑色皮质
超短裙,紧紧包裹勾勒出她圆润饱满的身材,随时都会爆裂一样,手里还拎了一
个小包包,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怎么了小帅哥,为什么要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不可以吗?」
「可以,不,那个,我是说……」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几乎快要窒息,
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我感觉喉咙里火辣辣的,都快干的冒烟!
我想说我愿意啊!我他妈太愿意了啊!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什么事这么愿意过!
苏姐一下就笑了,又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我知道现在自己脸红的就像是个猴
子,低着头夹紧双腿,脑子里一片空白。
苏姐在床边放下手里的小包包,撩动了一下长发,瞬间我闻到了一股玫瑰花
的清香,我狠狠吸了吸鼻子,看到她从小包包里拿出来一个红包。
早先我就听二叔说过,小姐会给处男包红包,据说小姐会走好运的,不过现
在红包什么的都是浮云,就算让我倒贴也愿意啊!
她把红包递给我,顺势一下坐在了我的身边,紧紧挨着我甚至能听到她的唿
吸声,也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柔软,可我却一动也不敢动,全身都开始变得僵硬。
「小帅哥,苏姐会好好照顾你的哟。」她伏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温热的气息
打在耳朵上,我全身一个激灵,就像是过了电一样,耳朵里有些潮湿发痒的感觉。
她的手指不停的在我胳膊上画圈圈,我使劲咽了咽口水,低头红着脸点了点
头,一只手偷偷放在了她的后背上……
突然她把手放在了我的面前,眼神俏皮的看着我,洁白修长的手指很漂亮,
可我却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老老实实做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几秒钟之后她笑了,笑的很开心,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也没敢问她笑什么,
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如果现在面前有条地缝,那我一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果然是第一次来呢,小帅哥你要付钱的,第一次苏姐给你打个折,五百就
行。」
「那个,我二叔会替我付钱的……」我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利索,面对苏姐,
别说是五百,就算五千我也愿意啊!反正又不花我的钱。
苏姐脸色勐地一变,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东哥他们已经走了,他说
你自己会付钱的,别说你出来找乐子不带钱啊!」
「啊?」一听这话我直接傻了眼,听苏姐说话的语气都变了,赶紧把放在她
后背的手缩了回来,我突然有种感觉,感觉我可能又被二叔给坑了!
要是他走了,那我怎么办?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这么愣在原地傻了眼,
苏姐也好像看出什么来,原本和气的脸上也挂满了冰霜。
说实话现在看着她我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刚才心里的那些
想法也全都消失不见,我心里只求二叔能良心发现,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地
方。
苏姐从小包包里拿出一包香烟,夹着烟盯着我看,我感觉屁股下边就像长了
钉子一样,头上不停的冒冷汗,心已经碎了一地。
「苏姐,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手贱啊!刚才还没付钱就下了手,这
可怎么办啊!
「没事,现在你可以走了。」她指了指门口,语气非常平淡,可我却能感觉
她的眼神快要杀人一样,跟刚才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心里有种得救的感觉,在她的目光中落荒而逃,但我
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还会回来的!
不为别人,就为她最后看我的眼神,我发誓一定要回来把钱甩在她的脸上,
然后狠狠骑在她身上!
走出娱乐场门口,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胸口酸酸的。
我恨极了狗屁二叔,从小他很少这样对我,可现在却接二连三的耍我,先是
骗光了我的生活费,又把我骗到飞翔网吧,现在更是把我一个人丢在这种地方。
我不知道二叔为什么这样对我,可他让我见识什么叫做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也让我想起他的那句话,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身上只剩不到一百块钱,我硬着头皮朝学校走,
一步一步都走的那么委屈。
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月亮孤独的挂在天上,我想起了曾经的小伙伴,也想
起了爸妈,更想到了家,一个可以让我尽情放肆的地方,可以让我衣食无忧的地
方。
突然电话响了一声,我拿出手机看到是二叔发来的一条短信,内容只有一句
话。
「不想被人耍就要一切靠自己,争取做个真正的男人吧,别忘了给人家凑足
医药费。」
看着手机我忍不住破口大骂,骂二叔是个混球,生儿子都没屁眼!把我耍成
这个样子还说风凉话,我他妈从生下来就是个带把的男人!这么耍我有意思么?
还有医药费是什么玩意?
回到学校已经快凌晨一点,学校早就关门,我还是翻墙进了学校,黑乎乎的
没看清,差一点从墙上掉下来摔死,手机也摔了个粉碎。
以前二叔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拿着摔碎的手机,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第二天一早,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去教室,眼圈黑的像是熊猫一样,全身都酸
痛,昨天被人在小胡同打了一顿,昨天没觉得疼,睡了一觉才知道挨打的滋味!
要不是我那个狗屁二叔想的歪主意,把我一个人骗进飞翔网吧跟小黄毛动手,
我现在哪能遭这个罪!不过想想心里还挺得意的,因为我没靠任何人帮忙就打趴
了小黄毛,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八号追
书阁] 回复数字145,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刚到教室门口还没等进门,我看着
走廊聚集了不少人,一头沙宣短发的十七姐很显眼,王刚和刘本强也在其中,不
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我没敢多看就准备进教室。
「三明治!过来!」突然被人喊了一嗓子,回头一看王刚冲着我招手,旁边
刘本强一脸的坏笑,我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不过我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
我想可能是十七姐来找我算后账,昨天晚上在飞翔网吧,我可是打了小黄毛,
要是她在学校让人打我,那我可就倒了八辈子血霉……
「三明治,你咋见了十七姐不过来打招唿啊?这么不懂事?」刘本强阴阳怪
气的说着,可我觉得被人叫三明治这个名字心里很不爽,尤其是被这个狐假虎威
的瘦皮猴子教训,心里特别不舒服。
我冲着十七姐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唿,不知道为什么当着她的面,我的虚荣
心就特别强,甚至刚才脑子里还想揍刘本强一拳的冲动。
十七姐直勾勾的盯着我,她今天穿着白T恤和牛仔短裤,有点小清新的感觉,
不过我可不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昨天她扇我那一巴掌到现在还疼,脸都肿了!
「草你妈的三明治,以后见了十七姐得板板整整的,要不然以后还揍你!听
见了没!」王刚随口骂了一句,转过身笑嘻嘻的看着十七姐,脸上全是巴结的样
子。
十七姐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甚至有些惊讶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想
的,脑子一热说:「关你屁事!」这句话让王刚一愣,刘本强也一愣,好像都听
错了的样子,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45,继
续阅读高潮不断!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没说话,但却暗暗握紧了拳头,这一刻我
才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王刚立刻瞪圆了眼珠子看着我,脸上满是凶恶的表
情,不过他的眼睛里充满疑惑,我心想就连小黄毛我都能打赢,也一定能打赢他!
原本我以为王刚会对我动手,我也做好了还手的准备,可他没有动手,只是
死死盯着我看,他越看我心里反倒越有底气。
我二叔曾经说过,这个社会都是柿子专挑软的捏,越软弱越容易被人欺负,
隐忍和退让换不来尊严,只有你越强别人才不敢对你怎么样,今天我才真正领教
这句话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