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切从偷窥开始
一切从偷窥开始
第一章禁地之中
叶凡无精打采地躺在山坡上,刚刚从镇上回来,得知了自己高考落榜,这让
他的心情格外的郁闷。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肯定能考上大学的,但没想到的是,就在高考的头
一天,自己却生病了,结果,考得并不理想。
他有点悲哀地看着渐渐下山的夕阳,长叹了一声,便要站起来,但是,下一
刻,他却勐然愣住了!
由于他一直发呆,并没有注意到上面走来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现在正背对
着他,慢慢蹲了下去。
叶凡一下子就震精了,他活了十九年,虽然也是高中毕业了,但还从来没有
真正见过女人的身体,特别是这种情况,更是让他的心「咚咚」乱跳起来,一不
小心,就发出了声响。
龙飞燕是村长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靠着她老子的关系,开了一间小诊所,
生意还可以,三村六洞的病人都到她那里去看病。
今天她上山采药,由于内急,再加上一般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在这里。所以就
放心大胆的解决三急问题,没曾想,却让叶凡看了一个清楚!
听到后面发出的声响,龙飞燕一下了僵住了,有点木然地转过头,然后便跟
叶凡大眼对上了小眼!
「啊……」没一会,龙飞燕就发出了一声尖叫,急不迭的拉上裤子,不过还
没有等她发出质问,便看到叶凡「骨碌碌」的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没一会,便不
见了人影。
龙飞燕怔了一下,脸色便是大变,因为在这片山坡下面,可是村里传说中的
一个禁地,听说以前有不少人掉下去,但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
惨了!
龙飞燕虽然大叶凡几岁,家里有也点钱,不过却对这个村里最有才华的年轻
人有一种好感,刚才虽然让他看到了自己的隐私,但其实除了一线恼怒,倒也没
有真的太生气。
现在看到叶凡因为自己的缘故掉下禁地,她不禁悲从中来,傻傻地看着山下,
眼泪不要钱般的掉了下来……
再说叶凡,他本来是想站起来跟龙飞燕道歉,但没想到脚下让一个坑拌了一
下,结果身体控制不住,顺着山坡就滚了下去。
等到他发现自己竟然掉向了禁地时,不由得魂飞魄散,这下子完了!
在这一刻,他脑子里只想到一个问题:自己长到了十九岁,竟然还没有上过
一个女人,就这么的交待了,真不甘心啊!
也不知在空中飞了多久,反正叶凡这时候的心思都不放在这上面了,一直等
到他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水潭时,这才惊醒过来。
然后,他的身子就沉了下去,身体承受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学习成绩突出
的叶凡当然知道,这是自己深入了水底,水压越来越大。
他不由得苦笑起来,难怪以前那些人会回不去,任谁掉进这种冰冷到了极点
的水潭里,再加上巨大的水压,根本就不可能再生还了!
恍惚间,他看到一颗闪闪发亮的珠子朝他飞射过来,他吃了一惊,下意识地
张大了嘴巴,然后,下一刻他便感觉到那颗珠子竟然进入了自己嘴里。
叶凡下意识地一咬,顿时便有一股微腥的味道传入脑里,紧接着,一大股信
息便涌进了他的脑里。
然后,他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凡终于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环境,他有点迷惘,心说,
原来阴间就是这样的啊!
可是,不是说阴间总是阴风袭袭,非常恐怖的吗?自己怎么没有那种感觉,
而且,这里的风景那么好,怎么看都跟世外桃源差不多啊!
叶凡愣了半天,才用力地一咬自己的手,结果痛得他大叫一声,然后,他便
从地上一跃而起,狂叫道:「我没死,我真的没死啊!」
死后余生的感觉真的非常美妙,叶凡一直欢庆了很久,这才平静下来,因为
他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怎么走回家?
想了一会,他开始慢慢寻找出路,在路上,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脑子里
貌似多了一些东西,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认得了那些药材!
『这是野山参!「叶凡震惊地看着自己面前这株人参,脑子里马上蹦出了这
株人参的名字和年份来,五十年份的!
不会吧,自己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叶凡真是百撕不得骑姐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叶凡知道,自己是不同了,将野山参从地上拔出来后,发
现它还真是够大,不知道拿出去能多少钱。
就在这时,叶凡感觉到有点不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打心底升起,他也没
多想,一个侧扑,便到了另一边。
回头一看,我的妈呀,竟然是一头小老虎!
虽然小老虎看上去还很幼小,可是比起叶凡还是大了不少,见到自己刚才的
一扑没有成功,小老虎貌似恼怒起来,又朝他扑了过来。
叶凡不敢怠慢,仗着自己在上学时练就的一些体操技巧,瞬间作出了一个前
滚翻,再度躲开了小老虎的攻击。
但马上,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劲风,顿时想起了老虎的三大绝招:一扑,一掀,
一剪!
刚才用上了扑,没扑中,自然就无法用掀了,而现在,正是那一剪,也就是
尾巴的攻击。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叶凡用脚一蹬地,身子便跳了起来,瞬间落到了小老
虎的背上,然后便发狠似的用力击打着老虎的头。
一顿打下去,这只刚刚学习捕食的小老虎便受不了了,软倒在地上,嘴里发
出了呜鸣声,听上去非常的伤心。
叶凡心一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便没有再击打它,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
看着泪流满面的小老虎,有点哭笑不得地说:「你这只小老虎,想吃掉我,现在
打不过我就哭,好没有道理!」
好象知道自己打不过叶凡,小老虎虽然自由了,但也没有再攻击,只是不断
地朝他点头,过了一会,慢慢的往山里走。
叶凡呆呆地看着小老虎的背影,过了一会,才突然惊醒,有小老虎,肯定还
有大老虎的,如果它搬出大老虎,自己留在这里不是找死么?
于是,他不敢再逗留,连忙离开了那地方。
第二章脱险归来
龙阳村是华夏南方的一个小山村,很穷的一个山村,交通不方便,没有什么
资源开发,所以,就算是改革开放了几十年,这里的公路还是泥路,而且并不宽。
龙是这个村的大姓,不过龙阳村的人口并不多,只有不到一百户,总人口才
六七百人,但常住人口却只有三四百人,因为,大部分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
没办法,谁让龙阳村穷呢,靠山也吃不了山,只能到五六百公里外的大城市
去打工赚钱,改善家里的生活。
当叶凡熘回到村口时,本来想悄悄进去的,但当还没有行动,就发现一个女
人呆呆地看着自己,顿时一呆,这女人,竟然是龙飞燕!
「叶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突然,在叶凡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龙飞燕
就扑了过来,紧紧将他抱住,嘴里喃喃地说。
叶凡一下子怔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照理说,自己偷看到了她的隐私,她应该恨自己才对,可是现在怎么如此反
常,没有责怪自己不说,还这么的亲热了?
龙飞燕的身材是非常棒的,虽然还是未婚女人,可是是超级棒的,就算是电
视里那些超模,也未必就有她好,让叶凡一颗心都激烈地跳动起来,感觉鼻血都
快要流下来了。
龙飞燕正感伤着,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她是医生,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了,
顿时脸色大臊,一把放开他,嘴里啐了一句:「流氓!」然后,便跑开了。
叶凡一怔,刚想说自己不是流氓,但龙飞燕却跑开了,他摇了摇头,看着自
己明显有了变化的地方,自嘲了一句:「这是正常反应啊,怎么就流氓了?」
叶凡可不是什么真正的正人君子,生活在村里的他,由于村里的女人一般都
穿得不是很保守,所以他也是过了不少眼福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平时少不了
让他看到一些风景的。
只不过,以前还小,并不怎么懂得男女之事,现在不同了,在读了三年高中
后,对于这种事早就了解了,虽然没有实战过,但也不等于他就一点经验也没有。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的。
趁着这时候没有人看到,叶凡飞快地回到了自己家里,刚刚进门,就看到母
亲陆琴芳坐在屋里,满脸是泪。
叶凡大吃一惊,连忙跑了过去,说道:「妈,你怎么了?谁欺负你?」
陆琴芳正伤心,因为自己的儿子昨天一天未归了,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怕就
怕是高考落榜后,一时想不开的话,那就完蛋了。
想到自己夫妻两人省吃俭用的养大了他,还将他送到高中,眼看着就要考上
大学了,没想到一场病将儿子的前途给弄没了,现在还不知所踪,怎么不让她伤
心欲绝?
正在这时,听到了叶凡的声音,陆琴芳几疑做梦,抬头一看,正是自己儿子
回来了,顿时惊喜交加,一把将他搂进怀里,抽泣着说:「小凡,你终于回来了,
可担心死我了!」
叶凡大为惊讶,说道:「妈,我就是出去一会,也没有多久啊?」
「什么叫一会,你都一天一夜没回来了,臭小子!」陆琴芳一听,抹了一下
眼泪,叱道。
「什么,都一天一夜了?」叶凡顿时愣住了,难道说,自己在昏迷中渡过了
一晚上?
想到那里有老虎,他就不禁的一阵后怕,幸亏自己命大福大,不然的话,早
就让野兽吃了。
「你是发烧了?」陆琴芳见到他的样子,不由得伸手去抚着他的额头,然后
奇怪地说:「也没有发烧啊,你是怎么啦?」
「妈,我饿了,有没有吃的?」叶凡怕她再问下去,便用了无敌转移大法。
果然,一听到他说饿了,陆琴芳马上就不追究了,站起来说:「我去看看,
应该还有一些饭,再炒个菜就可以了。」
等妈妈进了厨房后,叶凡便将自己一直藏在后面的野山参拿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心地放了起来,然后,便打开了自己那台二手破电脑。
村里穷,一般人买不起电脑,也拉不起网线,叶家本来也没有钱,不过他们
家不远就是村里的首富,也就是村长家,他们家拉了网线,叶凡由于功课紧张,
有时候需要上网查资料,他爸便在村长家拉了一条线过来,还买了一台几百块的
二手电脑给他用。
找开电脑后,叶凡迅速找到了野山参的信息,点开一看,顿时便惊呆了,五
十年份的野山参,竟然可以卖到十五万以上!
查了好一会,叶凡基本上确定下来了,自己这株野山参最差可以卖到十万,
如果遇上真正的识货人,还有可能卖到十五万以上!
发了发了,自己这一次真的发了!
「什么味道?」突然,叶凡感觉到一股异味,嗅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身上
发出来的,这才想到,自己一天一夜没洗澡了,刚才在外面空气流通没什么感觉,
现在在房子里久了,就闻出来了。
怔了一会,叶凡便拿出新衣服,冲进洗澡房里,狠狠地将自己身上的那些汗
水和异味洗干净。
洗完后,正好妈妈做好了菜,叶凡也真是饿了,接过妈妈盛好的饭,便狼吞
虎咽起来。
「慢点吃,你这孩子,真是的!」陆琴芳看到他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担
心,生怕他让饭噎住了。
几碗饭一会就吃完了,叶凡抹净了嘴巴,问道:「妈,爸去哪了?」
「他昨天去城里了,说跟你叔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复读,估计今天
才能回来。」陆琴芳叹息了一声,自己儿子也真是命苦,本来好好的,从来都没
有生过什么大病,没曾想,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病倒了,命运真是跟他开了一个天
大的玩笑。
「其实,不读也没关系,很多没书读的人,一样能生活。一样能挣大钱,过
上好日子。」叶凡沉默了一会,说道。
「这可怎么行,你才多大啊,身子都没有长好,让你干粗活能干得了?」陆
琴芳瞪了他一眼,不悦地说。
第三章伏羲真传
听了妈妈的话,叶凡也觉得有点道理,不过随即一想,现在国家都不许高中
复读了,就算自己再想读,也没有机会了。
不过,他不想让妈妈担心,便没有再跟她说下去,正想走开,却看到妈妈显
得非常疲惫,便说:「妈,你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按一下吧,前段时间跟同学学
了一手古法按摩,感觉挺有效的。」
「你一个小破孩子会什么古法按摩啊?」陆琴芳摇头笑道,却拗不过他,最
终还是让他试一下。
叶凡其实哪懂什么古法按摩啊,只是想帮妈妈放松一下,在他想来,就算自
己不懂,随便按一下肩膀应该都不会差的。
但等他将双手放到妈妈肩头时,脑子里却勐然蹦出一段关于按摩的手法技巧
来,就好象自己早就会了一般,让叶凡非常诧异。
不过,叶凡的心理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尽管感觉到非常奇怪,但只是手上
微微颤抖了一下,便恢复正常了。
陆琴芳只当儿子孝顺,随便按一下的,但随着叶凡的手开始捏起来,她却感
觉到一股微凉的气体透过儿子的手传进了肩膀里面,非常的舒服,顿时惊诧起来,
想不到自己儿子还真没有吹牛,这一手,不错啊!
叶凡看到妈妈没有说话,便出声问道:「妈,感觉怎么样啊?」
「嗯,不错,小凡你的手法硬是要得!」陆琴芳闭着眼睛说,她觉得自己都
快睡着了,真是太舒服了!
叶凡听了,信心顿时就足了,之前他还对这种莫名其妙就拥有的手法信心不
足,现在听了妈妈的话,心里是十分的高兴。
过了一会,叶凡便听到了一阵均匀的唿吸声,低头一看,原来妈妈都睡着了!
他微微一怔,便明白了过来,应该是自己这手法造成的,再加上妈妈平时十
分辛苦,所以才会在这种情况下睡着了。
想到这里,叶凡鼻子一酸,爸妈为了供自己上学,不分日夜的劳作,真是太
辛苦了!
爸,妈,儿子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找到很多很多的钱,让你们享享清福!
拿来一张薄被帮妈妈盖上后,叶凡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细想着这两天的
事。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场景,当时自己在那个寒潭里好象吞了一颗珠子,然
后还咬碎了,再后面,有很多信息涌进了自己脑袋里,将自己生生的弄晕了过去!
他极力地回想着,终于让他想起了一些东西。
原来,那颗珠子并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太昊伏羲的一缕分神,这缕分神经过
数千年后,形成了这颗形似珠子的内丹,一直在世间寻找有缘人,而自己就是他
选中的传人。
太昊伏羲是上古三皇五帝里的大人物,是华夏传说中的人文始祖,人类医药
的祖师,更是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个王,教会了人们捕猎、耕作,发明了音乐,是
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而这一缕分神里面,就有着伏羲的一身本领,就比如刚才的按摩术,也是其
中之一。
想到自己今天一下子就认出了野山参,也是由于脑子里早就有了伏羲的那些
医药常识,所以只要看到了,便自然而然的认出来了。
发了一会呆,叶凡便兴奋得差点叫起来,这真是祸福相依,自己先是高考落
傍,接着还掉进了禁地里,九死一生,最后却得到了这天大的好处!
有了这伏羲的真传,自己还需要上什么大学?有什么大学比得过伏羲的这些
知识有用?
前段时间,叶凡便无意中看到过一些报道,说某某靠着养殖发了大财,某某
某又种出了什么异种水果,结果成了大富豪……
现在,叶凡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一条光明的路,自己拥有着伏羲真传,不但可
以发财致富,还能造福家乡人民!
一直以来,由于生活在这穷乡僻水,生活得非常艰难,在学校里也经常让那
些富二代取笑,所以叶凡倒便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学好本领,带着家乡
的人们走向富裕的道路,摆脱贫穷落后,让那些人看看,自己不比他们差!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知道自己落榜后,叶凡才会那么的绝望。
现在,希望再度燃起,而且还出乎意料的好,叶凡便决定了,自己要凭着这
天大的福缘,干出一番大事来。
他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目标:第一,先自己富起来,这是基础;
第二,带领家乡人民致富,改变龙阳村贫穷落后的现状;第三,走出去,将太昊
伏羲先祖的医术发扬光大!
看了一会,感觉到自己的目标不够强大,他又在后面加了一条:找最漂亮最
好的女人!
写下了目标后,他的脑子里便马上涌现了一个女人的样子,龙飞燕!
想到龙飞燕那漂亮的面孔,还有那鼓鼓的胸口,修长的腿,微笑时可爱的眼
睛,生气时的鼻子,还有那张性感的嘴巴!
感觉上,龙飞燕是自己见过最美的女孩子,就连镇上那些女孩子都没有她漂
亮,如果自己能娶到她,一定会非常爽的。
不行了,感觉全身都有点臊热不安起来,叶凡连忙停止对龙飞燕的YY,努
力地转移了注意力,这才感觉好了一点。
坐了一会,叶凡便想出去走走,不然的话,一直坐在这里肯定会胡思乱想的。
出来看了一下,老妈还在睡觉,便悄悄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朝着村头走
去。
「咦,这不是小凡么,什么时候回来的?」正走着,就看到对面走来一个人,
惊讶地说道。
叶凡看了一眼,便笑道:「原来是春梅嫂子啊,我昨天就回来了。怎么,刚
从田里回来?」
刘春梅嫁来这里不到几年的女人,比叶凡大不了多少岁,长得挺漂亮的,而
且身材很好,听说也读过高中,不过由于家里穷,没有继续上学。
她老公是龙姓的,跟叶凡也没有什么亲缘关系,不过都是同一个村里的,所
以在辈分上也一样排法,正好跟叶凡同辈。
第四章春梅嫂子
「是啊,刚刚去田里看了一下,这鬼天气,都傍晚了还这么热,累死人了!」
刘春梅说着,很自然地掀起衣服擦汗。
村里的女人一般穿着都很随意的,刘春梅现在穿的也是一件薄薄的T裇衫,
这一掀起来,叶凡顿时眼睛就收不回来了。
不得不说,刘春梅的身材实在是非常的好,再加上经常劳作,身子非常结实,
更加的显得雄伟无比,而且,可能是天气太热,她里面只穿了一件类似于肚兜的
玩意,这一掀起来,就没办法藏住了。
刘春梅擦了一会汗,才感觉到有点不对,放下衣服来,朝叶凡啐道:「小凡,
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色了?」
叶凡让她发现了自己的行为,顿时脸红耳赤起来,不过他总算也是在这些女
人堆里混过的,平时也听得太多她们的混话,便笑嘻嘻地说:「嫂子,这可不是
色,而是欣赏!你也是上过高中的人,应该知道一个道理,女人长得漂亮,其实
就是让男人看的,好身材也一样,如果没有男人欣赏,那有什么用?」
「去你的,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嘴便这么滑了,是不是在学校里泡妞
了?」刘春梅啐道。
她看似恼怒,其实心里也是有点小小的得意,女人么,总是喜欢别人夸奖的,
叶凡说她身材好,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不错。
「没有,我可没有时间去泡妞,学习任务那么重。」叶凡摇头说。
「对了,你高考成绩出来没有?」刘春梅问道。
「没考上,落榜了。」叶凡苦笑道。
「怎么可能,你的成绩一向不错的啊?难道说,是因为生病?」刘春梅吃惊
地说。
「是啊,人力有时尽,我算是败在老天的手下了!」叶凡叹息道。
刘春梅也是一阵的长吁短叹,她跟叶凡的关系还不错,也许是因为大家的文
化差不多,平时也谈得来一点,听到他落榜了,自然也替他难过。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出去打工?」过了一会,刘春梅小声问道。
「不,我打算在村里发展,也许,我能闯出一条路来!」叶凡微笑道。
「怎么可能?我们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也没有,想在村里发财致
富,根本就不可能!」刘春梅摇头说。
「这可说不准,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前人没有做到的,也许我就能做到了呢?
再说了,我这身子骨到外面去,文化程度又不高,也未必就有什么好工作,对吧?」
叶凡认真地说。
刘春梅看着他的身子,突然好象发现了新大陆,惊奇地说:「小凡,你最近
长身体了啊?以前我总感觉你瘦瘦的,可是现在看来,壮了一些啊!」
「有么,我怎么没有感觉的?」叶凡奇怪地说。
「你看,你这里的开始有腹肌了!」刘春梅走到他身边,也没有什么顾忌地
掐了一下他的肚皮,说道。
因为天气热,再加上在村里习惯了,叶凡身上只是穿了一条运动短装,上身
打着赤膊,所以刘春梅一眼就看出来了。
让刘春梅那小手在肚子上一碰,叶凡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别看他刚才口花
花的,可是还真是第一次让女人碰到身子,就有点不自然了,连唿吸都紧张了一
些。
而且,他比刘春梅高上不少,现在两人站得这么低,他一低头,便可以看到
一些他从来都没有看过的东西,让他感觉到更加的不自然起来了。
感觉到他的异样,刘春梅怔了一下,然后便收回了手,捂着嘴偷笑起来,指
着他那明显变样的地方说:「小凡,看来你是时候找个媳妇了,嫂子只是碰了你
一下,咋就这么激动了!」
叶凡的脸顿时大红了起来,任他平时再口花花,也不过是个纸上谈兵的大孩
子,现在让一个已婚少妇这么调戏,那能招架得住?
「嫂子,我去游泳了……」叶凡狼狈地说了一句,便弓着腰往前小跑起来,
那样子,说多狼狈就多狼狈。
「小凡,你可小心点,别弄断了!」刘春梅娇笑起来。
叶凡只能装着听不到,这些女人啊,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就知道欺负我这种
童子鸡,简直没法活了!
河就在不远处,这条河水很清,也不是很深,只有不到两米,叶凡自小便在
这里玩水,论水性,他在村里称第二,便没有有敢排第一了。
来到河边后,叶凡看到周围没有什么人,便除掉运动短裤,穿着一条贴身短
裤跳了进去,在水里泡了一会,让刘春梅引发的燥热才渐渐消失。
他开始在水里游了起来,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他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
股怪异之色。
怪了,自己以前游这么长时间的话,都会感觉到有点疲惫的,必须停下来休
息一会才行。
可是,今天却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难道说,自己在吞了那缕伏羲分神后,
连身体素质也得到了强化?
为了验证这一个想法,他开始间断地游了起来,果然,随着自己不断地划水,
他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暖的气体在流动,将自己消失的体力迅速补充回来。
兴奋之下,叶凡便干脆逆水往上游,速度一点不慢,这让岸边看到他游泳的
人都惊讶不已,都说叶家的娃子什么时候这么牛了。
不知不觉间,叶凡游到了另外一条村,终于也有点累了,便往岸边靠拢。
「狗蛋,你这个无赖想干什么?再不走开,我就叫人了!」刚刚靠岸,叶凡
便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抬头一看,顿时便是眼前一亮,原来是隔壁村村长的儿
媳妇,自己以前也见过几面,不过并不是很熟。
说来也奇怪,这几条村虽然都很穷,但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水土好,养出的
女人都是水灵灵的,这个郑翠怡是另一条村嫁过来的,同样也是一个美人儿。
而且,现在郑翠怡刚好蹲在自己不远处,那白花花的一片便呈现在叶凡面前,
让他的心跳陡然加快了起来。
第五章救了个美妇
只不过,现在郑翠怡身旁有一个男人,正一脸贱笑地看着她,这个人叶凡也
认得,正是冲沙村的恶霸狗蛋。
「妹子,你想我干你什么呢?」狗蛋听了郑翠怡的话后,不但没有退缩,还
笑嘻嘻地逼近一步,眼睛贼熘熘的扫向郑翠怡那雄伟的胸口,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华夏的文字实在是博大精深,这一个干字,就包含了不少意思,很显然,现
在狗蛋这个干字,就是其中最让人浮想连翩的一种意思。
「滚蛋!再不滚,我真喊了!」郑翠怡瞪着他说,虽然她也想男人,可是这
狗蛋也太不像样了,不但人长得丑,而且那副模样简直就能让她作呕,真让他摸
了,那晚上还不得做噩梦?
她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媳妇,在村里还是有点厨威望的,村里那些男人平时
看到她虽然也一副色相,可是并不敢真的动手,可是这个狗蛋并不是自己陈村的,
而是沙冲村的恶霸,倒不会怕自己那个公公。
「你叫啊?套一句星哥电影里的话,你就算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狗蛋得意地说,他早就侦察过了,在这个时间段里,只有郑翠怡会到这里洗菜,
别的人早就洗过了,所以才会这么大胆。
「救……」郑翠怡看到他越逼越近了,终于还是叫了出来,但才一出声,就
让狗蛋一把捂住了嘴,虽说不会有人来,但狗蛋也怕万一,所以先下手为强。
而狗蛋的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她的胸口,郑翠怡拼命地挣扎起来,极力阻挡对
方,不过她力气跟对方比也太小了,眼看就要蒙难。
水里的叶凡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虽然狗蛋是恶霸,以前的叶凡也不敢惹他,
但他现在的力气奇大,相信应该可以打得赢对方的。
于是,他勐然从水里跳起来,大吼一声:「狗蛋,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居
然敢欺负女人!」
看到水里跳出一个人,狗蛋先是吃了一惊,等看清了后,冷笑起来,喝道:
「小子,不想死就滚蛋,不然的话,我弄死你!」
叶凡也懒得再跟他多说,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对着他的面门便了一拳,狗蛋
想不到他出招这么凶狠,吃了一惊,再加上手里抓着郑翠怡,竟然没有躲得开。
「砰!」叶凡的拳头一下子打中了狗蛋的脸,痛得他叫了一声,松开了捂住
郑翠怡的手,用手一摸,满手的血!
他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就朝叶凡扑了过来,叶凡夷然不惧,脑子里出现了一
套拳法,这是伏羲独创的武功,简单而有效,当年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洪荒的,现
在用来打一个小混混,自然不在话下了。
只是几招,狗蛋便让他打得痛叫不已,终于慌了,拔腿就跑,一直跑出了十
几米,才回头说:「小子,我记住你了,以后有我好看!」
「我艹,还敢硬嘴,我弄死你!」叶凡作势欲追,吓得狗蛋连忙转身狂奔,
一转间就看不到人了。
叶凡其实也没有去意思,就算追上了又能怎样,总不能将人打死吧?
「谢谢你,小弟!」身后传来郑翠怡的声音。
叶凡转过身去,看着她那漂亮的脸,心里一震,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吓得腿软
了,郑翠怡现在还半跪在地上,而这个样子,正好让他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叶凡今天特别不淡定,几乎是瞬间,便感觉到自己
不一样了。
偏偏叶凡自己没有感觉到,眼睛还朝着郑翠怡那雪白的一片看,而好死不死
的,郑翠怡正抬起头来,也看到了他的样子,顿时心跳加速,我的天,这不是自
己日夜想念的么?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27,继
续阅读高潮不断!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会,叶凡的耳朵灵,听到了远处有人声传来,便惊醒了过
来,有点尴尬地说:「那个……翠怡嫂子,既然没有事了,我还是先走吧,该回
家吃饭了!」
说完,还没有等郑翠怡反应过来,便纵身跳到了河里,顺着河水飞快地游了
下去。
郑翠怡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心里既好笑,又有点失望,心说我还没有问他叫
什么名字呢,怎么就跑了?
叶凡认识她,可她并不认识叶凡,因为叶凡只是一个学生,平时也不在家,
所以她没有认出来。
正想开口问,就听到一阵脚步响起,将她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站起来一看,
原来是自己的公公和几个村里人跑过来了。
「翠怡,你没事吧?」陈伟紧张地问。
郑翠怡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眼神,淡淡地说:「没事了,刚才差点让冲沙
村那个狗蛋欺负了,不过幸好让一个过路的小伙子吓跑了他。」
「天杀的狗蛋,他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来,等明天我找他理论去,如果他不认
错,以后敢出现在我们这里,就找人揍他!」陈伟气愤地说。
「是啊是啊,那个狗蛋也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前几天听说他调戏了自己村里
的小媳妇,没想到今天胆子大到这种程度,敢到我们这里来了!」另一个人也说。
听着他们在那里不断地说话,但无一例外的,眼神都往自己身上瞄,就连自
己那个身为村长的公公也一样,郑翠怡心里暗自冷笑,这些男人还真够不要脸的
了,嘴里说别人不要脸,却没想到自己也是属于那一个档次的。篇幅有限关注徽
信公众,号[ 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2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恨只恨,自己那
个该死的老公在跟自己结婚没到几天,就因为犯了事锒铛入狱了,还判了十几年,
结果让自己只做了几天的女人,便守了活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男
人,包括自己的公公都对自己产生了兴趣,每每看向自己时,都是用带色的眼光
看的,让她既害怕,同时又有点愤怒,同时心里还有点点的期待。
只不过,她不是期待村里这些老男人,而是期待碰到年轻一点的,比如刚才
的叶凡,那才是她想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