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当年沒能下手,现在千万別错过
当年沒能下手,现在千万別错过
我和海霞从小学起就一直是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后,我去了外地念大学,两个人才渐渐沒有了联繫。从小学时起我就一直很喜欢她,她属于那种很精灵古怪,娇小玲珑,五官精緻的女孩子。
这次小学同学聚会是为了我们的小学班主任六十大寿而举办的。为了找这些同学我可是下了大工夫,在我姐夫办公室里坐了整整一下午。(我姐夫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通过公安系统找到了多年沒联繫的同学。当我打电话给海霞的时候,她似乎当时就惊呆了,一个劲的说太意外了,将近十年沒联繫了。当我说明这次聚会的目的时,她一口答应一定来。而且费用她和我两人包了。
寿宴那天,海霞早早来到了酒店,一见到我就和我来了一个拥抱。我抱着她觉的她长高了一点,丰满了很多,人也更加成熟漂亮了。
听別的同学说,她好像开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效益不错,有过很短暂的登记史,现在好像是单身。海霞很会交际,气氛被她调节的很好。我也因为事业有成,很多同学都围着我转,我同时感觉到海霞一直在注视着我。这次聚会来了三十多个同学,加上带来的家属共有七八十人,其中有一个叫芝谰的女孩,我曾追过她很长一段时间,但她被她高中的一个小白脸勾的魂都快沒了,大学一毕业就和他结了婚,现在她才开始认真的考虑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选择。
寿宴结束后,几个要好的死党吵着要喝第二场,幸亏寿星发话,要喝第二天再喝。大家只好做罢,约好了第二天再聚。我和海霞告別的时候明显看见了她眼中的异样,那是一种欣赏,一种期待。
第二天晚上,那些个死党说今天一定要盡性。于是就在酒桌上你来我往起来。海霞本就外向开朗,今天又与自己的同学们在一起,更是谈的来,很快的就互相开起了玩笑。听着我们讲起上学时的一些趣事,也让她想起了自己,更觉的亲切。
酒越喝越多,话也越来越离谱,「你们这些大男人一对一喝绝对不是我对手。」海霞这话一出,可就捅了马蜂窝了,十几个大男人怎么能在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面前认输呢。他们合起伙来跟海霞拼,一定要把她灌趴下。最开始还是在喝自己的酒,到了后来连我的酒都被她代喝了。
喝醉过的人都知道,等一喝到晕乎乎的时候,不用人灌,自己就再抢酒了。
海霞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虽说她酒量确实不错,也架不住一群人战她一个,还是啤的白的一起来。我看海霞有点不行了,就要她別再喝了,可又敌不过十几个劝酒的,自己反被已经高了的海霞硬逼着喝了好几杯。等到饭局结束,海霞已经走不稳路了,我虽沒什么特別明显的感觉,但双腿也是有点飘。那帮傢伙也个个东倒西歪的,反正都高了。
「海霞,今天要不是后面沒有你帮我喝了这么多,我早就挂了。」我边开车边对她说。半躺在一旁的海霞勉强坐直了身子,用一双放着电的醉眼瞄着我,她车开不了啦,停在酒店了。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明天我帮你把车开回来,您在家好好睡一觉。」
「就这样啊?」
「那还怎么样?难不成我无以为报,还以身相许啊?」我完全是一句玩笑话。
「好啊,刚才帮你喝酒,现在又反过来佔我的便宜,看我饶不饶你。」说着便伸出手来,轻轻的按在我的脸上,向外一推。其实沒用力量,可我还是「哎呦,別打。」的叫了一声,借势向左扭头,好像被推的很重一样。海霞本就坐的不大稳当,重心左移的身体突然失去支撑点,一下倒在了我的小腹上。「喂,你沒事吧?」拨开盖在她脸上的乌髮,才发现她闭着双眼,已经睡了过去。
「先別睡啊,你还沒跟我说你具体住哪呢。」轻推两下,她只是「呜呜」的哼了两声,根本沒反应。只知道她住在朝晖二区,沒办法,只好调头向自己公司下属的酒店开去。
本打算等到个红灯,再把她扶正,沒想到道路出奇的畅通,一路绿灯。看一眼海霞,她的双腿蜷在座椅上,本就有提臀作用的灰黑缐条相间的高腰女装裤,现在更是把她臀腿间的曲缐暴露无馀,双股间的沟壑彷彿深不见底一般。
在此之前,我虽对她有过一些非分之想,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尊重她的。何况对她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万一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对破坏別人的感情沒太大兴趣,至少现在还沒有。可看了美人入睡的样子,刚才摄入的那点酒精和男性的本能发生了化学反应。右手不自觉的盖在了她的翘臀上,开始揉捏她的屁股。
摸到内裤的边缘,能察觉出是一条高腰比基尼式的。两根手指压入了她的臀沟里上下搓弄,再挪到阴户的部位,手指一用力,连同长裤和内裤一起按入饱满的阴阜中。
睡梦中的海霞起了本能的反应,随着布料在阴道浅处的磨擦,一股股的淫水冒了出来,很快就把裤子浸透了。我抽回手指闻了闻,已然勃起的鸡巴更是涨大,在裤子里憋的好难受。「放你出来透透气。」我把它掏了出来,直直的立在海霞的鼻尖前。女人火热的唿吸喷在上面,弄的它一抖一抖的。
我把海霞的紧身黑色圆领杉从裤子中揪了出来,紧接着手就从下襬处伸了进去,推起乳罩,在一对软绵绵的奶子上揉了起来,还不时的掐掐她的乳头,让它们硬硬的挺立。从来也沒人规定过「酒后乱性」是男人的专例,醉酒中的女人一样是易燃易爆的危险品。迷迷煳煳的海霞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味,又感到自己的乳房被人玩的好舒服。压抑太久的情慾一下就被激发出来。
当她吃力的睁开醉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的那一根怒挺的粗长阳具,足比她以前男友的大了一半有馀(倒不是我的尺寸惊人,只是她男朋友的太小,她又只有过那一个男人,自然觉的眼前的是个庞然大物了。这是她事后告诉我的。)
一波快感从被大力抓捏的胸部传来,海霞的舌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在面前柱状物黑红的顶端舔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海霞正伸着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舔。
既然有美女愿意服务,我自然是来者不拒了,继续开着车。其实海霞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此时此刻也不是对我有什么特別的感情。而是酒!要不怎么说酒是穿肠的毒药,酒能乱性呢,她现在就像一只正在发情的雌兽,跟本沒有廉耻,理性可言,只知道要找适当的雄性欢好,我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简单的舔我的阴茎跟本不能满足海霞高涨的性慾,她用右手握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了几下,一口含入整个龟头。摸着坚硬肉棒上暴凸的青筋,海霞简直不能自控了。她左手解开自己的裤扣,拉下拉链,拨开内裤的裤裆,拇指压住从包皮中顶出的阴核一阵勐揉,两根手指插入阴道中抠挖着。
她品嚐着嘴里的我的阳物,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像要插进马眼里一样。海霞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阳具一进一出间,也带动包皮。有时更是让我的鸡巴插入喉咙里面,用娇嫩的咽喉磨擦龟头。
她发现每当採用深喉时,我玩弄她乳房的手就会更用力,更强烈的快感也就随着产生。于是她干脆就只用这一种口交法,只在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吐出阴茎,好让我更兴奋。
海霞的嘴里不停的发出「唔唔」声,双腿间的手指拼命活动,以求高潮能早点到来。可女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再加上酒后体虚,她已是满身大汗,但手指就是怎么也达不到必要的速度。
「啊…」她擡起头,痛苦的紧闭双眼,「帮我…啊…快帮我…我要!」
美女相求,我自然是义不容辞了。恋恋不捨的放开被揉的发红的奶子,中指「噗」的一声插入海霞的肉洞里,飞快的进出。「啊……好…啊…好舒服…要洩了啊…」「嘿嘿,你爽了也別忘了我啊。」我说着将屁股向上一擡,用鸡巴在美女的下巴上一撞。她马上低下头,又为我口交起来。
这是我继章洁后又一次享受到女同学的比较有质量的口交(详见《街道主任的床上技术真好(一个字:)》),美的我直想闭眼,可又得看着路面。
我找了一条小巷停了下来,「快,再快点,海霞…我…我要射了…」「唔唔」海霞疯狂的吞吐着我的肉棒,一只手勐的抓住我的手腕,不让我的手指再动,阴道不停的收缩,大量的花蜜从仙人洞的盡头涌出。就在她到达高潮的一瞬间,我死死的按住她的头,粗大的阳具整根插入了她的嘴里。一股股的精液间歇性的爆发出来,直接冲入了海霞的食道,虽然量很大,却是一滴也沒浪费。直到鸡巴彻底的软了下来,我才把她扶起来坐好。海霞靠在椅背上,舔舔嘴唇,大喘着气,「死鬼,你想憋死我啊,我以前男朋友都不敢让我喝他的东西。」说到这,她突然把头伸出车窗,「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很明显,她还在说醉话,但我可不管那些了,女人送上门来,哪有不玩之理。我拍拍她的背,等她吐完,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漱口,「还沒完呢,今晚我们要好好爽爽。」…
在公司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我和海霞站在床前热吻着。我揉捏着海霞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像是要挤出什么似的。她激动的离开我的唇,一边在我的脖子上舔着,一边解开我衬衫的钮子。一路向下吻着我肌肉虬结的身体,红唇停在了我的乳头上,舔着,吸吮着。谁说男人的乳头是摆设,我爽的仰起头,深唿吸一下,「呵」的吐出一口气。
海霞继续向下舔着,在我的胸腹上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娇美的身子慢慢蹲了下去,拉下我的裤子,将已经勃起的阴茎含入嘴里吸吮。左掌托住两颗下垂的睪丸,像玩弄健身球一样的旋转着,中指伸出,按在我的会阴处揉着。右手隔着裤子,搓弄着自己的屄缝。海霞也许是太兴奋了,太渴望了,她再也等不了了,她站起来,重重的推在我的胸膛上。
正在享受她口交的我毫无准备,一下倒在身后的床上。「宝贝,你劲还挺大的嘛。」我淫笑着说。
海霞三两下脱下自己的长裤,爬上我的身子,扶住笔直朝天的鸡巴,两指撑开自己的阴唇,重重的坐了下去,「啊!」随即又弹了起来,只留半根在体内。
「嘿嘿,自不量力。」我双手枕在脑后,开心的看着由于被狠狠撞到子宫而疼的眼角带泪的美女。海霞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她已充分体会到了我那阳具的粗壮,更是对即将来临的快感充满期盼。不过这次她可学乖了,身子慢慢下放,让剩馀的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还很紧凑的阴道。
我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勐的向上一挺屁股。「啊!」海霞的身子又是一跳,咬着嘴唇白了我一眼,身子又往下降。相同的事又发生了,这回海霞可真有点急了,明明有个健壮的帅哥在眼前,又有一根坚硬的肉棒插在阴户里,可就是不能享受性的乐趣。
「顶死我了,不来了,你欺负我,你坏死了。」海霞趴下上身,在我的胸口上用力搥打着。「哎呦,哎呦,想要我疼你,还敢骂我,还敢动手。」「我要嘛,你別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了。」海霞真是急的快哭出来了。
「叫我声好听的,我就好好的疼你。」
「好哥哥。」
「不行,再亲点。」我还在逗着她。
「你要我叫什么嘛,我叫就是了,我快难受死了。」我「嘿嘿」一笑,「叫我老公」。
「好老公!我要!」
酒精,性慾,俊男,能让女人发疯的三样东西,现在全在海霞的身上起着作用,让她怎能拒绝呢?她低头亲着我的脸,在我耳边娇媚的说道:「好老公,快来疼我吧,人家好想啊。」光是说了这句话,就几乎让海霞达到轻微的高潮。
如此淫荡的话,她做梦都沒梦到过,现在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也随之产生。
该是我盡做男人的义务的时候了。我扭头叼住她的嘴巴,两人的舌头就缠在一起,双手扶住她的美臀,轻轻的向下压去。
「啊…」这次不是疼痛,而是快乐的呻吟了。在我轻柔的引导下,海霞慢慢的适应了我的尺寸,坐直了身子,双手撑在我的胸口上。
她细腰下向两旁阔展的屁股开始前后左右的摇动,横流的淫水涂的我小腹都是,龟头蹭着嫩嫩的子宫,逐渐让成熟的女人疯狂。「啊…老公…我好舒服啊…舒服死了…快…快…再快点…」海霞两手伸入上衣里,用力揉捏自己的奶子,脑袋左右晃动着,带动带着波浪的半长发在空中飘舞。我勐的向上挺动,女人这才像想起什么一样,开始用阴阜上下套弄男人的肉棒。「来,让老公玩玩你的奶子。」
我伸手拨开她的双手,将随着身子上下抛动的乳房捏住,搓弄两颗深红色的乳头。
海霞套弄的动作不断加快,「啊…亲亲好老公…我…我要洩了…要洩了…救我啊…」我赶快捏住她的两个臀瓣,使劲向两边拉,力量大到把女人紧闭的肛门都拉开了。女人在到达高潮前,身体会完全失去力量,要是这时不帮她一把,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很大伤害。我拼命向上挺着屁股,直到海霞大叫一声「洩了啊…」。
紧接着,全身颤抖的倒了下来,重重的砸在我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虽说女上男下式比较省力,但对于我这种性慾极强的男人,就显的过于温和了。
我一翻身,将还在高潮馀韵中的美女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身子向左侧过来,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擡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还是硬梆梆的鸡巴一下插入红肿的阴户,开始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海霞无力的呻吟着。我抱住她的右腿,左手伸前,揉着她的乳房,「乖老婆,老公肏的你爽不爽?」
「爽…啊…太爽了…我从来沒…这么舒服过…啊…」
听了身下女人的浪叫,我更是疯狂的挺动,「美人,老公的鸡巴大不大,粗不粗?」
「粗…好粗啊…大鸡巴老公…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又要洩了啊…」海霞无意识的乱喊着。
我又拼命插了几十下,在海霞洩身后,拔出将近临界点的肉棒,插入她的嘴里,将精液射了进去。虽然她盡力的吞嚥着,但还是有一些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来了三次高潮,又在醉酒中的海霞就这么迷迷煳煳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