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別墅的秘密
別墅的秘密
「有点破了啊……」我,方远雄,正站在朋友韩世德家別墅的门口,不由得端详了一阵……
二十年前大学毕业时,我、韩世德、高勇三个人同时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本来互通有无,生意做得都算不错。五年前,我们三人都经歷了一系列的变故。
首先是韩世德妻子田丽去世,他从此无心顾及事业,家境一落千丈。
高勇起先家境本不如韩世德好,但斗志一直都是我们三人中事业最旺盛的。在那时因为外遇的事情与妻子白嘉分居,无人管教的女儿失踪之后,互相指责多日很快就离婚了,他另娶了外遇的秘书唐真娜。
从此我们三人的命运,都因此起了变化。
高勇的后一任妻子唐真娜,与我和韩世德都沒什么交情。于是这之后几年在事业上,高勇夫妇两人愈发突飞勐进,远远将我和韩世德抛在身后。原来的地位扭转之后,就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大量兄弟之间的竞争,从此感情真的淡漠了。
韩世德无心经营,生意基本全部被抢,开始隔三差五问我借钱。我看我自己也竞争不过高勇,转变经营方向,做了十几年的老主顾,也都不太情愿地转给了高勇。妻子和我吵起来,总是责问我当初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我们两人多年来也一直困扰着无子女的问题,不久也离婚了。
直到最近,我们三人的命运,又有了改变。
高勇闯了这么多年,终于到了心力交悴的时候。现在已经癌症晚期,事业都交给了妻子唐真娜来打理。韩世德看见高家会走下坡路,又问各处借钱打算重新出山。开车技术已经生疏的他,在上高速去外地联繫生意的时候,遇到车祸,只留下女儿韩玉洁和这幢乡间別墅……
「其他的事情这些天来已经基本办完了。现在韩家所有的欠帐已经归拢在一起,都在我的名下了,两百多万不到三百万的样子,你看怎么办?」我坐客厅沙发上,正对着韩世德女儿韩玉洁,平静的说。
「方叔叔你这样将各家的帐都拢到自己手里,是有自己的目的吧。这之后的路,你不是已经都想好了么?」韩玉洁似笑非笑的说。
我一笑:「沒错。论起现金来,你现在肯定拿不出来。不过这別墅虽然略旧了,价值却不低。现在倒出手去的话,大概接近到千万的价码。帐消了之后,再买套普通的房绰绰有馀,还有剩下的吃用也不愁,若有好头脑还可以做生意……」
韩世德本身家境殷实,生意经也不算差。这別墅多半是靠上辈的财产,小半是靠他自己努力,很轻易得便到了他手中。这曾经是我和高勇最初那几年羡慕的目标。与其说我是处心积虑为了要这房子,不如说更是为了圆梦。
「不是还有另一条路可走么?」
「另一条路?」
「就是你住进来……」
韩玉洁站起身来,慢慢向我走过来,走到我身前。我这些天直到现在才仔细打量起这女孩来。本身也沒怎么在意,一个刚二十岁的还不能算很成熟的女孩,又能与四十馀岁的我有什么交集?
现在两个人面对面,感觉的确有些看头。脸很精緻,受她母亲的遗传,也许称不上校花级別,但起码当年在班里可以说是属于「四大美人」的行列,肤色也很不错。当然最令人注意的还是胸前,在中国人普通小胸型的基础上讲,多少有些发育过度的感觉。
五年前我曾见过她中学时候的样子,那时对她根本沒有印象,想来都未必有80cm的程度,现在胸围大概已经在90cm上下。隔着单薄的衬衫,在她站起身的那一刻,两座小山随之抖动起来,不停地荡漾着,透射出一股压力。
我呆住了,韩玉洁轻笑起来,见我一时沒有动静,终于主动起来。先是凑过身来吻向我,舌尖直刺入我的口内,我的嘴基本是被她的舌头撬开了。温热多汁的香舌,顺带了灌入了她的唾液。只旋转了几圈,我们两人的唾液便留过了嘴边。她的兴致起来了?!
虽然我之前也曾想过除了占房产外还佔人的幻想,但终究这念头也就是想过就扔,根本沒有必须要去做的准备,现在这小姑娘倒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她拉过我的双手,按上了自己的胸部。
沒带胸围?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很软,是我人生中从未有过的感觉,好想从此就把头埋在其中。我也只是个普通的男人,手慢慢从惊讶转向了主动。在我双手收紧的同时,韩玉洁身子一歪,坐在了我的大腿上,一阵湿吻之后,仰起头也开始享受起来。那单薄的衬衫已经成为了障碍,在两个人同时的动作下被脱去,露出了令人着迷的酥软胸部。
我突然心念一动,停下手来。
韩世德这几年闭门不出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这个?
「这都是韩世德他弄的?」
韩玉洁收起笑容,轻声回了一句「嗯……」
两人呆了一阵,见我停手了,她才在我耳畔低语:「但现在的我,就是你的人了,不要停……啊……」
随着她的一声浪叫,我逐渐失去了理智,我不再去多想,开始嫉妒起韩世德居然藏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供自己淫乐。这太荒唐了,这太淫乱了,这太……这也太令人沉迷了……
韩玉洁的乳房开始在我的手里变幻出无数想像不到的形状,她的乳头附近好像是受了些伤,这正需要我的嘴来安慰。两枚乳头早已挺立,被拱到了我嘴边的位置,交换被吸入,不停在我嘴边流转。舌间舔拭到的,是她最娇嫩的部位之一。乳头受口水的湿润,似乎周围受伤的部位多少也得到了抚慰,更让人捨不得松口。
我忙着抚慰韩玉洁的上身,她也忙着抚慰我的下身。除了用大腿内侧在我腿上使劲摩擦之外,见我的阴茎已经升起了旗帜,她便帮我把阴茎从裤子中解放出来。轻轻用双手捧浮起睪丸也阴茎,那夹紧的双臂也使她的上身更为高耸,这太美了。
然而韩玉洁停下来了,作为一个已经打开慾望之门的年轻女孩,自然有更多的花样要展现给我看。见我的阴茎硬了,她的身体从我大腿上滑落,跪坐在我面前,脸颊贴在了阴茎上。不用多解释了,我打开双腿,用脚把她的身体勾过来,阴茎自动进入了双乳的包围之中。
韩玉洁用手聚拢双乳将阴茎夹稳,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我,似乎不太情愿的样子,手却熟练地用忽快忽慢、一边上一边下地花式开始抖动起来。
我也有过些风月场的经歷,这小姑娘必是经受过一定的训练,成为她身体的技巧之一了。我的虚火因此不停的被撩起,从阴茎传来的刺激感逐渐强烈起来。随着摩擦的进行,汗液开始分泌,阴茎逐渐不太稳固,滑动起来。
这时的韩玉洁将双乳向上一托,温热的小嘴直接吸住了我的龟头部分。乳房还在下部搓动,但幅度小了很多,也开始顾及到我睪丸的感受了。小嘴很湿,是她故意积累起的口水,沒多久就顺着阴茎往下流淌。
不仅舌尖旋转的速度超出了想像,她还故意努力用嘴吸气而用鼻唿气。一时间「…」、「啾」之类的淫声不绝于耳,气体、液体、龟头被舌间互相挤压,龟头如同伸入了一个在飞快转动地抽气风扇中一样。
的确我已经积压许久,但也并不想如此快就被一个小姑娘掌握一切。我一把捏住韩玉洁的脸颊,想让她的舌间的速度慢下来。谁知她反应迅速,头顺势一歪,随着我的手摆动起来。旋转的速度沒下来,我倒是能把她的脸看得更清楚了。
我一阵苦笑,有这样的小淫娃,看来是要迅速交枪了,但最后一步还是要我主动些比较好。于是让她松开乳房,按下她的头,阴茎向前一送,直接插入她喉咙深处。
这让她多少有些不好受,开始「呜呜」地呻吟。我又深度抽送了几下,之后龟头顶在了她的上颚根部,热流全都涌向了这里。随着她埝在阴茎下方的舌头几次挑逗性的活动,我终于抵挡不住,精液喷射而出。
顺着阴茎滑出韩玉洁的小嘴,大部分的精液还是顺着流了出来,少部分可能是进入了她的气管,引起她一阵咳嗽。等她气匀实的时候,精液已经四处流散。她从上身多少收集起一些,在自己的乳房上开始涂抹揉搓起来。
她仰起脸看我,浮现出笑容,飞红的脸颊显得更加美艷:「好热,好浓……呜……现在还连着缐呢……」
「你这小姑娘倒是挺厉害的,我还沒有这么快就放过枪……」
「那还能继续么?」
「休息一下还可以。」
「真好……等下到我房里去吧。」
韩玉洁一笑,亲吻了一下我的龟头,顺便将连缐收拢进她的嘴里。将残局略略收拾一下,又喝了点温水滋养。眼见那对乳房还明晃晃地露在外面,于是感觉兴致又起,两人径直走到她的房间。
作为一个女孩的闺房,多少有些失望。沒有像她那年纪普通女孩常见的明星海报或是贴纸,连布偶玩具甚至女孩子气些的床单窗帘都不见,甚至空气中多少还瀰漫着些奇怪的味道。只有当粉红色的灯全被打开之后,整个房间突然营造出一股媚气。我这才看清楚,床的头尾都安着镜子,整个房间比酒店炮房都显得促欲。当韩玉洁脱去裤子跪坐在床
中央,全身只留下一件蕾丝边的小内裤时,她无数的重影在我四周产生,一起都在引诱着我。我不由得想:「韩世德,你太令我羡慕了。家里弄成这样,果然沒心思经营事业了。说是重新出山,更多是在跟高勇赌气,不争这口气的话,你也不会出事,待在家里还不知能享福享到何时啊。如此的美景,我就替你收下了……」
我让韩玉洁背对着我在床上趴好,仔细欣赏她的美臀。才发现那条小内裤已经要不得了,湿透了大片不说,似乎里面的爱液还在氾漤,透过内裤一丝丝在往大腿上渗陋。
「好个小骚货,让我来好好疼你。」说罢我轻拍着她那白皙的臀部。
伴随着我的拍击,韩玉洁发出「嗯」「哼」的小小呻吟。我一拉,内裤轻轻滑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个小姑娘在我面前已经完全不设防了。
内裤一褪下,一股阻挡着的爱液涌出来,哪来的这么多淫水呢?我这才想起,刚才休息时,韩玉洁的手就在她自己下体处不停摩擦着,好个迫不及待的小姑娘!阴毛被刻意剃掉,整个下体都给人光滑的手感,更显淫糜。
外阴已经微微见黑,我知道,那是多年和韩世德相奸的结果。好在里面还是一片嫩红色。我刚一翻开,里面一股被阻挡着的爱液涌出,弄得我手上都是。我一生气,便来不及多加玩弄她的阴蒂,直接用食指插进她的最深处。
我并非什么「金手指」,却也不是第一次用手指对女人进行攻击。那与阴道肌肉若即若离的感觉,在满是汁液的腔体内,什么也钩挂不住。韩玉洁却已经被这样的攻击搞得哼叫连连了,后来几乎是哭诉着:「別这样玩了啦,我想要……」
眼见她只怕在性交之前就要高潮了,我多少也觉着不妥。刚脱去所有的衣物,挺着阴茎向前凑时,突然想到要不要戴套呢?一时纠结着。韩玉洁说「不用戴了……我沒跟其他人做过这事……想要最真实的棒子,进来啊……」
看着镜中的脸那红潮泛起,娇艷动情的模样,我心里一松,阴茎直送而入。多年来,戴套是我在花场中寻欢时无奈的选择,今日终于有一个能够放心的人。好滑,然而在龟头冲入后,里面明显感觉到了韩玉洁在做着紧缩的动作。年轻的肉体本就紧致,本用不着如此刻意,我知道她经过锻炼,做着让我们两人都能更爽快的防守。
在我的冲击下,这层并不严密的防守消散了,但在阴茎完全进入后,她仍不时努力做着夹紧的动作,换来的是对我们两人更强烈的刺激感。在我抽送了五六十下后,她终于放弃了这种努力,身体微微颤动着,呻吟之声越发强烈。
「是要洩了吧?」我心想。
伴随着几次较强烈的抽送,在韩玉洁的阴道深处多多停留住几次,双手又在她的胸前搓弄那傲人的双峰。「啊,不行了不行了!」随着她的喊叫,深处大量的爱液推着我的阴茎向外走。阴茎一拔出,爱液喷涌飞溅,我回头一看,床尾的镜子已然是星星点点,小小的液滴逐渐匯聚成细流落下。
等韩玉洁喘息停当,我的阴茎抽送时就更不存怜惜之心了。这次高潮有一半是她自己的缘故,下次便要显显我的威风了,便用盡力气开战。可能是有些急于求成了,「嗯」「哼」之声渐少,「呦」「啊」之声渐多,显然是被我弄得疼了,又是刚洩身,手已逐渐支撑不住上体,到后面干脆上身栽入枕头里,更显得臀部高翘,需要我的阴茎有一定角度的从下面攻入阴道。
爱液虽未再次大量喷涌,但韩玉洁也显着被幹得略略失神了。手挣扎着想把上身抬起,在我的几次攻击后便显着无力了。她唇边一送,唾液逐渐打湿了枕头。看到这样的神情,征服者的慾望强烈涌起。想起自己虽然已是中年,却还有能战胜年轻小姑娘的力量,心中宽慰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