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大学生交换女友25
大学生交换女友25
(25)
当我与咏雯挤到那一个浴室内时,我们当然少不免卿卿我我一番,我还替她细心的清洗那个被干得红红肿肿的阴道,及喂她用漱口水,把她口中的精液味道辟去!原来就她所说,虽然她爱吃精液,但让精液的味道留在口中,她却有点受不了!真怪!
好不容易,我们一班人都已经清洁完毕。一起围坐在船顶观光甲板上的小桌子,祭一祭五脏庙。原本我们在极乐期间也不觉得怎样肚饿,但当大家一定下来,清洁完后,就开始感到饥肠漉漉。于是一班人一起把准备好的食物搬到观光甲板上。那时候,我们仍然是一丝不挂的围坐在一起,享受着午后阳光的熙照!
我们一班的淫狼,不用说当然人人胯下也是胀满坚硬,而女生们也因为此观光甲板上没有椅子,而要被逼坐在地板上。本来这也不是什麽的问题,但因为她们今天被我们一班人轮流抽插,真的被干到连双腿也合不了,所以个个也都是M字形张开双腿坐着!本来她们原先不是这样坐的,她们本想曲起双腿放在一边,但我们却看到她们全部也坐到眉头也皱起来,我们想她们可能合起脚也痛,于是就劝她们坐得舒服点!
起先她们也不是很愿意,因为这样坐,除了不雅之外,更什麽也被我们看光!但美欣最先忍不住,她边转换姿势,一边对其他女孩子说∶“我们就坐得舒服点吧!插也不只被他们插过一次了!还怕什麽被他们看?就由得他们看吧!”
但Mandy却羞道∶“那麽难看!”
咏雯是最先跟着享应美欣的,她对着Mandy说∶“Mandy,奶要现在开始习惯一下了!我们一班的男朋友最是咸湿,他们巴不得我们越淫荡越好!况且奶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创发与荣基最爱用手撑开奶们的阴道,用电筒往里面照呢!这里除了奶跟Sandy未被他们看过外,没有一个未被他们看过!”
她此言一出,顿引得我们哇然,因为身为男朋友的自己也未如此看过自己女友的阴道!(于是,往后我们其他的一班男生也仿艾他们看片每一个女孩子的阴道内部!)
话说回来,她们一班女孩子张开双腿坐着,每一个女孩子的阴道在阳光下也反映着一片光芒,每个女孩子的阴道口也是水汪汪的!因为她们的阴道现在也正在慢慢的流出我们刚射进去的精水!想到此,我的阳具就更加胀痛难当!如果不是想及她们今天的辛苦,相信她们每一个的阴道,现在也已经插着我们的阳具呢!
当大家吃饭饱了之后,荣基就开船回程,他还说,因为这里离市区还有一大段距离,遇到其他船苹的机会很少,所以我们大可以放心的赤条条躺在甲板上,继续享受黄昏时候的阳光!
说到底,他还不是想一面开船,一面欣赏每一个女孩子的美秒身体!
但一班女孩子始终担心会突然遇到其他船苹回避不切,所以她们决定走回船舱去穿上泳衣才上来晒太阳。但不幸的是,Sandy与Mandy始终找不到她们的泳衣,可能刚才我们强行脱去她们的泳衣时,被我们随手一扔,就被掉到海中去!于是我就提议不要晒太阳,索性大家到船舱内的房间躺一躺休息一下!待回到市区后才穿回衣服上来!
其他男孩当然明白我的心意不在酒,当然赞成我的提议。女孩子中看来只有咏雯明白我的心意(知夫莫若妻嘛),她只望着我,暧昧的一笑!
当荣基起航时,我们一班人全都躲入了船舱之中(美欣当然是陪着荣基在驾驶舱内),每个男生各自拥着自己的女朋友躺在床上,而我则更左拥右抱着,一边是咏雯另一边是Sandy,她是自愿的钻到我另一边的臂弯内!
整程回程的船程中,船舱内的呻吟声不绝,因为我们一班淫狼是不会放过如此美妙的少女们!虽然我们没有真的去干她们,但手口上的挑逗是在所难免!当船开始进入市区范围,荣基拥着美欣走回船舱找衣服穿的时候,他们才惊觉到船舱内每一个女孩子也都头发散乱(被我们弄到在床上辗转反侧),出气多入气少(叫到无气),全身上下不是怖满了淫水(挖完她们阴道,沾满淫水的手再摸混她们全身),就是我们的精液(虽然不能真的去干她们,但胀痛的阳具,还是借用她们的口或手来出火)(我胯在咏雯身上,要求Sandy爬在我背上,用手替我套弄阳具,最后射到咏雯身上)(而Mandy及子君则分别被创发与家宇喂了吃精液,无错是Mandy被创发喂,子君被家宇喂,他们二人等不了星期六日已在船舱内进行了交换!),下身更是一片狼藉(志力在射精的一刻,刻意对着梅丽的阴道口来射!其她的女孩子则是被倒流出来的精液与被我们挖弄而流出来的淫水弄得整个阴道口与阴阜上的阴毛均被白班班的淫液浆得一团糟)。船舱内充满了精液与淫水的淫秽味道!
荣基见到舱内的情景失笑道∶“看来你们已经进行了下一回的交换盛宴了呢!不过,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众女士,船上的淡水供应已经用磬,奶们唯有要忍受一下精液满身的滋味回家了!本船长只能提供数块湿毛巾,让奶们草草抹一抹身!”
众女生因为我们的挑逗,已经不懂得怎去回应他,可能连他在说什麽也不知道呢!
当游船泊回黄金海岸的码头时,船舱内众人还因为整天的劳动,而还在酣睡中,也因为如此,每个人身上也不多不少的沾上了秽物!
好不容易才用那数条湿毛巾清洁好身体,再穿上衣服,拖着疲累的身躯落船,结束一次精彩的游艇杂交之旅!
在此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当众女生穿回内裤时,才发现下阴真的被干到红肿难当,当穿回内裤时,内裤的布料磨擦着她们的下阴,使她们举步难行。咏雯、子君与Sandy还好一点,因为她们穿的是裙子,不穿内裤也无妨;美欣穿的是一条低腰热裤,再穿低一点也可以,最多是被其他人误会穿了一条黑色内裤吧了!
但梅丽与Mandy则最惨,穿的是紧身长牛仔裤,穿内裤吗?布料又磨擦着红肿的阴户!不穿吗?牛仔裤的布料更硬,磨得更痛!
于是我们就提议让她们的男朋友背着下船,再背着回家!
于是就这样,在我们多人合作下,终于把Mandy与梅丽抱了下船,再由她们的男朋友们背着走上荣基的七人之车。
各位看官可能会奇怪,七人车又怎可戴十一人呢?
因为我们是将后排两段的坐位放平,所有人除了荣基与美欣之外,全部躺在车厢后排内!(也因为这麽躺了下来的关系,众女生们才能够舒服一点,如果要坐在椅上,她们的红肿阴户一定受不了)就这样在颤颤惊惊的情况下驶出市区(因为怕中途遇到交通警察)。
幸好,即使去了卓军(前章称阿军)哥哥的药房买事后丸给Mandy及Sandy(我这时专登不提家宇给她们买消肿膏),再续对情侣送回家(除了Mandy不能公开跟家宇同居[当然Sandy更不能外宿]外,我们的女友基本上已被家人默许了可以在男友家过夜!所以我们的女朋友全部跟了自己的男朋友回家,怕被家人看到她们一跛一跛回家的情况!)的这一程路上也无风无险(其实,除了Mandy两姊妹及家宇外,我们都在大学附近租住了平房,所以送了他们回家后,那一段路也算是很短!)。
我陪了咏雯回家安顿好她后,突然装作惊叫的道∶“弊!刚才不记得提家宇买消肿膏给Sandy!”
谁知我女友鬼般精灵的回话∶“不记得,还是专登不提!知你在船上应承了Sandy会给她带支消肿膏,我已将后备的那一支放在浴室的镜盒内,快去拿给人家!”
我面上一热的赞美她道∶“真的知夫莫若妻!奶始终最抵锡!”说完,我更痛吻了她的阴户一口(她洗完澡后,就是一丝不挂的坐在我面前,这样可以让她的下体抖抖气,也方便我为她涂消肿膏)!
我驾着我的思域仔到了Sandy家的楼下,再拨通了她房内的私人电话。她告诉我如何与家姊装作没事人一般,忍若下身的痛楚,步履正常的步入家门,连洗澡也没有就冲入房中,一方面下身的痛楚难当,另一方面怕身上的精液味被家人嗅到!到现在下身还热唿唿,赤赤痛呢!
我问她家人是否全睡了,她回答说是!于是我叫她现在开门出来,我把消肿膏拿给她!
当我上到她家门前时,她已经穿着一袭仿真丝的及膝睡裙站在门前。可以看出她里面是真空的,因为两颗乳头都将她胸前的布料顶起来了!
我一把将她拉到后楼梯来,并将她仅有的一件睡裙也脱了一来,让她赤条条的站在我面前!她不依的问我想干什麽,我才从裤袋中取出消肿膏并要她张开双腿替她涂!
她乖乖的合作把两腿张开,我忍不住先在她的阴户上吻了一口,才为她涂上清凉的消肿膏!舒服得她闭目呻吟起来!
就在此时,后楼梯的防烟门被推开,吓得我们两半死,原来是她姊姊听见她出门的声音,于是跟了出来!我当然照板煮碗,把她脱光光,吻了她的阴户后,才替她涂上消肿膏!
就这样两个美丽的少女就赤条条的站在后楼梯,并有一个男子双手分别在伸入她们的胯下来回抚摸,二人还发出阵阵的呻吟声!不知情的人真不知道会怎样想呢?
我替她们穿回睡裙后,在各人面上香了一口,再送了她们回家!
当我回到咏雯身边已是十二时多,我洗完澡后,也赤条条的拥着已入梦香的咏雯,一起寻温馨的梦境去!
我与子君面面相觑的同时,我的阳具还顶在她的子宫内,享受着子宫颈一下一下蠕动收缩的快感。刚恢服了的子君又开始受不了体内开始澎涨的欲望,下身向着我不停的扭动。
我付在她耳边(因为美欣的叫床声在室内造成了回音,我不想与她斗大声,所以改以付在她耳边说话)说:“我又想看你泄身的模样!”因为我发现到每次若果只是单对单的与她做爱,她会因为不够兴奋,子宫颈不够松弛,而不能插入!但只要是多人的性爱游戏,她就能让我们的阳具全根尽入!
她大声反对说:“不要!”
但我已把阳具迅速的抽出她的阴道,伴随着阳具被抽出的是一股如花洒般喷射而出的爱液。而她也再次经历一次高潮。整个人软飘飘的,想爬在床上!我当然不会让她躺下,于是双手用力一托,托着她的22寸小蛮腰,阳具再次没入她的阴道内!因为刚才她泄身时流得阴道非常湿润,每一次的活塞动作,也弄出很大声的“噗、哧”声!绝不比她自己甚至美欣的呻吟声瞬息!
我说:“看你弄得我们的大腿多湿,连地下也被溅湿了!”我边抽插,边看着我们交合之处,发现她的阴毛上更滴着爱液!我再对她说出看到的景致。
她红着脸扭头不依的说:“你真的很衰,时常都在其他人面前弄得人家泄身!更坏的是好像要全世界也知道一样!啊。。。俊豪我很倦,可否让我躺下来,你从前面插!”
我一面把她反转,一面对她说:“谁叫你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泄身呢!”
此时,美欣那一对也反转了位置,因为她很快已获得了高潮而后劲不继的躺在志力身上。于是志力把她反转来让她休息,但下身当然没有停下来!美欣虽然已经得到了一次高潮,但仍像意犹未尽般,配合着志力的推送,而把屁股抬起来迎合!
志力望着我身下的子君,把头转过来对我说:“你也弄得子君有一次高潮了,不如我们交换吧,我想插一插我们班花紧窄的肉体,自上次渡假屋后,我一直很怀念呢!”
子君听头他这么说,露出了欣喜的神情,那个女孩不喜欢别人的赞美!我见自己也很久没有与美欣快活过、于是落力的在子君阴道内抽插多几下,弄得她连声求饶时,才退出她的体内,让志力接力!
我与志力在狭窄的船舱内交换身位,当我移到美欣身上时,她已经像八爪鱼般缠上来,利用阴道口上下磨擦着我的马眼,口中喃喃的说着:“给我。。。快些!我喜欢你够大够耐!我们很久也没有做过了!快来呀。。。”
我回想起来,真的自上次渡假屋一役后也没有与她做过,遂笑着说:“若这么挂念我就不会两个月也不找我啦!”说着下身已挺入了她那重重叠叠,有名器之称的阴道内!
她一边忘情的呻吟,一边说:“你也没有找我啦!我们扯平!啊。。。再入些。。。我到啦!”说完竟整个人弓起来,双手双脚像痉挛般登直,然后重重躺回床,不再动任由我任意抽插。额上汗珠如雨般渗出!
我保持着下身的活塞动作,双眼飘到子君身上去。只见子君整个人攀在志力身上,像猿猴BB抱着母猴般挂在志力身上,而志力下身则不停在子君阴道里进进出出,弄得子君喉头不停呓语着:“啊。。。你插得好。。。好深啊。。。啊。。。我感到你的阳具插入了我的子宫内!好。。。好舒服啊!我。。。我要到啦!”说完把志力揽得更实!
志力捉弄般的道:“嘻嘻,我也想让他们看一看我亲手,不,亲阳具干出来的喷洒奇景!”
子君虽然仍在高潮中,但仍不忘的摇头道:“啊!不要!好羞的!”
但志力硬是不听,强行从子宫颈的束缚中拔出阳具!再次让子君的淫水洒得满床满地!而子君更因前次高潮未去,身体内又爆发另一次高潮,被弄得在床上展转反则,好不难过,口中一声声的死了!
我与美欣同时看到她的反应,也取笑志力说:“你看我们的班花被你弄得多难过,快赔罪!”
志力哈哈笑说:“是我弄得她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应是他多谢我才是!”
子君喘顺了气说:“快被你弄死了,还要我说多谢?”
突然,我看见美欣做出了招手的动作。我向着她招手的方向抬头望,才发现,Mandy与Sandy正从天窗上望着我们,两个女孩均面红耳赤,唿吸急促,双□像涂了胭脂股可爱!
她们虽然看到美欣招手,但却呆呆的看着我们没有任何反应!
美欣终于说:“其实在我下来后,扑到志力身上时,我偶一抬头已看到她们在偷看。她们也看到了整个过程,是时候上去,与她们说清楚!得不得到她们的肉体,就看你们的手段了!我们的表演也不赖,相信她们也已经动起了欲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