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大学生交换女友22
大学生交换女友22
(22)
我一面抚摸着正含着我阳具含到脸珠也凹陷了的咏雯,看着家宇捉弄梅丽,问道∶“一会儿家宇在奶的小穴内射精后,奶再被众女从奶的阴道内把精液吸出来,奶会否兴奋过度,像梅丽般晕厥呢?”
她边用舌头落力的在我的马眼上打着转,弄得我频唿“爽死”,边白了我一眼,放开我的阳具说∶“我跟了你这麽久,我有无被你干昏过呀?你连续不断抽插我个多小时,我还不是一样没事!”
我拍拍头壳,乘机捉挟道∶“呀!我真懵!奶一晚被两个天赋异品的男生干天光也没有昏过去,这时又怎会昏呢?”
她嗔道∶“还提这件事,信不信我咬断你的呢?”
我笑说∶“好啊!咬断了的话,看谁有我的马拉松能力来满足奶!”
她突然有点担心的问我说∶“其实我除了与他们做过外,有时也会被他们的室友上我,你会否觉得我很淫荡呢?”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说∶“奶的确很淫荡,但我知奶只爱我一个,趁年轻,多一点性经历,又有何不可?”我压低声音告诉她∶“Sandy刚才跟我说,因为我很温柔,破她处时没有让她感到痛楚,她决定介绍我给她那些想破处很久的同学呢!”
她蔑着我的大腿说∶“有你着数啦!哼,还说开破处,为什麽你当时破我处时没有对她这样温柔?”
我大感头痛的问道∶“亲爱的,我那时那一刻没有对奶温柔呢?”
她捉挟的笑说∶“人家第一次被你破处,就干足人家整整一个钟,也不顾虑人家第一次受不了呢!”
我投降道∶“那一个钟头内,整整四十五分钟我都只是在奶的处女膜前进进出出,听到奶叫我不要停,见到奶发浪了,我才给奶破处!那时奶还叫我插奶快点!奶居然说我不温柔?”
她笑说∶“我何时有叫你插快点?”
“奶爽到自己说什麽也不知道呢!还记得自己说过什麽吗?”我说。
她好像记起自己真的说过这番话,红着脸,不依的说∶“不跟你说!”说完又埋首在我胯下,还作装的大口咬下去!
回说家宇与子君那一边,当家宇要将阳具要插入她的短窄阴道时,她立即转过头来对他说∶“家宇啊,人家下面真的很痛的了,可否我改用口来给你吮呀!”
家宇想了想说∶“也好,横竖今天我也干过奶的小穴。不过我想奶像AV片的女郎般,一次过将我与奶男朋友的阳具,一起含入口中!”
我与志力听到他的要求,齐声笑说∶“子君,奶今天要做第二次AV女郎了!”
其他人不明所以的问,我就将我与志力上船后,在浴室内,子君将我与志力的阳具一同含入口中吸吮的事说出来!
子君嗔道∶“你们好怀啊!快活了还将人家-的浪态说出来!”
志力笑说∶“我们只是为奶今天第二次做AV女郎赠庆罢了!”
我也说道∶“你们故子君能否一口把家宇及创发的阳具含入口中呢?”
本来被家宇干到软摊下来的美欣似是回气了般说∶“一定不可以啦!子君的嘴这麽小!她含着创发的阳具也看似有点勉强呢!”
提着摄影机的Sandy插口道∶“不如就由我做导演,让子君学足AV片的女星一样,将两阳具平放在她的口前面,她就伸出舌头来,左转舔家宇的龟头,右舐创发的马眼,再一手捉着其中一人的阳具来套弄,另一边则将另一人的阳具全根含入口中舔吮,来而复始!”
Mandy听得自己的妹妹如此有心得般的数说着,连眼睛也突了出来,惊讶的问道∶“妹,奶为什麽会懂得这麽多呢?”
Sandy伸伸舌头,娇笑的道∶“我也有看四级碟的嘛!我们一班的女生也很熟的呢!”
荣基乘机取笑她道∶“跟男朋友看的吧?”
她大嗔道∶“我才没有跟他一块看的呢!那些碟是爸爸的呢!我有次趁爸爸妈妈去旅行时,在抽屉底发现的,于是就约了几个同学一起来看!”
Mandy彷然大悟的说∶“啊!难怪有次我回家时,见到奶们一脸尴尬的样子,原来是在偷看四级碟!”
此时,家宇对子君道∶“我们不如就跟Sandy的提议照做吧!”
突然Sandy提醒了我们道∶“咦!不是说过家宇每转一个,你们一班男的也会跟着转,要让女生们能够尝遍你们每一根的阳具吗?为什麽你们没有转呢?”
荣基此时也失笑道∶“哈哈!真的呢,可能我们自己的女朋友口技太好了,让我们忘记了呢!”
于是我问道∶“那麽样,我们转不转呢?”
志力叫道∶“当然转啦!不过要跟现在的次序!”
荣基怪叫道∶“不!那麽便宜你!刚才上船时,你与俊豪已经尝过子君一口含你俩的阳具的淫荡表演,现在好应让我与家宇尝一尝吧?”
看着志力一脸奸计不能得逞的无奈表情,我取笑他说∶“志力,你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就让一让荣基吧!”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我扭了扭咏雯的俏脸道∶“嘻!又像上次道假屋一样,看来奶又会吞下志力的精液呢!”
她笑说∶“你不是常喜欢我淫荡些吗?现在我可以精液当饭吃呢!”
我说∶“我就是喜欢奶淫荡些,尝过不同的性爱滋味后,将来嫁给我也不会后悔呢!”
她捉狭的笑说∶“谁会嫁给你呢?”
“奶不嫁给我,又有那一个老公会愿意让奶婚后也享受其他的男人性爱滋味呢?”
“到时你还不是可以玩弄别人的老婆,你让我与其他男人做爱,还不是想玩弄人家的老婆!”
此时,志力已经转了过来,还对我说∶“你们两公婆谈完情了没有?”
我与咏雯齐声说∶“你看不过眼我们缠绵吗?”咏雯还加多了一句说∶“信不信一会儿后我咬下你的!”
此句话,居然吓得志力不感再作声,我与咏雯相视一笑后,就转过去梅丽身前。只见她还未从刚才志力的冲刺中回复过来,还软绵绵的像一团软泥般摊在地上!
我坐到她的身前将她轻轻托起,问道∶“梅丽,还行吗?”
梅丽一脸疲态的对我说∶“还行的,只要你们一班男人不要再干我就行了!”
我笑笑道∶“家宇看来也快不行了,我们至少的也射过一次。今天应该也不会再干奶的了!”
我说完就托起了她的头说∶“来,快给的吸一吸!”
她的口技果然名不虚传,我的阳具在她的口内,受到她的舌头的不断刺激,更盈胀痛!马眼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酥感觉,真想在她口内一如注!
就在我刚好转到梅丽身前的同时,子君已经开始了她一口含两裙的淫秽表演!
只见她曲起双腿跪在甲板上,双手伸出分别捉着家宇及荣基两条挺立在她面前的阳具,挺起了那对32C大小的坚挺乳房,吸一口气,没有一丝多馀赘肉的小腹微向内收,更特显她双腿间那饱满的阴阜。她双手微向内拉,将两根阳具贴向嘴唇,夹紧了的腋下,把她的两个乳房向外挤压,连乳头也挤到突了出来!
她伸出了舌头,用舌头的左右两端同时舔着家宇及荣基的马眼,然后再尽力的张开嘴来,把二人的龟头含入口中!只见二人的龟头把她的小嘴撑的满满的。
Sandy当然不放过此一机会,镜头对准了子君的淫脸,把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摄入镜头内!
正享受着子君一口含两裙服务的家宇又有新的点子提出来∶“各位,我又想到一个更刺激淫乱的游戏!”
我立即失笑道∶“荣基,你真的应该退位了!家宇比你有更多点子呢!”
荣基也笑道∶“我也真的不够他比了!喂,家宇,快点说出来吧!”
家宇一副当仁不让的表情说∶“不如我们把咏雯的小穴当杯,将我们各人的精液混成精液鸡尾酒,给她喝!”
咏雯听后大叫道∶“什麽?”
家宇边望着正前后耸着头,落力含啜着荣基阳具,边用手替他阳具套弄着的子君,边呻吟着说∶“即是说,一会儿后,我先在奶阴道内射精,然后,其他各人被含到就射的一刻,就把阳具插入奶阴道内射精,再以奶的阴道混和我们各人的精液后,由其他女孩子每人一口把奶阴道内的精液吸出来,喂给奶!”
这一回轮到其他女孩子怪叫起来!
享受着我女友口舌服务的志力道∶“喂,各位靓女,奶们忘记了此时是家宇的入会欢迎仪吗?奶们是不能反对他的建议的!”
咏雯瞪了他一眼说∶“你再多一句说话,信不信我真的把你的咬下来!”
志力听后机灵的打了个冷颤,伸一伸舌,还向我们作了个鬼脸!
家宇也应道∶“是啊!奶们应诚了的呢!”
“嘻嘻!咏雯,我相信奶会喜欢的!那一种精液混和阴精的味道,真的很特别的呢!”说出这话来的居然是提着摄影机的Sandy。
荣基笑说∶“Sandy看来满有经验的呢!各位女朋友,看来奶们也不要反对了!奶们看,咏雯听到Sandy这麽说后,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呢!”
本来真的是一脸欲试表情的咏雯,听到荣基这麽形容她嗔道∶“你说什麽,我那里是这样子呢?!”
我笑说∶“雯雯,不用掩饰了,我们也看到了!”说完转头对家宇说∶“不过呢,家宇,我有一点担心咏雯的阴道不能当酒杯呢!”
家宇奇道∶“为什麽呢?”
我说∶“因为我女朋友的阴道结构是不能同时容得下这麽多的精液。如果真的灌注这麽多的精液进去,只会使那些多馀的精液像喷泉般激射出来!”
咏雯不依的抗议道∶“你怎能将自己女友的秘密说出来呢?”
创发笑着说∶“在我们面前,这又算是什麽的秘密呢!上次在渡假屋时,奶阴道喷精的一幕,我们全都看见了。就算俊豪不说,一会儿,我们齐在奶阴道灌精时,还不是一样会让全部人也见得到!”
志力也笑时∶“还不是!如果此时不说出来,星期天奶家宇做爱时,他灌两三次精后,看到奶阴道喷精的情景,我怕会吓着他呢!”
家宇此时也道∶“阴道喷精?!真的没有见过呢!好既然大家也不反对我的建议,就一于照着干吧!”
但咏雯立即抗议道∶“我反对呀!”
居然连美欣也不帮忙她,帮着我们一班淫狼劝说∶“咏雯,我看来奶反对也是无效的!奶看那一班淫狼的狼相!就算他们现在同意了,他们也会趁奶被干到昏了时来整奶!况且,奶刚才那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都被我们看见了,奶反对不了!至于对付奶喷精的阴道,我们可用杯给奶盖着,让奶喷出来的精液全给承着,再喂给奶,连我们一班女孩也可免去吸奶阴道之苦呀!”
此时子君才妨然的“啊”了一声,梅丽也明白了美欣的主意,遂齐声赞同。
咏雯见其他女也不帮助她,就唯有无奈下应允了此一玩意!
家宇见连咏雯也同意了这一个方法,于是立即叫仍躺在地上休息着的Mandy去拿杯子出来。
Mandy无奈下也只好撑起疲惫的身躯走回船舱内。从我的角度所见,从她张开了的双腿,浑圆的两股间看过去,只见她长长的阴毛被精液与淫水浆得齐整的向下坠,一丝丝的淫水混和着我们几个男生的精液从她的阴道口沿着大腿向下流,下坠的阴毛上更吊着一滴的水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