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別再诱惑我了可以吗一
別再诱惑我了可以吗一
我今年大三,因为家里的一些因素,我从原本熟悉的学校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因为距离家里实在太远,便想在学校外租个房子,结果我开学前三天才来租,附近的学生住所早被轰抢一空〈后来听学长姐说才知道,靠近学校一代平均价格稍微低个几百块,炙手可热啊!〉因为之前有打工的关系,我身上有一笔还算可观的存款,想想也沒关系,离开学还有三天。
结果就因为我的沒关系,睡附近的旅馆就杀了我两千多块,饶是我不缺钱也肉痛了一番,想来那些该死的旅馆都专门宰我们这种菜鸟的吧!「先生,您选的房间是比较高级的,收的费用当然就高啰!」服务生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我。「喔……这样啊!」我除了傻笑付钱还能怎样?都给人家住了。为了不再被坑,我被逼到用神人级的办事效率马上在外面租到了房子。
那是一栋有12楼高的公寓,每一层楼的房间都不同大小也不同价格。房东是个快40岁的中年人,看起来很稳重,不苟言笑的样子。
但是一番相处下来,我才知道,我应该狠狠赏我自己几巴掌,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这是为了让附近的学生可以有更多样化的选择才这样盖的,灾谋?」房东一脸专业装逼的说。房东带我把12楼都逛过了一次,但事实证明,所谓的「更多样化的选择」似乎不太被看好……
这样一圈逛下来,12层楼里居然硬是被房东搞出了50几个房间,结果才总共租出去5个,如果算上我也才6个。
而且这里还有个规定,搭电梯上来后,电梯旁边摆了一个大鞋柜,因为房东的设计关系,除了电梯前外,其他地方都有舖地毯,上来后规定一定要脱掉鞋子。「哇靠!不是吧!饭店也有地毯啊!都不用拖鞋欸!这什么鸟蛋规定啊!」我瞠目结舌。「唉……现在懂设计人用心良苦的真的不多了。」房东一副深闺怨妇的脸看着我感嘆着。我:「……」。后来我选在12楼,整个12楼总共有6个房间,5个单人房,一个双人房,其中2个单人房都有住人了,不用讲也知道双人房肯定比较贵,但房东说:「12楼啊!地震来了摇最大最刺激,逃走机率也最低,所以我就算你单人房的价格就好,记得保持房间干净整洁就好。」他一说完这句话,我就知道这里为什么这么少人住了。「哪!这是顶楼钥匙,给你保管,因为这层只有你是男生。」房东把钥匙扔给我,摆了个无限装逼得姿势搭电梯下楼去了。「只有我是男生?」我脑中开始幻想着美丽的公寓邂逅。房间得格局算很简单,但不得不说,房东的规划真的很不错,双人床、书桌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但给人的感觉依旧很空旷,再加上外面还有个阳台,晚上12楼的夜景很舒服,而且这唯一的双人房在这层楼的最里边,更显得安静。而我住了一个月后,才发现另外两间房间的女生虽然长得颇有姿色,但都有男朋友了,我偶尔出门都能听到他们在房间做爱的声音,因为我还是单身,只能听着那微微的喘息声幻想自己在跟她们做爱。后来某一天,房东带了一个新房客来看房子,看来又一个倒楣蛋要听他满嘴跑火车了。
我打开门斜靠在门旁,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看这房东又搞什么花样,这不看还好,一看我整个踫的老高,直接让我的头跟门上的横樑来个超亲密接触。美女啊!百分之一万的美女!水亮的无辜的大眼朝我这边看来,而后噗哧一笑,剎那间整个世界都亮了八度,她目测大概168公分左右,在女生中算是高个了,只是我的眼光很快又挪到她的胸前。天哪!以前都白活了,今天算是真正见到什么叫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啊!
她穿了一件平口的白色小礼服,下面配的是素面的褐色紧身七分裤,那件白色的小礼服把她的胸部衬托的超高,沒有E罩杯也有大D啊!再加上那个小蛮腰还有翘臀,啧啧……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了。「哦!小姐!这是我们12楼唯一的双人房,可是被这位先生买走了,要不要……看一看11楼的?」房东认真的说,还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妈的!美女就有这种待遇,连口气都不见半分轻挑,想当初老子住进来的时候跟在旁边跟伺候皇帝的太监一样。那美女歪头想了想,结果语出惊人:「我想住这里欸!不然……你问问看那个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住?」她虽然是小声的跟房东说,但我距离不远,还是听见了,房东傻眼,我也瞠目结舌。「我帮你问问。」房东马上专业的说,而后快步把我拉到我的房间中。「小鬼头!人家美女居然说要跟你一起住欸!你要不要考虑今晚买个大乐透或六合彩?保证中大奖啊!记得分我一半,你住一辈子我都不收你房租!」一离开美女视缐后,房东就露出本性了。「切!那是我长的帅好不好,又刚好卡位双人房成功,不过我看啊!还是我长的帅的成分来的高点!」面对这样的房东我也只好跟着厚颜无耻。房东听完,很认真的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啊!都说是帅哥了,喔~我知道了,帅哥不多见,看上瘾了是吧!」我继续厚颜无耻的乱扯。「嗯!你小子还算不错,只不过……」房东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我这专业的眼光看了看,我年轻的时候比你帅十倍,至于现在,啧啧…我更有男人味啊!哈哈哈哈哈!」「去死!」我直接把房东推出去,然后把门关上。「怎么了啊?他看起来很不高兴欸……」美女一脸担忧的问房东。「沒事沒事~~方便的话马上就可以搬进来了,这小子是看到美女太害羞了~」房东又在鬼扯。「喔……」美女歪着头,看向我的房间门。----------------------------------
结果当天下午,那个美女真的大包小包的搬来了,我整个傻眼,非常彻底的。
那些「行李」跟小山似的,房东跟我变成最廉价的苦力,我们两个气喘吁吁搬了快8趟才搞定。「根本折磨自己,我为什么叫她方便的话马上搬呢?」房东双手撑膝喘气。「幹!你答应她幹嘛拉上我!」我靠在墙壁喘气,熟悉这个神经跟柱子一样大条的房东后,我口无遮拦。「谢谢!等等请你们喝饮料。」宁宁看我们喘成这样,有些腼腆的说。跟她聊了之后,她说同学都叫她宁宁,我才知道她是做网拍的,那些被搬进来的「小山」都是抢手的衣物鞋子等等。
是真的很抢手,因为搬进来的第一天堆了整个房间都是,结果一个礼拜之后只剩几包而已,果然美女代言的就是不一样,要是我去搞这个当麻豆,大概堆到我毕业都沒卖出去一件吧!第一天搬进来,基本上属于相敬如宾时期,双方都客气到不行,什么都是对方优先。
但是……重头戏来了!晚上洗澡跟睡觉,让我们很尴尬。我根本还是处男一个,兴奋肯定是真的,光想想老二就硬到不行,反倒是她虽然脸都红到脖子了,但是也比我坦荡,洗澡倒是还好,毕竟她是弄网拍的,连性感内衣什么的都有,所以就算只穿内衣裤也不怕我看。
至于我,习惯在家随便套件上衣,基本上只穿四角裤。「你先洗,我这边还有货要弄一下。」宁宁盯着她的apple笔电,头也不回的说。「喔……」我盯着她的美丽背影看着,剎那间有些出神,当然除了身材曲缐让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外,最主要是她刚刚那句话让我觉得有点像老婆在跟老公说话。她似乎觉得我有些发呆,遍回头看了看我说:「怎么了?」「沒事沒事,我只是在想今晚要穿最帅的睡衣亮相登场一下。」我有点尴尬的乱扯。她摀着嘴笑了一下,说:「睡衣哪有最帅的啊!你参加睡衣趴喔!」我笑了笑,衣裤抓着就往厕所去了。我有时候会在厕所打个手枪,而且像今天这种重头戏照理讲不发洩一下不行,尤其等等睡觉的时候……
可是我左右想了想,她的腿还被褐色紧身裤包着,屁股也是,胸部虽然爆挺!但也还是被小平口礼服遮住,连条沟我都沒看到。「唉……果然美女不是那么容易就看到的。」我轻嘆口气,甩了甩头后,便专心洗澡了。大概15分钟后,我擦着正在滴水的头髮走出来,「哈啰!换妳啰!」「好~」她一样沒回头,但声音有点甜,然后把电脑阖上后,也拎着早就准备好的衣裤走去浴室,我偷撇了一眼她手上的内衣裤,阿斯~~~居然那罩杯也太大了吧!还有那内裤跟本也太挑逗人。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很正常,沒什么言语挑逗,也沒什么身体触碰,至于心灵交流……这什么鬼?
我们的穿着都很正常,其实我平常都只穿四角裤,但第一天认识宁宁而已,我觉得就这样有点不尊重她,于是还是把棉裤拿起来穿,我走到阳台点了根菸冷静一下,以免等等翘着老二跟她讲话。现在还是冬天,12楼的阳台风根本沒遮拦,我一边抖一边抽菸,这效果似乎不错,原本胀起来的老二一下子回復原状。她大概也只洗20分钟而已就搞定了,在女生中算是很快的,而且她还有看起来很难洗的大捲髮。
她也擦着湿漉漉的头出来,只是这一出来,我原本消下去的老二又快速膨胀起来,把棉裤撑的老高。「靠!这也…… 」她拿进去的衣服有上衣跟小短裤,可是她只穿内衣裤就出来了,这时候我看到她被胸罩衬托起来的高耸大奶,超白超大,一条深深的乳沟让我几乎忍不住扑过去舔一下,小蛮腰的曲缐让我的老二肿的有点痛,至于内裤的部分,除了私密处有遮住外,其他地方都有点透明,我忍不住打开阳台走进房间。她愣愣的看了我一下,又把视缐移到我被老二撑起来的棉裤上。「啊!」她轻唿一声,然后抓着刚刚带进浴室却沒穿的衣裤,又嗖的一声跑进浴室去。大概20秒后她红着脸走出来,说:「对不起……我平常自己住,一时忘记了,那个……」说着说着,她居然又把视缐移到我勃起的老二上。「沒关系沒关系,我不介意,反正在家嘛!轻松最重要。」我摆了摆手故作轻松,然后坐在床上,在这样被她用眼睛盯着「挑逗」,我怕我真的马上就要化身成野兽冲到阳台「啸月」了。「嗯……那,你也随便!」她红着脸,有些犹豫的说。「真的?我平常都只套上衣跟四角裤而已欸!」我带着揶揄的口气。「男生不是都这样?」她疑惑的说。「……」我瞬间无言,还以为她会更尴尬咧!
很快时间就到了1点多了,她带着些许倦意爬到床上,我原本躺在床上转电视,见她钻进来我也有点傻眼,我转头盯着她看,发现她也微红着脸看我。
我笑了笑,然后把电视关掉,开始跟她聊。「妳不会跟我读同一间学校吧?」我说。「是啊!我是大一新生,你呢?」「……我大三了,转学来的,跟妳一样,都属于菜鸟。」「你才是菜鸟咧!附近一带我比你熟悉好不好~」「阿捏吶!还自豪了起来咧!」「嘻嘻…当然啊!我虽然也不是本地人,但我已经来住了一小段时间,哪间小吃好吃啊,附近有哪些便利商店啊什么的都知道了。」她挥动小拳骄傲的说。聊着聊着,我还是忍不住移动我的目光,她虽然把衣裤都穿上了,但是我坐着她躺着,俯视下去她的胸部一样挺拔,而且还是能从她的细肩带睡衣看到她白皙的大奶。我有些口干舌燥的盯着她的奶,这样若隐若现的对男人的杀伤大真的很大,然后,我的棉裤又被撑的老高了。「欸!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她沒发现我在偷窥她,继续跟我聊。「现在沒工作啊!才刚搬过来欸!」我一边回答她一边调整一个可以看得更清楚的姿势。「是喔…这样你有办法付房租喔?吃饭怎么办?」她忽然抬头看我。「喔…那个啊…还有点存款啦…」我干笑,马上把目光移开,但还是被她发现了。「色狼..」她啐了一口,红着脸把胸部遮住。